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血 – 平常 還是 寶貴?

THE BLOOD – COMMON OR PRECIO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七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November 17, 2013


今天早上,我想讓大家思考新約內描述基督寶血的兩個詞語。請把聖經翻到希伯來書10:29。描述寶血的詞語在這節經文的中間,

"平常〔之物〕"(希伯來書10:29)。

現在,請把聖經翻到彼得前書1:19。此處,血被稱為

"基督的寶血"(彼得前書1:19)。

前幾天晚上,我一直在思考這兩個詞語。在我沉思這兩個詞語的過程中,我獲得了下面的想法:世上的人可以分為兩種:(一)那些認為基督的寶血是 "平常之物" 的人;(二)那些認為基督的血是非常 "寶貴" 的人。哪種人描述了你對基督寶血的看法呢?

I. 第一,你是否將耶穌的血視為 "平常"?

如果你讀到普魯德鴻先生(Mr. Prudhomme)剛才朗讀的那段經文,即希伯來書10:26-31時,你會發現這裡所指的是那些 "故意犯罪" 的人,他們會遭受懲罰和審判,就如我們今早讀到的那段經文的結尾處 ── 既 "當作平常" 那節經文之後兩節內所講的。請大家起立,然後把聖經翻到希伯來書10:31這節經文。

"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 (希伯來書 10:31)。

請坐。

弗農•麥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對那節經文作了如此註釋,

     神的審判正在等候着把 "使祂成聖之約的血當作平常…" 的每一個人。我的朋友,如你輕視基督在十字架上為你完成的事,等候你的僅有懲罰。你的處境毫無指望(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V, 第578頁;對希伯來書10:31的註解)。

你或許會說:"我不認為耶穌的血是不神聖的 (unholy)"。我只是認為這血和其他人的血一樣。耶穌的血並沒有什麼獨特之處。如果你那樣想的話,你便有罪了 ── 因為譯成 "平常" 的希臘原文是 "koinos",意思是 "普通的" (史特朗, 第2839條)。喬治•瑞克•貝利(George Ricker Berry)說其字義是 "普通的,是人人都有的"。這就是 "不神聖" 的含義。它代表了耶穌的寶血是平常的,就像其他人的血液一樣,或像貝利所說的,"是人人都有的"。

在我看來,當約翰•麥加瑟博士(Dr. John MacArthur)說 "祂的血沒有救贖的價值" 時,他幾乎把基督的寶血稱作 "平常之物"(MacArthur Study Bible, 對希伯來書9:7的註釋)。麥加瑟博士對希伯來書9:14中 "〔基督〕的血" 作過註釋,其中說, "血是死亡的代名詞"(同上, 對希伯來書9:14的註釋)。麥加瑟博士在概述他的神學理論時說 (同上, 第2192頁),聖經中的 "每一個字都是由神默示的"。但希伯來書9:14的希臘文是 "haima",字面上的意思是 "血液"。若要說 "血" 是死亡的代名詞,就是在否認那節經文中所說的 "每一個字都是由神默示的"。在我看來,當麥加瑟博士說 "祂的血沒有救贖的價值" 時,他非常近於把基督的血稱為 "平常 [之物]"(來 10:29)。而希伯來書10:29向這樣做的人提出了極嚴厲的警告。〔他〕這種說教沒有生命,而且我看是非常枯燥與致命的。馬丁•羅伊-瓊斯博士說:

     你會發現,在歷次的復興期間對基督寶血的宣揚總會毫無例外的成為其突出的特征。大復興期間最為人喜愛的聖詩,總是那些頌揚寶血的詩歌。我可以用幾種語言引用給你們聽。沒有什麼比這更具有特性了。我們看到使徒已將此寫入了歌羅西書1:20內, "既然…成就了和平" ── 人如何成就了和平?"藉着祂在十字架上所流的血"。
     我當然清楚地知道,我提起的這一題材是當今極不受人歡迎的。一些基督教宣道士自以為聰明,對寶血的教義滿口嘲諷他們對此教義不屑一顧那正是教會為何陷入了當今這種狀況的原因。但在復興發生的期間,教會讚美十架,藉寶血而誇耀。因為正如希伯來書的作者所講的,僅有一條道路我們得以坦然進入至聖所那便是靠耶穌的血,見希伯來書10:19(Martyn Lloyd-Jones, M.D., 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4年版,第48頁)。

