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中国的生命–在西方的死亡!

〔于华人喜庆中秋之际所宣之道〕
LIFE IN CHINA – DEATH IN THE WEST!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Traditional Chin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廿二日晚
于洛杉矶浸信会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2, 201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3:1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3:22)。


启示录的第二和第三章内,包括了基督写的七封信,写给当时第一世纪在小亚细亚地区确实存在的七所教会。这七封信中每封信都是寄给教会「使者」的。希腊原文的「使者」从字面解释是 "信使" 的意思。注解家们都同意, 每封信都是写给教会牧师的,既神赐给那所教会的 "信使"。麦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提出了对这些信件的三条应用。我会加上第四条应用。麦基博士说,这七所教会可以用这几种方式来看待、来解释,

1. 当代 – 他们含有对约翰同时代中确切的地方教会所讲的信息。

2. 混合 – 每封信都含有一些适用于所有教会的内容。

3. 时间顺序 – 对教会历史的纵观。教会历史可分为七个独特的阶段, 从五旬节开始, 直到基督第二次回归为止(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V, 第898页)。

我还认为,这些教会的特徵可以在世界各地区的教会中看到。那便是第四种应用。启示录中的这些教会描述了世上各地区的不同教会。如果你了解宗教气候的话,中国大陆的教会明显地类似于启示录3:7-13中所描述的在非拉铁非的教会。而西方世界、或讲英文的世界、以及欧洲的教会,则类似于启示录 3:14-22中所描述的老底嘉教会。如果我客观地审视这两个地区内的教会,剔除感情上的因素,仅从事实上考察,我们便会发现,在中国的教会充满了生命力 – 而美国和西方的教会中则死气沉沉。请记住,这些信件是写给谁听的,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示录3:13)。

并再次说,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  (启示录3:22)。

I. 第一,圣灵向美国–以及西方–教会所说的话!

请看启示录3:14-17:

"你要写信给老底嘉教会的使者,说:那为阿们的,为诚信真实见证的,在神创造万物之上为元首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示录 3:14-17)。

这里所描述的,是我们〔西方〕教会中一幅很不乐观的场景!但这却是一个真实确切的描述!这里的教会实在是一团糟!而且他们的情形一年比一年差!

我们切不可认为这是使徒约翰的观点。经文告诉我们,这是主耶稣基督的评价。在启示录 3:14中,祂被称作 "阿们"(在KJV译本中此乃专有名词)和 "诚信真实〔的〕见证"。"阿们" 一词的含义是 "真实"。〔约翰〕能对祂所说的每个字说 "阿们", 因祂说的每句话都是 "真实" 的。基督就是 "诚信真实〔的〕见证"。这便是主耶稣基督描述老底嘉教会之状况的话!

老底嘉教会中的事物,没有一样是基督赞同的。祂在其中找不到一样可赞赏的事。相反,祂指出了其中许多可责备的事情。基督说:

"我知道你的行为, 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启示录 3:15)。

谭尼博士(Dr. Merrill C. Tenney)说, "她并未放弃信念,堕入冰冷的离道反教中,但她也未曾充满…热情。她在飘流,并非在猛进"(Merrill C. Tenney, Ph.D., Interpreting Revelation,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57, 第66页)。多么准确地描述了美国与西方的福音派教会!"也不冷也不热。" 多么准确地描述了我们大部分的牧师,以及大部分的教会!

在20世纪的晚期,我们福音派的教会开始离弃圣经内的信仰。林赛珥博士 (Dr. Harold Lindsell) 著写了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书,其书名为《为圣经的争斗》(The Battle for the Bible, Zondervan, 1976年版)。该书引起了强烈的抗议。林赛珥博士遭到许多福音派领袖的回避和排斥。但他是一位如此重要的领袖,不但有名望而且受人尊重,他对圣经无错的呼吁引起了人们的注意。当我看到大多数福音派人士回到了圣经内的信仰时,我感到惊异不已。但美国西南浸信神学院院长 佩奇•帕特森博士 (Dr. Paige Patterson) 说,光是靠对圣经的信念,是不足以渗透市中心失丧的民众、或把复兴带到我们教会中的。他说得一点不错。若是那样的话,我们的教会会变成什么样子呢?这会令我们的教会相信了圣经,但却没有争取失丧者的热心与激情。正因缺乏这种热心与激情,美南浸信会的人数在过去四年中年年下滑!这是美南浸信会第一次在人数上的减少。独立的原教旨浸信会也在衰减。这说明了什么?这说明了我们的教会既不冷(没有攻击圣经)也不热(没有复兴)。这显明我们的教会正处于一种温和状态中。而基督说,这是一种最为不佳的状态!我们有些 "不冷也不热" 的教会成员自称为 "温和派"(moderate),我看这很具揭示性。在辞典中,"温和派"(moderate)与 "不冷也不热"(lukewarm)乃是同意词(参the Penguin Dictionary of English Synonyms, Claremont Books, 1995 年版)。

基督即将把我们 "温和的", 半死不活的教会成员从祂口中吐出去。"温和派" 将会被基督〔呕〕吐出去!对不起,那确实是希腊原文字面上的意思 ── 作呕!

