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福音的萬力 [鉗]

THE GOSPEL VIS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三年七月十四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ly 14, 2013

"然而, 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翰福音 5:40)。


這是耶穌對當時那些不信的猶太人所說的話。他們很虔誠,但他們不信耶穌。他為他們提供了充足的證據,顯明自己是他們從神差遣而來的彌賽亞。但他們仍舊拒絕信祂。

如果你在家裡讀過約翰福音第五章,你會看到,基督提醒過他們,祂曾接受過施洗約翰所作過的見證,而且世間普通人都相信約翰是一位先知。約翰曾對耶穌作過如此的見證,說, "看哪,神的羔羊﹕除去〔背負〕世人罪孽的 [羔羊]"(約 1:29)。然而,這群不信的人拒絕接受約翰的見證。

接下去,耶穌說,祂行出的奇跡與其它聖工也證明祂是彌賽亞。祂說, "父交給我要我成就的事,就是我所做的事,這便見證我是父所差來的"(約 5:36)。基督所行的奇跡,以及祂手中的妙事,清楚地顯明祂正是彌賽亞。

更進一步,耶穌說, "差我來的父也為我作過見證"(約5:37)。雖然當場聽耶穌講話的人從未聽到過神的聲音,其他他們認識的人曾聽神說過, "你是我的愛子,我喜悅你"(路3:22)。這一定曾被人廣為傳揚,使那天每位在場聽祂說話的人都知道,神的聲音曾親口聲明說,耶穌是祂的兒子。

然後,耶穌提醒他們說,還有第四位向他們作證的,告訴他們耶穌是基督, 是遣來拯救他們的彌賽亞。這第四位見證便是聖經本身,也就是他們每日花許多時辰所精心研讀的舊約經卷,而且他們已經熟知其中極大部分的經卷。耶穌告訴他們,說他們 "查考聖經…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5:39, 40)。

你要理解,這並非一句反猶太人的話語。作為一個「時代論主義者」(Dispensationalists),我們相信神與以色列之間仍舊持有人間的契約。所以,我們譴責反猶主義。我們支持以色列民族;我們支持猶太人。他們並不比外邦人更 "迷途", 因為外邦人也拒絕了救主。但 "我不以福音為恥;這福音本是神的大能,要救一切相信的,先是猶太人,後是希臘人"(羅1:16)。耶穌來到人間正是為了拯救一切來信靠祂的人,無論是猶太人或是外邦人。即使以色列的猶太人仍未信靠耶穌,我們仍舊支持他們,反對一切反猶主義的邪惡。

現在,我們暫且放下當時聽耶穌說話的那些不信的猶太人。讓我們轉過頭來對今晚你們中間不信的外邦人說幾句話。你們今晚在座的,也面對同樣的證據, 證明耶穌是基督,是神遣到人間的救主。你有施洗約翰的見證;你有基督所行之奇跡的見證;你有神從上天發出之聲音的見證;你也有聖經內提供的見證。這一切見證都說,拿撒勒人耶穌是神應許中的救主,是罪人們唯一僅有的救主。

最糟糕的是,那些在場聽耶穌說話的猶太人,面對如此眾多的見證,卻仍舊拒絕去信靠耶穌基督來獲得永生!因此祂對他們說,

"你們查考聖經,因你們以為內中有永生;給我作見證的就是這經。 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  (約翰福音 5:39, 40)。

如你住在無神論的國家內,比如講從前的蘇聯,你可以有些藉口。我從理查德•聞布朗牧師(Pastor Richard Wurmbrand)那裡讀到了下面這個故事。聞布朗牧師是路德教傳教士,是位信耶穌的猶太人。他因宣講福音而在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監獄中蹲了十四年的牢。聞布朗牧師入獄前曾遇見一位來自西伯利亞的青年畫家。聞布朗牧師的俄語和羅馬尼亞語都非常流利。在他們聊天的時候,那位青年俄羅斯畫家告訴他,

