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歐巴馬說,「我們會就此受審判」

〔墮胎與被烙而麻木的美國之民族良心〕
OBAMA SAYS, "THIS IS HOW WE WILL BE JUDGED"
[Abortion and the Searing of America's Conscienc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二○一三年一月二十日「生存權星期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Given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on Right to Life Sunday, January 20, 2013


1973年1月22日,美國最高法院以七票贊成,兩票反對,通過了一項裁決。裁決如此宣稱, "胎兒在〔美國〕憲法中並非一個人,因此不具有法律上的生存權。" 今天是那法院可恥裁決的四十週年紀念日。自從那日起,五千五百萬嬰兒的生命已慘遭屠宰。有些出於人道的法律條文保護動物免受虐待,然而,活生生的人類胎兒,無論其懷胎時日長短,都在美國不具任何權利。有朝一日,在神的日程下,這將被視為 "觸犯人類的罪行"── 如同希特勒屠殺六百萬猶太人的罪行一樣。請大家起立默哀片刻,以此紀念在「美國大屠殺」中喪生的五千五百萬生靈(沉默)。請坐。葛利費斯先生接下來要演唱《共和國戰歌》。

我的眼目已經看見主降臨的大容光,
   祂正踏盡一切不良葡萄使公議顯彰;
祂已抽出祂的怒劍發出閃閃的光芒,
   祂真理在前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祂真理在進行。

救主號角聲已吹響,要我們繼續前進,
   祂正坐在榮耀寶座上審判世人的心;
我的靈速回答主,我的心在祂面前歡欣!
   真神正在前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祂真理在進行。

在海彼岸耶穌降生,美麗猶如百合花;
   懷中充滿無限光榮,改變我們都像祂;
祂曾死去使人聖潔,我願捨身為自由,
   我們的神正前行!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榮耀!榮耀!哈利路亞!
   榮耀!榮耀!哈利路亞!我們的神正進行!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 Julia Ward Howe, 1819-1910)。

請起立,把聖經翻到提摩太前書4:1-2,這是我們今早要講的經文。

"聖靈明說,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這是因為說謊之人的假冒;這等人的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 (提摩太前書 4:1-2)。

請坐。

使徒保羅在此告誡我們,"在後來的時候",背棄基督教信念的事情會逐漸增多。他說,人們那時會跟隨欺騙人、誘惑人的邪靈,以及魔鬼的道理。他說,那些聽從受魔鬼慫恿的說教的人,他們的良心會變麻木,就像被熱鐵烙過一樣。他們的良心變得麻木,以至於他們犯了罪也不會感到有罪惡感。

凌斯基博士(Dr. R. C. H. Lenski)說,這裡談的是 "出自鬼魔的教義…撒但是說謊之人的父;欺騙是牠的專職。牠的工具就是牠的受害者。你無需為鬼魔所行的神秘主義活動而費心;與基督作對的教義,已清楚地暴露出它們的來源…鬼魔已把他們的良心烙麻木了…英皇欽定本的翻譯是正確的, 'seared with a hot iron,' 良心被燒灼到失去了感覺的地步,對正誤不再有反映了…這些騙子與偽善的騙術家, 已無法受良心的阻擋…他們僅能去不斷推行鬼魔的謊言與蠱惑的教義;同時,自己的良心卻完全不曉得自己的謬誤" (R. C. H. Lenski, Th.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Paul's Epistles to the Colossians, to the Thessalonians, to Timothy, to Titus and to Philemon,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4年版, 第619, 621頁)。

如今世上最為邪惡的教義,便是來自鬼魔的如此信念,認為女人有 "權" 殺死嬰兒。如此概念仍能使我從心底感到震驚。在我年青時,人人都認為,墮胎是一條滔天大罪。我們如此認為,原因是我們仍處在許多世紀基督教的影響之下。

毫無疑問,基督教的信仰從一開始便是反對墮胎的。下列的多條引句,全都出於最早期的基督教領袖,引自《早期基督教信念》一書A Dictionary of Early Christian Beliefs, David W. Bercot, J.D.,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8)。

《巴拿巴的書信》(The Epistle of Barnabas, 約公元70年)說: "你不可用墮胎殺死嬰兒,也不可在他出生後摧毀他。"

《十二使徒遺訓》(The Didache, 約公元80年): "你不可用墮胎殺嬰,也不可在出生後殺他。"

雅典那哥拉(約公元175年), "我們認為,那些用藥物促成墮胎的女人犯了殺人之罪。我們還認為,她們必須向神交待自己墮胎的惡行。"

特土良(約公元197年), "殺生是應完全禁止的。因此,連胎內的嬰兒我們也不應摧毀。"

特土良(約公元197年), "在外科醫生的工具中,有一種可調整外形的器具, 可用來打開子宮頸,並能撐住張開的頸口。它還帶有一種圓形的刀片,通過細心卻殘忍的手法,用來切除開宮內胎兒的肢體。它的最後一樣附件,是一根覆蓋的鈍鉤子,胎兒整體能靠此被粗暴地扯出母體。還有一根陰險的銅針,或銅刺,用來擊殺胎兒、搶奪其性命。因其作用,它被人稱為「胎兒的剋星」– 那曾一時生存過的胎兒。"

