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所多瑪的焚燒

THE BURNING OF SODOM
〔論《創世記》第76講 / SERMON #76 ON THE BOOK OF GENESI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廿九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9, 2013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創世記19:27-28)。


那天清早,亞伯拉罕來到他前一天與神見面的地方。你是否有這樣一個作禱告的特殊地方?在舊金山附近的金門神學院讀書時,我在學院南面的山坡上曾有這麼一個地點。當我住在祖母家,在洛杉磯的艾叩公園區(Echo Park)– 或曾被稱為伊登黛爾區(Edendale)附近,也有這麼一個地方。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  (創世記19:27)。

在那天之前一天,亞伯拉罕曾在此向神祈求過。他曾求神放過那城,如果在城裡能找到十個善人。神曾應許他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現在,亞伯拉罕一大早便爬上了山頭,去看他的祈求是否得到了回答。他一定這樣想 ──"城裡肯定不少過十個善人!神一定因他們的緣故已赦免了那城!" 但當他去到他曾作過禱告的地方,他所見到的景象令他心寒!

"[他] 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創世記19:28)。

如此,亞伯拉罕望向所多瑪。他所見的不是青綠茂盛的平原,或所多瑪的房屋。他所見的僅有廢墟中滾滾上騰的硝煙。神所傾下的烈火硝石,已將平原毀掉了。

我和伊麗婭娜有天下午曾站在所多瑪的平原上。那裡看上去似乎像原子彈爆炸過的地方一樣,看不見一顆樹、一朵花、或一片青草。我還從未見過像那樣的地方。

我希望你們的眼光能超越所多瑪平原,正如那天下午我做的那樣。我希望你們能把對所多瑪的懲罰看成是一種地獄的描述 ── 因所多瑪是 "作為鑑戒", 而受到了 "永火的刑罰"(猶7)。我希望你們能看到,所多瑪在此的焚燒,是對永恆懲罰的描述,"在那裡蟲是不死的,火是不滅的"(可9:44)。

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 1899-1961)宣講的是傳統的古典聖經之道。他從來不會因宣講罪孽與地獄而畏縮。他在星期日晚上所宣講的福音曾吸引了許多人,其中包括了像派克(J. I. Packer)與塔斯克(R. V. G. Tasker)一類的年青人。塔斯克是倫敦英皇書院(King's College)年青有為的聖經新約教授。他們因•羅伊-瓊斯所傳的「原罪和神的忿怒」而放棄了一切對自由派信念的考慮 (David L. Larsen, D.D., The Company of the Preacher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第777頁)。

原罪和神的忿怒本應成為現今時常宣講的題目。如今我們急需這方面的宣道。像奧絲庭(Joel Osteen)之類所宣講的明亮與歡快的道文,促使許多民眾忘記了 "神是…天天向惡人發怒的神"(詩7:11)。總是提供正面內容的傳道沒有講述聖經內全部的真道。因此,今晚我要大家與我一同思考對所多瑪的懲罰,並透過它去觀看那陰暗與可怕的地方,那些未曾得救的死人如今正在那裡忍受着永火的折磨。請你去觀看,正如亞伯拉罕那天早上去看到的一樣!

"[他] 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創世記19:28)。

請看這對永恆忿怒的描述。那對你會有好處的,使你去思考。

I. 第一,當思考地獄中的硝煙和痛苦時,我們應帶有何種感受?

這篇經文是從司布真所講的「他們受苦的硝煙」(C. H. Spurgeon, "The Smoke of Their Torments",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第602號)改變而來的。他說,

如今(1864年)在基督徒社區中,存有對未來永恆懲罰的極深懷疑。很多時候,人們並沒有高聲說出來,但卻低聲暗示了…他們想證實〔地獄〕乃不確鑿之教義的願望…不敬虔的人認為,我們喜歡宣講這類題材。但情形遠非如此。我〔近來〕曾責備過自己,因我〔幾乎〕沒有碰過這一題目。他們以為基督教人士〔不關切〕失喪之人所受的折磨,認為他們自己已經保險了。但他們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我們中間所常有的剛好是與此相反的理念。想起〔地獄〕令我們如此顫抖…如我們能懷疑它,我們會的;如能完全駁倒它,我們〔會〕很樂意。但我們不敢去嘗試,因我們知道〔這會〕沖撞那至高者、那萬物的大法官!在您發怒之日,您會踐踏您的敵人…看向這裡,基督徒;當你觀望時,切莫反叛,卻要說, "神吶,您是真實公義的;願你的名永得榮耀!"(C. H. Spurgeon, "The Smoke of Their Torments," MTP, 1864年11月20日)。

