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在中國大陸之復興的秘密

〔於華人喜慶中秋之際所宣之道〕
THE SECRET OF REVIVAL IN CHINA
(A SERMON GIVEN AT THE CHINESE MID-AUTUMN FEST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九月廿二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September 22, 2013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書 3:7-8)。


第七節經文告訴我們保羅是如何得救的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 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  (腓立比書 3:7)。

在他獲得轉變以後,他的人生產生了翻天覆地的改變。以前覺得是好的東西,他如今都視為不好的。在他獲得轉變以前,他蔑視基督徒,并拒絕基督。但是當他獲得轉變以後,他棄絕了自己的不信,並把他的所有信念都放到了耶穌基督上。

在第7節和第8節當中,有一個時間上的空隙。那便是在他獲得轉變 到他寫信給腓力比教會的這段期間。在那段時間裡,他已踏上了傳教的征途。但他如今被關進了羅馬國的監獄裡。他說:

"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力比書 3:8)。

保羅說,他在獲得轉變的那天就開始為基督而活了。他必須忍受失去一切的痛苦。但是他所失去的一切都被他認為是沒有價值的 ── 就如糞土一樣。那是非常強烈的語氣!他把他以前所喜歡的事物都如放入馬桶內給沖走了。現在他的追求只有基督!他從前所認為是最重要的事物,都被他連同垃圾一起扔掉了!他現在的目的和職責就是僅爲基督而活!

當我還是少年的時候,我去到我一些親屬家裡。他們有很多錢。但是在我看來,這些都是空虛和不實在的。我認為是神讓我看到了那一點。他們擁有一切, 但仍然不滿足。我想,"這些人所擁有的,沒有任何是我想要的。"

在那幾年以後,我常去一間房子,裡面住着幾位年紀大并退了休的傳教士。即使到現在,我還能在腦海裡看見他們的臉龐。他們是如此的安寧,如此得喜樂!他們在這世上不擁有任何東西。因為他們沒有自己的家,他們需要住在一個專門為傳教士所提供的屋子裡。但是他們擁有我那些富有的親戚所沒有的東西 ── 他們對自己的生命感到滿意。他們的心中有安寧。我還記得一位年紀非常大的老人,他有一頭漂亮的、純白的、并往後梳得整整齊齊的頭髮。他有一雙深沉的藍眼睛,和一個柔和的聲音。在中國被共產黨佔領前,他在那裡做過傳教士。我還記得我當時那樣想:"當我年紀大了以後,我要像他那樣,而不是像我那些有錢的親戚一樣。"

我記得在1962年的時候去到一間位於「長灘」(Long Beach)的房子裡。那裡坐滿了人 ── 把每寸空間都被佔據了。然後,艾韋德(Gladys Aylward)來到屋裡講話。她是一位非常著名的到中國傳道的傳教士。她那時已過75歲了。我覺得她有一雙我所見過最快樂的眼睛!她一無所有,身無分文。但她擁有我的親戚們所不知道的喜樂。我記得這樣想: "我不想變得像他們(我親戚)那樣。我想成為像艾韋德女士那樣的人。" 在她還年輕的時候,她作為傳教士去到中國。她是最後一批去中國的傳教士之一。她一直到1952年才離開中國。在她離開中國之前,她冒着生命的危險,帶領了一大群中國兒童穿過危險的高山,最終令他們得到了自由。好萊塢把她的事蹟拍成一部電影,片名為《六福客棧》(The 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雖然他們對實事作了藝術編輯, 但影片中還是包括了故事的基本情節。她學到了保羅所說的捨己精神,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書 3:7-8)。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All My Heart's Love" 詞:Dr. John R. Rice, 1895-1980)。

我的牧師 林道亮博士 於1940年從中國來到美國,他獲得了神學的碩士學位,並獲得了希伯來語和相關語系的博士學位。於1961年,他到第一華人浸信會擔任牧師。在那的幾個月後,我作為一個十九歲的男孩加入了那間教會。當我在百歐臘(BIOLA)大學獲得轉變之後,林博士為我施了洗。1972年,那間教會的一個協會為我按牧作傳教士,林博士是當時那個協會的主席。從1960年代至1970年代,他的教會發生了一波接一波的神賜的復興,我因能夠身臨其境而感到榮幸萬分。我參加了許多聖靈充滿的禱告會,還有懺悔和作見證的聚會;這些聚會通常持續好幾個小時,一直到午夜。在復興期間,我很榮幸能夠在這些聚會中宣講過幾次道。在我宣道的其中一次聚會中, 有四十六位年輕人得到了轉變。四十年過後,他們中大多數仍然繼續參加那間教會。林道亮博士教導我們,真正的復興會降臨 —— 如果教會裡的成員大多是敬虔的、並不斷地請求神與他們同在。