     "我只知道他們在學校裡教我們說,宗教是帝國主義手中的工具,等等。我常去一個墓地環繞的無人管理的小房屋裡"(聞布朗說, '我知道那一定是墓地中的俄國東正教教堂。' 那位年輕人繼續講下去)。
     "牆上挂着一幅畫像,畫了一個釘在十字架上的人。我想,「他一定是個邪惡的罪犯, 以至承受如此的刑罰。」但如果他是這樣一個罪犯,為什麼這幅畫卻挂在尊榮的位置上 – 好像他是馬克思或列寧一樣?我後來決定,他們起初以為他是一位罪犯,但後來發現他是無辜的,所以挂起他的像來表達他們的後悔之心。"
     〔聞布朗說,〕我告訴那位畫家,「你靠近真理已走到半路了。」幾個鐘頭之後,當我們抵達目的地時,他已獲知了我所能告訴他的一切有關耶穌的事情。在我們分手時,他對我說,「我本來計劃今晚去偷些東西,正如每人都在盤算的一樣。現在,我怎能下手呢?我信的是基督」(Richard Wurmbrand, Th.D., In God's Underground, Living Sacrifice Books, 2004年版, 第25, 26頁)。

自蘇聯剛解體之後,在俄羅斯年輕人中,我們一次又一次地聽到過這種反應。很奇怪,在伊朗的年輕人當中,我們也看到這種反應有增長的趨勢。過去六百年以來所發生的最大一次復興,如今便發生在此刻的伊朗和阿拉伯國家內。當然, 我還知道,就在我們生活的這個時代,中國、印度、非洲有成千上萬的年輕人, 全心全意地投靠了耶穌。而這些剛獲得轉變的民眾會與那位年輕的俄羅斯畫家一同說, "現在,我怎能下手呢?我信的是基督。"

但是,我們在美國是否能看到這樣的反響呢?沒有,我們看不到。以前有段時期我們可能看到過, 但那已一去不復返了。「耶穌運動」始於六十年代中期。有天晚上,葛利費斯先生向我指出了這一運動的結束時刻。他說,這運動與「道德多數派」(Moral Majority)一同垮台了 ── 當傑利•弗維爾(Jerry Falwell)借助於美國中年白人的恐懼,令他們轉而敵視社會上那些靠正面的福音信息應能贏得的年輕人。葛利費斯先生說,傑利•弗維爾殺戳了「耶穌運動」。這說法或許有點過頭,但我認為他並非毫無道理。傑克•海爾斯 (Jack Hyles) 在此也沒有做什麼好事。祂通過宣道強烈地反對金屬框眼鏡(因為約翰•列儂, John Lennon, 曾戴過這樣的眼鏡)。海爾斯、弗維爾、以及此類宣道士,使年輕人更加遠離了我們的教會。他們覺得需要保護在教會裡的孩子,在宣道中斥責教會以外的孩子。但這種做法是不符聖經的。這並非早期教會的做法,也不是復興期間任何福音宣道士的做法。結果,據民意調查專家喬治•巴拿(George Barna)的統計,他們不僅失去了教會之外的孩子,他們也失去了教會裡出生的88% 的孩子,使他們 "一去不复返" 了。

現在,他們想再去爭取那些年輕人,但一切都太遲了。如今,神 "已經轉去離開他們" (何 5:6)。像神在「耶穌運動」中所做的事情,一代人經歷一次已是萬幸了。如今那些 "激進"(progressive)浸信教徒試圖用閃爍的燈光、新奇的音樂、和 "基督徒" 露體舞女來吸引年輕人!太遲了!一切都毫無 "效果"。神現在說:

