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守望的啊, 夜裡如何?

WATCHMAN, WHAT OF THE NIGH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十一月十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November 10, 2013

"論 度瑪 的默示﹕有人聲從 西珥 呼問我說,「守望的啊, 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以賽亞書21:11, 12)。


「度瑪」一詞是 以東 的別名。以東人因恐懼和動亂而疲憊不堪。他們向先知以賽亞呼問說,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W. E. 宛(Vine)說, "守望者是一位了解神旨意的人,他知道將要發生的事情,並為人間事件隨時警醒…他站在守望臺上與神作伴"Isaiah: Prophecies, Promises, Warnings, 第14頁)。

我們如今的問題之一便是作「守望的人」太少了。幾天前晚上,我在電視上看到一位知名的 "豫言專家", 海爾•林希 (Hal Lindsey)。節目中的一位客人說,我們應去研讀啟示錄–並非羅馬書–才能理解現世中所面臨的問題。海爾•林希同意他的說法。在我來看,那是對我們教會與文化中各種問題的一種既不正確又極為膚淺的評價。事實剛好相反。啟示錄雖是一本極為重要的書,但聖經內的羅馬書纔應成為當今世人研讀的核心經卷!面對着成千上萬,甚至上百萬未曾得救的教會成員,我們應注重羅馬書的研讀,不然我們永遠不會明白如何去幫助他們得到真正的救恩!許多 "豫言專家" 其實沒有資格作 "守望者" ── 因他們不清楚撒但的「決志主義」教義帶入我們教會中的毀壞與荒涼。

但以東的眾長老比如今許多基督徒都要明智。他們深受自己罪孽重擔的壓迫。他們預感到審判即將臨頭。因此,他們來向作守望者的先知以賽亞求問。他們呼問道,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以賽亞書 21:11)。

他們的呼聲似乎像一位受苦與生病的人。在漫漫長夜中,痛苦的病人呼喊道, "這夜晚幾時纔到頭?夜晚幾時纔到頭呢?" (NIV)。作為守望者的先知回答道,"早晨將到,黑夜也來。"

他們為何來找以賽亞?以東國內難道沒有算命的、佔星術士、與巫師嗎?他們為何帶着痛苦的呻吟到耶路撒冷來?人們在萬事順利中纔找算命的。但當困苦和死亡臨頭時,誰需要算命的、佔星術士、或巫師呢?面對死亡的時刻,我們不願聽世俗的智慧;我們希望知道是怎樣想的!當萬事如意的時候,算命的和佔星術士可能會告訴你一些有趣的東西。但當危機臨頭,痛苦纏心的時刻,人們常常尋找一位神人。他們如此呼求道,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以賽亞書 21:11)。

請思考一下,今早那節經文能如何應用在你我身上!

I. 第一,這節經文適用於許多民族。

在第一次世界大戰初期的1914年間,愛德華•格雷勛爵(Lord Edward Grey)開完了一個通宵的內閣會議。他是當時英國的外交大臣。那天凌晨,格雷勛爵跟另一位內閣成員走出了會議室。他們通宵都在討論戰事。當時的街燈用的是煤氣燈,還沒有電燈。愛德華勛爵從辦公樓出來時,一位街燈護理人員正在把煤氣燈一個個的關上。愛德華•格雷勛爵轉向他的朋友說﹕"歐洲各地的燈很快就要熄滅了。我們有生之年內再也見不到重新點燃這些燈。" 他講得多麼正確!在之後的幾年內,俄國陷入了共產主義的手中;而德國則落入嚴重的經濟蕭條內,並落到了希特勒的統治下;義大利淪入墨索里尼的手中,法國和英國則受二戰的重創, 以至於他們再也無法恢復以往的榮耀。古老的歐洲世界正在衰亡,再也無法恢復他們古時的榮耀了。

如今,〔歐洲的〕燈光完全熄滅了,穆斯林的勢力正不斷上升。美國也在衰亡。在白宮內的那位惡人似乎完全喪失了方向。共和黨也不例外。我和妻子上週在尼克松總統圖書館聽 安•庫爾特(Ann Coulter)演講。現場的聽眾看起來更像伍德斯托克(Woodstock)音樂節上的老嬉皮士,而不是尼克松的 "沉默的大多數(Silent Majority)"。我告訴妻子說:"如果保守派都這樣,願主保佑了!"