我必須對你說實話。如果基督的寶血對你來說不重要,那你便是一個失喪的人,你將進入一個永受折磨的地方。你事實上並非真正的基督徒。

以下是我們教會裡一位二十來歲的女士所作的見證。她每週都參加我們的禮拜。她說:

我被困於痛苦和絕望之中。理智上我知道我是一個罪人,但我如此深地陷入了自我憐憫中,使得我沒有對自己的罪感到擔憂。最終,聖靈促使我因我過去犯下的罪而自責。這些罪纏繞着我,我無法擺脫它們。我開始想,"我怎會犯下這些罪惡呢?我怎麼會在罪孽裡陷得這麼深呢?" 聖靈向我顯明,這些罪孽來自我邪惡、迷途的心,以及我全然墮落的本性。當你獲得機會,看到了你內心的黑暗和丑陋時,其感受是我無法用言語描述的。當我意識到神能看到這一切時,我感到極端的厭惡和羞恥。在一位無所不見的神面前,在一位知道我一切作為(包括在教會裡作的事工)都是出於自私罪惡、在這位知道我的想法和意圖的神面前,我感到自己是個骯髒的生物。每當我去教會的時候, 處在潔淨的聖徒中間,我覺得好像是患麻風病的人一樣。但我仍舊不願意相信基督。"耶穌" 只不過是一個詞而已,是一條教義,或是一位我知道存在、但卻相距遙遠的人。我對基督懷有冷漠的敵意 [不願得到基督]。我沒有努力尋求祂;相反,我所尋求的是某種得救的感覺,或能〔證明〕我信念的 "經歷"。

那為年輕女士曾非常痛苦。她隱藏得很好。許多人並不知道她內心中經歷了多少痛苦的掙扎。她心中充滿了苦楚。

我一直在引導高中與大學生,至今已過五十五年了。我發現,他們中有很多人 ── 可說是大多數人 ── 心中充滿了壓力、恐懼、和疑惑,就像這位年輕女士一樣。他們有很多人借助於毒品和酒精來減輕自己的痛苦。其他人靠沒完沒了的電子遊戲來填補自己的心靈。有些人沉緬於色情刊物或影視。當他們頭腦中充滿了色情的時候,他們便不再去思考自己可怕與悲哀的處境了。我最近得知,在導致大學年齡年輕人死亡的多種原因裡,自殺已從第二位上升到第一位。他們變得如此煩惱,如此沮喪,以至最終選擇了自殺。一位自殺的年輕人身後留下了這樣一張字條:"我無法找到任何方式來停止思維,並迫使我忘卻。"

我發現,對如今大多數人來說,15至25歲是最難度過的階段。朋友向你掩面。男朋友或女朋友拋棄你,令你孤獨一人。學業艱難,而你卻很難集中注意力。你似乎沒有任何出路!

神提供了一個讓你擺脫你罪孽的道路 ── 但這對你來說並沒有任何意義。神遣送祂的獨生子死在了十字架上,令祂灑下自己的寶血、來洗去你的罪孽。但這對你來說毫無意義。你們中有些人會這樣想:"一個生活在兩千年前的人,他的血如何能洗去我如今的罪孽呢?" 於是,你繼續這樣痛苦下去,像我剛才讀到的那位女士那樣。

我們教會的另一位年青女士在大學裡教四門課。她告訴父親說,她課堂中的年輕人知道,世上的事情出了差錯。她說,他們知道政客們無法扭轉局面。他們知道這個世界已變得一團糟 ── 根本沒有任何真正的希望。但他們卻如何去面對現狀呢?他們把自己一頭埋進了電子遊戲中,或令自己沉迷於毒品和大麻。有些人成了工作狂,想藉沒完沒了的工作來淹沒心中的煩惱。他們中自殺的人數有增無減。太可惜了!我真渴望他們能看到,是罪毀壞了他們!真望他們能看到, "耶穌的血也洗淨我們一切的罪"(約壹1:7)!但就像這邪惡世界裡的其他人,他們把基督的寶血看成為平常之物 ── 根本連去思考的價值都沒有。而這便帶我們進入了第二點。