"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启示录 3:16)。

切莫减弱此处的口吻!当基督把某教会从祂口中吐出去时,那意味着这教会的成员将会进入地狱。不要跟我讲什么丢失皇冠的理论!错了,从上下文来看,当主将他们吐出去时,是要把他们呕吐到地狱的火焰中去!参照第十七、十八节来看,这还能有什么其他的意思呢?

"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启示录 3:17)。

"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如果这不是对未获转变之人的描述,那还能是什么呢? "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第16节)与 "捆起他的手脚来, 把他丢在外边的黑暗里; 在那里必要哀哭切齿了"(太 23:13),两节经文所讲的乃是同样的事。另外, "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这句话,与基督向未曾得救的教会成员所说的, "我从来不认识你们,你们这些作恶的人,离开我去罢"(太 7:23)这句话描述了等同的事情、相同的时候。"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与下面所讲的相同:

"若有人名字没记在生命册上,他就被扔在火湖里"  (启示录 20:15)。

所以,在信奉圣经的保守派教会里,会有主日学学校的女教师被基督吐出去,呕吐到地狱里去。也有许多执事会被吐到地狱里去。教会里最有名望的家族成员也会被吐到地狱里去。还有,很多人将会对此感到震惊 ── 很多未获转变的牧师会被吐到火焰里,"被扔在火湖里"。

让我们正视现实吧,福音派人士中所兴起的那种温和的、不冷不热的所谓 "激进派 (progressive)" 运动中,充满了失丧的民众。这是因为一旦有人举过了手或念诵过「罪人祷告」的咒语后,我们许多教会便接受那人为正式会员了!此情形已在过去一百五十多年中不断进展加速。其结果是,就连牧师也有很多未曾获得转变!他们以为自己 "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他们〕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启 3:17)。愿神帮助我们!当牧师、执事、与主日学女教师都处于那种混乱、失丧的处境中时,难怪基督即将把我们这些福音派教会从祂的口中吐出去了!

马丁•罗伊-琼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时常注意到这一事实,既我们教会中坐满了未获转变的人。他指出,这削弱了我们教会 "对世人的见证", 而且 "她的宣道士与邪恶势力争斗的能力又是如此的无效, 如此的疲软"("Banner of Truth Trust" magazine, May 1981, 第32-33页)。

投舍博士(Dr. A. W. Tozer)也说过,我们教会中坐满了迷途者。比如他说, "会有…如此悲伤与可怕的一天来临,如此揭露秘密与令人吃惊的一天,显明他们一直所依赖的仅是理智上对基督教的认同(称为三德曼主义),而并非转变的奇迹"(A. W. Tozer, D.D., I Call It Heresy, Christian Publications, Inc., 1974 年版, 第40页)。

腊森博士(Dr. David L. Larsen)惊奇地发现,罗伊-琼斯博士与投舍博士之间 "相互认识"。但那并没有令我惊讶。这两位优秀的牧师都观察到情形是如何的可悲;而且两人都渴望得到复兴(David L. Larsen, D.D., Company of the Preachers, Kregel Publications, 1998, 第845页)。

在那同一本书内,投舍博士说过,估计有四分之三自称得救的人仍是迷途之士, "我希望大胆并不顾情面地说明一点,既四分之三的人…所欣赏的乃是某种幻望(同上, 第42页)。投舍博士于1950年代说出此话,如果那在当时是实话,那么他的话如今就更加真实了。有好几位浸信会的领袖告诉我,有超过百分之九十的教会成员是迷途的。那意味着,在牧师、执事、与主日学教师中,十人中仅有一个是真正得救的 ── 或许更少!一位知名的原教旨学校的校长告诉我,他本人认为,我们教会中得救人数的比率少于百分之二十!

很多人对美国和西方世界为何有那么多的残杀、那么多的毒品、那么多的离婚、以及过着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方式而感到费解。其答案很简单 —— 极少数人是真正的基督徒!为数极少!