林博士從來都沒有變得美國化。他的行為舉止一直都和中國的敬虔牧師無異。他完全把自己的生命獻給了耶穌基督。他花很多時間禁食與禱告。我相信這就是為何神向那間教會遣送復興的原因;當我於1961年加入那間教會時,那裡僅有80多人,在復興結束之後,會眾人數增加到了數千人。林博士隨後到了台灣,擔任「華福」(China Evangelical Seminary)神學院的院長。所以,我很榮幸在我年輕的時候能夠目睹神的運作,這運作在很多方面與臨到中國大陸 "家庭教會" 的復興很相似。我親眼目睹了復興,這樣的復興是我從來沒有見過的;我見過另外一場復興,不過其規模比這要小。復興臨到林博士的教會,並非是因為外來的講員, 或使用了特殊的手段。那是在極深的認罪、長時間的禱告、以及猛烈的宣道攻擊罪孽、審判、捨己、以及基督的十字架之下,復興才到來!在復興期間,有一首歌我們曾反复地唱,歌名為《比雪更白》(Whiter Than Snow)。

敬求主耶穌,使我完全清潔;
   我永遠需主,在我靈中生活;
為我毀偶像,為我驅除仇敵;
   求將我洗潔,使我白超乎雪。

敬求主耶穌,垂顧我靈於地;
   助我向主前,奉獻完全之祭;
獻我身與心,獻我所知一切;
   求將我洗潔,使我白超乎雪。

敬求主耶穌,因欲完全清潔;
   謙恭近十架,在主腳下浴血;
信心仰望主,能洗我靈罪孽;
   求將我洗潔,使我白超乎雪。
白超乎雪,潔白超乎雪;
   求將我洗潔,使我白超乎雪。 –《白超乎雪》
("Whiter Than Snow" 詞:James Nicholson, 1828-1896)。

若要經歷真正的轉變,並獲得復興,我們必須跟隨保羅的榜樣。他說:

"只是我先前以為與我有益的,我現在因基督都當作有損的。不但如此,我也將萬事當作有損的,因我以認識我主基督耶穌為至寶。我為祂已經丟棄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腓立比書 3:7-8)。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請大家起立,和我一起唱!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請坐。

據《世界》(World, 2013/8/5)雜誌報導,林獻羔牧師(Samuel Lamb, 1924-2013)於2013年8月3日逝世,享年88歲。他是中國 "家庭教會" 最知名的牧師之一。林牧師是一位浸信會牧師的兒子。他在十九歲時第一次開始宣道。當中國進入毛澤東帶領的中共統治下之後,當局於1955年逮捕了他。他被控 "反革命" 的罪名,因為他拒絕加入共產黨所維持的 "三自愛國教會"。他拒絕加入的原因是,政府管理的教會禁止教會向未滿十八歲的年輕人說教,並且不允許其牧師宣講基督的復活,和祂的第二次降臨。經過幾乎兩年的監牢,他於1957年獲得釋放。五個月後,他再次被捕,在勞改營裡度過了十九年。在此期間,他的妻子在煤礦場裡工作,她在林牧師坐牢期間去世了。

坐牢20年之後,他終於被釋放了。他馬上重新開放了自己在廣州的〔大馬站〕"家庭教會"。他依舊拒絕加入受政府控制的「三自愛國教會」。他強調說,基督徒應服從政府, 除非那與聖經的說教抵觸。他說, "神的律法比人的律法更重要。"

在他的帶領下,這所家庭教會從1997年的400人成長到現今的4,000人。從一段2011年在教會裡拍攝的新聞報導中,我們可以看到林牧師在一個坐滿人的屋內宣道。同時,在同座樓的其它許多房間內,還有許多年青人通過閉路電視聽他宣道,每間屋子內都是座無虛席,裝滿了教會成員。禮拜之後,許多人順序走出前門,擠滿了樓房周圍的街道。

共產黨政府知道這所教會未曾注冊,但卻不再去強行關閉教會了。在1997年,林牧師告訴美國專欄作家湯姆斯(Cal Thomas)說,這是因為他們學乖了。他說, "每次他們逮捕我, 把我送進監獄, 教會都會再次成長。教會歷史證明了這點。"

中國政府對家庭教會的政策因地區而不同。一些如林牧師的教會一樣,享有一些相對的自由,其它教會仍舊面臨騷擾。在〔2013年〕七月, 共產黨的警察搜查了兩所在新疆的家庭教會,逮捕了教會領袖,並因他舉辦 "非法集會" 而罰款。

林獻羔牧師時常告誡在中國的逐步成長的家庭教會運動說,苦難是基督徒生活的組成部分。他說, "我們必須準備好去受苦。我們必須隨時準備遭逮捕。在我進監獄以前,我已準備好行囊了,裡面裝着衣服、鞋子、和牙刷。政府如今沒來找我們的麻煩,但明天的情形有可能會不同。我祈求我們能獲得力量而站穩。" 林牧師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是, "迫害越多,成長越快。"

