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孟慕貞在中國傳的說教

LESSONS FROM MISS MARIE MONSEN IN CHINA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十二月八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8, 2019


瑪麗.孟森(Marie Monsen,1878-1962,中譯 孟慕貞)是位 挪威的傳教士,在中國的北部和中部地區傳道三十年。 在那期間,神使用她在中國帶來了復興,這在她寫的《覺醒》( The Awakening一書中可以讀到。 那場復興令地下教會初次嘗到了大規模復興的滋味,而那場復興已發展成最大規模的複興 — 迄今仍在中國大陸蔓延着。

當我讀到孟小姐的書時,我意識到,在我一生作為傳教士與教會創建者的路途中,神也曾神奇般地完成了祂的工作。 如你讀過我的自傳《征服萬般恐懼》( Against All Fears), 你會了解,神能引導我信靠耶穌,這本身便是一大奇蹟。 我出生在一個異教的家庭中。 我兩歲時父母便分居了。 我反復周轉,在22個討厭我的家庭中寄居着,從來沒有一個朋友,高中和大學都輟了學,時時受情緒波動的困擾,那令我瀕臨到自殺的邊緣 — 那絕非理想的成長路途!

19歲那年,我從穆迪出版社(Moody Press)發行的平裝本圖書中,首次讀到了《約翰.衛斯理日記》( The Journal of John Wesley。 然後,我又讀到了「中國內地會」的先驅 戴德生(Hudson Taylor)的故事。 一天晚上,我在洛杉磯的街頭徘徊,看到一座教會樓房上的標牌,"第一華人浸信會"(The 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 我加入了那所教會,並多年任其成員。 覺得自己被召去作傳教士,我報名進入百歐拉大學(Biola University)讀書,但因讀書習慣太差,我又從百歐拉輟學。 但在那裡發生了第一個奇蹟﹕當我聽到查爾斯.衛斯理(Charles Wesley)的讚美詩《這怎可能?》( And Can It Be?)時,我在那裡獲得了轉變。

作為高中和大學的輟學生,當我讀到了腓立比書4:13時 — "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我〕凡事都能做" — 第二樣奇蹟發生了。 我白天要全職工作。 在腓立比書4:13的鼓勵下,我在晚上開始讀大學課程。 第三個奇蹟是,當我經過長時期每天16個鐘頭的打工、讀書後(並同時在華人教會裡擔任眾多職務)我終於從加州州立大學 洛杉磯分校畢業了。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然後我被舊金山附近的「金門浸信神學院」錄取。 我在那裡的就讀經歷確實可怕,因為在那裡教書的 幾乎所有教授都在我選修的課堂上把聖經撕成碎片。 在我打算完全放棄時,第四個奇蹟發生了。 某天午夜過後,神的聲音臨到了我心中。 要記住,我並非五旬節派 或靈恩派的人。 但神用微小的聲音向我的心靈清晰地說了話。 神告訴我,不要離開神學院;當我年老時,祂會使用我,作為祂向華人與其他種族傳道的工具。 那便是第四個奇蹟。

畢業前,我在神學院附近創建了一座教會,然後便離開舊金山 "回家" 了,回到洛杉磯地區。 33歲時,我建立了這間「洛杉磯浸信會幕」。 此時,第五個奇蹟發生了。

我遇見來自危地馬拉的女孩兒 伊莉婭娜.奎亞(Ileana Cuellar)的時候,我正在辦公室內工作。 我還不認識她。 她的西語系朋友很快全都離開了我們教會。 但我內心深處清楚,這正是我應娶的女孩兒。 她當時幾乎一句英文都不會,而我也不會說西班牙語。 我們結婚時,不少人預測這場婚姻不會持久。 但他們錯了。 我們結婚已經37年了! 如果我娶了任何一位其他嬉皮士的女孩兒,她們早已毀掉我的事工與人生十次以上了。 那天晚上,我打開聖經讀到了這句話:"現在,你的妻子在這裡…帶她走罷"(創12:19 )。 神告訴我,要娶伊莉婭娜為妻。 她是世上最完美的牧師妻子!

