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爭鬥與理想!

THE BATTLE AND THE VISION!
〔Traditional Chinese〕
–中譯草稿–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九月八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 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8, 2019


請打開聖經,翻到彼得後書 3:18。

"你們卻要在我們主 ─ 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彼得後書 3:18;《司可福研讀聖經》1320頁 )。

請坐。

這句話是彼得在他被拖出去倒著釘上十字架之前寫下的最後幾個字。 彼得並非在基督教家庭裡出生長大。 他不是法利賽人,也不算是正統的猶太教信徒。 他不過是位粗曠的漁夫。 在耶穌從死中復活的那晚上 彼得獲得轉變之前 ,他犯過許多的錯,做過許多有罪的事。 僅在他轉變之後 — 在他初次聽到耶穌後許多年 — 彼得才成為 "鋼鐵之人",成為甘心為基督付出一切的門徒。 這使得他在世上對人的最後忠告 非常值得我們銘記於心:

"你們卻要在我們主 ─ 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 有長進"(彼得後書 3:18 )。

彼得知道,一個人不會因作過簡單的 "決定" 便一切萬事如意了。不會的! 他必須成長,在 "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 有長進"!

我本人的一生便顯明了缺乏恰當訓練的愚拙之處。 我當時不是門徒。 我的牧師林道亮博士是位神的偉大僕人 — 但他從未把我當作門徒來看待 — 因我不是華人。 當我和一位年輕的華人女孩產生了感情後,林牧師讓我不要再回來了。

正是在那期間,我開始把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作為我的生活模範。 丘吉爾說過:"切莫作出承諾卻不去實現。" 林博士曾向我承諾過,他將從那間華人教會中把我作為一位傳教士差派出去。 但他沒有實現那一諾言。 後來,我漸漸原諒了他,我們成為朋友。 但當他告訴我不要再回來時,我變得孤立無助,僅有丘吉爾作為我的嚮導。丘吉爾抽雪茄、喝威士忌,極少參加任何教會。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您的手機如今已能下載我們的宣道。 請您到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上,點擊有 "APP"
字的綠色按鍵。 照顯示中的指點去做。 然後只要
點擊按鍵時,你便可得到我們宣講的道文、視頻。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對像我這樣的年輕宣道士來說,這是一個何等怪繆的嚮導! 丘吉爾是位不可知論者。 他僅有在婚禮或洗禮的場合中參加教會的聚會,從不定期參加星期天的禮拜。但是,我從他身上學會了一些有用的東西 — 比如為真理而爭鬥、征服人生中的空虛和孤獨、將勇氣付諸於行動等。 我只能獨自前行,靠丘吉爾作我的嚮導。 但那強於沒有嚮導。 伽利略說過:"你教不了人任何東西。 你只能幫助他從心中尋找。" 結果,我與我的牧師疏遠了,多年中漫無目標地飄蕩着。

但神仍然與我同在。"奇異恩典,何等甘甜,我罪已得赦免!前我失喪,今被尋回,瞎眼今得看見。"(《奇異恩典》, 約翰·牛頓,1725-1807 )。神使彼得成了一位門徒、一位具有鋼鐵意志的人、一位神的僕人。 正如彼得所說,

"你們卻要在我們主 ─ 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 有長進"(彼得後書 3:18 )。

於是,在缺乏其他人嚮導的情形下,我對年輕的雲斯頓.丘吉爾產生了興趣。

他的家庭可說是富裕的。家境不錯,有華麗的衣服穿,也有許多玩具。但他也有多重弱點。

這位男孩兒相貌平平。他不是運動員。他身體虛弱多病;口齒不清。他在學校裡成績不好,老師說他總在調皮搗蛋。 更糟的是,他父母極少有和他共處的時間。他們沒有為他提供愛與鼓勵。他缺乏孩子需要的兩個最主要因素:愛與鼓勵。

他的將來並不看好。 僅有一件事使他振作下去。 在他腦海裡,他對自己有另一種看法。 他看到自己會做些大膽、轟轟烈烈的事。 他能見到自己在奮戰中帶領着一群勇士前行。 他說話時沒有口吃。 在他心目中,他正以雄辯的言辭向一群激動的聽眾演講。

但在現實生活中,他的父親精神失常,總在向他吼叫說,"你註定會終生失敗。"

如今,他父親已經去世,而他又成了戰俘。 他被敵軍俘虜,被投入牢獄。 囚禁的地點離最近的友方戰線超過三百英里。 監獄中有好幾個囚徒計劃逃跑,但他們過於膽怯,沒有採取行動。 而這位男孩對監獄有不同的看法。他必須越獄

他不在乎自己是否在曠野中有獨自生存的技能。 那位男孩所具有的是對自由的追求! 這為他帶來了採取行動的勇氣! 他打破了窗戶,逃入了夜晚的漆黑之中。 走出個人的舒適區需要勇氣!

如今他是一位公務員。他唯一想要做的,不論是戰爭還是和平,就是為他的國家服務。他此時還沒有權利,因為他在政府裡還沒有地位。然而,他能感覺到戰爭即將到來。他無法對此置之不理。

於是,他開始收集他國家內有關軍方和政治局面的信息。他得知他的國家正面臨一個極其危險的局面。他以公開演講、報紙文章、電台、書籍等渠道來告之他的憂慮。

剛開始時人們嘲笑他。他如何做呢?他繼續宣傳。他們嘲笑他。他們譏誚他。有些人說,他就像他的父親那麼瘋狂!但他仍然在盡全力地警告他的同胞。他這樣做了幾乎十年,人們才開始聽他的言論。

