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呼召我們去作傳教士!

OUR CALL TO BE MISSIONARIES!
〔Traditional Chinese〕

榮譽牧師海羅伯(Dr. R. L. Hymers, Jr.)博士著

主日,二○二○年三月八日下午
在洛杉磯 浸信會幕 宣講的道文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Afternoon, March 8, 2020


在我看來,以賽亞是所有先知中最偉大的一位。 但以賽亞是如何成為如此一位神的僕人的? 在以賽亞書第六章內,我們能獲得答案。

"當烏西雅王〔駕〕崩的那年,我見主坐在高高的寶座上。祂的衣裳垂下,遮滿聖殿"(以賽亞書 6:1 )。

以賽亞聽到幾位撒拉弗 呼喊道,"聖哉!聖哉!聖哉!萬軍之耶和華;祂的榮光充滿全地"(賽 6:3 )。

年輕的以賽亞曾非常愛戴這位善良可敬的烏西亞國王。 但如今,這位可敬的國王走了。 既然這國王已死,以賽亞該怎麼辦? 我認為,這位年輕人的感受正如你們在座的一些人。 你因我們教會的終結而感到喪氣。然而,神為以賽亞仍有其它的安排。

以賽亞見到神的異象震懾了他的心靈。 他並未陷入絕望的沮喪。相反,神顯現的異象以不同的方式佔據了他的心靈。 他說,

"禍哉!我滅亡了! 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 ─ 萬軍之耶和華"(以賽亞書 6:5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於年輕的以賽亞來說,這是他靈命中的一次突破! 你也可以體驗到如此分水嶺式的靈命事件。 但你必須渴望神,超過你追求任何其他的事物! 陶恕(A. W. Tozer)博士說:"他們之所以離開了教會,並非因為他們不想得到神,而是因為他們心中更渴望得到超越了神的事物…當其舊的本性抬頭時,他們便背棄了神,離棄了自己的教會。 他們與不敬虔的輕年男女搭上了關係,結成了世俗的情結,並去從事一些絕不會取悅於神、或榮耀祂的工作。 他們回到了世俗之內。 他們決心去追求自己最想擁有的東西…我絕不會以如此的說教去令其沉淪、並欺騙他們說﹕你能作基督徒,並同時愛這世界 — 因你辦不到。 不錯,你可以作個偽君子,並同時愛世俗;你也可以作一位受蒙騙的牧師,並同時愛世俗。 你可以作個廉價的現代福音派人士,並同時愛世俗。 但你不可能作一位真正信奉聖經的基督徒,並同時愛世俗。 若奉行此原則的僅有我一人,我會很痛心,但我絕不會因此而去說謊"(《陶恕講壇》– The Tozer Pulpit )

陶恕博士再次說:"我認為,當今我們最大的需求是,讓那些膚淺的漫不經心的福音派人士 能因見到神而被擊倒在地,能見到神高居祂的寶座之上,衣裳下垂,遮滿聖殿。" 沒有如此神的異象,"我們將僅能依賴自己的手段,被迫采用荒唐廉價的活動 去吸引會眾的注意…我們怕被指責過於拘謹,以至我們向世俗敞開了大門。 這只能導致靈命上的悲劇… 福音派在對神、對世俗、以及對罪的態度上都遠遠欠缺了神的準則"Leaning Into the Wind )

注意第五節,

"那時我說:禍哉!我滅亡了!因為我是嘴唇不潔的人,又住在嘴唇不潔的民中,又因我眼見大君王 ─ 萬軍之耶和華"(以賽亞書 6:5 )。

正是此時,年輕的以賽亞得到了神火的潔淨﹕"看哪,這炭沾了你的嘴,你的罪孽便除掉、你的罪惡就赦免了"(賽 6:7 )。

下面再看第八節。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 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賽 6:8 )。

當教會分裂時,我感到這次我會失去對傳福音的熱情。 因此,我決定每天晚上與三個為基督獻出了一切的人相處﹕理查德.聞布朗(Richard Wurmbrand)牧師、約翰.衛斯理(John Wesley)和去中國傳道的最後一位先驅古約翰(Jonathan Goforth )。 此決定很明智。 我把臥室旁的小浴室變成了我的祈禱祭壇,變成我與這些偉大的神的僕人交往的場所。 從聞布朗身上,我學到了堅定不移;從衛司理身上 我學會了經歷一場接一場的考驗。 但我從 古約翰和他的妻子羅莎琳(Rosalind)身上得知,我們必須用雙膝跪着前行。 戴德生(Hudson Taylor)寫過一封信,極大地鼓勵了古約翰和他的妻子。 戴德生在信中說:"作為傳教士,我們兩年來一直試圖踏入〔中國〕河南省,但直到最近才獲得成功。 弟兄,如果你想踏入該省,請你務必用雙膝跪着前行。" 戴德生的這句話成為古約翰 在河南北部開展事工的座右銘。