當伊莉婭娜懷孕時,我們教會有個人 讓我們去找他的嬉皮士醫生。 我妻子懷孕大約過了一半時,這位醫生給胎兒進行了超聲波檢查。 他給我和伊莉婭娜打來電話,約我們到他辦公室裡見面,說超聲波顯示,嬰兒可能嚴重畸形。 但他讓我們 星期一再來找他最後確診。 那晚上床時,我們一直認為我們的孩子會嚴重畸形。 然而,當晚 "有主的使者向〔我〕夢中顯現"(太 1:20)並把胎兒的實情告訴了我。 當我們回到那位嬉皮士醫生的診所時,他讓我們坐下。我告訴他:"我不需要坐。你察看超聲波圖像時沒看準。 我們要生一對雙胞胎。" 醫生問:"你怎麼知道的?" 我說:"有位天使昨晚夢中告訴了我。" 我們的雙胞胎男嬰生下來很正常。 在過去的三十六年中,他們倆一直是我們極大的福分! 那是另一大奇蹟。

吉恩.威爾克森(Gene Wilkerson)先生不開車。 所以,我每晚都會送他回公寓。 在我回家的路上,下着大雨。 突然,車沒了油。 我靠到高速的一側,內心充滿了恐懼。 下一輛轉彎處繞出來的車,一定會追尾撞到我的車。 我跳下車,見到了另一個奇蹟。 有位小老頭正站在高速公路旁。 他拿出一根長長的釣魚竿,在末端吊了一個汽油罐,然後將其伸展,越過了高速路旁的鐵絲網圍欄。 他告訴我說﹕"快把汽油灌進車裡!" 我把汽油倒進油箱內,把罐子掛回他的吊桿末端,讓他把罐子吊了回去。 我從口袋裡掏出一些錢要給他。 他喊道:"快走吧!我不要錢! 每晚我都做這事。" 於是我急忙開車走了,但他最後那句話忽然令我毛髮慫然﹕"每晚我都做這事。" 當我想到這裡時,聖經的這句話浮現在我的腦海裡:"曾有…不知不覺就接待了天使"(來13:2)的。 那天晚上,正是天使救了我一命!

這些奇蹟 與其他奇蹟令我相信,神一直與我同在。 它們讓我作好了準備去理解神用來解救 孟慕貞 的奇蹟。

但首先,我必須花幾分鐘來談談,為什麼天使、奇蹟、和鬼魔在當今大多數的福音派人士的心目中,佔據如此渺小的地位。 為什麼大多數福音派人士在我們如今這時代裡,花如此少的時間去思考天使和鬼魔? 陶恕(A. W. Tozer)博士在他的文章 "聖經世界才是真實的世界"("The Bible World is the Real World")中為此提供了精準的解剖。

陶恕博士說:"當閱讀聖經時,敏感的人一定會發現,聖經所揭示的世界與當今宗教人士所構思的世界之間 具有顯著的差異,並且此差異對我們極為不利…真實的世界中人口稠密。 現代人的盲目視線看不到隱形的事物,但這並未摧毀靈界被創之物的現實…我們已經接受、並把空虛的、毫無意義的科學世界作為真實的世界,卻忘了科學只有在處理物質事物時才有效;它對神與靈界一無所知… 聖經告訴我們,另一世界太過微妙,是科學研究儀器無法觀測到的…如果我們信,我們現在便可享受神的存在、以及祂的天使的侍奉。 只有不信才能奪走我們這一王室的特權。"

"哦,那不過是陶恕的言詞 — 我們知道,他是一位神秘主義者,不是真正的神學家!" 就此,我們神學院的年青人便被剝奪了陶恕博士的先知性的卓見。

然後還有威爾伯.史密斯(Wilbur M. Smith)博士。 史密斯博士為我們提供了神學家如何忽視了天使和魔鬼的全景。 理查德.巴克斯特(Richard Baxter)托馬斯.古德溫(Thomas Goodwin)約翰.歐文(John Owen)和喬納森.愛德華(Jonathan Edwards)在其著作中都曾迴避了天使和鬼魔的話題(前言,Biblical Demonology by Merrill F. Unger, Th.D., Ph.D. )。