"我知道你的行为,你也不冷也不热;我巴不得你或冷或热。你既如温水,也不冷也不热,所以我必从我口中把你吐出去。你说:我是富足,已经发了财,一样都不缺;却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怜、贫穷、瞎眼、赤身的"  (启示录 3:15-17)。

在这几十年以来,我们的教会根本不去查验人的见证,便接受他们作正式成员了。于是,这造就了千百万没有获得转变的教会成员。我们的教会也因此充满了迷途的会员。迷途者更喜欢查经,而不愿听宣道;于是,犹如尘土般枯燥的查经取代了真正的宣道。迷途者不喜欢祷告, 所以一周间的祷告会成了查经班(其间加上一两次软弱的祷告),或甚至把它完全取消了。迷途者对属灵事物的态度懒散, 所以许多教会便取消了晚礼拜。迷途者如此的懒惰,他们无法容忍有力的、具有组织性的得人事工。看到了没有,我们教会的沉死和冰冷其实出自一个源头 ── 既会员通常都是失丧的人!我以往的牧师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说﹕

无法区别属灵与世俗之物,以及随意接纳一切入会的申请, 这两点从来都是教会…致命的创伤… 神的教会必须是神圣与荣耀的。然而,一旦她里面坐满了死在罪孽与过犯中的人…我们圣洁的神便只好回避她了。我们作基督徒的珍惜每位世人的灵魂,然而我们永远不应允许任何人妨碍神与我们同在,更不应允许任何人摧毁神的肌体。虽然我们爱怜肌体内的每个细胞,但我们却不能允许任何细胞去毒害伤残我们的肌体。我们总要彻底移除这类细胞。不幸的是, 人们时常允许将癌细胞引入基督的身体。这便是为什么…教会正受多样绝症的伤害!(Timothy Lin, Ph.D., 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FCBC, 1992, 第39, 40页)。

我们美国和西方的教会在灵性上正在陷入老底嘉时期的死亡之内!我先前告诉你,我还会谈到 "在中国的生命"。那便是我要讲的第二点。

II. 第二,圣灵向在中国的教会所说的话!

"你要写信给非拉铁非教会的使者,说:那圣洁、真实、拿着大卫的钥匙、开了就没有人能关、关了就没有人能开的,说:我知道你的行为,你略有一点力量,也曾遵守我的道,没有弃绝我的名"(启示录3:7-8)。

注意我说的是 "在中国的教会", 而不是 "华人教会"。在美国、其他西方国家、以及台湾有许多华人教会,他们都不是这节经文内所描述的 非拉铁非教会。

但这节经文确实描述了在中国的 "家庭教会"运动!在大陆有两种教会:一个是受共产党政府控制的 "三自教会", 政府禁止这些教会的牧师提到基督的复活和祂的第二次降临。他们就像是美国的 "主流" 教会一样,都没有多大的增长。

但 "家庭教会" 在政府控制之外,他们如雨后春笋一般涌现。他们的成长确实令人诧异!一位中国家庭教会的宣道士说:"在过去的几十年来,数百万的中国人已经开始追随耶稣。好消息已传遍了全国各地的大街小巷中…" (《活水源泉》, Zondervan, 2008, 第52页)。这位中国宣道士继续说:

     自从1949年的革命以来,在国内的基督徒遭到了迫害。教会〔楼房〕或被摧毁,或被改变成健身房、仓库、或政府办公室。一切国外来的传教士都被驱逐出境,归回自己本国去了。无神论的邪灵犹如森林野火遍及整个中国, 使得全国上下成为一片焦土。成千上万的牧师与教会领袖惨遭迫害,或多年身陷牢狱。有几百人在劳改场内艰辛劳作了二十几年,其罪名不过就是因他们热爱耶稣基督。许多人因疲劳过度或饥饿而丧生。对任何外界的观察者来看, 中国教会似乎完全不存在,或已完全被摧毁了。
     但在1970年代,神开始做出奇迹。首先,一些种子出现了,然后,在隐藏了几十年之后,一些零星的信徒聚会点重新露面了。这些种子开始扎根…逐日成长壮大。到了1980年代早期, 全国各地出现了成千上万颗树, 而他们又进而播撒了许多种子,在圣灵春风的携带下四散飞扬。在复兴蔓延大陆各地的过程中, 几万信徒变成了几百万, 几百万变成了几千万,以至达到了如今的100,000,000信徒!(同上, 第52-53页)。