II. 第二,你是否把耶穌的血當作 "寶貴" 的?

使徒彼得曾這樣去做。他說,"你們得贖…不是憑着能壞的金銀等物,乃是憑着基督的寶血"(彼前1:18, 19)。他清楚做罪人的感受。他知道失去一切朋友的感受。他了解只身一人受良心譴責的滋味。他知道失去一切對神的信念的感受。他清楚背叛了自己摯友的感覺,他獨自處在黑暗中,痛哭不已,因他無法容忍自己。他清楚作罪人的滋味!

那便是為什麼他知道,你僅能 "憑着基督的寶血"(彼前1:19)得救,擺脫人生的罪惡所帶來的心中的煩惱。"寶貴" 意味着價值昂貴!"寶貴" 意味着價值超越了金銀!有一段歌詞將此說得淋灕盡致,

鑽石遍田野,黃金如山,
 銀海波浪翻,珠寶斑斕;
這一切財富,都無法帶來
 寧靜的睡眠,和良心的平安。
凡事知足的心靈,與喜乐之情,
 這些乃金錢無法購買;
但你如有耶穌,便擁有內心之財,
 超過鑽石遍田野,及黃金如山。–《鑽石遍田野》

("Acres of Diamonds" 詞: Arthur Smith, 1959)。

或者正如葛利費斯先生剛才所唱的,

迷失絕望,罪人快來,
 寶血能赦你罪債;
耶穌拯救我這罪魁,
 全靠主寬宏大愛。
我知道,我知道,主寶血能洗淨骯髒至極人;
我知道,我知道,主寶血能洗淨骯髒至極人。

我知道,我知道 ,
 主寶血能洗淨骯髒至極人;
我知道,我知道,
 主寶血能洗淨骯髒至極人。
("Yes, I Know!" 詞: Anna W. Waterman, 1920)。

我剛才引用過的那位年青女士繼續說道,

     我的罪孽似乎像無邊的海洋。我再也無法忍受了。我必須得到基督!必須得到祂的寶血!我雙膝跪下…信靠了耶穌,既祂本人。[我] 從自己的 感情、心理分析、以及尋求得救確據的偶像中獲得了解脫…我放棄了那一切,倒在了救主身上… 祂用寶血浸泡了我的罪孽;祂帶走了我肩頭罪孽的重擔!…我的記錄被寶血印上了 "無罪" 的字樣!…我無法表明罪孽獲得赦免、以及神得以息怒時所帶來的滿足與平安。我希望你–尤其那些和我一樣處於掙扎內的朋友們,都能獲得耶穌的赦免!祂承受了對我罪孽的責罰,並還清了一切罪債!從前對我來說極為枯燥、毫無生命的福音,既「好消息」, 如今卻令我興奮;每次聽到有關耶穌的宣道,我心中都會充滿快樂與感激。

我還能再說什麼?如你信靠了耶穌,你便不再會把祂的血當作 "平常之物" 了。不,絕對不會!那時,你便會快樂並熱情地傳揚 "基督的寶血" 了(彼前1:19)。

如你希望和我們討論有關得到耶穌寶血清洗的事情,請你離開你的座位,現在就走到禮堂的後面去。陳醫生,請來為今早有人信主而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 希伯來書10:26-31。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Yes, I Know!"(詞: Anna W. Waterman, 1920)。


證道 / 宣道提綱

血 – 平常 還是 寶貴?

THE BLOOD – COMMON OR PRECIOU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平常〔俗物〕"(希伯來書10:29)。

"基督的寶血"(彼得前書1:19)。

I.   第一,你是否將耶穌的血視為 "平常"?
希伯來書 10:31; 約翰一書 1:7。

II.  第二,你是否把耶穌的血當作 "寶貴" 的?
彼得前書 1:18,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