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盲人是我!

THE BLIND MAN WAS M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〇一九年二月三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February 3, 2019

"沒有異象〔啟示〕民就放肆;惟遵守律法的 便為有福"
(箴言 29:18 )。


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說:"「異象」一詞的希伯來文,指的是神通過使者啟示出的祂的意願"Criswell Study Bible, 有關箴言29:18的註釋 )。 據奎斯維爾而博士的註釋,"放肆"(perish–KJV;英譯:「滅亡」)一詞的希伯來文有 "擺脫束縛" 之意(同上 )。

聖經裡的異象是神用來引導祂子民的方式之一。 譯成 "異象" 的希伯來文是 "chazon" 的異體字,該詞含有 "先見" 之意。 異象通常發生在夢中,但有時也會在先知處於半睡半醒 或冥思的狀態下發生(參奎斯維爾 對但以理書4:5的注釋 )。

當神告訴我去做一名傳教士時,我離開了那間白人教會(加州亨廷頓公園市第一浸信會 )。 處於對前途一無所知的情況下,我加入了洛杉磯第一華人浸信會。 我在那裡學會了在晚上讀大學,同時在白天全時做世俗工作,每週工作40小時。 念完大學後,由於神安排了一些事情,諸如沒有足夠的錢去讀保守派的神學院,我不得不去一所自由派的美南浸信會的神學院裡讀書。

此外,神的意願阻止了我到國外傳教 ── 美南浸信會與我的本家教會「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都未曾差派過我。 在如此的境況下,我獲得了一次確切真實的 "異象"。 一天深夜,有個聲音引用了以弗所書1:6,"accepted in the beloved(KJV–在愛子內承蒙悅納 )"。 神似乎在對我說,"雖然其他人不願接受你,但你在基督內已經承蒙悅納。"

我流着淚,跌跌撞撞地走出了宿舍,來到神學院旁邊的山丘上。 直到去年寫成了自傳,我從未把這段經歷以書面的形式記載下來。 我知道,我的一些敵人會藉此來造謠,說我是個狂熱的分子。 因此,我有時會談到這件事,但是直到最近,我從未把它寫下來。 以下是我在我的自傳《征服萬般恐懼》(Against All Fears) 中所寫的。 若要了解這件事的全部背景,請閱讀我自傳中的第四章(第70-84頁 )。 我在那章書中如此寫道:

       如今,在遠離家鄉的自由派神學院內,我感到像一位 "流離飄蕩在地上"(創 4:14)的囚犯。 這時是午夜。 我已好幾天沒睡,於是陷入了沉睡。 但幾分鐘後我驚醒過來。 內心有個聲音對我說,你已 "在愛子裡〔蒙悅納〕( accepted in the beloved–KJV)"。 "什麼?" 我大聲問道。 我趕快打開一本經文索引,抹去了眼中的朦朧睡意,查找 "悅納"(accepted)一詞。 結果在以弗所書1:6中找到了,"祂在愛子裡〔使我們承蒙悅納〕–KJV"。 當他人拒絕我時,耶穌卻悅納了我。
       宿舍裡很安靜,寂靜無聲。 我走入外面的黑夜中。站在神學院旁邊的小山丘上,我能看到海灣對面三藩市遙遠的燈火。 海風吹來,寒冷刺骨。 風在不斷地吹打、吹打、吹打 – 寒風梳理着我的頭髮、穿透了我的衣衫 – 那時的感受似乎是在寒冬內赤身裸體地矗立在山頂一樣。 神在風中對我說:"你將永遠不會忘記今晚。 從今以後,你講道僅是為了取悅於我。 許多年後,你會想起今晚,你會記起我曾告訴你:你的主要事工會在你年邁之時才開始。 從此,你要僅為我說話;你會變得無所畏懼。 我會與你同在。 你已在愛子內承蒙悅納。"
       那並非一個聽得到的聲音。 但這些話語在我心中非常清晰。 只有那些有過類似經歷的人才能理解。 我的朋友 摩舍·羅森(Moishe Rosen)將此稱作 "不可耳聞的聲音"(同上,第264頁 )。 聖經將此稱作 "微小的聲音"(王上 19:12 )。 那是召我宣道的呼喚嗎? 起初,那更像是一則預言,不像是呼召。 在那之前,我所知的唯一 "呼召" 是: 知道我如果不宣講出來 便沒有人會講了;並且這急需人去宣揚 ── 但其他人卻不敢說,所以,如果我不去說 便沒有人會說、或他們至少不會說得很好。

"我若說:我不再題耶和華,也不再奉祂的名講論,我便心裡覺得似乎有燒著的火閉塞在我骨中,我就含忍不住,不能自禁"(耶利米書20:9 )。

我如今明白了,那是神在召我宣道。 之前,我是個自願者。 如今,我是一位被神呼召的宣道士! 我相信,每一位無所畏懼的宣道士都必須經歷那樣的危機,然後神才會信任那人去宣講真道。那事件中沒有電閃、雷鳴、或情感衝動 ── 只有這句話:"如果你不宣講出來 便沒有人會講了;並且這急需人去宣揚 ── 但其他人卻不敢說,所以 如果我不去說 便沒有人會說、或他們至少不會說得很好。" 我受到驅使才去宣道。 我毫無其他選擇。 我回到了床上,這些思緒卻永遠刻印在我的腦海中。 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

