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感恩節的一場戰鬥

A THANKSGIVING BATTL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十一月十八日晚
在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November 18, 2018


耶穌治瘉了一位痲瘋病的患者。 耶穌 "伸手摸他,說:「我肯,你潔淨了吧!」"(可 1:41 )。 這位男子的痲瘋病立即被治癒了。 耶穌告訴他,不要告訴任何人有關耶穌醫治他的事。 這顯明了耶穌與現代 "信仰治療師" 的不同之處。 像辛班尼(Benny Hinn)這樣的人,為自己 "治療" 的事工大作廣告。 他們希望每個人都知道自己治瘉的人,這樣他們便能吸引更多的人、賺更多的錢。 耶穌不需要這種宣傳。 基督的事工以傳福音為中心。 但那被治瘉的人沒有聽從耶穌。 他出去告訴了別人。 結果人群越來越擁擠,令耶穌再也無法進入城市了。

現請看馬可福音2:1-2,

"過了些日子,耶穌又進了迦百農。 人聽見祂在房子裡,就有許多人聚集,甚至連門前都沒有空地;耶穌就對他們講道"(馬可福音 2:1, 2 )。

耶穌回到了迦百農,再次進入那間 "房子裡"(2:1 )。 這是彼得的家。 我和妻子幾年前去過那裡。 他們挖掘出彼得房屋的舊址。我和妻子站在那裡,看着彼得家的平面圖。 那次經歷印象很好。 有時我們看待這些地點,似乎像讀童話故事一樣。 但這是實物。 那裡真有一座房子。 我們看到了它的地板,知道那是真的房子。

當眾人聽說耶穌到了彼得家裡,他們都來了。 人這麼多,他們無法都進入房子。 "耶穌就〔走出門〕對他們講道"(可 2:2 )。當我年輕時,人們會去參加聚會,聽人傳福音。 早在20世紀50年代,我聽過許多偉大的福音宣道士,如李(R. G. Lee)博士;歐文.懷特(K. Owen White)博士;奎斯維爾(Dr. W. A. Criswell)博士;以及早期仍未退化的 葛培理(Billy Graham)博士。 這些偉大的傳教士都沒有 "醫治" 人的身體。 他們宣講福音,讓人們從地獄中得救。 但現在不一樣了。 它看起來更像一個馬戲團,人們來為了觀看奇蹟。 耶穌預言過這些人。祂說,"因為…假先知將要起來,顯大神蹟、大奇事,倘若能行,連選民也就迷惑了"(太 24:24 )。 據我所知,這些 "信念醫療師"(faith healers)是群江湖騙子。 他們愚弄百姓,為了賺上幾個錢;這些人都是來湊熱鬧,而不是來聽福音的。 我很高興耶穌不像 傲肉.羅伯茲(Oral Roberts )、凱特琳.庫爾曼(Kathryn Kuhlman)或辛班尼(Benny Hinn)那群人。 "耶穌對他們講道"(可 2:2 )。 如果你想看些虛假的奇蹟,你也不用回到這裡來了。 在浸信會幕裡,我們不會演戲來賺你的錢。 我們只會像耶穌那天所做的一樣,對你們 "講道"!

偉大的聖經教師 麥基(J. Vernon McGee)博士說,

我們主的事工是傳講神的道〔聖經〕, 那也正是我們如今所應強調的…所以,我很高興在這裡讀到,我們的主是在向他們講道Thru the Bible, 有關馬可福音2:2的註釋 )。

請看馬可福音2:3-5。

"有人帶着一個癱子來見耶穌,是用四個人抬來的;因為人多 不得近前,就把耶穌所在的房子拆了房頂,既拆通了,就把癱子連所躺臥的褥子都縋下來。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就對癱子說:「孩子,你的罪赦了」"(馬可福音 2:3-5 )。

"耶穌見他們的信心" 這句話是指那些帶癱瘓人來聽耶穌講道之人的信心。 麥基博士說:"如今在教會裡所需要的正是有如此信心的男女 – 出去把未得救的人帶進來…這正是那些人所辦的事"(同上 )。 他們在彼得家的屋頂上拆開個洞,把癱瘓者從屋頂縋了下來,讓他能聽到耶穌講福音! 後來耶穌告誡說,

