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征服削弱我們的鬼魔 – “這一類”!

THIS KIND – OVERCOMING THE DEMONS THAT WEAKEN 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八年八月五日晚
於 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ugust 5, 2018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8-29 )。


我宣的道要涉及鬼魔和撒但,涉及到被派克博士(Dr. J. I. Packer)稱為 "現今教會支離破碎的狀況",涉及為何自1859年起,美國一直未曾爆發過全國性的復興。 我所借用的是 鐘馬田醫生(Dr. Martyn Lloyd-Jones)寫的一則大綱,其中基本的構思和主題都是從「醫生」那裡借來的。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8-29 )。

我希望大家能用心去思考一下這兩節經文。 我會用這兩節經文來揭示我們當今美國與西方世界 "衰退" 教會中的迫切需求,包括我們自己教會的需要在內。

我知道,"復興" 一詞會令許多人產生反感。 他們不想聽人提起復興。 但他們這一念頭來自撒但! 那正是魔鬼不想人們去思考的一個問題。 因此,我希望大家用心來聽我討論這一問題;我們教會需要聽;所有的教會都需要聽。

我們每個人對這一題材本應非常感興趣。 除非你們對當今我們教會的可憐現狀極為擔憂,你便是位極差的基督徒。 其實,如果你對真實的復興不感興趣,你應自我審視一下,看自己到底是否一位基督徒! 如果你對我們教會、對其他人毫不擔憂,你絕對不是一位充滿生氣的基督徒! 再說一次,我們每個人對真正的復興本應具有極深的興趣。

所以,讓我們從馬可福音第九章內記載的這一事件談起。 此乃一件非常重要的事件,因為聖靈很仔細地把它載入了四福音中的三篇之內,記在馬太福音、馬可福音、以及路加福音內。 我剛讀的兩節經文出自馬可福音。 在那章書的早些時候,馬可告訴過我們,基督剛剛帶彼得、雅各、和約翰在「變形山」上目睹了驚奇之事。 但當他們下山之後,却發現正有一大群人圍着耶穌的其他門徒在爭論! 跟隨耶穌下山的三個門徒不了解這是為了什麼。 這時,一個人走出人群,告訴耶穌說,他的兒子被鬼附身,口中流沫,咬牙切齒。 他接着說,"我請過你的門徒把鬼趕出去,他們卻是不能"(可 9:18 )。 門徒已經試過,卻失敗了。

耶穌問了那人幾個問題,然後便很快從那孩子身上把鬼趕了出去。 然後,耶穌走進屋子,門徒跟着進去了。 進到屋裡之後,門徒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可9:28 )。 他們極力嘗試過把鬼趕走;在那之前,他們也曾多次成功過,但這次他們敗陣了。 而耶穌 卻僅需簡單地命令說,"從他裡頭出來",就把孩子治好了。 他們問,"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對此,基督的回答是,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可 9:29 )。

我要用這件事來描述我們當今教會的問題。 這位男孩代表了我們當今世上的年青人。 門徒代表我們現今的教會。 情形不是很清楚嗎? 現今的教會不是對年青人毫無幫助嗎? 喬治.巴吶(George Barna)告訴我們,我們將失去88% 出生長大在教會裡的年青人。 而我們從世俗中爭取獲得的年青人極為稀少,少的可憐。 我們教會中的人越來越少,失敗率極高。「美南浸信會」年年丟失1000所教會!那是他們自己的統計數字。 而我們其他的獨立教會成效也沒有多大起色。 任何讀到這些數字的朋友都能看到,現今教會比起一百年前的教會連一半都不如。 那便是為什麼派克博士稱之為 "現今教會支離破碎的狀況"。

我們的教會如眾使徒一樣,正竭盡全力在工作,但却慘敗了。 他們正如盡力幫助那位年青人的門徒一樣慘敗了。 我們應問的問題也應是,"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我們失敗的原因何在?

此處在馬可福音第九章內,我看基督所針對的正是這一問題。 而基督所提供的答案如今與當初同樣重要。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8-29 )。

這節經文可以簡單地分成三點。

I. 首先是 "這一類"。

他們為什麼不能把牠趕出去呢? 基督說: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基督告訴他們,每個實例都有其不同之處。 過去,基督差他們出去傳道、趕鬼。 於是,他們出去傳了道,並驅趕了許多污鬼。 他們說,鬼魔已服從他們了。

所以,當有一人把他的兒子帶到他們面前時,他們很有自信,能夠像從前那樣通過趕鬼來幫助那人。 但這次他們失敗了。 無論他們如何趕鬼,那位男孩沒有一絲好轉。 他們對此困惑不解。 基督提到了 "這一類"。 而 "這一類"和從前與你們打過交道的那一類 不同。

