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靠耶穌的寶血得釋放

DELIVERANCE THROUGH THE BLOOD OF JES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博( 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八年九月一星期六下午
於洛杉磯 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Afternoon, September 1, 2018

"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
(哥林多前書11:23-25)。


我很榮幸并歡喜地在上禮拜天晚上引導一位年輕女士信基督。我已經有好幾周沒有贏得任何靈魂了。我最近都在宣講有關做門徒的道。那是一個很重要的題材,但這帶來的喜悅不到引導那位年輕女士信靠耶穌喜悅的一半!

如果你讀過我的生平故事,你就會知道我是多麼憎惡在自由派神學院就讀的冗長三年。但在那裡我引導了兩位浸信教宣道士信基督。我引導他們信靠基督得到的喜悅彌補了我在非信徒中間讀書帶來的愁苦。我認為那就是為什麼使徒保羅告訴年輕的提摩太,"要忍受苦難,做傳道的工夫"(提後 4:5 )。我認為保羅知道提摩太如果做傳道的工夫就可以 "忍受苦難"。提摩太贏得靈魂的喜悅可以使他 "忍受苦難",無論處境有多艱難!在上禮拜天晚上贏得那位女孩信基督之後,我感覺自己好像變回了一個年輕人似的!

我宣講福音已超過六十年了,我現在仍然不想停止!有誰會想為了退休而停止做令他快樂的事情呢?

禾捆帶回來,禾捆帶回來,
我們喜樂滿懷,禾捆帶回來。
("Bringing in the Sheaves" 詞:Knowles Shaw, 1834-1878)。

因此,上禮拜天晚上當我幫助那位女士信靠耶穌後我又再次歡喜!但如果我不知道我們經文所講的,我就永遠無法幫助她。

"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
(哥林多前書11:24, 25)。

你可能會說,"這幾節經文哪裡有談到得人?這幾節經文講的是主聖餐。怎麼能應用在得人上呢?" 這些經文對我這樣說:主聖餐有兩個元素,而不是一個!第一,基督的身體死在十字架上是為了償還我們的罪惡。第二,基督的寶血,這血能洗淨我們所有的罪惡!有位知名的新福音派人士教導說,血只是耶穌死去的代名詞。如果他是正確的,那為什麼主聖餐中會有兩個元素呢?不同的東西是不一樣的!

當我在自由派神學院就讀時,我的一位教授幾乎每一堂課都引用哈利·愛默生·福斯迪克(Harry Emerson Fosdick )的話。他把福斯迪克稱為基督教的捍衛者!事實上,福斯迪克是基督和聖經的仇敵。當他在協和神學院(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 任職時,偉大的華人傳教士宋尚杰博士剛好在那裡就讀。宋博士在那經歷了受耶穌寶血清洗的體驗。福斯迪克把宋博士鎖起來,關進了瘋人院。但是通過神的干預,宋博士從囚禁中脫逃了出來。他回到中國,成為一位世界知名的宣道士。請仔細聽哈利·愛默生·福斯迪克怎麼評價基督的寶血。

對基督的血的[概念],是借用了某些原始的概念。對這血半魔術式的概念融入到了一些基督教的詩歌、宣道、和禱告內(A Guide to Understanding the Bible, Harper, 1938年, 第560頁)。

讓我大吃一驚的是,當今有許多新福音派人士就像福斯迪克那樣相信耶穌的血。這些新福音派宣道士說類似這樣的話,"基督自己物質的血無法清洗罪惡。" 這個人還說,"血只是死亡的代名詞。" 我好奇他怎麼能侍奉主聖餐 — 其中清楚地教導我們耶穌的身體和寶血是兩個截然不同的東西!

這是很重要的一點,我永遠也不會放過這個話題!如果上禮拜天晚上我告訴那個女孩,基督的 "寶血無法清洗罪惡",她便仍然是迷途的!當今的年輕人跟以前的人想法不同。如果我告訴他們基督為他們的罪惡而死,他們往往無法了解其中的含意。他們還要其他東西。魔鬼告訴他們,他們必須要有某種感受。他們把感受當作 "其他東西" 緊抓不放。他們繼續迷途。但如果我告訴他們有關基督的寶血,這使他們大部分人滿足,他們信靠耶穌而得救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宣講主聖餐中的兩個元素:基督身體的死亡 以及 基督的寶血。

I. 第一,迷途者靠對基督寶血的信心得救。

羅馬書3:24和25說,

"如今卻蒙神的恩典,因基督耶穌的救贖,就白白的稱義。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羅馬書3:24, 25)。

"挽回祭" 指的是 "施憐憫的地方"。因此,"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 我們可以得憐憫。

征服死亡祂已得勝,罪已失去對我的掌控,
祂是我主,我屬基督 — 靠祂寶血購買得贖。
("In Christ Alone" 詞:Keith Getty and Stuart Townend, 2001)。

但是沒有寶血的話怎麼能夠這樣呢?

