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末世的產痛!

BIRTH PANGS OF THE END-TIME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六月十六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16, 2013

"這都是災難(或產難)的起頭"(馬太福音 24:8)。


普魯德鴻先生幾分鐘前讀過的那段經文,是從第三節開始的,

"耶穌在橄欖山上坐着,門徒暗暗的來說:「請告訴我們,甚麼時候有這些事?你降臨和世界的末了有甚麼豫兆呢?」"  (馬太福音 24:3)。

"世界的末了," 其字面上的意思是 "本時代的結束。" 門徒們想知道結束時的情形如何。人的本能告訴他們,一切必然了結。約翰•肯尼迪被暗殺的那天,我內心便有此感受了。那是我頭一次意識到這點。我當時二十二歲。六年後夏季的伍德斯托克(或 胡士托, Woodstock)音樂節,使我更深地意識到了這點。越南戰爭、水門事件、和吉米•卡特使我對此更加難以忘懷。到里根總統離開白宮時,我內心感到一陣冰冷,意識到這並非「美國的早晨」, 而是她的「黃昏」了。我們目睹的各種奧巴馬丑聞,無疑會被毫無心計的共和黨人置之不理。我們只能眼看我們的生活方式瓦解,並面對敵基督的興起、或與此類似之事。我們本能地感到,如今的時代必然了結。我們知道這不會永久延續。但這一切會如何結束呢?耶穌為門徒提供了好幾條末世的徵兆。

I. 第一,末世的早期徵兆。

耶穌在馬太福音24:4-8內提出了這些早期徵兆,

"耶穌回答說:「你們要謹慎,免得有人迷惑你們。因為將來有好些人冒我的名來,說:『我是基督,』並且要迷惑許多人。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地震。這都是產難的起頭」"  (馬太福音 24:4-8)。

基督談到了靈界中的迷惑以及假基督的出現。我確信,這些假基督是冒充基督的鬼魔勢力。耶穌在第二十四節內說, "假基督, 假先知將要起來。"「假基督」就是邪靈,而「假先知」則是宣講這類邪靈的人,他們將 "迷惑許多人"(24:5)。世上主要的邪教,如摩門教、耶和華見證人等,都是在十九世紀下半葉在美國漸成氣候,並在二十世紀早期突現在世界舞台上。另外,自由派的基督也在同一時期內興起,幾乎完全吞沒了各大新教教派,以及大部分天主教教會。葛萊善•枚臣博士(Dr. J. Gresham Machen)說, "從他們對待耶穌的態度上來看,自由教派與基督教是完全對立的。" 枚臣又說, "自由派主義把〔耶穌〕看成榜樣、向導;基督教把祂看成救主;自由派把祂作為信心的榜樣,基督教把祂當作信心的對象。" 再一次, "自由派信仰把耶穌作為人類中最絢麗的花朵;基督教把祂視為超自然的「神人」" (J. Gresham Machen, D.D., Christianity and Liberalism,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0年重印, 1923年原版, 第80, 96頁)。如此,枚臣博士說,基督教和自由教派是兩種分別不同的宗教 ── 其不同之處的根源在於,自由教派把基督當作普通的人,而基督教把基督看作「非凡人」(supernatural Person),既 "神處肉身",或如信經所說的,"乃真神之真神"(very God of very God)。因我從兩所自由派神學院中畢業,我深知他講的非常正確。這毫不夸張。基督教與自由教派是兩種分別不同的信仰。

自由教派的信仰與真實基督教信仰之間的不同之處,在於自由教派提供了「假先知」(太 24:24; 參. 24:4, 5)所傳的「假基督」。自由派新教與自由派天主教的基督乃是假基督、是邪靈的騙術,而完全不是聖經內所呈現的基督 ── 這是不容質疑的。假基督不過是一凡人(或在一些邪教中: 一個靈;而正統基督教的基督則是全神全人的「神-人」一體)。真正的基督是聖經內與早期信經內的基督。假基督是邪教的基督,是自由教派的基督,是某些五旬節派和靈音派("Jesus only" 與 "spirit-Christ")中的基督。

「貶低之爭」(Downgrade Controversy)正是自由教派的假基督所導致的。十九世紀末葉,司布真在英國浸信教徒中對此作出了英勇的抗爭。大部分英國的浸信教徒加入了自由教派的陣營, 否認寶血的贖罪性, 因為他們受到了自由主義「假基督」的欺騙。