從某個角度來看,這些都屬於同一類問題。 教會的事工為的是使年輕人脫離撒但和牠的鬼魔的掌控,叫他們 "從黑暗中歸向光明,從撒但權下歸向神"(徒 26:18 )。 不論是 哪個時代或哪個文化,盡皆如此。 教會向來都必須去對付撒但和鬼魔的。 但不同的鬼魔有不同之處。 牠們並不都是同樣的。 使徒保羅告訴我們,"我們並不是與屬血氣的爭戰,乃是與那些執政的掌權的管轄這幽暗世界的,以及天空屬靈氣的惡魔爭戰"(弗 6:12 )。 他告訴我們,魔鬼有不同的等級,撒但則是他們的首領–既 "空中掌權者的首領,就是現今在悖逆之子心中運行的邪靈"(弗2:2 )。 撒但在人間擁有一切權力。 但在牠手下,還有一些能力較小的魔鬼。 使徒能很容易地趕走那些較弱的鬼魔。 但此處,附在那男孩身上的鬼很強大。 這一類與其他的不同,所以很難驅除趕走。 我們首先要做的,是弄清楚我們如今必須對付的 "這一類" 到底是什麼。

當我們查看 "這一類" 的時候,我不知當今有多少牧師已經意識到,我們所面臨的是場靈界的爭戰。 在眾多神學院與聖經學院內,他們強調的是人為的方法。 他們並沒有告誡宣道士,我們面臨的主要問題是靈界中的問題。

所以,他們繼續采用那些從前曾一時有效的方法。但他們沒有意識到,那些舊方法不能制服如今的 "這一類"。 每個人都知道,我們急需一些東西。 但問題是,我們到底急需什麼呢? 除非我們確知所需的是什麼,我們事工的結果,便會和眾門徒與那男孩打交道的結果完全一樣。

"這一類" 如今指的是什麼? "這一類" 是存在主義(existentialism)的惡魔。 存在主義認為,只有你所體驗到的東西才是真實的 – 當你感覺到它時。 如今,人們的思維被 "感覺惡魔" 所蒙蔽。 存在主義的情感惡魔告訴你,你必須有某種沖動滿足的體驗 – 那種確證的感受。 邪靈說,如你有過這種感受,那便證明你已經得救了。

這些受蒙蔽的人不信有懲罰罪的神。 他們只信感情。 他們認為,他們得救時必須有種感受。 他們需要一種感覺的 "確據" 來證明自己得救了。 如此的 "確據" 乃是偶像! 他們信的是自己的感情,而不是耶穌基督! 我們問,"你相信了基督沒有?" 回答說,"沒有。" 他們為什麼說 沒有? 因他們沒有得到正確的感受! 他們信的是自己的情感,並非基督! 鬼魔蒙蔽了他們的心靈。 "這一類" 的惡魔僅能通過祈禱和禁食來征服! 我們必須禁食來沖破 "這一類"〔邪靈〕的控制!

II. 第二,那些無效的方法。

我看我們的教會在過去所做的事工很有成效,但這對應付如今的 "這一類" 並沒有多大作用。因為我們依靠陳舊的方法,使我們失去了幾乎我們所有的年輕人,而我們極少使世俗中的年輕人得到轉變。 即使可能令人誤解,我仍要把主日學歸入這一類。主日學在一百二十五年前非常有效。但我認為如今它並沒有多大價值。 我對福音單張也持有同樣的看法。 有那麼一段期間,人們會去讀它,並藉此進入教會。 但我想問眾牧師一個簡單的問題:"你的教會裡最近有沒有任何年輕人因讀了〔福音〕單張而進入教會、並且得救了?" 我認為這已很明顯,我們如今時代的 "這一類" 邪靈對我們過去的那一套不屑一顧。 我還要把挨門挨戶探訪的行為歸入那一套。 因為我們對付的是 "這一類",那在過去曾極為有效的方法,如今已不能幫助我們把年輕人帶入教會。

對於 "這一類" 來說,當今有些方法是毫無作用的。 換句話說,基督的話可以這樣來理解 ──"你們在這一狀況下失敗了,是因為你們現有的能力在其他情形下有效,但在這類境況下卻是毫無作用的。 這使你們無法幫助那位男孩,因為你們沒有能力去應對「這一類」的襲擊。"

我知道有些牧師已經意識到,我們從前做的很多事 如今已毫無功效了。 但因他們所受的訓練,他們僅知如何調整辦事的方法,而非撒但的 "詭計"(林後 2:11)– 於是他們胡亂採用新方法,但這些方法並不比舊的好 ─ 既從前能使年輕人進入教會、並成為教會穩固成員的舊方法。 比如,有人告訴我們,解決問題的答案 在於向年輕人證實創世記中的記載是真實的,而進化論是錯誤的。 他們以為如果能證明進化論是錯的,讓年輕人在創世記中找到答案,他們便會得到轉變,離棄世俗並進入教會。 他們認為這種方法能夠解決如今的問題。

