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從羅伊·佈蘭森博士學到的一些教訓

LESSONS FROM DR. ROY BRANSON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Pastor Emeritus)

二○二○年八月二日星期日下午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August 2, 2020

宣道前所唱的聖詩:《十字架精兵莫懷疑》( 詞﹕Dr. Isaac Watts, 1674-1748 )。


神的呼召
The Call of God

聖經說,“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10:15)。這指的不是他們由一間教會派遣。這指的是他們必須由神所指派。羅伊·佈蘭森博士(DR. Roy Brandson)說:

“如果你是一位宣道士的話,這很可能不應該是你的職位。”

“牧養你的教會的人,很可能應該去從事別的職業。”

“在十位相信聖經的牧師中,至少有九位需要卸職。”

“在十所相信聖經的教會裡,至少有九所是由無權管理或講道的人牧養的。”

“在二十所那樣的教會裡,至少有十九所對牧師的資格一無所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
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佈蘭森博士如何能夠問那樣的問題呢?他做牧師幾乎五十年了。當他寫有關一些難以忍受的痛苦時,他通過經歷來表明自己在說什麼。當他牧養一間大型教會時,他經歷了一次可怕的教會分裂;他留了下來收拾殘局。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如此評價佈蘭森博士的書 —《親愛的傳教士,請你辭職》(Dear Preacher, Please Quit) :“這是一本每一位神職人員都應該讀的書。”約翰·羅林斯博士(Dr. John Rawlings)說:“我讚賞佈蘭森博士的這番努力。”李·羅伯遜博士(Dr. Lee Roberson)說:“我同意[佈蘭森博士]的強調。”大衛·福樂博士(Dr. David Otis Fuller)說,他的書 “充滿常識性的建議…應用了大量的聖經。”

“若沒有奉差遣,怎能傳道呢?”(羅10:15)。佈蘭森博士說,神 “通過多種方式來顯明祂的呼召。但是,一旦神召喚了一個人,那人會知道並且記住。”

我年輕的時候沒有經歷過觸電一般的召喚。我那時有在思考我一生中要做些什麼。我曾經是一名演員。我出演過許多戲劇,但我心裡知道,在劇院裡“成功”的可能性可說是寥寥無幾。在獻身呼召(altar call)的時候,我告訴牧師我要做宣道士。僅此而已。從那之後的許多年,我沒有得到更多屬靈的“呼召”,一直到我完全失敗之後、神在一天晚上召喚了我之後。那時我正在就讀一間自由派的神學院;我憎惡那間神學院。

我的“呼召”在我的教會裡並不受認可。我宣講的第一則道可說是一場災難。我發誓不再宣道。但我沒能持守住那個誓言!

鐘馬田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是二十世紀中最傑出的宣道士之一。鐘馬田博士說過(從我的記憶引用他的話),確定你是否“被召”的方法之一,是聽一聽其他教會領導對你的看法。他們會告訴你 你是否被神指派,以及你是否有宣道的才華。佈蘭森博士說:“[神]通過多種方式來顯明祂的呼召。”

神的力量
God's Strength

佈蘭森博士引用了一位醫生對一位牧師說的話:“我永遠無法承受你所背負的擔子…我對沒有更多的宣道士為此崩潰而感到詫異。”

佈蘭森博士說:“宣道士的話落到聽而不聞者要比能聽進去的人要多。他的動機更令人質疑,他比其他人更容易被錯怪。如果他忠實於聖經,那麼總體的來說,在這世上沒有人要比宣道士更被人憎惡的了。歷史上沒有哪一類人像宣道士那樣遭受如此多的迫害、歧視、虐待、嘲笑、抗拒、監禁。也沒有哪一類人遭受了如此多的怨恨、讒言、誹謗、誣告、怨恨。就以[烈士的]人數比率來說,沒有哪一類烈士的人數要比牧師更多。在馬丁·路德時期之前,就有五千萬浸信會信徒殉道。牧師們總是第一個被監禁、拷打、殺害。君士坦丁牧師於公元前690年被亂石打死,其繼承者也被燒死在火刑柱上。格哈德牧師(Gerhard)於1100年中期遭受酷刑。約翰·威克里夫(John Wycliffe)的生命一直處於危險之中,一直到他1384年去世。約翰·胡斯(John Huss)於1415年被燒死在火刑柱上。偉大的宣道士 薩沃納羅拉(Savonarola)遭受酷刑,他於1498年去世。約翰·班揚(John Bunyan)在地牢內被關押十二年。他的“罪行”是因為他宣講基督的福音。他失明的女兒不得不以乞討為生,她還被毆打。然而班揚說:‘我必須宣道。我必須去做。’