你認為美國能存活並發達嗎?當我看完2012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之後,我看不到我們還有任何希望!當我上週觀看了葛培理(Billy Graham)的混亂而又疲軟的「我的希望」(My Hope)聯播信息後,我更看不到〔美國〕有任何希望了。那並非因為他年紀大了,而是因為他的信息太混雜,無法幫助那臨終的國家擺脫其靈界中的迷茫。葛培理先生在幾年前所講的道,主題更為突出。他那時說過:"如果神不懲罰美國,祂必須向所多瑪和蛾摩拉道歉。" 聖經說,

"惡人, 就是忘記神的外邦人, 都必歸到陰間"(詩篇 9:17)。

上週有位先生從堪薩斯州打電話給我,向我訂購我寫的《向垂死的民族宣道》(Preaching to a Dying Nation) 一書。他說: "你說的對, 我們國家正面臨死亡。" 他告訴我,他住在一個只有250人的小鎮內。他說城鎮太小了, 連警察局都沒有。但他告訴我,直到十年前,附近大城的警察每年僅來兩三次,"但如今,他們每天都要來兩三次!" 然後他講述了那城內教會的許多成員怎樣酗酒吸毒。他告訴其中一個人說,他需要得救。但那人看着他咆哮道:"我已經得救了!" 他告訴我,好像有個惡魔正透過那新福音派教會吸毒者的眼睛在怒視着他!當我們教會中從東到西充斥着此類福音派教徒時,美國的時日便屈指可數了!如但以理的年代一樣:

"神已經數算你國的年日到此完畢。你被稱在天平裡,顯出你的虧欠"(但 5:26, 27)。

生活在一個即將受神憤怒懲罰的國家內感覺是怎樣呢?感覺正是如此就是生活在被定罪的國家內的感覺!好像你在泰坦尼克號撞上冰山之前,觀看着人們酗酒跳舞一樣!這就是作為令神憎惡的(abomination)歐巴馬國民(Obama-nation)的感覺!

每週都一樣,沒有一人有空去教會。無人為罪而自責。沒有人全心全意地尋求神。無人敬畏神。聖經說,"他們眼中不怕神"(羅3:18)。聖經說,"沒有尋求神的"(羅3:11)。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以賽亞書 21:11)。

"人正說平安穩妥的時候,災禍忽然臨到他們…他們絕不能逃脫"(帖前 5:3)。

美國已必死無疑。許多今早在坐的人將會看到美國被掃入骯髒的廢墟中!詩人詹姆士•拉塞尔•洛威尔(James Russell Lowell, 1819-1891)說:

萬國萬人總有一次,
 面臨選擇應歸誰,
真假善惡持久鬪爭,
 你會選擇哪一邊?
("Once to Every Man and Nation " –《萬國萬人攏有一次》,
 詞: James Russell Lowell, 1819-1891)。

美國選擇了邪惡的一邊,並禁止在學校裡禱告。美國曾選擇了邪惡的一邊,在校園內禁止了聖經。美國選擇了邪惡的一邊,在影院中允許X級的影片。美國選擇了邪惡的一邊,允許數以千萬的 遲至九個月大的胎兒 被撕成碎片,或在鹽水中泡死。這可以在一兩年內受到禁止,但美國選擇任憑屠殺持續下去。如今, 這個國家已被鮮血浸透 ── 被嬰兒的鮮血浸透了。你是否曾因電視上充滿了吸血鬼,以及支離破碎的屍體而費解呢?你是否曾因凶殺的不斷發生而費解呢?並非槍在殺人!不是!是人,美國人,是沉浸在毒品和酒精、沉迷於電子遊戲和恐怖影視中的美國人。這就是為什麼他們熱衷於鬼節,在星期天迴避禮拜!法國哲學家布莱兹•帕斯卡(Blaise Pascal)說:"宇宙的沉默使我恐懼。" 當神離棄我們、當國家與民族瀕臨死亡時,我們便更應該感到恐懼了!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以賽亞書 21:11)。

II. 第二,經文適用於死亡和地獄–那失喪靈魂的永夜。

死亡和地獄的夜晚即將來臨。聖經說:"不要自欺,神是輕慢不得的。人種的是甚麼,收的也是甚麼"(加6:7)。聖經說:"落在永生神的手裡,真是可怕的!因為我們的神乃是烈火"(來10:31; 12:29)。