"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路加福音 14:23 )。

傳統的傳教士就像那些人,那些在彼得家房頂拆開一個洞,讓他們的朋友能見到耶穌,使他能夠得救。 我講的是像尼爾.威弗(Neal Weaver)博士這樣的傳統宣道士。 他如此致力去得人,以致他在一個破舊的雞棚內創建了他的第一所教會。 他手頭僅有一篇宣道文。 他每天晚上都在宣道。 沒有人注意到他每晚講的都是同一篇道。 尼爾.威弗正如那些 拆開屋頂、讓他們癱瘓的朋友能聽到耶穌的人一樣。 這就是我們從前浸信會教徒所具有的精神。 這就是我們開創這間教會時所具有的精神。

我還記得開車裝滿了九或十個孩子來聽福音的情形。 那群人把我破舊的甲殼蟲大眾車擠得滿滿的。 我們連呼吸都感到困難。 我們把這群孩子拉到了教會裡。 我還記得有天晚上,我們試圖帶100人來參加晚禮拜。 我們整天在努力把孩子帶進來。 禮拜開始時,凱根博士統計了一下。 我們沒有達到目標。 禮拜中在場的只有99個人。 我們很難過,因我們沒有達到目標。 就在那時,有位我們從未見過的孩子把頭探入了門口。 我們中幾個男人一把抓住那年輕人,生拖硬拽地把他拉了進來! 他很高興自己成了如此的名人! 我們像一群傳統衛理公會的人那樣,大聲喊叫着! 那晚有很多掌聲和歡笑! 正如那位癱瘓的人在彼得家裡得到耶穌拯救時、他的那群朋友所感到的喜樂一樣! 我們能否再次擁有這種喜樂呢? 毫無疑問,完全可以。 我們可以再次感到那種喜樂!

幾年後,我們展開了拯救教會樓房的戰鬥。 一個邪惡的人在一場可怕的教會分裂中帶走了320人。 我們的教會幾乎瀕臨破產。 我們的教會幾乎失去了這棟樓房。 但有39人說,"他們必不得逞!" 那39名勇敢的人夜以繼日地工作着。 他們提供了巨額資金。 他們挽救了這棟樓房,還清了2百萬債務中的每一分錢!

我永遠不會忘記我燒掉房貸借據的那個晚上。 隨着火焰的跳躍,我們像一群傳統衛理公會的人一樣,大聲喊叫着! 那天晚上有很多掌聲和歡笑! 這正如那些人幫助他們癱瘓的朋友得救時所感到的快樂 – 他們在彼得的家裡,從屋頂上把那癱瘓的人縋下去,讓耶穌拯救了他! 我們能再次獲得喜樂嗎? 當然能;毫無疑問。 我們能再次感受到那種快樂!

我們現在進入了一場新的爭鬥中,這場爭鬥能使我們成為 其他在發展中國家內奮勇搏鬥之教會的燈塔,願此燈塔照亮 在世界各大城市中 搏鬥的教會!

現在我已老了–是位身經百戰、傷痕累累的老兵。 所以,我現在對約翰.凱根牧師,以及跟隨約翰 走向未來的所有人講話。 我想不出其他更好的方法來為這篇宣道收尾,只能再次向我世俗的英雄 溫斯頓.丘吉爾(Winston Churchill)求助。 1941年,即我出生的那年,希特勒的炸彈每晚都在摧殘着倫敦。 英格蘭小島無論怎樣都看不到一線希望,將怎樣去征服希特勒當時具有壓倒性優勢的 惡魔般的戰爭機器。 正是在那時,這位老人丘吉爾對跟隨他的年輕人如此說:"不要屈服。不要屈服。永遠、永遠、永遠不要屈服!" 神與他們同在,頂住了千股逆流;神與他們同在,征服了萬般恐懼。 當世上人人都以為他們注定會失敗時,小小的英格蘭卻打贏了那場戰爭 – 因為神與他們同在!!!

面對約翰牧師、面對所有跟隨他的年輕人,我要引用丘吉爾說的話:"如今不是黑暗的時日。 這是美好的時日,是我們見過的最偉大的時日! 永不屈服。永不屈服。 永遠、永遠、永遠不低頭!"

