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教會分裂 與匪類的後代!

CHURCH SPLITS AND THE CHILDREN OF BELI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九年一月六日晚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anuary 6, 2019

"有些匪類,從你們中間的一座城出來,勾引本城的居民,說,我們不如去事奉〔別神,是〕你們素來所不認識的神"(申命記 13:12 )。


這些人被稱為 "匪類" 的後代。 "匪類"(Belial)一詞是希伯來語中描述 "無用之人" 或 "小人" 的方式。

請注意,我們經文內的 "匪類之後代" 何等準確地描述了如今那些分裂教會的人。 他們離棄了教會的主體。 他們還誘惑其他人一同離開。 他們離開去侍奉世間其他的神。

我們看到,這些 "匪類的後代" 正是新約內分裂教會之人的典型。"匪類的後代" 是舊約內的典型;其反典型正是羅馬書16:17與18節內那些 "離間你們" 的人。

在我看來,"匪類的後代" 毫無疑問 完美地描述了如今許多(雖不是全部)嬰兒潮的人 與早期 "Xer" 這代人。

在我人生的早期,神召我作傳教士去向華人傳道。 然而,當那扇門關閉時,顯而易見的是神打算召我在洛杉磯都市中心去向 "匪類的後代" 傳道。 我沒有為此做好準備。 那群人是我所遇見的 最自以為是、最野蠻的一群人!

我的朋友 摩施.羅森(Moishe Rosen)是「為耶穌的猶太人」(Jews for Jesus) 組織的創始人。 他說,這群人未曾受其父母的教化,卻被送到他的手下來培養。 他們擊倒了羅森,並在情感上殺了他,並最終從各方面都將他摧殘了。 他雖死於癌症,但我認為,這是由於他組織中那群瘋狂的 "匪類的後代" 所造成的長期緊張生活所觸發的癌癥。

"外界的" 傳教士沒有一個能完全理解 向這群 "匪類的後代" 傳道所帶來的持久壓力 –尤其是在像洛杉磯這樣的大都市中心。 我的車胎曾被他們割穿過。 他們還令我在神學院讀神學的同事和朋友們都與我作對。 有一次,在一場大規模的福音派聚會上,我遇見了美國最傑出的福音派神學家 卡爾.亨利博士(Dr. Carl F. H. Henry )。 他是《今日基督教》( Christianity Today)的首任主編。 正當我和亨利博士握手時,有位 "匪類的後代" 抓住了我的左手。 很快,一場拔河拉鋸戰發生了,他拉我的左手,亨利博士拉我的右手。 我不得不對亨利博士說:"對不起。 拉我的是我手下的人。 他們沒禮貌,因為缺乏教養,但我仍舊愛這些人。" 我看着卡爾.亨利博士向我點頭表示同意。

當我的孩子還很小的時候,那些人曾殘忍地懲罰我的孩子。 那些人曾用燃燒彈威脅過我,還以 "射殺、射殺、射死他" 的言詞來威脅我。 我不得不將其中一些人報給了聯邦調查局。 他們還從我身上或教會內偷過錢。 我可寫的還有很多,來描述這群 在過去四十多年中不斷煎熬我生活的人。 如果我花多一些時間,我能列出類似於使徒保羅曾列舉的清單。 保羅說,他…

"被棍打了三次;被石頭打了一次,遇着船壞三次,一晝一夜在深海裡。 又屢次行遠路,遭江河的危險、盜賊的危險,同族的危險、外邦人的危險、城裡的危險、曠野的危險、海中的危險、假弟兄的危險。 受勞碌、受困苦,多次不得睡,又飢又渴,多次不得食,受寒冷,赤身露體。 除了這外面的事,還有為眾教會掛心的事,天天壓在我身上。 有誰軟弱,我不軟弱呢?有誰跌倒,我不焦急呢? 我若必須自誇,就誇那關乎我軟弱的事便了。 那永遠可稱頌之主耶穌的父神知道 我不說謊"(哥林多後書 11:25-31 )。

我本人在這些 "匪類之後代" 的手下所受的痛苦 與保羅的遭遇並非完全相同。然而那比人們所想象的要接近很多。 我的一個兒子 當時還不到一歲,卻被這群人中的一個撒手不管,結果從很高的樓梯上頭朝下滾了下去。 那本可能會把孩子摔死,但那個看孩子的卻大笑着揚長而去。 當我的雙胞胎兒子還不到五歲時,我另一個兒子被一位 "分裂者" 放在窗台上。 那窗外三樓下便是教堂前的水泥人行道。 那人在離開教會前 故意把孩子放在窗台上。 我知道那人這樣做確實是故意的。 就在孩子失足從窗臺上掉下去之前,我妻子把他救了下來。