羅傑·威廉姆斯(Roger Williams)、約翰·克拉克(John Clarke)、以及許多其他宣道士於1635年被逐出麻省。雅各·愛爾蘭牧師(James Ireland)因為宣道在弗吉尼亞被監禁。在入獄期間,他的敵人試圖用火藥炸死他,又在他監獄的窗戶旁燒硫磺。然後他們有讓一名醫生毒害他。

在過去的幾百年間,有數百萬宣道士因為宣講福音而被迫害或監禁。每當共產黨掌權統治的時候,基督教牧師總是首先被迫害或被殺的對象。理查德·聞布朗牧師(Richard Wurmbrand)在共產黨的監獄內做了十四年牢。

如今在美國,宣道士已經在遭受政府和公眾的迫害。埃弗裡特·希爾文牧師(Everett Sileven)因為在他的主日學內教孩子們聖經而入獄157天。萊斯特·羅洛夫牧師(Lester Roloff)被監禁,有一全國性的雜誌的封面對此做了假報道。他的‘罪行’是幫助年輕人擺脫毒品。”

我正在讀一本關於葛雷森·枚臣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的書。他是一位普林斯頓大學的教授。當我讀到自由派如何對待這位偉大的學者和神的僕人的時候,我禁不住落淚了。1922年,哈里·弗斯迪克(Harry Emerson Fosdick)開始與枚臣博士作對;他宣講了一則標題為《原教旨主義者會得勝嗎?》的“佈道”。請記住了,弗斯迪克因為宋尚傑博士相信聖經而把他關在精神病院裡。現在他又把矛頭指向枚臣博士。弗斯迪克攻擊了整本聖經是由神逐字逐句啟示的教義。他攻擊了基督由童貞女瑪利亞所生的教義。他攻擊了基督第二次降臨的教義。他攻擊了信念本身 —— 說這是思想狹隘並且毫無意義的東西。

弗斯迪克在他的講的“道”的第五頁上,稱基督教原教旨主義的教義是“宗派上的一些小問題”。在他的謾罵結尾處,弗斯迪克呼籲“律法上更重要的方面是:開放的思想、寬容、以及自由主義”(第五頁)。請看“自由派”對歷史上最偉大的宣道士做了些什麼。

金口若望被流放。

路德被排斥。

巴克斯特被關在倫敦塔內。

約翰和查爾斯·衛斯理為逐出英國國教會。

懷特腓德被英國的所有教會拒絕。

愛德華被自己的教會開除。

司佈真被浸信會聯盟譴責。

枚臣被長老會免職。

那些人有錯嗎?沒有!錯的是是哈里·弗斯迪克,還有像他那樣的人!!! 請把聖經翻開到約翰福音15:19, 20。

“你們若屬世界,世界必愛屬自己的;只因你們不屬世界,乃是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所以世界就恨你們”(約翰福音15:19, 20)。

請翻開到約翰福音16:2。

“人要把你們趕出會堂,並且時候將到,凡殺你們的就以為是事奉神”(約翰福音16:2)。

聖經又說,

“不但如此,凡立志在基督耶穌裡敬虔度日的也都要受逼迫”(提摩太後書3:12)。

我們從哪裡可以繼續得到力量來侍奉神呢?

神逐步地賜予力量
God Gives Strength Through Progressive Steps

上週我們學習了約瑟如何在經歷了一系列的考驗後學會了信任神並得到了力量。對於任何希望成為得勝者的人來說也要如此 —— 尤其是牧師,但這對任何人來說都是一樣的。

有許多宣道士和教會成員問我,我如何變得如此堅強。答案就是:

佈蘭森博士說:“神先通過讓我們面臨相對來說較小的任務和問題,來預備我們去面對更大的任務和問題。摩西的過程是這樣的:首先亞倫為代替他向法老說話,然後他自己為自己說話,然後他帶領百姓出埃及,毫不畏懼地去面對當時世上最強大的軍隊。”

陶恕博士(Dr. A. W. Tozer)說:“很少事情要比這更可悲的了:看到一個徒勞的小人膨大自己來掩飾自己的弱小。”我記得看到一個小人帶著一頂牛仔帽,那帽子如此的大,他看起來就像是個侏儒。我記得我的兒子在街上看到一個身材高大的人,他穿著牛仔靴,帶著寬邊牛仔帽 —— 讓自己看起來像巨人!雖然他的身材高大,但是我的兒子嘲笑他!!! 一個試圖讓自己看起來高大的人!一個身材高大但靈魂弱小的人,他想要掩飾自己的弱小!!

這兩人都自稱是“宣道士”。但他們的內在太弱小,為神做不了什麼事!牛仔靴和牛仔帽無法讓一個人的內在變得足夠大去為神辦大事!