在面對如此的敵對之下,他仍然勇往直前,他需要什麼樣的品格呢?這需要決心。這需要絕不妥協的意志。

多數人對丘吉爾的印象是二戰中充滿活力的英國首相。 但他的一生遠比那要多得多。

當他於90歲去世時,牛津大學學者 以賽亞.柏林(Isaiah Berlin)如此評價他:"在他生活的時期內,他是一位高聳的歷史偉人。在他的國家所造就的兩位最偉大的人中,他是其中一位。他是一位大有能力的演說家,是他國家的救星,是位神奇的英雄 — 他既屬於傳奇又屬於現實,他是我們這個時代中最大的人物。"

我告訴了你三個關於他人生的故事。那男孩子對自己有一個理想 — 是其他人沒有看到的 — 那孩子就是丘吉爾。那個不會放棄的演說家 — 也是丘吉爾。

他在英格蘭議會服務了六十年。他擔任過英國政府的幾乎所有政界職位。他終於在65歲成為英國首相 – 多數人在那年紀早已退休了。 在他76歲時,他回來再次擔任首相,一直到80歲為止。

丘吉爾那牛頭犬般的執著也可說是個傳奇。 他一生中克服了許多障礙:不論這些障礙是口吃、或是多病的童年、或是缺乏父母的愛、或是沒有受過大學教育、或是在希特勒的戰爭機器下存活、或是失去了他的小女兒 馬麗葛、或是終生困擾他的抑鬱症。丘吉爾成了個人勇氣的象征。丘吉爾在他人生的晚年這樣說:

"人生是一場考驗,而這個世界是個考場。每代人都會面臨…不同方式的問題。"

丘吉爾又說:

"人類本身並非受物質的主宰,而是受理念的牽引 — 如果他們願意為此付出生命或一生的成果。"

他一生作為領袖的楷模 使他在歷史上佔據了一席之地。 1940年6月18日,丘吉爾在英國下議院作了一次演講,這可能是二十世紀中最重要的政治演講:

"我想 不列顛戰役 即將展開。 基督教文明的存亡將取決於這場戰役…我們會很快面臨敵軍的威勢與烈怒。 希特勒很清楚,他必須在這島上擊破我們,否則便會失去整場戰爭。 如果我們能擋住他,那整個歐洲便可獲得自由,並使世人的生活得到進步,邁入寬廣且陽光明媚的高地。 然而,我們一旦失敗,那麼整個世界,包括美國 及我們所關切並知道的一切地方在內,都將陷入一個新的黑暗時代;在非正當科學的支援下,這個時代將會更加險惡,甚至更加持久。因此,讓我們承擔起我們的責任,以身作則,如果大英帝國以及它的聯邦能夠延續一千年,其國民會說:「這是他們最輝煌的時刻」"。

(These passages are paraphrased from Larry Kryske's great book, The Churchill Factors )

或許這段信息能夠幫助你了解我為何對這位偉人產生興趣。然而,他雖然是二十世紀中最偉大的人,但他不是基督徒。

可他一次又一次地啟發了我 — 尤其是在我極端憂鬱的時候。在我極端抑鬱的時刻,有天晚上,我通讀了他寫的有關二戰的第二本書,《他們最輝煌的時刻》( Their Finest Hour )。 和以往一樣,我的心情振奮。 我大概在早上八點才上床睡覺 — 腦海裡充滿了蘇格蘭風笛演奏的榮耀曲調。 以下是我今晚要對你說的話。

      我有一個夢想。這一夢想很大,是我們無法一次去完全理解的。這個夢想是:讓我們新的東方人教會,成為世間各地掙扎中教會的希望的燈塔 和清新舒緩之處。
      我們所經歷的大型教會分裂沒有擊敗我們。沒有! 膽小鬼和叛徒們都離開了。 缺乏忠心與自私之人、以及那些自傲和詭詐的朋友都離開了。我們被他們的陰險擊垮了嗎? 沒有! 相反,我們卻因此得到了鼓勵 — 因為我們知道,撒但不會在我們教會上浪費如此多的精力 — 除非牠知道一些我們目前暫時看不到的東西。 撒但看向我們的新教會 正如我所看到的一樣 — 這是一所禱告的前線、以及耶穌基督福音的堡壘。 從這裡,通過我們的網站 以及我們將要送出的傳教士,在我們艱辛的勞作中,我們將全力不斷地向世界宣講聖經內全部的真理。
      這是我的理想、我的禱告:我們將成為復興的中心,以及為全人類教會增添力量的真道的源泉。

如果我那夢想 和理想能夠實現 — 我相信這將成為現實 — 我們會把一切歸功與神;這恩典本是由神賜給了使徒彼得,如今又賜給了你和我!

無可置疑,神在黑暗的時刻拯救了英國。而在我們努力工作去實現那樣遠見的時候,同一位神會與我們同在。正如使徒彼得 告誡我們的:"你們卻要在我們主 ─ 救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和知識上有長進。" 溫斯頓.丘吉爾伯爵說:

"你問:「我們的目標是什麼?」讓我用一個詞來回答:勝利 ─ 不惜一切代價地取得勝利;在一切威脅下去取得勝利,無論道路何等的艱難漫長﹕因為沒有勝利便無法生存。"

願你我為耶穌基督以及這間教會的理想過一個得勝的生活! 阿們。

請大家起立,同唱聖詩第六首:《基督精兵》。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基督為我君王,帶領攻仇敵,
 看祂旗幟前進,已到戰陣地。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王位冠冕可壞,邦國有興衰;
 惟主耶穌真道,傳流至萬代,
地獄兇惡權勢,無力勝教會,
 因為基督應許,永遠不能廢。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眾聖徒齊前來,聯為快樂羣,
 我眾歡呼和諧,合發凱歌音,
榮耀讚美尊貴,歸於基督王,
 無窮無盡年代,神人齊歡唱。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