正如在非拉铁非的教会,神在他们面前设置了 "一扇敞开的门,是无人能关的"(启3:7-8)。但别忘了数算代价!这些人是必须放弃世界,他们为了将福音传遍中国各个角落,必须愿意牺牲一切。他们必须抛弃他们的恐惧,并且完全的奉献给主耶稣基督!这位中国宣道士接着告诉自由世界的我们说:

     亲爱的朋友,我鼓励你不要惧怕听从神的声音,或去服从祂!神绝不可能说谎,也不会抛弃祂的孩子。祂是完全可信的。靠信心与决心走出来吧…耶稣希望我们靠神的能力去生活度日…我们的职责仅是去听从祂的声音,毫无保留地献上自己的生命…去服从祂的使命,把福音传遍这病患与痛苦的世界(同上,第54, 55页)。

如果我们希望有一个教会,一个以大陆的家庭教会为榜样的教会,我们将需要圣灵的大能,才能在圣洁奉献中度日!

然后,这位中国宣道士说,我们西方世界 "每周〔能听到〕成千上万次宣道,但其中仅仅提及耶稣基督能拯救罪人,却没有提到祂作主作王。人们听到的是,「耶稣会帮助你、赐福你、原谅你…」但极少提到忏悔、卑微、与献身…〔人们〕尝试去跟随主,但却从未真正地忏悔过,从未将一生完全献给耶稣基督。这种普及化的假福音所造成的影响,可以从如今教会中半心半意〔的人〕身上看到,他们的生活仍旧以自我和世俗的原则为中心"(同上,第18页)。

中国 "家庭" 教会的基督徒已经发动了他们称作 "重返耶路撒冷"(Back to Jerusalem)的运动,他们准备派遣上百甚至上千人,去到介于中国与耶路撒冷之间的穆斯林国家内。他们已经派遣一些人去到了北朝鲜、苏丹、印度、巴基斯坦、埃及、叙利亚、伊朗、沙特阿拉伯、以及其他一些穆斯林和印度教国家内!他们冒着性命的危险去完成「大使命」, 为了将福音传遍全世界。

以西方的观点来看,"中国的家庭教会似乎是建立在无知与迷信基础上的大杂烩,但他们所谓盲目的信念是以他们的救主耶稣基督为根基的。而西方的教会大体上是建立在某种自信之上 ── 那种基于自己对神的道的理解、或基于理智主义之上的自信…在西方世界中,我们能很轻易地获得充分信息与圣经的知识,我们会很容易地在基督面前度过毫无热情的一生"(Crimson Cross, Back to Jerusalem, 2012, 第235页)。

你是否一直害怕投入你的一生去信靠基督?你是否因为罪恶或恐惧防止你抓住耶稣,并且被祂拯救而成为祂的门徒呢?如果你感受到中国家庭教会基督徒信念的引导,你是否会正视自己的畏惧, "将万事当作有损的,看作粪土!为要得着基督"(腓3:8)?看作粪土!看作粪土!── 以便能得着基督!你是否能拥抱这首古诗,《耶稣, 我已背起十架》, 内的真理呢?这首歌在我们歌页上是第七首。请大家起立同唱。

耶稣,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随你;
   甘受藐视、艰苦、耻羞,心惟欢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爱慕、盼望,一切雄心全败亡,
   但我景况何等宽广,仍然有神与天堂。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词: Henry F. Lyte, 1793-1847)。

如果你希望成为一位真正的基督徒,就像那些在中国家庭教会的基督徒,并和我们谈一谈的话,现在就请离开你的座位,走到礼堂后面去。凯根博士将领你到一个安静的房间来和你祷告和质询。陈医生,请为今晚有人会得救而祷告。阿们。

(证道 / 宣道结束)
您上网可读到海博士每周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网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发电邮给海博士–电邮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给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电话给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鲁德鸿先生 (Mr. Abel Prudhomme) 领读的经文﹕启示录 3:7, 8; 14-16。
宣道前葛利费斯先生 (Mr. Benjamin K. Griffith) 的独唱﹕
"Give Me Thy Heart" (词: Eliza E. Hewitt, 1851-1920)。


证道 / 宣道提纲

在中国的生命–在西方的死亡!

〔于华人喜庆中秋之际所宣之道〕
LIFE IN CHINA – DEATH IN THE WEST!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Traditional Chinse)

海罗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3:13)。

"圣灵向众教会所说的话, 凡有耳的就应当听!"(启示录3:22)。

I.   第一,圣灵向美国–以及西方–教会所说的话! 启示录 3:14-17;
马太福音 22:13; 7:23; 启示录 20:15。

II.  第二,圣灵向在中国的教会所说的话!启示录 3:7-8; 腓立比书 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