鐘馬田醫生說:"這與十八世紀初一模一樣。 那時人們把信念寄託在〔護教學〕上。 他們告訴我們,這種方法能證明基督教的真理,但他們未曾達到其預期的目的。「這一類」是不會通過那種方法出來的"。

還有另一個失敗的方法,就是使用現代聖經譯本。 有人告訴我們,年輕人讀不懂英皇欽定本聖經。 我們需要用現代語言翻譯的聖經。 那樣年輕人就會去讀經了。 他們會響應說,"這就是基督教" ── 並會成群結隊地進入我們教會。 但事情沒有這樣發生。 事實剛好相反。 我與年輕人打交道已有六十年了。 我清楚,這些現代譯本對年輕人一點吸引力都沒有。 事實上,我聽很多人說過,"那聽起來有些不對頭;這聽起來不像聖經"。 我從來不用現代譯本去宣道,以後也不會。 而我們一直以來都曾見到有年輕人獲得轉變 ── 無論是教會裡的、或來自世俗中的年輕人。 不論這些現代譯本有何等價值,它們都不能解決我們的問題。 它們不能對付 "這一類"。

他們還嘗試過什麼其他的方法呢?哦,最主要的是現代音樂!"我們必須把音樂弄好,這樣他們便會進入教會作基督徒了。" 這極為不幸。 我是否真的需要對此作出評論呢? 有一間美南浸信會在洛杉磯租了一個場地聚會。 他們的牧師穿着T形裇衫,坐在高腳凳上。 在開始講話前,他用了大概一小時演奏搖滾樂。 我們教會中的一位朋友去那裡觀察,對此感到驚駭不已。 他說,那場聚會可說是陰暗可悲的,一點沒有靈性。 他說,那些人沒有外出得人,更無法想像他們能像我們的年輕人那樣花一個小時作禱告。 一小時內什麼都不做,僅在作禱告? 得了! 所以,現代搖滾樂也無法趕出 "這一類" 邪靈。

III. 第三點是我們需要某種能從根本上粉碎邪惡勢力的東西,能辦成這事的僅有一樣– 神的能力!

鐘馬田醫生說,"但我們必須認識到,無論「這一類」有多麼厲害,神無窮的能力更加強大。 我們需要的不是更多的知識、或更多的了解、或為聖經作更多的辯護、〔或新的聖經譯本、或搖滾音樂〕– 那些一樣不需。 我們所需的是 能刺入人的心靈,使他們心碎、屈服、並無地自容,並使其煥然一新的大能"。而這便帶我們回到我們的經文上,

"「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耶穌說:「非用禁食禱告,這一類的鬼 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 9:28-29 )。

禁食禱告。沒有其他事物可以幫助我們教會戰勝 "這一類" 撒但的攻擊。我們當今的教會無法贏得年輕人。我們還能做什麼?"非用禁食禱告,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有些 "學者" 會告訴你,"最佳的〔聖經〕手稿內沒有「禁食」兩字。" 但那些 "學者" 對鬼魔有多少了解呢? 他們對如何令集市街邊、或世俗校園內的人得到轉變又知道多少呢? 他們對復興 – 如那種在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復興 – 又知道多少呢? 他們對此一無所知。 我人生中曾三次親眼目睹過摧毀罪惡的復興發生。我難以置信地看到,我竟有幸在這三次復興中宣過道。 這些都不是福音的宣道會。 這些都是當神的大能刺入人的心靈,使他們心碎、屈服、無地自容,並使他們在耶穌基督內成為新造的人!

所以,我們不想去跟隨那兩份刪除了 "禁食" 兩字的陳舊的手抄本底稿。 諾斯底主義者(The Gnostics)過分強調了禁食。 所以抄寫「西乃抄本」( Sinaiticus manuscript)的文士刪掉了 "禁食" 二字,來防止諾斯底主義者的濫用。"諾斯底主義者過分禁食,以致到了快餓死的程度"(William R. Horne, Trinity Evangelical Seminary, "The Practice of Fasting in Church History," 第3頁 )。 現代 "學者們" 說,抄書的僧侶把那些字加了進去。 但更大的可能是 他們刪掉了那些字(參: The Secret History of the Gnostics: Their Scriptures, Beliefs and Traditions, 作者: Andrew Phillip Smith, 第5章,第1頁 )。 我們知道基督說過 "禁食" 二字。 如何知道的? 我們從兩方面可以得知這點。 第一,使徒們很明顯在早些時候趕鬼時作過禱告。 所以,我們所需要的其他事情便是禁食! 第二,我們從親身經歷中也能知道這一點。 因我們曾禁過食,並親眼看到過,當我們全心全意禁食禱告時,神所能辦成的一切。

結束前,我要引用鐘馬田醫生的另一段話。〔他是〕多麼難得的宣道士! 多麼深刻的見解! 我因他而感謝神。 他在另一處這樣說,

我不知我們是否想過,我們應不應去考慮禁食的問題? 事實上,這整個話題 難道不已經不再被人提起、甚至已被整個基督教思維體系 徹底遺忘掉了嗎?