我希望福樂神學院(Fuller Seminary)能讓饒伯•貝爾(Robert Bell)讀一下司布真(Spurgeon)講的道。也許那會阻止他不去寫書否認永恆的懲罰!但我懷疑那被稱為 "宣道王子" 的司布真,能否獲得允許在這所不信不敬的學校裡宣講這篇道文。

當我們基督徒思考地獄時,我們總帶有一種感恩的感覺。"我為甚麼不會去那裏呢?失喪的靈魂在永火中嚼着他們的舌頭 ── 而我為何不會墮落到那裏呢?因他們犯了罪?我也犯過罪。因他們詛咒神而滅亡了嗎?我也詛咒過神。我沒有死真是個奇蹟!"

喔,若不是神的恩典,
我會落入那可怕命運。

我們得救的人應每天感謝神,因我們的罪已被耶穌的寶血洗淨。讓地獄中的哀號和恐懼鼓勵你我吧,感激神遣送耶穌死在了十字架上,成為我們罪債的償還!如果你還從未信靠基督,今晚來信靠祂吧,祂會洗淨你所有的罪。

邪惡、脆弱、無助之蟲,
   我入慈悲膀臂中;
願您作我力量公義,
   我的主耶穌。

上星期一晚上,我在健身房游泳。我注意到分泳道的繩索上有點奇怪的東西。我走近一看,見有隻螳螂,困在了泳道中間的繩索上。螳螂僅在夏季結束時出現幾天。所以,我仔細的看着那昆蟲。它是個多麼奇妙的小動物阿!我呼喚泳池中的另一個人過來看。當我說話時,我可以看到它的眼睛轉向我!它聽到我,而且還有反應。我不知道它會如何審視我,一個水中鑽出來的巨人俯視着它。如果它能看到的話,我確信它只能模糊地看到我。我的聲音一定如同池中的雷聲,嬌嫩的小生物!被困在對它來說是汪洋大海的繩索之中。我憐憫我的小朋友,我讓它爬到我手中的蛙鏡上,然後把它放在乾燥的地面上。幾分鐘後,它翅膀乾了, 然後便飛走了。

它是否曾思考過我,或感謝我救了它一命?我看沒有。我從水中站起來,可能像羅馬的巨大海神尼普頓(Neptune)從水中顯現一樣,然後拯救了這小生命免受沒頂之災。當我出於憐憫與恩典救了它的性命時,我懷疑它是否對此有任何感受。我確實希望你們對救恩比那下昆蟲有更深的認識!我確實希望,你們能感激我們偉大和至高的神,如何通過祂的兒子耶穌基督,解救我們脫離了地獄!

II. 第二,當看到地獄中的硝煙和痛苦時,我們能不感到罪的邪惡嗎?

地獄是罪發展的最終階段,僅此而已。如果你玩弄美麗的蛇,它會很快反咬你一口,令蛇毒通過你的血液流遍全身,最終使你窒息。你們其中一些人將永遠不會知道罪的邪惡,直到你口中的甜蜜完全消逝,那時僅剩侵蝕胃腑之死亡的痛苦。你以為神曾將忿怒傾瀉在所多瑪的頭上,而不會臨到你的身上嗎?錯了–祂現在仍是同樣的神,是位懲罰罪的神,與當初一樣。請你借用地獄的火焰,仔細觀查你漆黑的罪。如果那意味着你會在折磨人的永火中永恆生活下去的話,你還會在罪惡中繼續下去嗎?"因為罪的工價乃是死"(羅6:23)。願神使你們每人都能學到這一教義,並發自你內心去相信它。我宣這道不容易,而你了解這一教義也很難。但沒有人能真正了解基督的愛,直到他清楚地認識了罪的邪惡。