"我要回到原處,等他們自覺有罪,尋求我面"  (何西阿書 5:15)。

我本人認為,在美國衰落之前,我們不再會看到神在我們年輕人身上行奇工了。沒錯,美國會衰落。我認為,在美國衰落之前,神不會在我們的年輕人中間再次遣送復興。我或許錯了,但我認為沒錯。僅有到那時,我們才會意識到,像傑克•海爾斯和傑利•弗維爾對70年代末期至80年代的美國年輕人所造成的傷害。請你理解,我並不是完全反對弗維爾博士,但他在過去的確說過一些不明智的話。

基督在世的時候也是如此。許多猶太人年輕人來投靠基督,得到了拯救。但是宗教領袖們卻攻擊那場運動,害怕會失去自己的國家(約11:48)。拒絕了基督之後,他們也失去了國家 ── 正如當今的美國人正在失去自己的國家一樣!

所以,如果你是一個在美國或西方某地生活的年輕人,你得救的可能性極小。你會像那位年輕的俄羅斯畫家那樣信耶穌的可能性可說是微乎其微。如今,在美國或西方世界內,神並非以大能力來工作。祂 "已經轉去離開他們" (何 5:6)。而耶穌今晚對你們說,

"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 (約翰福音 5:40)。

你是否知道,除非神吸引你,你是無法投靠耶穌的?耶穌本人說下來話時把這點陳述得很清楚,

"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 (約翰福音 6:44)。

而在美國乃至西方,神僅吸引少數人到祂的兒子那裡。你信靠耶穌需要一個奇蹟。不錯,你若想在此邪惡時代中得救,所需的正是一個奇蹟。

把眾星安排在穹蒼上靠奇跡,
 把地球懸掛在空中也靠奇跡;
當祂救我靈魂、清洗解脫我,
 靠的是愛與恩典的奇跡!—《靠奇跡》
("It Took a Miracle", 詞: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我見到有些人在諮詢室裡徘徊。你進進出出,就像行屍走肉一般(弗2:1, 5)。但對於信靠耶穌,你一點進展也沒有 ── 一點也沒有!一點也沒有!一點也沒有!原因何在呢?耶穌說:

"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 (約翰福音 6:44)。

但神如今 "經轉去離開他們" (何西阿書 5:6)。

中國大陸的年輕人似乎很容易就信了耶穌!每天有數百人信了主!但是,一旦中國的學生來到美國,卻沒有類似的事情發生。為什麼呢?因為他們離開了神祝福區域,離開中國,移民到了美國,到了神 "經轉去離開他們" 的地方。在中國,我們見到了成千上萬民眾帶着眼淚來信靠耶穌,並因找到了救恩而歡喜!但那僅發生在中國!一旦中國的學生來到美國後, 我們沒見到神在他們中有何作為。

孔諾理博士(Dr. Kenneth Connolly)是研究歷史上復興的學者。孔諾理博士發現一件事,就是復興總是有 "選擇性的"。他的意思是,復興總是僅僅局限於某組人。而這正是我們在中國年輕人身上看到的事。在中國,每小時有超過700年輕人信耶穌 ── 日夜不停 ── 在現代最大的復興中!但是當中國內陸的留學生來到這裡之後,他們極少得救!我們從來沒有見過有一個來我們教會的中國留學生得救,一個也沒有!他們離開了神賜福的地區,來到了對屬靈事物蒙蔽的美國和歐洲來。但此邪惡的時代中,任何種族的人在美國和西方得救都是罕見的。造成這一切的原因之一是 "決志主義" 的教義。查爾斯•賀治博士(Dr. Charles Hodge)在下列一番話中指出了 "決志主義" 的謬誤。

人所構思出來的,沒有什麼教義比這更能摧毀靈魂了﹕既罪人能隨時隨地的令自己獲得新生,能懺悔而選擇信主。那些真心接受此教義的人,永遠不會去搜尋獲得這一切福分的惟一真實根源(Charles Hodge, Ph.D., Systematic Theology, Hendrickson Publishers, 1999年版, 卷II, 第277頁)。

現在,讓我們話歸正題。在這兩節經文之間,你可看到了一種衝突?