當神告訴一位宣道士去做一件事、而這宣道士知道這事有可能會給他帶來麻煩、甚至令他的教會分裂,他應該怎麼做呢?他最好是真心地禱告,祈求神在這事上帶領他。

這是發生在我身上的相關的一件事。在不述說全部故事的情況下,我只說這一點:我慢慢地開始意識到,我們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教會的大多數會眾來自不良的文化背景。他們能夠做的僅有在星期天去教會。他們不懂得如何建立基督徒家庭,他們記不住或者做不到我在講台上教導他們的事。我不相信輕易放棄的做法。於是我繼續宣道並帶領教會。然而,每隔幾年,來自市中心難以管教的人導致了教會分裂 —— 一次接一次地發生。我很長時間都沒有改變我的做法,但問題沒有消失。最後,神讓我注意到聖經裡的這兩節經文:

(1) 馬太福音7:6。

“不要把聖物給狗,也不要把你們的珍珠丟在豬前,恐怕他踐踏了珍珠,轉過來咬你們”(馬太福音7:6)。

(2) 路加福音10:10-11。

“無論進那一城,人若不接待你們,你們就到街上去, 說:就是你們城裡的塵土黏在我們的腳上,我們也當著你們擦去。雖然如此,你們該知道神的國臨近了”(路加福音10:10-11)。

我心裡知道,神要我們的教會擁有一個向外延伸的傳教事工,通過我們的網站來幫助第三世界內的牧師。但是,由於我們市中心教會大多數人的文化背景,導致我們無法建立一間足夠強壯的教會,去做神希望我們去做的事。

我從未逃避麻煩。詩篇27是多年來幫助我的詩篇。最後兩節經文幫助了我度過酷暑嚴寒。請把聖經翻開到那兩節經文,起立來聽我讀詩篇27:13, 14。

“我若不信在活人之地得見耶和華的恩惠,就早已喪膽了。 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詩篇27:13, 14)。

請坐。於是我從不做快速的決定。“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27:14)。

在過去的幾個月以來,我與詩篇27:13-14、以及馬太福音和路加福音中的兩節經文掙扎。最後,我開始教導我們的會眾,是時候離開市中心、去和文化背景更好的人建立教會的時候了 —— 與生活在洛杉磯郊區的華人和東方人。我知道我們會眾的大多數人想留在市中心。一間比一家店面大一點的教會更適合他們的文化。你可以通過看電視新聞來了解他們的文化,看看每天晚上發生的動蕩和暴亂。我清楚,要做神希望我們做的事,我們的教會不得不經歷一場大分裂。

看吧!隨著我們接近把教會搬走的時候,下一場教會分裂開始了。有一位執事在我們的許多年輕人面前試圖和我打架。另一位執事開始舉行“秘密會議”,招募他想保留在市中心的人。第三位執事把自己和妻子的裸照放到網站上。教會的鍋蓋被吹開了,市中心會眾叛逆的方式,能讓來自較優良文化和環境的牧師難以置信。我記得有一天,離開的人如此多,我的 年輕“宣道男孩” 以為教會完了 —— 他自己也離開了。但神賜給我十足的安寧,因為我事先知道會發生什麼事。然後新冠狀病毒爆發了!我的兒子羅伯特把我們位於市中心的樓房賣了,而凱根博士在市郊找到了一間教堂;我們已經將它買下來。

那兩個為了讓自己看起來身材高大的人,帶著我們三分之二的會眾 離開了。因為新冠狀病毒的緣故,我們不得不在家裡聚會,並通過視頻來講道。

我已經快八十歲了;對我來說,在這個年紀建立一間新教會是極不尋常的事。若沒有凱根博士、我的妻子、還有我的兒子在我們身邊的話,我是無法做這事的。“我靠著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腓4:13)。

在我讀詩篇23的時候,請起立。

“耶和華是我的牧者,我必不至缺乏。 他使我躺臥在青草地上,領我在可安歇的水邊。 他使我的靈魂甦醒,為自己的名引導我走義路。 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你與我同在;你的杖,你的竿,都安慰我。 在我敵人面前,你為我擺設筵席;你用油膏了我的頭,使我的福杯滿溢。 我一生一世必有恩惠慈愛隨著我;我且要住在耶和華的殿中,直到永遠”(詩篇23:1-6)。

請再一次來唱我們的聖詩!

十字架精兵莫懷疑,緊跟隨聖羔羊,
我是否懼怕跟隨祂,奉主名義永剛強。

我豈能獨自往天庭,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聖徒流血戰爭,盼望得着獎賞。

難道沒有仇敵迎戰?沒有水火之地?
世界溫情使我失志,不想靠主前去?

若要與主同掌王權,就當效之勇敢;
不辭勞苦堅持到底,靠主應許作戰。 –《十字架精兵莫懷疑》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詞﹕Isaac Watts, D.D., 1674-1748 )。

 

如果你還未得救,我希望你此刻會信靠耶穌基督。祂從天上下來,死在了十字架上,為了償還你罪惡的代價。在你信靠耶穌的那一刻,祂的寶血會洗去你的所有罪惡。我祈求你此刻會來信耶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