這時,他們的嬰兒去世了。古約翰寫道:"格特魯德(Gertrude)去世了。 我們深感重創。不過才兩週前,她還非常健康,但在7月24日,她便死於瘧疾,前後僅有六天。 我必須用手推車 把她的屍體運到五十英里之外… 在那裡,借着傍晚的黃昏,我們將親愛的嬰兒安置土內。" 有兩位華人小姑娘,每天早上都會採些鮮花,放在我們寶貝嬰兒的墓前。

格特魯德死後,古太太又生了一個漂亮的男孩兒。 他們稱他為 "小唐納"(Wee Donald )。 但他摔了一跤,碰壞了他的小腦袋。 他逐漸失去了移動手臂腿腳的能力。 在炎熱仲夏的7月25日,僅有19個月大的小唐納便去世了。 古約翰 第二次推着車,把他可愛的小堂納的屍首送到五十英里外,把他埋在了他小姐姐格特魯德 身旁的墳墓裡。古約翰和他的愛妻返回之後,便立即準備出發去他們在河南北部的新家。 才五個月大的嬰兒保羅(Paul)也和他們一同前往。

然後,古約翰自己因患傷寒幾乎喪生。 他的生命千鈞一髮地懸掛在生死之間。1月3日,嬰兒佛羅倫薩(Florence)出生了。 那年夏天是如此的炎熱,以至於小保羅幾乎中暑而死。 但在炎熱消散之後,他僥幸生存了下來。

許多可怕的考驗艱辛 接踵而來。 他們的第一個孩子在春天去世。 他們其他的孩子後來或死於瘧疾、或死於腦膜炎。 然後,古約翰和妻子又不得不逃離義和團的暴亂。 他們能逃脫遭受謀殺的命運,那完全是個奇蹟。

古太太羅莎琳後來耳聾了。丈夫是她的耳朵。當古約翰雙目失明後,她又成為他的眼目。 在他離世時,妻子正在浴室內。 在葬禮上,兒子保羅如此評價他說:"在我眼中,我爸爸是個偉人。" 女兒露絲(Ruth)去越南作了傳教士。 露絲對母親說:"爸爸的離開,我只能看成是種榮耀… 神把他提拔到更高的職位上。"

《中國的古約翰》( Goforth of China一書是他妻子羅莎琳在他去世之後寫成的。 古夫人羅莎琳(Rosalind Goforth)的確是位了不起的傳教士!

在她見到他的聖經之後,他們才第一次會面,"我發現他的聖經完全破舊不堪,並且從頭至尾地記滿了筆記。" 羅莎琳說:"那正是我要嫁的人。" 那年秋天,他問她說:"你願意和我一起為中國獻身嗎?" 她的回答是,"我願意。" 幾天後,他又問道:"你能否向我保證,你會永遠允許我 把我的主和祂的事工放在首位、甚至在你之上嗎?" 她回答說:"我保證,且永不反悔。" 她完全不知道,那一承諾的代價是何等的沉重!

"我又聽見主的聲音說:我可以差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說:我在這裡,請差遣我!"(以賽亞書 6:8 )。

我們的教會失去了那些不願做傳教士的人。 我的祈禱是,今天下午在這裡的每個人都能成為傳教士。 我們會很難湊足每月的資金去維持我們互聯網的事工。 你和我完全能成為向世界傳道的宣道士,通過(1)贏得人的靈魂;(2)為我們全球性的事工祈禱;(3)每月提供足夠的資金來幫助我們通過互聯網把道傳播出去(包括今天的道文在內)去幫助第三世界的傳教士宣揚福音。 有位傳教士牧師談到了我們當今的機遇:"我們必須成為具有全球性使命的國際化基督徒,因我們的神乃是寰宇之神。" 你能否與 古約翰夫人羅莎琳一同回答說,"我保證,且永不反悔" 嗎?

充滿我理想,我求救主,願我心目中僅見耶穌;
 祢雖引我過幽暗山谷,永在榮光 卻環繞佑護。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令我渴望 獲得祢榮光;激勵我心
 得祢的善美,願主愛憐 與上天之光守護一生。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充滿我理想,莫讓陰影、罪孽遮掩 我心中光明。
 願我僅見祢萬福顏面,全心信賴你無限的恩典。
充滿我理想,救主神聖,直到您的榮耀充滿我靈。
 充滿我理想,令人看清 祢聖潔的形影折射我身。
("Fill All My Vision" 詞:Avis Burgeson Christiansen, 1895-19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