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三位偉大基督徒提供的幫助

HELP FROM THREE GREAT CHRISTIAN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十二月一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December 1, 2019

"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 18:19, 20;《司可福研讀聖經》第1024頁 )。


理查德.聞布朗(Richard Wurmbrand)牧師在共產黨的監獄裡呆了14年,其中有兩年多被關在獨人監牢內。 下面是聞布朗牧師對那兩年多經歷的記述:

      我被關在獨人監牢內兩年。 我手頭沒有任何閱讀與書寫的材料。 與我作伴的僅有我的思維。 我並非善於沉思的人,而是一位極少靜下來的人。 我有神。 但我真的在侍奉神嗎 – 或僅僅是我作牧師的職業?
      我信神了嗎? 現在面臨的是真正的考驗了。 僅有我一人獨處。 沒有薪水去賺;沒有他人的黃金評價去憂慮。 神所賜的僅有痛苦。 我會仍舊去愛祂嗎?
      我慢慢地得知,寂靜的樹上掛着平安的果實。 我開始認清自己真實的個性,並確保自己屬於基督。 我發現,即使在這(獨人監牢)內,我的思念和情感仍然轉向神,並且我能在祈禱、靈命的操練、以及讚美中 度過一個夜晚接一個夜晚。現在我知道,我並非在演戲。 我確實相信了!(Pastor Richard Wurmbran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年,第57頁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靠神的恩典,多年的折磨並未拖垮 聞布朗牧師。 他最終從監獄中獲釋,回家與妻子 薩賓娜(Sabina)和兒子邁克爾(Michael)相聚。 邁克爾對他說:"爸爸,您經歷的事太多了。 我想知道,您從一切的磨難中都學到了什麼?"

我用胳膊摟着他說:"邁克爾,我在這段期間幾乎把聖經全都忘了。 但我始終記着四件事:第一,有神在。 第二,基督是我們的救主。 第三,有永生。 第四,愛永遠是最佳的道路。"

孩子說:"我要問的就這些了。" 他後來告訴我,他決定去作一位牧師。 時至今日,邁克爾.聞布朗 仍是一位牧師,繼續從事他父親的工作,救濟羅馬尼亞的難民。 幾個月前,邁克爾還在我們教會裡講過道。

當我們的教會分裂發生時,我擔心我會無法持續下去。 你從我的自傳中可以得知,我患有輕微的情緒波動癥,常在壓力下感到沮喪。 我決定像監獄中的聞布朗牧師那樣去安排我的夜晚。 大約在凌晨一點時,我會退居臥室旁的浴室內。 室內空間很小,大約和聞布朗牧師的牢房面積相等。 從午夜1點到凌晨6:30,我在浴室的 "牢房" 內度過一整夜。 我從閱讀 聞布朗牧師的《在神的地下室》( In God's Underground一書開始我的守夜祈禱。 我緩緩地讀着那本書,直到書中的信息滲透我的心靈。 然後,我會讀 陶恕(A. W. Tozer)博士的著作《論神與人》(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年 )。 正如聞布朗牧師的書一樣,我一遍又一遍地緩緩讀着陶恕博士的書。 然後,我在 "牢房" 中來回度步,為那些離開我們教會的人祈禱。 陶恕博士和理查德.聞布朗 成了我的牧師。 我沒有因情緒波動而崩潰。〔前兩週〕我反能在週日上午和晚上宣道,這是我幾個月以來的頭一次!