我兩個兒子在 "匪類的後代" 為自己孩子所安排的活動中 從來都沒分。 我的孩子們被他們排除在聖誕派對之外;又被他們擠出新年派對。 教會有位執事,每逢星期一晚都在他家裡為一群教會的孩子舉辦派對。 他們被稱為 "他的孩子"。 但他從來沒有請過我的孩子!一次也沒有! 我的孩子曾幾次問我:"他為什麼不請我們去參加?" 我在教會裡的地位並不夠強,總覺得不應去問他 為什麼安排任何活動都不請我的兒子。 似乎他這樣做是為了與我保持距離,並準備分裂我們教會。 如今,他那小團伙的主要核心正是那群週一晚到他家裡相聚的人,外加一些父母。 有人告訴我,"海博士,他們是邪教。" 我說,"不是。 對他們更好的描述應是小團伙,但那有可能在未來形成邪教。 那些人當面會告訴我妻子,她是他們一生中所遇到的最好的人。然後,他們卻仇視她,拋棄背離她,再也不與她通話。 只有像我妻子那樣 擁有鋼鐵般毅力的女性,才能連續30年忍受如此排擠的痛苦。

我能不停地為你們列舉這類事例,講述他們如何折磨我、折磨我的妻子和孩子,並踐踏我的家庭。 如果神沒有賜給我和妻子如此 "鋼鐵般的毅力",我們如今早已不會還活在人間了。

然後,一些 "癟三" 卻上社交媒體攻擊我,說我對他們太粗暴了!!! 從人的眼光來看,我本應在40年前就放棄他們,讓他們在大麻煙霧的環繞下窒息而死。 但我不能那樣做,因為神召我在這裡,我會繼續陪這群人,直到我離世那天。 當我死後,他們無疑會舉辦一場派對來慶賀,因那曾試圖拯救他們的人不過是位邪教領袖,並非基督徒;還因我是個殘酷野蠻的人,本應死後在墳墓中腐爛!

如我輕聲宣道,他們多數人都會閉目養神。 如我充滿生氣地高聲疾呼,他們便稱我是希特勒! 如我強調外出傳福音,他們會說我只顧擁有一間大教會。 如我不講外出傳福音,他們又說我懶惰。 如果我出頭引導教會,他們說我獨裁。 如我不帶領教會,他們又說我軟弱無力 – 世上沒有任何能完全取悅這些人的方式! 他們厭惡我,幾乎到了他們憎恶自己父親的程度! 心理醫療醫生必須做很多工作 才能化解這些人自兒童時期便積攢在他們心中的苦毒與怨恨。 我時常憐憫他們,卻無法像我所希望的那樣去幫他們。 他們這代人讓我想起 "箴言" 內的這段經文:

"有一代人,咒詛父親,不給母親祝福。 有一代人,自以為清潔,卻沒有洗去自己的污穢。 有一代人,眼目何其高傲,眼皮也是高舉。 有一代人,牙如劍,齒如刀,要吞滅地上的困苦人 和世間的窮乏人"(箴言 30:11-14 )。

我把一生43年的事工都花在了洛杉磯都市中心這群人的身上。 我不會甩手離開的。 我會一直與這些 "匪類的後代" 相處下去,直到我離世那天。 因為儘管他們的罪惡,我仍舊愛他們。 神在這裡保護了我,因此我不會逃避隱藏。 我的自傳《征服萬般恐懼》( Against All Fears中的最後一章書,我把它命題為 "我人生中的福分"。 作為傳教士,我打交道的對象是都市中心的年輕人;儘管我經歷了多樣考驗,神卻以其他方式豐厚地賜福了我。 我希望把自傳 免費寄給你。

下面是我倆兒子在讀完我這篇道文草稿之後發給我的電郵。羅伯特三世說:

親愛的爸爸,

感謝您對我妻子和孩子們的好評。 我的一生確實已福星高照了。

這篇道文內所講的內容,我相信你過去從未用整篇佈道來談論過。 但是你講的正中要害。 在你一生事工中,嬰兒潮那代人一直猶如你肋旁的荊棘。 因此,你對這些人的看法一定能對別人有幫助,因你夠資歷提出你的批評。 你與這些 "匪類的孩子" 打交道已有五十多年了。