那可能超過了其他一切事物,是我們為何無法戰勝 "這一類" 勢力的主要原因。

我打算在我們教會裡組織大家一同舉行禁食。 稍後我會告訴你們更多的細節。 我會告訴大家何時禁食。 我會告訴你如何禁食,並如何結束禁食。

那時,我們將一同到教會來,一同開禁吃飯,然後舉行禱告會。 凱根博士會讓那些打電話的朋友去聯係一些人。 我們其他人將舉行禱告會;凱根博士和我將回答問題。

我號召教會成員下週六一同加入我們的禁食,直到晚上6點為止。 那時,我們會到教會來吃些便餐,然後舉行禱告會。 幾位打電話的朋友會按 凱根博士 的指點去打一會兒電話。 其餘的朋友會一同禱告,

1. 我們禁食禱告,祈求在我們教會新的策略安排上獲得成功。

2. 我們禁食禱告,要祈求有「一群」新來的男女青年進入我們的教會。 這「一群」( a pod)的意思是,有五六位年青人開始參加我們星期六晚、星期天早、以及星期天晚上的聚會,並對作門徒很感興趣。

3. 我們禁食禱告,還要祈求我們教會中有人能獲得轉變。 我們將特別注意那用情感束縛人的 "這一類" 邪靈。

在我結束前,我不能不提到有關耶穌的事。 我們所需的一切 都能在祂之內找到。希伯來書內這樣說到,

"我們見那成為比天使小一點的耶穌;因為受死的苦,就得了尊貴榮耀為冠冕,叫祂因着神的恩,為人人嘗了死味"(希伯來書2:9 )。

阿們。

神的兒子–耶穌–代替了罪人的地位,為罪人死了。 耶穌本人有骨有肉地復活了,為了賜給你生命。 你向耶穌屈服的那一刻,你的罪便會因祂在十字架上的死而一筆勾銷。你投向救主的那一刻,你的罪便會被祂的寶血從神的記錄中洗淨。我們多麼希望你會信靠主耶穌基督,並靠祂從罪惡中得救。阿們、再阿們。 請起立,一同唱歌頁上的聖詩第4首。

上主是我堅固保障,莊嚴雄峻永堅強;
 祂領導我安穩前航,助我乘風破駭浪。
惡魔盤踞世上,仍謀興波作浪,
 猖狂狡猾異常,殘暴狠毒難防,
陰險絕倫真無雙。

我若單憑自己力量,自知斷難相對抗,
 幸有一人挺身先登,率領着我往前方。
試問此人為誰?乃是基督我王,
 統管宇宙萬方,自古萬民共仰,
定能將群魔掃蕩!
("A Mighty Fortress Is Our God" 詞﹕Martin Luther, 1483-1546 )。


當你寫信時,請告知你發電郵的國家,不然他不能給你回信。 如這些道文對你有所賜福,在發電郵告知海博士時,敬請道明你發信時所在的國家。 他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可點擊) 你給海博士發電郵時可用任何語言,但盡可能用英文發信。通過郵局發信者,函件請寄到〔美〕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你也可用英文與他通電話,號碼是(818)352-0452。

(宣道結束)
您每週都可上網閱讀海博士的道文。
網址–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請點擊〔中文 简体/繁體 宣道文〕

本站刊載的宣道文稿不帶版權,你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
便可使用。 但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以及出自我們教會的
其他宣道視頻均為版權所有,使用前必須徵求我們的同意。

宣道前葛利費斯(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先生的獨唱﹕
"Old-Time Power"(詞: Paul Rader, 1878-1938 )。


宣道 / 證道提綱

征服削弱我們的鬼魔 – “這一類”!

THIS KIND – OVERCOMING THE DEMONS THAT WEAKEN 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牠去呢? 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馬可福音9:28-29 )。

(馬可福音 9:18)

I.   首先是"這一類",使徒行傳 26:18; 以弗所書 6:12; 2:2。

II.  第二,那些無效的方法,哥林多後書 2:11。

III. 第三是我們需要某種能從根本上粉碎邪惡勢力的東西;能辦成這事的僅有一樣–神的能力!希伯來書 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