然後是昂格博士本人。 他確實是一位偉大的學者,獲得了約翰.霍普金斯大學(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哲學博士學位,並在達拉斯神學院獲得神學博士學位。昂格博士在他地標性的著作《當今世界的惡魔》( Demons in the World Today, Tyndale House, 1983年)的第一章內說:"充滿驚訝的觀察者正擠在科學的神龕前,頌讚人類的偉大成就。 與此同時,當神學界的自然主義正威脅我們從日常思維與生活中剔除一切超然的成分時,神的祭壇便逐漸遭人遺忘。"

甚至連 米勒德.埃里克森(Millard J. Erickson)這樣的福音派保守神學家,在其1200頁的《基督教神學》( Christian Theology, Baker, 1985年)中,也只有不到20頁用來專門描述 善惡天使的篇幅,而用來討論 "天使學的角色"(第451頁)的筆墨僅有半頁。 即便在這有限的篇幅內也充斥著保羅.提利奇、卡爾.巴特、和魯道夫.布爾特曼(Paul Tillich, Karl Barth, Rudolf Bultmann)等自由派人士的謬論!埃里克森博士甚至說:"許多當代人…取笑說,人們對天使的信念早已過時"(第437頁 )。極端自由派的 克拉克.皮諾克(Clark Pinnock)稱埃里克森博士的書 "令我甚感欣慰。坦率地說,當我想到此類華麗的作品時,我感到異常的高興"(夾克封面介紹 )。 但對我而言,此書充滿了毒素。

我相信,天使和魔鬼的教義在今天的事工中極為重要。 長期任我牧師的林道亮(Timothy Lin)哲學博士,非常正確地將天使和鬼魔學的教義置於當今世界的講道中心。 林博士是位學者,他從中國復興的中心來到美國。 他是舊約希伯來語的專家,曾在百歐拉大學 和伊利諾伊州 迪爾菲爾德的福音派三一神學院任教。 他是《新美國標準聖經》的翻譯者之一,也是我在華人浸信會中多年的牧師。 林博士會對瑪麗.孟森的書《眼前的幫助:倚靠神的應許》( A Present Help: Standing on the Promises of God, China Inland Mission, 1960年)感到格外的欣喜。

瑪麗.孟森是位挪威的傳教士,在中國北方和中部地區工作了三十年。 在那段時間裡,神利用她帶來了〔在中國的〕復興;你可在她寫的《覺醒》一書中讀到這些記載。 她的傳道事工所帶來的複興,是當今仍在中國地下教會中發生的偉大復興的先驅,也是過去100年來最大規模的複興。 下面,我將從她的書《眼前的幫助:倚靠神的應許》中,為大家引用一些她對複興的記載。

詩篇146:9
"耶和華保護寄居的"

孟慕貞說,"我們倆都是初來乍到,在中國沿海的一個城鎮落腳…對神的兒女來說,沒有任何事是偶然的…他們打算帶我們去哪兒? 我們無法告知他們我們要去的地方。 緊張之下,我們倆只能默默地禱告,同時跑著跟隨一群人…突然,有位年輕的男子穿過交通繁忙的馬路。 他開始對我說話。 他說的話我一句也不懂! 他背着一個口袋。 他把那口袋扔到街上。我們意識到,他是個郵遞員。 可是他要我們做什麼? 信封被一捆一捆的擺在街頭。 最後他找到了應找的信件…他面帶笑容地拿起那封信給我看。 我〔在信封上〕看到了一位傳教士的名字和地址,他沒能預期和我們會面! 我們去到馬路的另一邊,很快就找到了我們的目的地。 在我們支付了挑夫、並被帶到我們的房間裡之後,感激的淚水充滿了我們的眼眶。 在我們抵達中國的時刻,主賜福了我們,正如祂所承諾的!