敬佩您的,

羅伯特.海默斯三世(Robert Hymers, III)

下面這封電郵來自我另一個兒子,約翰.衛司理﹕

親愛的爸爸,

這篇道文簡捷完整。 其中你講明了神如何召你去向 "這彎曲的世代" 傳道,向他們傳播福音,以及你在此事工中的忠心與堅定,儘管他們從未停止過對你事工的詆毀與攻擊。 對我來說,目睹你和母親遭受這些 "匪類之後代" 的迫害、見他們如何背後捅刀子,這是一種悲哀與殘酷的現實。 這些攻擊大多來自那些起初看似是優秀的基督徒、但後來卻改變的人,顯露出他們心底的真實狀況。 很明顯,他們對你、對我們教會、以及對我們使命之態度的變更,證明他們從來都是 "匪類的後代",暴露出他們屬撒但的靈界立場。 與這些匪類的後代形成鮮明對比的,是你多年來有目共睹的記錄,是你對我們的主、對基督所懷有的堅定不移的信念與服從。 目睹並了解你,同時也目睹並認識了他們,我親身體驗到,他們對你的指控並非對你本人的攻擊,而是針對你所事奉的基督。 他們對你無情的譴責與論斷的吶喊,令我想起了一些人對耶穌所呼出的言詞;那是當耶穌掛在十字架上時,一群匪類的後代 "從那裡經過…搖着頭" 辱罵祂。 正如他們對待耶穌與跟隨祂的烈士一樣,他們也正如此對待你。 你對這群匪類後代所犯的唯一 "罪行" 是,你跟隨了基督的腳蹤,並向他們傳了福音,而他們卻不夠資格。 這群人的行為 ── 在你的宣道下 他們起初宣稱已相信了基督、持續了一段時間,最終卻離開了我們教會、背棄了你的說教、並回頭來攻擊你、攻擊你的事工,滿心苦毒,一口詆毀辱罵 ── 而這剛好證明 他們與那些指控耶穌、指控當今敬虔牧師的匪類之子完全無異。

他們所必需背負的罪名是,他們離開了教會,停止繼續與你一同工作(即便他們毫無理由去這樣做 )。 他們回到了世俗之內,證明他們從未 "進入" 我們的主基督耶穌。 正如耶穌所說的:"有那撒在荊棘裡的,就是人聽了道,後來有世上的思慮、錢財的迷惑,和別樣的私慾進來,把道擠住了,就不能結實"(可 4:18-19 )。 顯而易見,他們 "…所聽見的道與他們無益,因為他們沒有信心與所聽見的道調和"(來 4:2 )。

主內之愛,

約翰.衛司理(John Wesley Hymers)

然後,我又收到這封電子郵件,是一位著名的有關教會分裂的權威在讀完這篇道文的草稿之後發給我的。

親愛的海博士,

我剛讀完有關你們教會分裂的講道,讀到了你不得不與其時常交往的那類人。 我當然清楚你所必需常常經歷的事,並認為你所講的道非常出色。 在通常的情況下,分裂之後最好的選擇可能只有帶領剩余的人繼續你的事工。 但當這類人仍舊逗留在你身邊(正如在你所侍奉的都市中心那樣)並一次又一次地造成沖突時,我想不出比你佈道中所談的更好的方法去處理這一問題了。

我極為同情你;我已為你和你所愛的人–尤其為你妻子–獻上了禱告。 在大概五十年前的一次分裂中,我遇到了一些與你所遇到的同樣問題,包括威脅和言語的攻擊。 我當然相信應教導人們警惕此事 並做好準備,所以我才寫了〔《教會分裂》〕那本書。 你發現我寫的書對你有所幫助,並為它的使用廣作推薦,對此,我深感榮幸與神的祝福。

祈求我們親愛的主能繼續賜福、增強、並保護你、你的妻子、你的孩子與孫輩、以及你為祂在洛杉磯市中心所從事的偉大事工。

主內,

羅伊.L.卜嵐森二世博士(Dr. Roy L. Branson, Jr., 聞名著作《教會分裂》的作者;該著作獲得了 奎斯維爾博士 與 帕德遜博士的大力推薦)

"我為祂…所從事的偉大事工" 此時看起來並不特別偉大。 我今年已經77歲了。 美國人的平均壽命如今是79歲。 近來我一直與癌症和哮喘病搏鬥。我再也無法站着宣講整篇佈道了。 我人生 "沙漏" 中的沙子正快速漏完。 我並非在抱怨。 從許多方面來看,我 "情願離世與基督同在,因為這是好得無比的"(腓 1:23 )。

