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與宋博士同在自由神學院內

〔在華人中秋節喜慶活動中所宣之道〕
WITH DR. SUNG AT A LIBERAL SEMINARY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九月二十三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3, 2018

"[祂使我們在] 祂愛子裡 [承蒙悅納]" (以弗所書 1:6)。


近來我一直在研讀宋尚節博士的生平。他是1930年代中國知名的傳道士。在我研讀他的一生時,我發現了幾樣我們之間的相似處,以及一些不同之處。那些閱讀我道文的人,我認為可能會對此感興趣。

早期生活

我的幼年生活與宋尚節博士的童年有幾點不同之處。他出生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內。我出生在一個非基督教家庭內。我父親是一位推銷員;宋博士的父親是一位牧師。宋博士的父親希望他成為一位宣道士;我父親不希望我作傳教人。宋博士一開始便是一位聰穎的學生。當他20來歲時,他僅用了21個月便在一間美國大學中掙得了博士學位。相比之下,我卻屢次輟學,後靠讀夜校完成了中學。之後,我又從聖經學校中退學出來。但正在我離校之前,我獲得了轉變。宋博士總是一位拔尖的學生。他以優等生身份(Cum Laude)獲得學士學位,並僅在9個月之內便獲得了化學碩士學位,又在短短的21個月內掙得了化學哲學博士的頭銜。而我卻是一個劣等生,直到我獲得轉變為止。在中學讀書時我失敗了;而且第一次讀大學時又綴學休課。他在讀神學院時獲得了轉變,而我卻在第二次入大學之前獲得了轉變。當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在Biola學院(現已成大學)的禮堂內宣道時,我獲得了轉變。那天是1961年9月28日,大約早上10:30。宋博士在紐約市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in New York City)讀書第一年的結束之前獲得了轉變。《都歸基督》—— 大家一同唱副歌!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All For Jesus" 詞: Mary D. James, 1810-1883)。

神學院生涯

我與宋博士生活的幾點相似之處,是在他就讀自由派紐約協和神學院時發生的。在我轉變之前,我便被召作傳道工作。我當時是加州汗庭頓公園市第一浸信會 (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Huntington Park,California) 的成員。如宋博士一樣,我在這段期間開始對向華人傳道事業起了濃厚的興趣。讀過戴得生(James Hudson Taylor) 的傳記與約翰·衛司理的日記 (The Journal of John Wesley) 之後,我以為神會召我去臺灣或香港作傳教士。在60年代初我開始學中文,但進入洛杉磯社區大學讀書之後,我便放下了中文的學習。在1961年1月,我加入了羅省華人第一浸信會 (the 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我當時十九歲。在那些年份中,我白天上全班,夜晚讀書,同時在華人第一浸信會中教主日學學校,向幼年班每周星期天宣道,同時,在星期五和星期六晚上,我在教會中還擔任許多職責。白天時,我全時工作,晚上去大學讀書,日程安排得非常滿。因周末在教會的禮拜安排,我很難有空余時間。我曾讀過一本書,是當時總統候選人尼克松所推薦的,書名是《正面思維的力量》(The Power of Positive Thinking),是披爾博士(Dr. Norman Vincent Peale)寫的。當時我還不知道披爾博士屬自由派。可是這本書內有一章對我的影響很深。在這章書中,披爾博士告訴我要背誦腓立比書4:13節,並求神應驗其中的許諾:

