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解藥!解藥!解藥!– 治療魔鬼的教會分裂!

CURE! CURE! CURE! – THE DEVIL'S CHURCH SPLIT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八年十二月卅一日 新年夜
在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New Year's Eve, December 31, 2018


這則信息的標題基於約翰·凱根第一次所宣之道的中的一個例子。像我這樣一位年長的宣道士,從一位沒有鬍鬚的新手的第一次宣道中借用一個片語,我通常是相當謹慎的。但是,約翰的第一次宣道是這麼的出色,我讓他上週日再宣講一次。那則道並非解經性的講道,而是一則勸勉的信息。偉大的使徒告訴我們,在末世離道反教的時期內,勸勉的信息將不會再被宣講。如今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保守的佈道學教師告訴他們的學生,只可用解經性的方式講道;這樣的做法不可避免地帶來了枯燥無味的查經班式的講道 — 講道之人是像陳群忠那樣的小人,他們向一小組軟弱的人講道(通常這些人是從一些比較具有男性氣魄以及精力充沛的教會 "偷來" 的人)!但是,在陳造成的分裂中,他們僅得到了6個小女孩與4個背道的成人。他們企圖在聖誕節期間削弱我們,但是我們根本不掛念他們!

雖然約翰·凱根的第一則宣道並非一則解經性的信息,但是那是一則急需的勸勉之道。就是我讓他上週日再講一次的原因。

他舉的第一個例子是關於一個名叫福曼醫生的故事。這位醫生主治癌症患者。大多數年輕的醫生不願意從事這樣的工作,因為他們的病人全都喪命了。但是,福曼醫生有一個不同的理想。這位醫生每天上班時都在想,"解藥!解藥!解藥!" 正是因為許多像福曼醫生那樣的人,我的母親和許多癌症患者得到了醫治。 而這正是 我們的牧師海博士思考根治教會分裂之癌症的解藥的原因。 海博士有種遠見 — 尋找 "解藥!解藥!解藥!" 而正因為海博士的帶領,我們正在剷除教會分裂。 正是因為海博士的遠見,他正在帶領我們的教會從教會分裂中走向勝利! 而正是因為我的父親凱根博士協助海博士,我們的教會將不會滅亡! 我們正在剷除教會分裂的癌症。 我們這間位於洛杉磯市中心的教會將不會滅亡! 我們將會永遠繼續下去! 約翰·凱根繼續說:

我必須承認,我自己對此都曾持有疑慮…我也曾在猶豫中接受着海博士向我們〔提出的〕挑戰。你或許也曾搖頭不信。畢竟,跡象表明〔美國的〕基督教正走向死亡…〔你或許也在想,那幾位小女孩兒加入陳醫生的小聚會沒有什麼錯;她們聚在他的小屋裡,聽他軟弱枯燥的講道,〕過同一種狹隘生活。 那可能是種更安逸的生活。 但確實有條更好的道路,那便是使徒保羅所講的,

"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向着標竿直跑,要得神在基督耶穌裡從上面召我來得的獎賞"(腓立比書 3:13-14 )。

聖經說,忍耐生老練(羅 5:3-4 ),老練到不受 持假教義之人的矇騙 – 如那群跟隨陳群忠的女孩們 – 無論她們是男是女(girls of both sexes )。

願神賜給你們每個人比他們更崇高的理想。 那些跟隨摩西離開埃及之奴役的人,因他們反叛了摩西– 除兩人之外 –他們的領袖 以及他們全部人都死在了曠野之中,他們的尸體被禿鷹啄食。 應許之地他們連一眼都沒看到! 他們想從 "曠野中的教會" 中分裂出去。 魔鬼告訴他們,要去跟隨像姓陳或姓葛那樣的人,返回埃及,返回小型的 "家庭" 教會裡! 返回沒有生氣的宗教內。 返回那 "更容易" 的生活中。 但是魔鬼矇騙了他們! 他們中除了兩個人外,其他人都死在了曠野中 — 沒有得福、沒有快樂、沒有希望! 使徒保羅說,"他們遭遇這些事,都要作為鑑戒;並且寫在經上,正是警戒我們…"(林前10:11 )。