我們從所多瑪的硝煙和折磨中得到了另一個教訓。我們作為神的子民,被基督所受的苦難贖回。在客西馬尼園的午夜中,基督為祂的所有子民飲盡了他們的罪孽。基督喝完了我們罪孽的所有懲罰。在那一時辰,我們罪孽的所有懲罰都傾入了祂的血液之中。祂大聲呼喊道, "倘若可行, 求你叫這杯離開我"(太 26:39)。然而,祂將那杯一飲而盡。然而,在祂的內心中,祂感受到了他的子民所犯下的、以及將犯下每一條罪孽,以及其中的恐懼。祂咽下了每一滴苦楚。祂把那杯顛倒過來。連一滴罪孽的黑點也沒有留在杯中,因為 ──

主因愛而喝那苦杯,
   把毀滅一飲而盡。

祂為祂的每一位子民都飲盡了苦杯裡的全部罪孽。被祂揀選的,沒有一個苦惱,沒有一個呻吟,沒有一個在火焰之中,片刻也沒有。祂 "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彼前 3:18)。

我還想到了另一個教訓。在我們沉思他們受折磨的硝煙時,這應當會令我們產生迫切的責任感,就是我們在得人上應當滿腔熱忱才行。要記住,你們所打交道的乃是即將墜入地獄火焰之中的靈魂 ── 除非他們在基督裡找到慈悲。

米開朗基羅正要畫一幅畫,這是一幅描述未得救之人之復活的畫。他得到了教皇的許可,可以把剛死去不久的許多屍體搬到自己的臥室裡。他把死屍堆積到床的兩側。為了體驗那大審之日的恐懼,他睡在這些死屍之間。我不建議你這樣去做。但當你上床睡覺時,時不時應去思考那些你所認識的,但仍未得到耶穌拯救的人。我希望這會激發你對贏得失喪親屬和朋友的熱忱。我時常想起我在高中認識的一個朋友。他自殺了。但讓我感到最難受的是,我從未向他做過見證。我從來沒有對他講過福音。我從來沒有邀請他來教會。我相信如果我邀請他的話, 他是會來的。但我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直到一切都太遲了。他向自己的頭部開槍。我迫使自己去回想他的不幸。那痛苦的想法催促我去宣道作見證。我宣道時的熱情,很多時候都是出自我對他的記憶 ── 他在地獄裡已經度過了五十多年── 就因為我沒有盡到我對他的責任。

當亞伯拉罕得知神將摧毀所多瑪時, 他的第一個念頭就是要拯救城中民眾。啊,我可憐的侄子羅德!啊,還有他的妻子!他的女兒!那城市和裡面的居民!憐憫之心觸動了他的心靈。他開口用心代求。對你認識的和所愛的人,這是你必須做的。為他們禱告!不停地為他們禱告!讓你的禱告越來越熾熱 ── 越來越迫切 ── 就像亞伯拉罕一樣。當我們為我們所愛的人以及我們的朋友祈求慈悲時,我們不會有觸犯神的危險!當你的臉龐充滿了來自中保〔耶穌〕的光芒、你的雙眼充滿了為迷途者而流的眼淚時,你的話語將會變得越來越難抗拒。它讓我感到沮喪 ── 但同時它也提醒着我,我必須向眾人宣道,因為他們有可能進入永恆的天國,但也有可能進入永恆的地獄。

我希望神能讓我像理查德•巴克斯特 (Richard Baxter, 1615-1691) 那樣講道。他雖然患有多種疾病,但他的思維是清醒和健康的。他說,他從來沒有一次上台講道而不流淚的,每次都是雙腿顫抖,因為他必須替神向那些即將面對審判的人講話。而他自己也將會面對神,講述他是如何向失喪的罪人宣道的。

你們今晚到場的人中,我知道有些人是覺得聚會有趣,或為了見你的朋友才來的。但請你相信我,我們這些向你宣講福音的,並沒有很多的樂趣。若不是被迫的,我是不會走宣講福音這條路的。每當我想起那些聽我宣過道,但最終拒絕了耶穌的人,我總感到心碎。星期天晚上回家時,我所能思考的僅是你們仍舊失喪、仍舊拒絕信靠耶穌之人的面孔。我常常帶着沉重的心情回家。很多時候,我回到家裡會帶有一種失敗的感覺。