我後來得知,郵遞員是位基督徒。 但他是如何知道我們需要幫助的呢? 那個疑團至今仍未得到回答。而正是在理智無法解釋的情形下,信心指向了神。 我們相信,是神告訴了那位郵差我們需要幫助。 不久後,我在聖經內讀到了一句經文。 對我來說,那句話充滿了生命。 生活在異國他鄉,它增強了我以後的信心﹕「耶和華保護寄居的」( 詩 146:9 )。

耶和華是遭難之時的保障

如今,我們生活在一個排外的時期內。 一有機會,異教徒便向我們這些外國人顯示其恨意與輕蔑。 即便對我們毫無恨意的人,也不敢向我們表達善意。

有位喝醉的士兵突然向我挑釁。 他喝了一大罐酒。 醉酒的兵吼着說,「停車,停車,我要上去。 我要保護這外國婆。」恐懼充斥了我的全身! 然而,我想起了聖經內曾多次提起「不要懼怕」這幾個字。 我擺脫了恐懼。 那位醉酒的士兵向我跑了過來,大聲喊着「停車」。 車夫聽從了,把車停了下來。 我默默地禱告說,「主啊,遭難之時祢是保障。 現在我需要祢的保護。」 就在那時,醉酒的士兵在路邊坐下。 我命令車夫快走,連拉車的驢也開始第一次奔跑起來。 到了下一個客棧,那位士兵又喝了一罐酒。 我預料他定會來攻擊我。 我這時想起一個故事,整個軍隊的眼目受到蒙蔽(王下2:6 )。 想起聖經裡的那個故事後,我這樣祈求說, 「主啊,讓他不要看見我。」 那醉酒的士兵攻擊了幾個抬酒桶的人,後來他又攻擊了幾個拿着貴重玻璃器皿的人。 東西通通被他打碎了。

在每一輪攻擊之後,那位士兵都會回到我們身邊。 但他一次都沒和我說話。 最後,他跑到了路旁,就此消失了。 然後,我想起了詩篇34:7 –「耶和華的使者在敬畏他的人四圍安營,搭救他們。」"

或許下週日晚上我會繼續講些有關孟慕貞的事,包括她如何被神的 "火墻" 保護。 請記住這點,她是一位單身的女士,得到神的保護;在同期生活在義和團暴亂的恐怖下,有許多婦女遭到強姦或劫持。

那場可怕的教會分裂在幾個月前發生時,我的身體非常虛弱;因為接受化療的緣故,又因關節炎 — 先是右腿,後來是左膝。 你們大多數人都知道,我經歷了一段嚴重的憂鬱癥與情形波動的時期;這些無疑都是我童年時受到的創傷所造成的後果:我幾乎成了孤兒,又和整天酗酒的人住在一起。

教會分裂發生時,我擔心我無法繼續呆在教會裡。 或許我人生中最大奇跡就此發生了:在教會分裂的痛苦中,我內心十分寧靜。 我之所以安寧,是因為得到了保羅在腓立比書4:11-12中所說的這段話的安慰:

"我並不是因缺乏說這話;我無論在甚麼景況都可以知足,這是我已經學會了。我知道怎樣處卑賤,也知道怎樣處豐富;或飽足,或飢餓;或有餘,或缺乏,隨事隨在,我都得了秘訣"(腓立比書4:11 )。

我每晚都花些時間閱讀聞布朗牧師、陶恕博士、以及 孟慕贞女士 寫的書。 即使當我的愛妻 伊麗婭娜 遠在以色列時,我也能每晚像嬰孩一般入睡。 因此,我今晚能告訴你,如果你等候主的話,你也能擁有極大的安寧。"要等候耶和華!當壯膽,堅固你的心!我再說,要等候耶和華!"(詩27:14 )。

我內心深處知道,我們能在聖蓋博谷建立一所優秀、強壯的教會。 神與我們同在 — 在身後有祂永恆臂膀的維持! 阿們。請起立來唱《天父領我》。

天父領我,我深喜歡!蒙主引導心中平安!
 無論日夜動靜起坐,有主之道時常領我。
天父領我,日日領我,天上慈父道義領我!
 惟願跟隨不離右左,因蒙主恩天道領我。

有時遭遇困苦憂傷,有時大得喜樂安康;
 似海翻騰,如山穩妥,或危或安天父領我。
天父領我,日日領我,天上慈父道義領我!
 惟願跟隨不離右左,因蒙主恩天道領我。

我願緊握恩主聖手,甘心樂意隨主行走;
 遇禍遇福兩般皆可,因主我父親自領我。
天父領我,日日領我,天上慈父道義領我!
 惟願跟隨不離右左,因蒙主恩天道領我。
("He Leadeth Me" 詞:Joseph H. Gilmore, 1834-1918;經海博士修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