"他會以神的名義去抵觸、譴責、並抗議,從而遭受基督教社區大多數人的仇恨與敵視…但他卻不會因任何凡人而畏懼"("The Gift of Prophetic Insight",作者:Dr. A. W. Tozer )。

這也許是為何 鮑勃·瓊斯三世博士(Dr. Bob Jones III)如此說,我的 "舉止和心態猶如一位舊約的先知…" 但我們應記住,先知時常落淚,如投舍博士和 萊斯博士那樣。

請你理解,我並非自認是先知。 我不過是位浸信會宣道士,對他神曾如此說過,"許多年後,你會記起這一晚;你會記起我曾告訴你:你的主要事工會在你年邁之時才會開始…你會變得無所畏懼。 我會與你同在。 你在愛子內已蒙悅納。"

當時並沒有電閃、雷鳴、或情感衝動 ── 只有這句話:"如果你不宣講出來 便沒有人會講了;並且這急需人去宣揚 ── 但其他人卻不敢說,所以 如果你不去說 便沒有人會說、或至少他們不會說得很好。" 我回到了床上,腦海內已永遠刻印下這些思念。

我不認為我是一位五旬節派或靈恩派的人士。 我並非每日都有來自神的信息。 在那次與神的交往中,我記住的主要事情是 ── "你會想起我曾告訴你:你的主要事工會在你年邁之時才開始。" 我的感受正如阿摩司說這句話時的感受:"我原不是先知,也不是先知的〔兒子〕…耶和華選召我…對我說:「你去向我民…說預言」"(摩 7:14-15 )。

我不知下一步該如何走。 神告訴我,"我的主要事工會在我年邁之時才會開始"。 我在接下來的四十三年內跌跌撞撞,對下一步該如何行走沒有明確的認知。

於是,我採取了從 靠近北加州三藩市附近的 "耶稣运动" 中學到的一些基本藍圖,嘗試在洛杉磯地區創建眾多 "家庭教會"。 這些 "家庭教會" 最終失敗了。 此局面維持了四十多年,直到如今才結束。

再過幾週我便78歲了。 此時,在我年近八十的時候,神終於賜給我一個新的異象 ── 那並非創建更多的 "家庭教會"。 我如今被召要在洛杉磯地區建立一間強壯的浸信教會。 這間教會必須強壯到能夠維持我們全球性的事工,這事工將會幫助發展中國家的牧師。 他們已經紮根在傳道地區的本土上。 他們精通本族的語言。但他們沒有接受過神學院的訓練。他們不知如何去從事有效的福音傳播工作。 他們不知如何去準備福音道文。 他們從美國學到的是某種鬆散的靈恩派說教。 在過去二十年來,我把我們宣講的道譯成了他們的語言。 這些道文如今以超過了40種語言,傳播到世間221個國家地區。 我每天都會收到世界各地的牧師發來的電郵。 這些電郵顯達了他們渴望得到富有實質的宣道 和查經質料。

但這項事工開支很大。 我們需要酬勞那些幫我們作翻譯的同工。 如今這個事工的開支達到了每月七千美金。我嘗試過征募其他福音派人士來幫助我們,但是沒有得到很好的響應。

如今,我終於看到,我們必須做這項事工,並且我們自己須要支付這項事工!這需要一個新的異象!在我宣講一則關於馬可福音8:22-26的道時,我得到了一個異象。起初那盲人模糊地看到了人,"好像樹木,並且行走"。隨後,耶穌再次把手按在那人的眼睛上,"他定睛一看,就復了原,樣樣都看得清楚了"。 起初,我在一次福音宣道中向迷途者宣講這一點。最後,我看到了那盲人是我自己!!! 神沒有通過另一次的 覺悟(epiphany)來揭示祂的計劃,而是逐漸緩慢地揭示!

親愛的弟兄姊妹們,請原諒我學得很慢。 "家庭教會" 的計劃無法奏效。 但我沒有為我們新的目標讓大家做好準備。 請大家原諒我,並與我共同追求新的理想與目標。

"新" 目標是基於 "舊的" 理想。 但是,讓我們不再創建 "家庭教會";相反,讓我們靠神的恩典,在洛杉磯地區建立一所強大的浸信會教會 – 強大到讓主耶穌基督能如此對我們說,

"你們是世上的光。城造在山上是不能隱藏的…你們的光也當這樣照在人前,叫他們看見你們的好行為,便將榮耀歸給你們在天上的父"(馬太福音 5:14, 16 )。

這正是我們所需要的!– 一座強大的洛杉磯本地教會,去幫助那些在叢林中、在穆斯林國度裡、在中國、在非洲和印度 –那些在地獄邊緣傳道的忠心的土著居民傳教士!!! 讓我們光照他們,使其能代替我們在他國傳道;讓我們像士兵一樣奮勇,使那些傳教士變得更具有戰鬥力,去侍奉我們的神與祂的基督!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顏國輝先生(Mr. Jack Ngann)的獨唱﹕
      "Open My Eyes, That I May See"(詞:Clara H. Scott, 1841-189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