然後,我還添加了瑪麗.孟森(Marie Monsen;中文名,孟瑪麗)女士寫的書。 她是一位去中國大陸傳道的傳教士。 如今在中國大陸發生的偉大復興,實際上始於這位來自挪威的小傳教士的禱告。 下面,我從孟森小姐寫的書《覺醒》( The Awakening中摘選了一些她的記述。

她想去韓國體驗一下從1907年開始爆發的複興。 但是神告訴她:"你想〔在韓國〕得到的東西,也能在你所住的地方〔中國〕靠對禱告的回答而得到。 孟森小姐鄭重地向神保證:"我要下決心祈求,直到我得到回復為止。"

她開始越過房間,走向她作禱告的地方,但撒但突然攔住了她。 孟小姐說,"那感覺似乎像一條巨蟒用它粗壯的螺旋體緊緊纏住了我,意欲將我生命的氣息擠壓窒息掉…最後,我設法在掙扎喘息中擠出了一個字﹕耶穌!耶穌!耶穌! 每次我呼出那寶貴的名字時,我的呼吸就變得輕松一些。"巨蟒" 最終離開了我。 我站在那兒發呆,然後想道:「原來祈禱有如此重要,那我〔為複興作禱告〕的承諾也就意味非凡了!」 這段經歷使我堅持〔禱告〕了二十多年,最終才開始見到復興顯現的萌芽徵兆。 確實,神的工作一點都不匆忙。"

"有一天,我在讀馬太福音 18:19-20,「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這一承諾突然變得充滿生機、唾手可得 – 全然是一新的諾言。"

她開始尋找祈禱的伴侶,最後找到了另一位渴望復興的女士。孟森小姐說:"我們一同禱告的第一天是我宣道生涯中最偉大的一天。" 此後,這兩位女士每天都一同為複興作祈禱。

然後,在一場復興萌芽的顯露中,幾位異教婦女在極深的認罪中獲得了轉變。 孟森小姐說:"我內心充滿了對神萬般恩典的感激…復興經過了漫長的等待之後,在神選擇的恰當時刻終於降臨了。"

然後,一名傳教士認罪了,並獲得了轉變。 然後,有位貌似敬虔的牧師向孟森小姐承認:"我從來並非一位需要救主的罪人。" 他說,他一直是個 "瞎眼的盲人引路人。我一直是個虛偽的牧師。" 現在他體驗了罪人接受恩典、並得到基督釋放的經歷。 然後他說:"完全失明的我,現在見到了光明。" 他的新見證對許多人來說都是極大的祝福。 現在,孟森小姐每去一個地方,都會在那裡帶來真正的悔改 – 甚至在傳教士中間也是如此。

孟森小姐與一位禱告伴侶一同祈禱了20年,神才最終使用她帶來了席捲全中國的複興;如今,這場復興已經成為全球佳話。

萊斯利.萊爾(Leslie Lyall)在中國復興和中國家庭教會運動方面寫了很多文章。 萊爾先生稱瑪麗.孟森為 "復興運動的先驅"。 他說:"她沉靜地堅持說,新生必須伴隨着斬釘截鐵的體驗,並就此成為他人的標榜。"

神正在我們教會中尋找那些能與瑪麗.孟森一起面臨挑戰的人:"我下決心祈求,直到我得到回復為止。"

孟森小姐說:"我相信,現在正是你們「兩三個人」彼此結識的時候,讓我們持續進行滿有信心的禱告,直到你們得到神的回答為止。" 禱告的主題應是:


1. 作領導的與其他信徒 都能傾空自我、排除一切私心。

2. 讓我們能有一場禱告的複興 與良知的複興。

3. 恢復我們對耶穌基督與靈魂的初戀。


找個禱告夥伴,為在我們美國的年輕華人中有複興爆發而禱告,他們如此多的人已在這裡陷入了撒但物質享受的魔掌中。 我祈求你們中某些人能堅持不懈地禱告下去,直到答案來臨為止! 耶穌說,

"我又告訴你們,若是你們中間有兩個人在地上同心合意的求甚麼事,我在天上的父必為他們成全。 因為無論在哪裡,有兩三個人奉我的名聚會,那裡就有我在他們中間"(馬太福音 18:19, 20 )。

陶恕博士說,"當反復禱告,直到神回復你。 神等候人的懇請,來為祂的子民張顯祂的大能""What Profit in Prayer?" )。 請起立,一同唱聖詩《教我祈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