感謝神,耶穌的寶血仍然能被我們所用!安得烈·穆雷博士(Dr. Andrew Murray)指出了耶穌的寶血如今在哪裡。在希伯來書12:22-24內,我們讀到一系列天國內的東西。其中一樣就是耶穌的寶血。穆雷博士說:

在天上,也就是有審判眾人的神的所在處,以及新約的中保耶穌的所在處,有 "所灑的血"(希伯來書12:23, 24)。

聖經中希伯來書12:23, 24清楚明了地告訴我們,耶穌的寶血在天上。早期教會的著名宣道士 聖金口若望(John Chrysostom) 有同樣的見解。金口若望 說:

祂的寶血被帶到天上。你看,我們共享那被帶到聖所 — 那天上真正的聖所 — 的寶血 (John Chrysostom, Homilies on Hebrews, 第517頁)。

偉大的宗教改革家約翰·加爾文(John Calvin)說得好。

基督的寶血,不朽的寶血,足夠我們用,甚至到世界的末了,因為基督的寶血在父神面前是永遠不變的 (John Calvin, Commentary on Hebrews, 第 235頁)。

十七世紀的聖經註解家馬太·普爾(Matthew Poole)說:

祂一次進入聖所,以這立約的血、在十字架上斷氣後立刻進入至聖所 (Matthew Poole, A 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 卷 3, 第849頁)。

有史以來最偉大的浸信會宣道士司布真說:

當我們進入天國後,我們不會離所灑的寶血更遠;非但如此,在那裡我們將會比在其他任何地方都看到更加清楚。你說,"什麼!耶穌的寶血在天上?" 不錯!讓那些在言語上貶低寶血的人改正他們的錯誤觀念,以免他們犯了褻瀆之罪。對我來說,除了這一大主題之外,沒有什麼是值得去思考或宣講的了。基督的寶血是福音的生命 (C. H. Spurgeon, “The Blood of Sprinkling,” February 28, 1886年, M.T.P., 卷 32, 第 121頁)。

世界知名的聖經教師 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說:

祂的寶血如今在天上,並且永遠長存;血在那裡提醒我們基督為了贖回我們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J. Vernon McGee, Thru the Bible, 卷 5, 第 560頁)。

II. 第二,基督的寶血勝過了撒但和牠的鬼魔!

聖經告訴我們,基督徒在大患難期間將會靠 "羔羊的血" 勝過撒但(啟12:11)。當我向如今的年輕人宣道時,我知道他們中間有很多人、甚至包括基督徒家庭的年輕人在內,犯了我小的時候聽都沒有聽說過的罪。大多數人吸過大麻或使用過其他毒品。他們中大多數人有過性關係。他們中幾乎所有人都看過色情視頻,還有許多人犯過的罪糟糕到難以以及。當他們來和我們談話的時候,很顯然有些人受了鬼魔的影響;如果他們吸食了迷幻藥(LSD)的話,都被鬼魔了附身。他們希望不被定罪,可是魔鬼在夜晚的時候來折磨他們,提醒他們犯過的邪惡罪孽。我們要說些什麼才能夠幫助他們呢?心理學幫不了他們。我有嘗試過,但這絲毫沒有給他們帶來安寧。這就是為什麼如今有那麼多的年輕人吸食鴉片的原因。他們吞食些藥丸,試圖忘卻那些因為犯罪而帶來的陰影。我能說些什麼來幫助他們呢?我知道有些人會把我稱作靈恩派人士,可是我不是!我必須告訴你,美國已經成了一個傳教地點(mission field)。正如國外傳教士趕鬼那樣,我也有趕過鬼。但即便如此,這也沒有帶來完全的解放。鬼魔仍然在夜裡折磨他們!我從我的華人牧師那裡學到完全解放的秘密。就在啟示錄12:7-12內。這是在《司可福研讀聖經》的第1341頁上。在我讀經之際,請起立。