如此,第一個末世的早期徵兆,便是自由主義的假基督的興起。那發生在十九世紀下半葉,他幾乎完全征服了二十世紀早期的新教與天主教信仰。正如我在其他地方所指出的那樣,因為各個教派受到了菲尼(C. G. Finney)決志主義的影響,讓教會中坐滿了失喪迷途者,他們內心隱藏並孕育着對基督的叛道觀念,最終便徹底擁抱了自由派的所謂 "基督教" 教義,導致浸信教和新教教派中,如此大規模放棄聖經內基督的傾向。

緊接着,另一個早期徵兆發生了,

"你們也要聽見打仗和打仗的風聲,總不要驚慌;因為這些事是必須有的,只是末期還沒有到。民要攻打民,國要攻打國;多處必有饑荒、[瘟疫–KJV]、地震。這都是產難的起頭"(馬太福音 24:6-8)。

歷史學家把第一次世界大戰成為 "大戰 (the Great War)"。到那時為止,一戰的確是有史以來最大的戰爭 (從1914年至1918年)。歐洲的舊秩序受了致命的一擊,接下來的數年後,多處有 "飢荒、[瘟疫–KJV]、地震"(太 24:7)。

雖然人類歷史上有過多次地震,然而,自二十世紀早期開始,這些地震的頻繁及其破壞性的程度,卻有極大的增長 (Tim LaHaye, D.Min., and Ed Hindson, Th.D., Global Warning, Harvest House Publishers, 2007, 第38頁)。

自二十世紀以來,飢荒、全球性的疾病、瘟疫,以及其他自然災害的騷擾,接踵降臨世界各地。但耶穌說,"只是末期還沒有到" (太 24:6)。緊跟在這句話之後,便是我們今天的經文了,

"這都是災難的起頭" (馬太福音 24:8)。

那節經文字面上的意思可譯為 "這都是產難的起頭" (NIV),或 "這都是生產之陣痛的…起頭" (NASV)。"Merely" 一詞用了斜體字體,表明是譯者加上去的。

當一位女子開始生產時,起初的產痛並非惟一的痛楚,它不過是一系列產痛的開始。在大多數情形下,一種規律逐漸形成,每陣產痛比上一次來得更早一點,且比前一次更劇烈一點。當子宮收縮的間隔短過三分鐘時,母親便知道孩子快要降生了。雖然第一次世界大戰沒有代表 "時代的結束",它無疑標誌着產難的開始 ── 這產難一直持續到今天Global Warning, 同上, 第38頁)。

過去的幾年間, 在這些 "產痛" 之中興起了好戰的伊斯蘭教徒 ── 尤其在吉米•卡特總統破壞了穆斯林世界的穩定之後。吉米•卡特迫使伊朗的沙皇(Shah of Iran)離職,讓阿亚图拉•霍梅尼(Ayatollah Khomeini)及其跟隨者興起。因此,卡特打開了一個 潘多拉盒子,向世間放出了前所未知的災難。他那政治上 "正確" 的理想主義,類似於伍德罗•威爾遜 (Woodrow Wilson) 和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的理念, 把前所未知的災難釋放到人世間。我不知道卡特先生在夜裡如何能睡得安穩!而奧巴馬總統至今仍未採取任何具有決定性的措施 ── 除非為事態所逼,我認為他不會採取任何行動。沃爾渦德博士 (Dr. John F. Walvoord) 是一位極受尊敬的聖經學者,他說,

我研究〔聖經〕豫言已有許多年了;雖然我不相信我們能為主的回歸定日期,我確實感到如今世上充滿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危機,這可被視為在主回歸之前的預備工作(John F. Walvoord, Th.D., quoted in Are We Living in the Last Days?, Tyndale, 1999, 第364頁)。

"這都是產難的起頭"(馬太福音24:8)。

更糟的事還要來臨!正如詩人羅伯特•弗羅斯特(Robert Frost, 1874-1963)所說的,

神的「熄燈」令最終發出前
在擊打中破碎的不僅是海浪。
   ("Once By the Pacific" –《太平洋岸邊的一天》)。

耶穌說:

"因為那時必有大災難,從世界的起頭直到如今,沒有這樣的災難,後來也必沒有。若不減少那日子,凡有血氣的總沒有一個得救的;只是為選民,那日子必減少了"  (馬太福音 24:21-22a)。