"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作" (腓立比書 4:13)。

祈求神去應驗那節經文中的諾言,是我人生中的轉折點之一。我每天都要對腓立比書4:13沉思一番。其中的應許對我來說成為了現實;基督賜給我能力,使我終於在大學學業上獲得了好成績。當我在夜晚全時讀書的同時,我還在加州州政府部門作信使,全時工作,並在周末擔任華人浸信會中的各樣職責。我於1970年畢業於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 (Cal State L.A.)。《都歸基督》—大家再唱那副歌!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華人第一浸信會附屬於美南浸信協會 (the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美南浸信會要求一切任職傳教士去讀神學院。即使我於1960年在加州漢庭頓公園市第一浸信會獲得了傳教執照,而且又於1970年完成了學士學位,美南浸信會仍不願為我授職,除非我讀完神學院的三年神學碩士學位。我當時沒有錢去讀較為保守的屬Biola大學的Talbot神學學院(Talbot School of Theology at Biola)。我感到我只好去讀在米爾山谷(Mill Valley) 的金門浸信神學院了 (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那所學校坐落在三藩市附近的馬臨縣 (Marin County) 內。我知道那學校是一所自由派學校,但第一華人浸信會的領導告訴我說,那不會對我有什麼害處,因為林道亮博士 (他曾在Bob Jones大學教過研究生院) 在我參加教會的期間,已經為我打下了非常扎實的保守派教義與聖經理論的基礎。

他們送我去讀金門神學院的用意是好的,但那並非最好的建議。當時那間神學院非常的自由化,而正是因為就讀那間神學院,我差點棄了傳道的事業。但當時在我參加金門神學院時,那所學校確實是培養極端自由派後代的溫室苗床,與宋尚節博士在1926年時所就讀的紐約協和神學理論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極為相似。如金門神學院一樣,協和神學院從同樣的自由派角度來教書。宋尚節博士的傳記作者說,提起協和神學院,

[宋尚節] 很快發現,學院對經卷與信念的研究,基本上是從哲學觀來進行的。一切討論都以人的理智作為出發點。任何聖經內無法用科學方法來應證的東西,全被當作不可信賴的事情加以拋棄!創世記被認為毫無歷史根據; 奇跡被當作不符科學; 歷史性的耶穌被當作某種抽象理想來追求,同時完全否認了耶穌替換性死亡的價值、以及基督肉身的復活。禱告被看成 [毫無價值]。與此理論作對的人,便會成為取笑與憐憫的對象 (Leslie T. Lyall, 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Flame of God in the Far East,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 1965版, 第29-30頁)。

那正是我在金門神學院神學碩士研讀過程的三年中所接觸到的一切。

在神學院中,宋尚節博士失去了童年時期他作牧師的父親所教導的信念。他開始研讀佛教與道教,開始認為老子的說教可能會帶來他所尋求的內心安寧。他將老子的道德經譯成了英文,並在全班面前宣讀了他有關中國道教哲學家的一篇論文。他甚至開始在宿舍內獨自誦讀佛經,"希望能通過自我否認來達到菩薩所應許的解脫…但他內心卻仍處在黑暗之中" (Lyall, 同時, 第31頁)。

他說, "「我的心飄流在曠野之上。我吃不下,睡不着…心中充滿了極端的苦悶」" (Lyall, 第31頁)。請點擊這裡來購買有關宋博士的一本最好的傳記,是舒伯特牧師(Rev. William E. Schubert)所寫的 "I Remember John Sung"。或上網查詢: www.strategicpress.org

許多宋尚節博士在自由神學院內所經歷的感受,我在金門浸信神學院讀書的第三年內也有同感。到第三年時,我感到非常孤獨、精神極為沮喪,真想永遠放棄傳道事業了。在這一切動蕩中,我內心的感受確實與宋尚節極為相似。《都歸基督》— 大家再唱一次!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改變

但有一點主要不同之處。宋尚節〔入神學院〕時仍未獲得真正的轉變,而我卻早在入學之前的幾年前,在1961年9月中便得到了轉變。我已確切地信靠了基督、得到了祂寶血的清洗,並於那天在洛杉磯聖經學院(BIOLA)聽道時獲得了重生。