"在天上就有了爭戰。米迦勒同他的使者與龍爭戰,龍也同他的使者去爭戰, 並沒有得勝,天上再沒有他們的地方。 大龍就是那古蛇,名叫魔鬼,又叫撒但,是迷惑普天下的。他被摔在地上,他的使者也一同被摔下去。 我聽見在天上有大聲音說:我神的救恩、能力、國度、並祂基督的權柄,現在都來到了!因為那在我們神面前晝夜控告我們弟兄的,已經被摔下去了。 弟兄勝過他,是因羔羊的血和自己所見證的道。他們雖至於死,也不愛惜性命。 所以,諸天和住在其中的,你們都快樂罷!只是地與海有禍了!因為魔鬼知道自己的時候不多,就氣忿忿的下到你們那裡去了"(啟示錄12:7-12)。

請坐。

大患難期間的聖徒靠 "羔羊的血" 勝過鬼魔的折磨。當陰影折磨他們的時候,我讓他們唱一首老式詩歌,

你願脫離罪惡的重擔麼?
權能是在血,權能在血;
你願勝過罪惡的轄制麼?
奇妙的權能是在血。
真有權能,奇妙和權能
在羔羊寶貝血,
真有權能,奇妙大權能,
在聖潔羔羊之寶血!
("There is Power in the Blood" 詞:Lewis E. Jones, 1865-1936).

請起立和我一同來唱副歌。這是在歌頁上的第11首詩歌。

真有權能,奇妙和權能
在羔羊寶貝血,
真有權能,奇妙大權能,
在聖潔羔羊之寶血!

請坐。

如果你仍舊受折磨,來見凱根博士、我、或約翰·凱根。你可能首先需要從某個強大鬼魔的掌控中得到釋放。請聽葛利費斯先生剛才唱的那首偉大福音歌曲。該詩歌的詞是斯密斯博士(Dr. Oswald J. Smith)寫的。音樂是羅得奇爾博士(Dr. Homer Rodeheaver)寫的。喬治·貝弗利(George Beverly)曾經在葛培理宣講有關撒但和牠的鬼魔的道前多次演唱過這首聖詩。

孤單可憐,一丐者坐在路旁,
 雙目失明,不能看見亮光,
緊握破衣,黑暗中戰兢不停,
 耶穌一來,使他重見光明。
耶穌一來,撒但權勢就粉碎;
 耶穌一來,抹去一切眼淚;
除去幽暗,使痛苦變為甘甜;
 耶穌一來,萬事都要改變。

昔有一人,被邪鬼附上他身,
 離別親友,凄涼獨住山墳,
惡者捆綁,傷害己體無人救,
 耶穌一來,釋放他得自由。
耶穌一來,撒但權勢就粉碎;
 耶穌一來,抹去一切眼淚;
除去幽暗,使痛苦變為甘甜;
 耶穌一來,萬事都要改變。

今日世人,知耶穌仍能赦過,
 邪惡慾望,人們無法擺脫;
破碎心靈,使他們孤獨零落,
 耶穌一來,充滿萬人生活。
耶穌一來,撒但權勢就粉碎;
 耶穌一來,抹去一切眼淚;
除去幽暗,使痛苦變為甘甜;
 耶穌一來,萬事都要改變。–《耶穌一來》
("Then Jesus Cam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曲調:Homer Rodeheaver, 1880-1955)。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本.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hen Jesus Came"(詞﹕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曲﹕Homer Rodeheaver, 1880-1955 )。


宣道提綱

靠耶穌的寶血得釋放

DELIVERANCE THROUGH THE BLOOD OF JES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博( Dr. R. L. Hymers, Jr.)著

"我當日傳給你們的,原是從主領受的,就是主耶穌被賣的那一夜,拿起餅來,祝謝了,就擘開,說:這是我的身體,為你們捨的,你們應當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飯後,也照樣拿起杯來,說:這杯是用我的血所立的新約,你們每逢喝的時候,要如此行,為的是紀念我"(哥林多前書11:23-25)。

(提摩太後書 4:5)

I.   第一,迷途者靠對基督寶血的信心得救, 羅馬書 3:24, 25;
希伯來書 12:23, 24。

II.  第二,基督的寶血勝過了撒但和牠的鬼魔!
啟示錄 12:7-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