許多年前,大約在1950年代的時候,我還沒有加入華人教會。我那時的牧師是繆斯博士(Dr. Music)。他是一位好牧師。我希望如今能有更多像他這樣的牧師。我那時常因他在晚禮拜結束後所說的一句話而感到費解。他總說,"唉,我又失敗了"。每當他那樣說時,我會感到很難受。我不知道他說這話用意何在。但我現在明白了。當失喪的人沒有得救 ── 就像你們這樣,我便會有如此感受。"唉, 我又失敗了。我總是幫不了他們。我無法讓他們意識到信靠耶穌的重要性。我就是不能讓他們看到,在他們犯下那不可饒恕的罪孽而導致聖靈離開之前,他們所剩的時間是多麼的短暫啊。也許是因為我作的禱告不夠。也許,我禁食應該更加頻繁。我又失敗了。" 除了宣揚福音的宣道士以外,沒有人能夠真正地理解在禮拜結束後,而你卻仍未得救時,我內心所有的那種沉重感!

但我觀看那稠密的硝煙與折磨已經厭倦了。我厭倦了觀看那些死去卻仍未得救的所多瑪人、以及我生活中所接觸的人。請讓我引你換一種思維方式吧。你是否想從罪孽和過犯中得到拯救呢?現在,這對你來說是否重要的事情呢?請看耶路撒冷刮起風來的一條小巷。神化成了人。祂的肩頭上扛着十架。祂的心中背負了你的罪。祂倒在路上。他們用槍和鞭子強迫祂站起來。祂把十架扛到城外,到了一座小山上。他們把祂的身體釘上木頭做的十架上。我看到了野蠻的士兵抓住祂的手與腳,然後用錘子把長釘刺穿了神的兒子的手足。祂被釘到木頭上。他們把十架立起來。那裡有一個預先挖好的洞,他們把十架捅了進去。那震動令祂的許多骨節脫了臼。強烈的劇痛撕裂着祂的身體!當祂被舉起並死在那血淋淋的十字架上時,祂所經歷的是何等難以忍受的痛苦啊!祂大聲喊道,"我渴了!" 他們拿醋來給祂喝。當祂上面的天空烏雲籠罩時,祂喊道, "我的神!我的神!為甚麼離棄我?" 祂渾身發起滾燙的燒;舌頭粘上了口腔上膛。祂的血從頭部、以及身上的五處傷口中流淌了下來。

我為什麼要告訴你這一切?因為這才是你救恩的來源。你必須與祂 ── 基督耶穌 ── 一同分擔殉難的痛苦與死亡。當你信主之後,祂便成了你的替罪者。祂在十字架上替你償還了罪孽的代價。靠耶穌徹底贖罪的寶血,天國的大門向你敞開了。你願不願意現在就來信靠祂呢?你肯不肯信任耶穌、靠祂獲得拯救呢?在你信靠主的那一刻,你的罪孽便會得到赦免,天國也會屬於你的了。祂從死裡復活,如今坐在父神的右手邊。你肯不肯今晚就來信靠祂呢?

如果你想和我們談一談有關靠耶穌得救的事,請現在就離開你的座位,並走到禮堂後面去。凱根博士將帶你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去,你在那裡可以禱告,並得到輔導。現在就去。如果你對如何成為基督徒有任何問題,你也可以去。陳醫生,請為今晚有人能信靠耶穌而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創世記 18:20-3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So Little Time"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證道 / 宣道提綱

所多瑪的焚燒

THE BURNING OF SODOM
〔論《創世記》第76講 / SERMON #76 ON THE BOOK OF GENESI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亞伯拉罕清早起來,到了他從前站在耶和華面前的地方,向所多瑪和蛾摩拉與平原的全地觀看。不料,那地方煙氣上騰,如同燒窯一般"(創世記19:27-28)。

(猶大書 7; 馬可福音 9:44; 詩篇 7:11)

I.   第一,當思考地獄中的硝煙和痛苦時,我們應帶何種感受?

II.  第二,當看到地獄中的硝煙和痛苦時,我們能不感到罪的
邪惡嗎?羅馬書 6:23; 馬太福音 26:39; 彼得前書 3: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