在同樣的精神沮喪的狀況下,宋博士也轉向了基督,獲得了轉變。我雖已經認識了基督,但魔鬼在如此強烈地試探我,以至於令我感到無法繼續去作傳道士了。

然而,有一天半夜兩點左右,我忽然醒過來,一句經文跳入我的腦海,

"[祂使我們在] 祂愛子裡 [承蒙悅納]" (以弗所書 1:6)。

我下了床,從索引中查到了這節經文。神似乎在對我說, "這是賜給你的。你是在愛子內「承蒙悅納」的人。你之所以被悅納, 因為你已「處在」我愛子耶穌中了。其他人不願接受你, 但我願意。我悅納你, 是因你已「處在 (in)」我愛子中了"。我跳下了床,穿上衣服,跑出房門 — 在黑夜中爬上學院後面的一座平頂小山丘。每次我去三藩市都會去到那個地點。在遠方,我可以看到在東南方三藩市閃爍的燈火;在西邊是Tamalpais山。寒冷的風吹拂著我的頭髮。這時,神似乎又一次對我說,"如今你宣道不是為了討好人。你宣道是為令我喜悅。你是我的宣道人"。神還告訴我,我的工作將多在我的晚年辦成。我回到床上,冷得透骨,但卻明確地知道,神再次召我去宣揚福音。《都歸基督》— 再來唱一次!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我永遠不可能成為宋尚節博士那樣的傳道士,甚至無法像我想象的那樣出國作傳教士。年不饒人,我現已七十七歲了。但我祈求,通過互聯網,在那遙遠的亞洲大地上、以及在世界各地,有人能利用我的宣道文稿去宣道;他們能代替我的地位,宣揚我寫的道文,實現我在1961年二十歲時所懷有的夢想。

現我對今晚在場的年青人講多一句話。在一本最近發行的《宋尚節日記選摘》(Extracts from the Diary of John Sung, Genesis, 2008) 的前言中,來自馬來西亞的楊華牧師(音譯, Rev. Hwa Young)如此說,

在我過去四十年的成人生活中,我眼見在亞洲的教會不斷成長,信心增強。逐漸地,我感到神正在召喚我們擔起向 [全世界] 傳揚福音的職責。但如果在亞洲的教會真希望挑起這一擔子,許多人必須用心思索一下James Denny所講的,而且宋尚節如此清楚地理解…必須有新一代亞裔基督徒青年成長起來,尤其在我們現代年青人中,他們必須清楚地了解,"在現今如此邪惡的世代中,我們必須具有極強的自我否認感,方能建立有效的福音事業",並勇於如此去生活…願此運動能廣泛普及,內中有眾多年青人,他們充分了解自我否認的深刻含義,並為基督王國與神的榮耀獻身投入傳教事業中 (Rev. Hwa Young, The Journal Once Lost: Extracts from the Diary of John Sung, Genesis, 2008, 第xiv-xv頁)。

《都歸基督》— 再唱一次!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自我否認與離棄罪惡,從人轉變的時刻開始。你必須承認、並離棄自己的罪孽方可獲得轉變。宋尚節是一位偉大的基督徒,因為他的轉變非同尋常;祂的轉變非同尋常,是因為他具有極強的自我否認感。他將一切學術獎章、以及會員金鑰匙投入了太平洋。他雖擁有化學博士學位,卻徹底脫離了學術社會,獻身投入了向中國百姓與東南亞地區宣揚福音的事業。宋尚節否認了自己所可以獲得的安逸生活。在他獲得轉變前幾天,神如此對宋尚節說,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馬可福音 8:36)。

《都歸基督》。放聲來唱!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無論何種罪在阻礙你,放棄它們吧!詳細地向神懺悔你的罪孽。願聖靈在你心靈的深處使你認清己罪。離棄世俗吧!將它拋掉!把你人生的首位交給基督。到耶穌基督身邊來,靠祂的寶血來洗淨你的所有罪孽!然後,盡心、盡性地終生侍奉基督!然後,星期六晚與我們一同相聚。每個星期日早上、晚上,都來與我們相聚。盡心、盡性地來終生侍奉基督!請點擊這裡來閱讀《宋尚節博士的真實轉變》。

請起立,一同唱歌頁上的第三首歌,《都歸耶穌》。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我願全身都歸主,
 願我言語,行為,意念,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願我雙手為主作工,願我雙足跟主行,
 願我雙目只見耶穌,願我口舌頌主名。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自我眼睛認定耶穌,世界一切已無睹,
 仰望懸掛十架恩主,祂已充滿我眼目。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都歸耶穌,都歸耶穌,終生歲月都歸主。
("All For Jesus", 詞:Mary D. James, 1810-1883)。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本·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All For Jesus" (詞:Mary D. James, 1810-18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