"然而,你們不肯到我這裡來得生命"(約翰福音 5:40)。

同時

"若不是差我來的父吸引人,就沒有能到我這裡來的"  (約翰福音 6:44)。

我將不會因為你而把這化簡。兩者之間是有衝突!從現實角度來說,你必須來信靠耶穌才能得救 ── 但是,除非父神吸引你,你不能到祂那裡。這令你處於如何一個處境?這讓你處於失喪迷途的處境中!這便是迷途的含義!你必須來信靠耶穌才能得救 ── 除非父神吸引你;但你不能到祂那裡。這便造成了衝突!這向你顯示了迷途的含義!如果你認為你能靠自己學些東西或做些事情得救,那麼你永遠都不會得救。正如賀治博士說的,"那些真心接受此教義的人,永遠不會去搜尋獲得這一切福分的惟一真實源泉"。

必須來信靠基督 ── 但是你無法到祂身邊!這被稱作 "福音的萬力鉗"。我希望你不會認為你是第一個受到 "福音萬力鉗" 夾持的人。約翰•班揚(John Bunyan, 1628-1688)在此鉗內掙扎了十八個月。年輕的司布真(Spurgeon)困在此鉗內至少有七年。是神把你置在此鉗之內。"我辦不到,但我必須做!" 這便是你的困境。神把你置於此鉗之內是有原因的。

萬力鉗是一種固定在作業台上的工具。它由兩個可移動的鋼鐵鉗口和一個槓桿組成。它用來鉗住兩個金屬鉗口之間的物件。"福音的萬力鉗" 就是神把你夾在 "我辦不到、但我必須做" 之間。如果這壓力達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你或許會呼求道,"我真是苦啊!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羅 7:24)。如果你有這樣的感受,這說明你已覺醒了;通常在這之後不久,你便會向耶穌呼求,"主啊,拯救我!" 這就是傳統的轉變方式。那便是奧古斯丁、路德、衛司理、以及懷特腓德(Augustine, Luther, Wesley, Whitefield)獲得轉變的方式。在此之前你做的一切,最多不過是某種準備工作,或者不過是某種敷衍了事罷了。神在轉動萬力的把手,祂正在扭緊萬力鉗的鉗口。你是否感到了壓力?你有沒有受到擠壓?

你必須來投靠耶穌才能得到生命。但你靠自己的能力是到不了祂身邊的。你必須 ── 但卻辦不到!你是迷途的!向基督呼求吧!僅有祂才能拯救你!僅有祂才能赦免你的罪!僅有祂才能賜予你永生。僅有祂才能使你免受福音萬力鉗的擠壓!向耶穌呼救吧!快來倚靠祂的恩典吧!祂死在十字架上,為要償還你的罪孽。祂從死中復活,為要賜給你生命!我今晚請求你 ── 快來信靠耶穌吧,而且現在就來信!把自己投在神的兒子身上!請聽以撒•瓦茲(Isaac Watts)的詩歌,

罪孽、軟弱、無助之蟲,
 倚在基督懷中;
主乃我之能力、公義,
 耶穌既我全部。
("How Sad Our State by Nature Is!"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曲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如果你想和我們談論有關信耶穌與得救的事情,請現在就離開座位,走到禮堂後面去。凱根博士將把你領到一個安靜的地方,在那裡我們可以交談並禱告。陳醫生,請為今晚有人能得到轉變禱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www.rlhsermons.com

你可用英文發電郵給海博士–電郵地址﹕rlhymersjr@sbcglobal.net。或寄信給他
到﹕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或直接打電話給他﹕(818)352-0452。

本站所載之宣道文稿不帶版權,無需得到海博士的允許便可使用。
然而,海博士的全部視頻信息均為版權所有,未經許可不得使用。

宣道前普魯德鴻先生(Mr. Abel Prudhomme)領讀的經文﹕約翰福音 5:31-40。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Come Unto Me" (詞: Charles P. Jones, 1865-19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