死亡和地獄的夜晚正等待着每一個離棄神、遠離教會、離棄救主的男女!沒有救主耶穌基督,你會在你的罪惡中永遠失喪,而祂會對你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離開我去罷"(太7:23)。並且,他們會被 "丟在外邊的黑暗裡;在那裡必要哀哭切齒了"(太8:12; 22:13; 25:30)。

我是帶着沉重的心情對你說這些話的。我為你禱告,望你能得救。但我知道,你若不悔改、並真心信靠耶穌基督,你將沒有任何希望 ── 只有地獄無止境的深夜,以及 "外邊的黑暗"。

你說:"牧師,神不是愛我嗎?" 是的,祂當然愛你。但祂怎能幫你,祂怎能赦免你的罪,祂怎能拯救你的靈魂 ── 如你繼續這樣下去 ── 毫無懺悔心、不肯將你自己投入基督的救恩內?聖經說:

"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祂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約翰福音 3:16)。

這就是答案!全心全意地信靠耶穌!每次教會開門的時候都來參加聚會!

將你自己投入祂的慈悲中!全心全意地投靠基督。這纔是救恩的道路 ── 而且是唯一的道路!請再思考一下經文。特別注意最後幾個字 "可以回頭再來"。

"論度瑪的默示:有人聲從西珥呼問我說,「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  (以賽亞書 21:11, 12)。

經文以 "可以回頭再來"(以21:12)的詞句結束。轉向基督!投靠基督!被祂在十字架上灑下的寶血洗淨吧!正如那古老的聖詩所講的,

我罪怎能得洗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主寶血當頌揚,
 洗我罪免死亡;
此活泉世無雙,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只有寶血》,
 詞: Robert Lowry, 1826-1899)。

我宣道結束前不能不告訴你,此道文中的基本要點是依照一位傳奇牧師,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所宣的道。(W. A. Criswell, Ph.D., Isaiah: An Exposition,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出版, 1977, 第129-134頁)。

在另一次宣道中,奎斯維爾博士說:

喬治•楚義特博士(Dr. George W. Truett)是我在達拉斯第一浸信會(The First Baptist Church of Dallas)的前任牧師。他在一段的講道信息中談到了他的轉變:"一晚我坐在聽眾席上,聽牧師祈求基督,願祂能行祂的意願,令一個靈魂得救。我說:「主耶穌,這裡一片漆黑;我無法明白,但不論是暗或光、死或生,不管發生甚麼事,我現在向您屈服。」[楚義特博士說] 祂即刻拯救了我"(Criswell, 同上,第 217頁)。

那便是那位極有名氣的牧師楚義特博士得救的過程。而這也是你必須得救的過程。你必須信靠耶穌,並在心中說:"不論是暗或光、死或生,不管發生甚麼事,我現在向您屈服。" 為你的罪懺悔,並將自己投入耶穌的慈悲。讓祂在各各他十字架上所灑的神聖寶血來清洗你!

我罪怎能得洗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我心怎能得完全?
 惟靠主耶穌的寶血。

如你希望和我們談一談如何靠耶穌的寶血洗淨自己,現在就請你離開座位, 並走到禮堂後面去。凱根博士會領你到一個安靜的房間內,你可以在那裡與我們交談、禱告。請現在就去。陳醫生,請為有人現在來信靠耶穌而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以賽亞書 21:11-12。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Jesus, Only Jesus"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證道 / 宣道提綱

守望的啊,夜裡如何?

WATCHMAN, WHAT OF THE NIGH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論 度瑪 的默示﹕有人聲從 西珥 呼問我說,「守望的啊, 夜裡如何?守望的啊,夜裡如何?」守望的說:「早晨將到,黑夜也來。你們若要問就可以問,可以回頭再來」"(以賽亞書21:11, 12)。

I.   第一,這節經文適用於許多民族,詩篇 9:17;
但以理書 5:26, 27; 羅馬書 3:18, 11; 帖撒羅尼迦前書 5:3。

II.  第二,經文適用於死亡和地獄–那失喪靈魂的永夜,
加拉太書6:7; 希伯來書10:31; 12:29; 馬太福音 7:23;
馬太福音8:12; 22:13; 25:30; 約翰福音 3: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