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現代譯本為何刪除了「禁食」二字

WHY MODERN TRANSLATIONS LEAVE OUT "AND FASTING"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八年八月十一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August 11, 2018

"耶穌說:「非用禱告〔與禁食〕這一類
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9)。


請注意看馬太福音第九章的這幾個字。眾門徒面對一個被鬼附身的男孩。他們想要把那鬼趕走,但是卻做不到。然後,耶穌來把鬼趕走了。眾門徒問耶穌,"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可9:28 )。耶穌說:"非用禱告與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請注意了,在現代大多數聖經〔譯本〕中,第29節均有備註。請看司可福聖經的頁中註解。其註解如此寫道:"最佳的兩份手抄本省略了「禁食」二字。" 這是基於西乃(Sinaiticus)抄本。 評判家說,該抄本是 "最佳" 的經卷,因為它是最古老、最完整的經卷(儘管還有其他更古老的個別的新約抄本存在 )。 評判家的理論是,"最古老的才是最好的"。另外,他們還有一種理論說,最簡短的語句是最好的。 最簡短 與最古老的是最好的。 他們喜歡最古老的經卷、更短的 "句子"。但我對此持有懷疑! 如果最古老的是最差的怎麼辦? 我和妻子曾去過「聖凱特琳修道院」, 西乃抄本便是在那裡發現的。 那份抄本是他在一堆雜物中找到的,而那些雜物本來要和垃圾被一同扔掉的。 他們要扔掉那份抄本的原因,是因為那裡的僧侶認為,它是一份不合格的抄本。 那位評判家 "借走" 了這份抄本,其實是偷走的。 評判家蒂申朵夫(Tischendorf)把那份手抄本帶到了俄國,聲稱這是一項 "重大" 的發現。 斯大林後來需要銀子,便把那份抄本賣給了大英博物館。 我和妻子後來曾在大英博物館內見到過那份手抄本。 愚昧人吞噬了 評判家的謬論。 那卷有缺陷的抄本 令當今的教會變得極為軟弱。

我並非「洛克曼主義者」( Ruckmanite )。我不是對現代譯本中的每個更改都持有爭議。 但是,在這一點上,即使是天翻地覆我也要爭到底。 以下是我認為要如此保留這幾個字 — "非用禱告與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 的原因。

1.  如你刪除 "禁食" 二字,那節經文便說不通了。 眾門徒先前都曾趕過鬼(路9:1; 10:17 )。他們曾好幾次奉耶穌的名趕過污鬼。但在這次 他們失敗了,因為要趕走 "這一類" 的鬼,不僅需要禱告, 還要花其他的工夫。 趕走 "這類" 的鬼需要 "禱告與禁食"。 很明顯,他們需要作些額外的工夫。

2.  如果你是研讀聖經的學生,當你思考 "這一類" 這幾個字時,你會自然而然地想起以弗所書第六章。 以弗所書6:11-18內 列舉了不同種類 或 級別 的鬼魔,如 "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黑暗世界的"、以及 "天上的邪靈"。 鐘馬田醫生(Dr. Martyn Lloyd-Jones)說,這些 "級別" 的鬼一個比一個強大。 眾門徒之前僅靠禱告能趕走較弱的一些鬼。
      多馬.海爾醫生(Dr. Thomas Hale)是一位傳教士,他曾在尼泊爾 趕過鬼。 所以,他能夠為我們提供一些為美國 "學者" 所不知的見解 — 這些 "學者" 對趕鬼一無所知。海爾醫生說﹕"在某些情況下,我們必須禁食才能 從神那裡得到禱告的回答。 許多基督徒,當他們禁食的時候,他們的禱告獲得了更大的能力、更多的指點"(Thomas Hale, M.D., 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對馬可福音29章的注釋 )。