II. 第二,聖經其他地方擴充了這些徵兆。

在馬太福音二十四章結束之際 (基督在此章中講述了 "橄欖山講論"),我們可以看到,在新約的其他地方也能找到對這些 "預兆" 的描述。

例如,提摩太後書 3:1指出了末世中大致的世態,

"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

譯成 "危險" 的希臘原文是 "chalepos"。同一詞在馬太福音 8:28 中被譯為 "兇猛"。這個詞在新約希臘原文中僅僅出現過這兩次。這個詞在馬太福音8:28 中被用來描述一個鬼附身的人。這個希臘字表現的是兇殘和苦悶 ── 它描述了這時代末期中世人的心態。"末世必有危險〔兇殘〕的日子來到。" 美國的嬉皮士世代的兇暴讓我感到驚奇不已。直到1970年初期,我一直都未曾與他們有直接的來往。他們並非所有的人都是如此,但那似乎正是他們這代人的性格傾向。這代人的自私和殘暴, 一次又一次地令我感到震驚。他們讓我感到震驚,原因是我僅比他們大幾歲 ── 屬於 "沉默時代"(Silent Generation)的人;另外,還因為我曾經向年輕的華人傳教, 這些年輕華人沒受到 "嬰兒潮時代" 很深的影響。正當我寫成這句道文的時候,嬰兒潮中的一個人,剛好打來電話,向我發泄了一通 "仇視" 的信息。甚至有些網站,是專門用來對我作人身攻擊的,原因就是我在竭力宣揚福音,堅定地捍衛了聖經。這些攻擊是由一個仇恨團體發起的,他們聚集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攻擊我們教會。此團體由一個帶槍的人引導。這人如此說, "我的手槍對我細語道,「開槍,開槍,滅盡 [仇敵]。」" 這一切都載在那人的網頁上,還有她持槍的照片。請點擊這裡閱讀 "海博士回答指控者"。這種人似乎沒有更高的人生目標,僅為攻擊宣揚救世福音的宣道士。當然,我們已向FBI舉報監視這組人。那類人在當今世上極為普遍,以至於造成了世間兇殘悲哀的氣氛,籠罩了整個當代世界。提摩太後書3:1-7 描述了這類人,他們帶來了我們現今世上的兇殘氣氛與情操,

"你該知道,末世必有危險的日子來到。因為那時人要專顧自己、貪愛錢財、自誇、狂傲、謗讟、違背父母、忘恩負義、心不聖潔、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 賣主賣友、任意妄為、自高自大、愛宴樂、不愛神,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那偷進人家、牢籠無知婦女的,正是這等人。這些婦女擔負罪惡,被各樣的私慾引誘,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 3:1-7)。

對真正的基督徒來說, "躲避" 這些具有末世特徵的人是極為重要的, "無親情、不解怨、好說讒言、不能自約、性情兇暴、不愛良善…有敬虔的外貌,卻背了敬虔的實意;這等人你要躲開"(提後 3:3, 5)。關於那段經文中的 "好說讒言" 一詞,亨利•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說:

"好說讒言" 的希臘原文是diabolos, 意思是 "詆毀者" 或 "魔鬼"。撒但本人便是diabolos, "魔鬼", 誣告 "我們弟兄的"(啟12:10); 同時,如今有許多人也在誣告信奉聖經的基督徒按魔鬼之旨意行事(Henry M. Morris, Ph.D., 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ing, 1995, 第1354頁; 有關提摩太後書3:3的詮注)。

這些 "造謠中傷者" 內的某些人,反复地在網上攻擊我們。正如我說的,他們屬於一個關係親密的宗教仇恨團體,時常在暗中聚會,其中的代表發言人甚至曾把自己持槍的相片刊載上網,並在其網站上說, "更為恰當的回答是他殺,不是自殺!"正如我說的,我們已把那人與這怪異團體中的其他成員舉報給FBI作監控。請點擊這裡來讀 "海博士回答指控者"。無疑,這類人的攻擊使我和我家人受到了很大的壓力。人上網可以信口開河,時常為受攻擊者帶來傷害,而他們自己卻若無其事地揚長而去。