這場戰鬥似乎很嚴峻、很艱險。 福音派教會幾乎失去了所有年輕人。 曾經強大的「美南浸信會」( Southern Baptists)如今每年失去20萬年輕人。 福音派教會正在世人眼前奄奄一息。 每年有將近4000所福音派教會永遠倒閉。 福音派基督教事業 將在未來幾年內永遠消沉。 我們還有何希望呢? "我的希望 建在耶穌的寶血 和公義上!" 因主耶穌基督本人向我們應許過 最終的勝利! 基督說:"我要把我的教會建造在這磐石上;陰間的權柄不能勝過她"– 無法征服她! 今晚,在我靈魂的深處,我知道主耶穌基督是正確的。 當祂說,"我要…建造〔我的教會〕陰間的勢力不能勝過她" 時,祂是絕對正確的。

我們可以有所作為! 但我們必須成為精銳的隊伍才能做到! 你們必須緊跟約翰.凱根牧師,為基督和祂的聖工結成一支強大的精兵隊伍! 我們可以有間充滿門徒的教會! 我們可以有間充滿青年男女、專心作十字架精兵的教會! 我們可以戰勝撒但與牠殘酷的惡魔! 我們可以辦到,因主耶穌基督說過:"我要…建造〔我的教會〕, 陰間的勢力不能勝過她。"

借用邱吉爾的話,我對你們今晚在座的每個人說,

      我們教會有活力的基督教的生存取決於這場搏鬥。
      撒但的全部憤怒和勢力會很快轉向我們。 魔鬼知道, 牠必需擊垮這間教會組成的堡壘,否則便會輸掉了整場戰役。 如果我們頂住了撒但和牠所有的惡魔軍隊,並努力帶更多的年輕人進來成為門徒,我們便很可能會(通過我們的網站)激勵鼓舞世界各地的其他信徒。
      但如果我們沒有帶入更多的年輕人,如果我們不能每星期天一個接一個的把他們帶進來,我們便無法鼓勵其他教會,以致福音教派的整體便可能陷入新的「黑暗時代」的深淵內;並且黑暗勢力會讓此時代變得更為險惡、更加持久。 因此,讓我們每人都盡心履行職責。 讓我們每人都變成搏鬥中的門徒。
      二戰剛開始時,英國首相 內維爾.張伯倫(Neville Chamberlain)與哈利法克斯(Halifax)伯爵,以及他們的追隨者打算向希特勒妥協。 但丘吉爾說, "不行"。 同樣,丘吉爾也會向那兩位希望我們低頭的執事說, "不行"! 他們從戰場上逃跑了。 不要跟隨他們
      如果要為我們教會這漫長的故事最終畫一個句號,讓我們僅在每個人都倒在了自己的血泊中才可讓那發生。 讓我們每人都能盡到自己的努力,把另一人帶到我們身邊,讓他也能受到啟發去跟隨基督! 如果那一禱告得到了回答,世人便會牢記,連神也會記念 我們所做的一切 ── 而且人與神都會如此說,"這是他們最輝煌的時刻!"

請起立,同唱聖詩第一首,《基督精兵》(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基督為我君王,帶領攻仇敵,
 看祂旗幟前進,已到戰陣地。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見此得勝旗號,撒但軍逃遁,
 弟兄隨主足跡,齊步向前進;
我們同心合意,地獄皆震驚,
 同懷希望、教義、同保主愛心。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眾聖徒齊前來,聯為前行羣,
 我眾歡呼和諧,合發凱歌音,
榮耀讚美尊貴,歸於基督王,
 無窮無盡年代,神人齊歡唱。
基督精兵前進,齊向戰場走,
 耶穌是我元帥,引導在前頭。 –《基督精兵》
("Onward, Christian Soldiers" 詞﹕Sabine Baring-Gould, 1834-1924 )。

有誰會說,"我會盡我所能使這間教會成為基督的軍隊。" 當我們唱《基督精兵》時,請你們走到前面來。 女士們,我們需要妳。 老年人,我們需要你。 年青人,你們能辦得到! 走上來和我們一同禱告。 阿門。


宣道前顏國輝先生(Mr. Jack Ngann)的獨唱﹕
"A Crown of Thorns"(詞﹕Ira F. Stanphill, 1914-1993 )。


如果这篇道文为你赐了福,望你发电邮告知海博士。当你写信时,请告知你发电邮的国家,不然他不能给你回信。 如这些道文对你有所赐福,在发电邮告知海博士时,敬请道明你发信时所在的国家。他的电邮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点击) 你给海博士发电邮时可用任何语言,但尽可能用英文发信。通过邮局发信者,函件请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与他通电话,号码是(818)352-0452。

(证道 / 宣道结束)

我们的网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周可上网
阅读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请点击〔简体 / 繁体宣道文〕

本站所载之宣道文稿不带版权,无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许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视频、以及我们教会的
的其他宣道视频,均为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