但我還有一件任務要完成,是神已經放在我心頭的事。 我不知是否能做到,但我會盡力而為。 使徒保羅表達了我對親愛的教會所持有的盼望與祈禱,

"弟兄們,我藉我們主耶穌基督的名,勸你們都說一樣的話。 你們中間也不可分黨,只要一心一意,彼此相合"(哥林多前書 1:10 )。

在我的領導下,出席我們教會的曾超過1000人。 我們從未偷過其他教會的成員。 我們從未嘗試去說服任何人離開他的教會來跟隨我們! 神促使我們靠那些來自世俗中很 "有希望" 得到轉變的人去建造我們的教會。 你可如此來描述,"我們卻是傳釘十字架的基督"(林前 1:23 )。 通過閱讀我們網站上的宣道,任何人都可以看到,幾十年來我幾乎每個星期天都在宣講基督 並祂釘十字架。 我們從未偏離過福音的宣揚。 而且,作為浸信會教徒,我們宣講對本家教會的忠誠。 而且我從來沒有講過,一個人離開我們教會便失去了他的救恩,因為我堅信 "聖徒能持守到底"(perseverance of the saints)的教義。 畢竟,我仍是一位 "四點加爾文主義者"。

但不知為何,我沒能充分地講明一條教義,既一個人對本家教會的忠誠。 我現在必須利用我在人間剩余的一切時間來更改那一錯誤,並盡我仍擁有的全身之力去宣講地方教會的重要性! 我要盡我全身之力 去為此偉大的傳統浸信教教義而爭鬥! 這樣,當我死後,人們會如此說,"海博士宣講了基督的福音,以及人必需在自己獲得轉變的教會裡待下去。"

我們很有希望地帶領數百位洛杉磯都市中心的人認識了耶穌。 但我們已讓 "兇暴的豺狼"(徒 20:29, 30)削弱了我們;他們 "說悖謬的話…引誘門徒跟從他們"。

據我所知,那些在 "分裂" 中 "被拖走" 的人 從未組成過一所強大的教會! 毫無例外! 因此,出於對 "嬰兒基督徒" 的愛,我的大部分時間將花在與教會分裂作爭鬥上,這些分裂已讓如此多的人返回入了罪惡的世俗–墮入了達拉斯神學院的昂戈博士(Merrill F. Unger)稱之為 "撒但的狡詐和欺騙之手"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年,第174頁 )。

"弟兄們,那些離間你們、叫你們跌倒、背乎所學之道的人,我勸你們要留意躲避他們。 因為這樣的人不服事我們的主基督,只服事自己的肚腹,用花言巧語誘惑那些老實人的心"(羅馬書 16:17-18 )。

你想不想讀我的故事呢? 如有興趣,請付 $10.00,我們便會把我的自傳寄給你。 這本書是免費的。 您僅需支付 $10.00的郵寄費用,寄給我的同事凱根博士(Dr. Christopher L. Cagan )。 支票臺頭請寫 "The Baptist Tabernacle"。 凱根博士會把我的故事《征服萬般恐懼》寄給你。 支票請寄到凱根博士的郵箱 –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從這書上我們賺不到任何利潤。 我們寄書給你完全是出於愛心。

宣道結束前,我想把顏先生(Ngann)唱的那首歌,"The Master Hath Come" 的歌詞讀給大家聽。 這是我所喜愛的福音歌曲。 它對我仍有很深的含義。

救主已經呼召,在你青年時刻,
 人生開始新鮮活力如春曉,
我們脫離世俗,不再受人嘲笑,
 神子民同甘共苦守真道。
恩主已在呼召,天父兒女
 同我領取上天福氣,專靠祂慈愛;
同過青草地,同安息在水邊,
 領我入祂國度,完成神旨意。

救主已經呼召,路上艱難重重,
 危險憂愁般般 散布在途中;
上主聖靈親自 安撫憂苦傷痛,
 只管跟隨救主,勇往不回首。
恩主已在呼召,疑惑試探途中
 常來騷擾排戰,我眾仍歡唱:
"望着標杆前進",甚至經過災難,
 錫安兒女興起,隨王上征途。
("The Master Hath Come" 詞﹕Sarah Doudney, 1841-1926;
  海博士所喜愛的一首聖詩 )。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顏國輝先生(Mr. Jack Ngann)獨唱的聖詩﹕
"The Master Hath Come"(詞﹕Sarah Doudney, 1841-19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