據 "烈士之音" (Voice of the Martyrs, www.persecution.com) 和其他從事監視工作的組織報導,如今世界各地對基督徒的仇視言行和迫害正急劇的上升。Imprimis (Hillsdale學院的出版刊物)刊載的一則報導中,着重討論了對基督徒日益增長的仇視問題(2013年4月, "Religion and Public Life in America" by R. R. Reno, Ph.D.)。

另外一段重要的經文是彼得後書 3:17。此處經文告誡我們,"在末世必有好譏誚的人隨從自己的私慾出來譏誚"(彼後 3:3)。這些 "好譏誚的人",是那些否認基督會再次降臨的人。他們說,"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彼後 3:4)。彼得說, 他們 "故意忘記" 基督的第二次降臨,就如挪亞時代的人故意忘記全球性的大洪水一樣(彼後 3:5-7)。奧爾登•甘尼特博士(Dr. Alden A. Gannet)敘述了當今的許多人這種故意無知的心態。他說:

      我曾目睹過這類故意對聖經的無知。前一些年,我從紐約飛往亞特蘭大,旁邊坐着一位年輕伶俐的女士 ──我從她讀的雜誌上可以判斷,她的觀念一定極為偏左。過了一段時間,我和她聊了起來,講到了基督對她人生的要求。她一旦感覺到我對聖經的福音派觀點,她便搶過話題, 開始激烈地攻擊聖經…在她謾罵言詞的喘息間,我盡力溫和地詢問說,"我能不能問你一個私人問題?" 她同意了。於是,我嘗試地問她說, "你有沒有通讀過聖經?" 這位傲慢的知識分子感到很丟臉,面色改變,從粉變紅,從紅變紫;她被迫承認,她從未讀過所攻擊的這本書。彼得將此稱為 "故意忘記"(Alden A. Gannett, Th.D., "Where is the Promise of His Coming?" in Charles Lee Feinberg, Th.D., Ph.D., editor, Prophecy and the Seventies, Moody Press, 1971, p. 46)。

甘尼特博士引用了彼得後書 3:10-12,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這一切既然都要如此銷化,你們為人該當怎樣聖潔,怎樣敬虔,切切仰望神的日子來到。在那日,天被火燒就銷化了,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鎔化" (彼得後書 3:10-12)。

甘尼特博士談起他如何在童年時候讀到這節經文,使他擔憂起來。他醒悟到自己需得拯救,於是信靠了基督,"在那一刻,罪惡感便消失了" (同上, 第51頁)。

神利用同一節經文讓我獲得覺醒, 並於1961年9月28日引導我信了耶穌。當時,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正在宣講彼得後書第三章。引用萊斯博士的話說,我當時 "很虔誠卻仍是迷途的"。主用祂的寶血,洗淨了我的罪孽,救我逃離全能之神的審判。

"但主的日子要像賊來到一樣。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彼得後書 3:10)。

無論好譏誚者怎麼說,無論他們如何譏笑挖苦那 "末世" 的警告 (3:3),要確保你不受他們的誘惑。要確認你已離棄了罪孽,信靠了耶穌。因為僅有祂一個人能把你從這些兇殘的時日中拯救出來。我們已在周圍看到了末世的產痛!我請求你,今晚、趁現在、快來相信主耶穌基督吧!

如果你希望和我們談論與得救相關的事宜,請你離開座位,走到禮堂的後面去。凱根博士將領你到一個安靜的地方,我們在那裡可以回答你的問題,並與你禱告。當我們一同唱歌頁上聖詩第七首時,你便可到後面去。

脫離捆綁、憂愁、與黑影,
   耶穌,我來!耶穌,我來!
進入自由、喜樂、與光明,
   耶穌,我來就你!
脫離疾病,進入你完全,
   脫離貧乏,進入你豐富,
脫離罪惡,得見你聖顏,
   耶穌,我來就你!
("Jesus, I Come" 詞: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

陳醫生,請帶領我們為那些響應的朋友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馬太福音 24:3-10。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To Eternity" (詞﹕Paul Rader, 1878-1938)。


證道 / 宣道提綱

末世的產痛!

BIRTH PANGS OF THE END-TIME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這都是災難(或產難)的起頭"(馬太福音 24:8)。
(馬太福音24:3)

I.   第一,末世的早期徵兆,馬太福音 24:4-8, 24, 21-22a。

II.  第二,聖經其他地方擴充了這些徵兆,提摩太後書3:1-7;
啟示錄 12:10; 彼得後書3:1-7, 10-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