羅馬異教徒墮下了成千上萬的胎兒,更有千萬嬰兒被棄街頭,任憑風吹日晒而死,或被他人拾去,養大為奴,或做娼妓。

下面,我要為那些 "動物保護者" 提供一則「亞歷山太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 約公元195年)所說的話, "雖然他們喂養鸚鵡和杓鷸〔讀sháo yù, 另一種作寵物的鳥〕異教徒卻不願撫養孤兒。他們寧願拋棄生在家裡的嬰兒,將其遺棄街頭,卻會去拾養幼雛。如此,他們選擇了無理智的動物,卻拋棄了有理智的生靈!" 這與當今的異教徒何等相似﹕他們崇拜自己的狗,卻殺死他們的嬰兒!

可見,早期基督徒把墮胎視為凶殺,他們認為此行為來自魔鬼。隨着基督教的傳播,墮胎在整個西方世界已被定為非法。但是,在1973年,美國最高法院裡的七個老頭子宣稱,墮胎是合法的。「計劃生育組織」(Planned Parenthood)很快將此裁決商業化,宣稱婦女有 "選擇的權利",從中獲取了龐大的利益。從1973年起,超過五千五百萬嬰兒因此失去了生命。死在希特勒大屠殺的火爐中的猶太人有六百萬,而死於「計劃生育組織」屠夫手下的嬰兒卻是那人數的九倍。今早,美國正浸泡在五千五百萬慘遭屠殺的嬰兒的鮮血中。

回顧基督教古文獻,《公元390年使徒憲章》(The Apostolic Constitutions of 390 A.D.)內提到,"你不可通過墮胎而殺死胎兒,也不可殺死已出生的嬰兒。因為一切被創、並從神手中獲得靈魂的,一旦被殺,必帶來報應,猶如受不義之人殺戮一樣"。聖經說,

"因為血是污穢地的;若有在地上流人血的,非流那殺人者的血,那地就不得潔淨" (民數記 35:33)。

因在我們手中喪命之無辜嬰兒的數目,比希特勒德國所殘害的猶太人人數多九倍, 如此看來,美國在 "觸犯人類" 這條罪上,比納粹德國更為罪孽深重。挪亞•哈瓊斯博士 (Dr. Noah Hutchings) 說:"如果神因這條罪而懲罰了希特勒和德國,那麼神對我們的審判要更為嚴厲多少呢?" (Forty Irrefutable Signs of the Last Generation, Bible Belt Publishers, 2012年版, 第205頁)。

上星期三,歐巴馬總統舉行了關於槍械暴力的記者招待會。歐巴馬總統說: "我們社會整體的首要任務,就是要確保我們兒童的安全。我們會就此受審判" (Los Angeles Daily News, 星期四, 2003年1月17日, A11)。這些話在我看來充滿了諷刺性。歐巴馬發表此項聲明,其背景是康涅狄格州 新城 (Newtown) 所發生的恐怖槍殺案,使20名學生被殺。但是,在歐巴馬總統講話的同一天,就有3,000嬰兒死於人工墮胎犯的手上。每天三千嬰兒的喪生,使歐巴馬的話帶上了一種不祥的色彩與音調:"我們社會整體的首要任務,就是要確保我們兒童的安全。我們會就此受審判。" 不錯!我們定會就此而接受審判!

美國已經在神的一系列審判下搖搖欲墜了。颶風擊打着東岸。龍捲風肆虐於美國中部各地區。中西部的玉米地枯旱致死,這是自美國三十年代的沙塵暴災害 (Dust Bowl) 以來最嚴重的旱災。伊朗正準備核導彈來攻擊我們,而總統〔據他的醫療報告揭示〕卻躲在白宮內吸煙。當共和黨搓手頓足、躊躇不決時,哈利•里德 (Harry Reid) 以及民主黨正籌劃如何使我們國家徹底破產。成千上萬的非法移民和非法毒品正越過我們國界;同時,美國的下一代在狂暴的電子遊戲的洗腦中、在日益昇級的暴力下,正計劃如何去相互殘殺。我在美國生活了幾乎四分之三個世紀, 但是我從未感到過撒但的魔掌與牠手下之惡魔的影響, 曾像當今這麼強烈。

他們告訴我們,如果我們使高殺傷力槍械非法化,便可結束暴力事件。千萬不要相信這類話 ── 一分鐘也不要信!參議員範因斯坦 (Feinstein) 是槍支管制的主要支持者之一。但是,你知不知道她本人卻着帶自動手槍?她想奪去的槍 ── 但她卻狂熱地抓住自己的手槍不放!原因何在呢?因為她清楚,如今在美國的生活是何等粗野與危險。

會有宗教復興發生嗎?不會 ── 不會再有全國性的復興發生了。為什麼呢?因為大多數美國人的良心已 "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 (提前 4:2)。若有復興發生,人們必先為罪自責。當人的良心變得麻木、僵硬,並且枯竭到對罪惡麻木不仁之後,他們將不會為罪自責。他們會在罪惡裡越陷越深,直到審判到來為止,就如所多瑪城和羅馬帝國所承受的審判一樣。