今天, 即使根據最保守的估計, 中國家庭教會中的基督徒已超過了一億人。這些人散布在中國的每一個地區內,包括大城市與大學在內。據估計,主要大學中的每十個學生裡,便有一個是基督徒,而且每年增長幾萬人!這些人包括了專職人員、醫生、律師、教授、甚至許多共產黨官員(參見David Aikman, Ph.D.,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簡裝版本,於2006年印刷)。

艾克曼博士(Dr. Aikman)這本書的首頁獻詞如此說, "為了紀念全部在中國因信獻身的基督教烈士,無論華人或外國人,從公元635年起直到現代為止。" "All My Heart's Love" –一同來唱。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復興的火焰正在熾熱地燃燒,中國有成百萬的人正在信靠耶穌。但我們永遠不應忘記為了鋪平道路,獲得神所賜的這些福分所付出的血、汗、以及灑下的淚水。下面是三位華人的故事。他們真正如保羅那樣,將 "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

第一位是1960年代的無名牧師,當時正是血流成河的「文化大革命」期間。共產黨把一圈絞刑的繩索套在這位牧師的脖子上,把三張桌子疊摞起來,並迫使他站在最上面。接着,警察把他的妻子、孩子、以及親戚都帶來,強迫他們目睹一切。警察對他說:"你有兩種選擇!你或者繼續信耶穌,或者否認祂;你現在就必須做出選擇!"

這位老牧師看着他的家人與朋友的眼睛,但他知道必須怎麼做。他回答道: "即使你砍了我的頭,使我血流滿地,我永遠也不會否認耶穌。" 警察馬上踢向最底層的桌子,令整個結構崩潰下來。轉眼間,那圈繩索勒緊了他的喉嚨,牧師便與耶穌永遠同在了(Living Water, Zondervan, 2008, 第17頁)。

第二個是另一些有關林獻羔牧師的故事。他被監禁一年後得到了釋放,那是1958年,他當時33歲。政府警告他不能再宣道。但是幾個月後,他仍舊繼續宣道!他再次被逮捕,而這次被判二十年監禁。他們將他送到煤礦,在寒冷的氣候中勞改二十年。大部分犯人都被折磨死了,但靠神的恩典,他奇妙地熬過了這一切。當被釋放時,他們告訴他,他的妻子和父親都去世了。他的母親病得很重,不久後也去世了。林牧師並沒有想從中國逃往香港或其他地方。他回到廣州,召集了一些他從前的會友,再次開辦了他的舊教會。儘管他在監獄中度過了許多艱難歲月,並且失去了家人,但我不久前在鏡頭上看到他宣道時,他仍面帶着笑容 (Crimson Cross, 由Back to Jerusalem出版, 2012, 第 65, 66頁)。

第三位是我的牧師林道亮博士 (1911-2009)。第二次世界大戰前不久, 林博士的第一位妻子和女兒被日本人當着他的面槍殺了。他的第二任妻子Gracie是我的朋友。當林博士在舊金山華人長老教會中宣道時,她一直都陪着他。下午禮拜前, 林太太突然中了風。他坐救護車陪着她去到醫院,幾個小時後她便去世了。林博士馬上乘出租車,按計劃回到教會宣道。教會中的人驚訝地在禮拜結束後得知,他的妻子在禮拜前幾分鐘去世了。我知道林博士是多麼愛他的妻子。當我聽到這個故事時,它給我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我再也無法將傳道事業視為一種純粹的 "工作" 了。我從林博士身上學到,這是一個生死攸關的人生選擇。

這便是三位華人老牧師的故事, 他們將萬物視為 "糞土", 為要 "得着基督"。美國年輕人心目中牧師的榜樣,經常是位世俗的人。這便是美國沒有復興的主要原因之一。但在中國年輕人的心中,有像這三位牧師的自我犧牲的榜樣。難怪他們願意為基督犧牲一切!難怪中國正在經歷着基督教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復興!

你會像他們一樣嗎?你會將 "萬事看作糞土,為要得着基督" 嗎?基督死在十字架上,為的是償還你的罪孽,祂的肉身在第三天從死中復活了,為要賜給你生命。你願意現在就把你的一生獻給基督嗎?再唱一次!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如果你想和我們談一談有關成為一位真正犧牲自我的基督徒,請現在就走到禮堂後面去。凱根博士將領你到一個安靜的房間,在那裡你可以禱告並接受輔導。如果你有興趣成為真正的基督徒,請現在就走到禮堂後面去。陳醫生,請為今早有人會信靠基督而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腓立比書 3:7-11。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All My Heart's Love"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