魔鬼是教會分裂的作者。達拉斯神學院的 梅里爾·昂戈博士(Dr. Merrill Unger)在他的一本經典著作《聖經魔鬼學》中稱之為 "毀滅性的分裂"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1994年, 第174-180頁 )。昂戈博士說,教會分裂是 "一種致命的、屬魔鬼的手段,可徹底毀掉基督徒的團結性…使他們互相排斥、缺乏和諧…這必須〔被視為〕撒但和鬼魔 直接並具有毀滅性的手段"(同上,第177頁 )。

我們如今生活在末世,這是 大患難 之前的一個離道反教的時期。我們如今生活在這個離道反教的時期內(見 提後 3:1-4:5; 提前 4:1, 2 )。這就是為何我們必須了解啟示錄12:13, 14。在昂戈博士談到大患難期間的時候,他指出了對那段時期的了解,可應用到我們如今這個離道反教的時期(同上,第218頁 )。請把聖經翻開到啟示錄12:11, 12,這是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的第1341頁上。請大家起立,我將要讀神的道中的這兩節經文。

"弟兄勝過牠,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示錄 12:11, 12 )。

請坐。

我的電台教師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如此評註這幾節經文:


   這裡提到了〔真正基督徒〕的勝利來自三種渠道:

1.  "羔羊的血"…因〔經內〕多處提到羔羊的血,所以寶血必在天國內佔顯著的地位…我們中若有人得勝,也必定是靠羔羊的寶血。

2.  "自己所見證的道"…作見證必須在外面世俗的場合內,當你正視那群褻瀆不信神的眼光時。讓他們知道你屬基督… 這樣做顯出某種力量。當人如此作見證時,某種力量能使他頂天立地…主耶穌基督說:"凡在人面前不認我的,我在我天上的父面前也必不認他"(太10:33)…「烈士」一詞希臘原文(martus)的含義就是「見證」。

3.  "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你需要的是:羔羊的血、你所見證的道、超乎萬物的對〔基督〕的愛…


今年我讀《為基督受折磨》( Tortured for Christ已經有好幾遍了。 理查德·聞布朗(Richard Wurmbrand)在共產黨的監牢內為基督坐了14年牢。 他們打他的腳底板,以致傷痕累累,使他從此無法站立宣道。他們用火紅的烙鐵捅他的身體。還把他投入冰箱內冷凍。他們毒打他,致使他體弱多病。他患上了肺結核。他能活下來本身就是個奇跡。他後來逃了出來;曾來過我們教會講道。他只能坐着講,因他腳板底受過重傷,以致他無法站着講完一場道。

陳醫生和聞布朗牧師照過相。 但是,陳醫生和葛利費斯先生缺乏聞布朗牧師的信心。 與像聞布朗那樣的人合影並不能使人獲得烈士的信心。 聞布朗的信心來自 "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如果你想戰勝教會分裂,你應該多讀幾次《為基督受折磨》這本書。 我希望每位浸信會信徒和每位福音派信徒每年都讀幾次。 這是一本很短的書。 得到它并閱讀它。 這樣,當你在教會分裂期間失去一兩個朋友時,你便不會躲藏逃跑,去加入姓陳的或姓葛的、以及那小組感情用事的女孩兒和軟弱的男人。 相反,你將會站穩腳跟,像我的妻子伊麗婭娜、莎拉薩太太、凱根博士、以及穆斯林世界中的烈士那樣堅強;穆斯林世界的基督徒冒着生命危險在互聯網上讀我講的道,毫無疑問他們也會讀到這則道。然後,你便能唱出這首歌,而不會做一個偽君子 與教會分裂者,

我豈能獨自往天國,
 享受花朵芬芳;
其他聖徒浴血肉搏,
 盼望得着獎賞。
("Am I a Soldier of the Cross?" 詞:Dr. Isaac Watts, 1674-1748 )。

然後,我們便能夠永遠地戰勝教會分裂!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顏國輝先生(Mr. Jack Ngann)的獨唱﹕
"Who is on the Lord's Side?"(詞﹕Frances R. Havergal, 1836-187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