心理學家理查德•甘茲(Richard L. Ganz)說,

      毫無疑問,研究員正在利用墮下來的活胎兒做實驗。聽起來似乎出奇,但利用墮下的胎兒作活体解剖的人依然存在,同時,在動物身上進行同樣的實驗卻廣遭譴責。實驗的項目包括從活胎身上摘除(如肝臟等)器官,或把切下來活胎的頭與心肺機連接起來,為觀察某些化學物質對大腦的影響 ── 這都已刊載在醫學報導中…
      醫學研究如今剛剛開始探索墮胎的後果。然而,當一個社會自願接受洗腦時,當此社會拒絕呼吁抵制非義時,家庭與文明的根基便處在危機中…
      墮胎在德國是違法的,但在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卻在廣泛地實行着。「安樂死協會」(The Euthanasia Society)不久後便應運而生。最終,醫學界便認可了老年人、痴呆與病殘者、以及殘廢兒童的滅絕。通過 "醫助處死" 的安排,273,000病殘者喪生。當德國對此一聲不吭時,希特勒無需再做多少工作,便可此延伸到其他種類的人…奥斯威辛集中營的恐怖〔數百萬猶太人在此被毒死〕的起始點,就是墮胎和醫助處死…我們〔在美國〕如今正處在那微妙的滑坡頂端,最終會走向奥斯威辛。切莫讓人說,這絕對不會發生在我們身邊 (Richard L. Ganz, Ph.D., Thou Shalt Not Kill, Arlington House, 1980, 第22-23頁)。

歐巴馬已經在強迫納稅人把稅金用在「計劃生育組織」上。你知道嗎?如你交稅的話,你部分的稅金將用來支付墮胎的費用。你是被迫這樣做的 ── 如同在極權國家內一樣。歐巴馬已在迫使宗教醫院提供墮胎設施,否則將剝奪他們的免稅優惠待遇。我們已經生活在這樣的一個國家裡:其新聞媒體不過就是民主黨的宣傳工具罷了。我從1964年起便開始觀察總統選舉了。但主流媒體這次對羅姆尼的攻擊是如此的惡毒,其惡劣度令我反胃。他們的作為,似乎是從納粹德國的宣傳部長約瑟•戈培爾 (Joseph Goebbels) 身上學來的。請不要誤解我。我並非共和黨成員。我不屬任何政治黨派。但媒體對羅姆尼的攻擊實在令我反感。因為法庭的命令、在警察的監督下,我們已經允許像佛羅里達州的特麗•夏沃 (Terri Schiavo) 這樣的人被活活餓死。當作家戈爾•偉多 (Gore Vidal) 說美國正在轉向一個極權國家時,我認為他太極端了。而如今我想他說得沒錯。雖然他極其自由主義化,但是他在這點上是正確的。美國正在轉變成一個極權國家。

你我正生活在此社會瓦解的過程中。我發現,年輕人越來越難以得到轉變。四十年前,我時常看到青年人成群結隊地來到教會,並經歷真正的轉變和復興。我在1960年代目睹了復興降臨到「阿斯伯里學院」(Asbury College)。我曾目睹年輕人一晚接着一晚來到「日落大道」(Sunset Strip)聽亞瑟•布萊斯特(Arthur Blessitt)講道。我曾目睹了數百位年輕人在「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中得救,並且在那之後幾個月,又在舊金山的海灣地區目睹了數百位年輕人得到轉變。

但如今卻不可能了。如今,他們的良心似乎 "被熱鐵烙慣了一般" (提前 4:1-2)。如今,使年輕人產生認罪感、並得到耶穌基督的赦免、並得到主寶血的清洗,是非常罕見的事。如今那為何如此罕見呢?因為你們這一代被 "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 欺騙,"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 (提前 4:1-2)。當我談到罪的時候,如今的年輕人能若無其事地注視着我,好像從未聽說過這個概念一般。罪?那不是很久以前人們相信的東西嗎?罪的概念對他們來說是陌生的。但是,你若無法感受到自己的罪惡,你便不可能成為基督徒。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你將會像韋爾斯 (H. G. Wells) 書中的 "莫洛克人 (Morlocks)" 那樣生活、死去,對罪惡毫無內疚感。你絕對不可能成為一位真正的基督徒。成為基督徒的第一步是因罪而感到有罪惡感。

如果你還具有足夠的 "人性",你的良心仍舊能因你內心、乃至生活中的罪孽而感到內疚的話,我請求你來信靠耶穌,靠祂的寶血洗淨你的罪惡 ── 在你的良心還沒有完全麻木之前、在你還未變得像其餘世俗化的美國人那樣!

如果你希望和我們談論如何成為基督徒,請走到禮堂後面,凱根博士將把你領到一個安靜的房間裡,在那裡我們可交談並禱告。普魯特隆先生,請帶領我們禱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提摩太後書 3:1-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Julia Ward Howe, 1819-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