3.  在我六十年的傳道經歷中,我發現這點是完全正確的。我為我母親的得救所作的禱告 持續了35年以上。 她是一個絕望的、酗酒成性的迷途者。 有一天,我在紐約市的某間教會宣道。 我一整天都在禁食禱告,祈求神賜福當晚的宣道。 我幾乎一整天都在為那晚的禮拜禁食祈求。 突然間我想到了我可憐、迷途的母親。 我為她作了禱告。 我曾多次為她禱告過,但都沒有禁食。 那次我祈求她能得救,神便對我內心說了話。 神說:"你母親現在可以得救了。" 我馬上請凱根博士去母親的住處,引導她相信基督。 她在神的大能下得到了轉變。 從此她再也沒喝一滴酒、再也沒吸一根煙。 我為她的轉變禱告了許多年,可當我第一次在禁食中為她禱告時,她便得到了轉變!
      我再講一個我的親身經歷。我和我的一家人參加了美國東岸的一場聖經研討會。 突然有人臨時讓我宣講結束的道。 我準備的道似乎不是合適。 我只有一則簡單的福音宣道。 有一個參加那間教會的年輕人告訴我,"不論你做什麼,不要宣講有關福音的道。 教會的牧師每週日都有講。 教會的會眾都得救了,沒有人會回應。所有,不論你做什麼,都不要講有關福音的道。"
      在場有許多美國最重要的宣道士,而我只有一則簡單的福音宣道。沒有人會走上前來,而我將會在這些知名的宣道士前感到尷尬無比!我心裡非常的慌張。我讓我的妻子帶孩子們去參觀些景點。那天下午,我把自己鎖在旅館的房間裡幾個小時。我用了整個下午禁食與禱告,可神一直在告訴我要講那則關於 你們 "何必死亡呢?"(西33:11)的道。在我進入教會的時候,我突然間感到了平安。儘管那些知名的宣道士在看我,而我也害怕得汗流不止,我還是宣講了我的那一則微小的、關於 你們 "何必死亡呢?" 的道。我才開始讀那節經文,便感覺到神的大能降臨了。我竭盡全力地宣講。之後我給予了邀請。
      在我給予了邀請後,那次禮拜又繼續了三個小時。大約有60人為得救而走上前去。其中有一個人是那間教會的兒子 — 他是教會的助理牧師!
      接下來的幾天有類似的禮拜。 在12天之內,有300人很有希望得救了!在那位牧師徹底結束這一系列會議後,共有400人很有希望得救了! 後來,我想起了在這些聚會開始前,我用了整個下午禁食禱告 —— 之前,我在宣道前從未做過如此專注的禁食與禱告。 從這件事中我得知,

"非用禱告與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9 )。

我通過親身經歷得知,魔鬼本人把 "禁食" 二字從 聖凱特琳修道院 的古老手抄本中刪掉了。 魔鬼知道,人能通過禁食與禱告來制服牠。 這便是為什麼魔鬼不想你在禁食中作禱告的原因。 而這也正是現代所有聖經的譯本中刪除了 "禁食" 的原因之一。 魔鬼把它刪掉了!

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說:

禁食意味着把神放在首位… 如果一個基督徒從不禁食或禱告,他怎能知道神在他的生活中居首位呢?…一個人在競賽前不吃東西能跑得更快;演說家或歌手都在他們出場之後才會吃晚餐。 那麼,當基督徒竭盡全力去作〔祈禱〕時,難道他不也能獻上更有效的懇求嗎?(John R. Rice, D.D., 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第 217-218頁 )。

約翰·凱根弟兄明天早上將會宣講有關禁食與禱告的道。神是在約翰禁食與禱告的時候召他的。約翰是一位禱告健將。他宣道的能力常常來自禁食與禱告。明天早上請務必來聽約翰宣講有關禁食與禱告的道!請起立同唱聖詩第四首。

親愛的救主,教我禱告;我心向恩主,發聲求告;
願遵主旨意,走主真道;親愛的救主,教我禱告。

主,求你賜我禱告能力 — 在世間罪惡痛苦之地;
無數的靈魂,沉淪迷失, 主,求你賜我禱告能力!

我意志薄弱,求主復興, 使我能制服罪惡本性;
賜我新力量,充滿我靈, 使我常禱告,聽主命令!
   ("Teach Me to Pray" 詞﹕Albert S. Reitz, 1879-1966 )。


如果這篇道文為你賜了福,望你發電郵告知海博士。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證道 / 宣道結束)
我們的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您每週可上網
閱讀海博士的宣道文稿。請點擊〔简体 / 繁體宣道文〕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但海博士的全部信息視頻、以及我們教會的
的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 本.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each Me to Pray"(詞﹕Albert S. Reitz, 1879-19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