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民主黨喝「神」與「耶路撒冷」的倒彩
— 我們該怎麼辦?(論創世記,第64講)

DEMOCRATS BOO 'GOD' AND 'JERUSALEM' –
WHAT CAN WE DO ABOUT IT?
(SERMON #64 ON THE BOOK OF GENESIS)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九月九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9, 2012

"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他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創世記 18:32)。


神差遣兩位天使去所多瑪。當他們走向所多瑪的路上,亞伯拉罕向神禱告說, "無論善惡,你都要剿滅麼?" (創 18:23)。然後,亞伯拉罕轉向神,說如果城內有五十個禱告的人,他問神是否會將這城毀滅。神告訴他,如果城內有五十個作禱告的人,祂便因這五十人而饒恕那城。亞伯拉罕再問,神是否會因四十人而赦免那城。神說祂會因四十人的緣故而饒恕那城,也會因三十、甚至二十人而放過那城。這時,亞伯拉罕說,

"假若在那裡見有十個呢?祂說: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創世記 18:32)。

神會因有十個禱告的人而赦免所多瑪全城的人。這顯明了向神代求的力量。

哈西迪派的猶太人依據這一類的經文,認為有36位義人的禱告,擋住了神對世界的懲罰。猶太教正統派信徒把這些作禱告的人稱作「撒迪克因」(Tzaddikim), 就是那36位代求禱告的義人,他們的祈求擋住了神對全世界的懲罰。

我雖然不很確定那數字是否是36人,我基本上同意哈西迪派正統猶太信徒的看法。聖經內說, "義人〔熱心–KJV〕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 5:16)。

在此邪惡的世代中,我們需要更多的祈禱。切莫忘記, "義人熱心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邪惡的城市所多瑪會全部得到赦免,如果其中僅有十個人在為它代求!羅得不敬虔的兩個女婿會得到赦免; 他不敬虔的妻子也會得到赦免。甚至所多瑪全部人都能苟且偷生。想想看!那篇經文的含義難道不正是這樣嗎?

我相信,只要我們誠心禱告,神仍可能會赦免我們民族,甚至包括那些不敬虔與邪惡之人。正如所多瑪可能會獲赦免一樣,美國也可能會得憐憫,只要我們有足夠的男女作禱告!神說過, "義人〔熱心〕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我們國內肯定有許多不道德、不敬虔的人。上週,在觀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時,我感到極為震驚傷心。一位接一位上台發言的代表都在為人工墮胎助陣 ── 似乎5千5百萬已被屠殺的嬰兒仍然不夠一樣。一位接一位發言的代表都在為同性婚姻的合法化而呼吁。在整個代表大會的過程中,我為此類呼吁的頻繁性感到震驚。

更進一步,當我聽到奧巴馬總統本人在他接受代表會提名的講演中,至少三次肯定了同性婚姻的正確時,我感到極為不安。這通過電視注入了美國各地的起居室內,觸怒了大部分美國人。因此,我想再次重復一下我在2012年5月13日於母親節那天講的話。那篇道文刊載在羅伯特•薩姆納博士(Dr. Robert Sumner)主編的《聖經宣揚家》(The Biblical Evangelist) 2012年8/10月號期刊上。那天我向奧巴馬總統所說的話,今晚在此我想重復一次。

我對奧巴馬先生說, "閣下,美國人民雇用了你,不是要你去作倫理哲學家或神學理論家。我們雇用你,並非讓你去告訴天主教徒,說他們的醫院必須提供避孕措施。我們雇用了你,並非讓你去禁止在紐約的拉比施行割禮!(是的,那如今正在發生!) 我們雇用你,更不是讓你去指點我們其余的人如何看待婚姻。我們雇用你,不是要你作一位神學或倫理哲學家。我們雇用了你去更正經濟弊病,把油價降下來,讓我們的年青人有份工作做 ── 就像〔小〕羅斯福在經濟大蕭條期間所做的那樣。總統先生,請你不要再訓斥我們在倫理或信仰上應該接受什麼;望你辦好我們雇你去做的工作 ── 不然,請你把位置讓給一位會管生意的人!"

但請你不要以為我會 "攻擊同性戀的人 (gay bashing)"。那些讀我所宣之道的人,以及那些坐在我們教會中的人,都知道那並非我的立場,我也不會就此而改變。我相信我們應 "傳福音給萬民聽" (可 16:15), 而並不是僅傳給那些有相同見解的人。耶穌會赦免一切真心悔改、並靠信念回頭信靠祂的人。約翰福音3:16告訴我們說,神愛世人如此之深,以至祂遣送耶穌來,為了拯救 "一切信祂的" 人。那才是我們的信息。我們永遠不應離棄那一信息,誤入某類 "憎恨言詞 (hate speech)" 內。我們應像耶穌那樣,為那些與我們意見不同的人禱告。

但我上週觀看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時深感震驚。那些纂寫民主黨政綱的人把「神」字刪除了,並有史以來第一次不去肯定耶路撒冷城是以色列的首都。我不理解他們為什麼這麼作,但那明顯是一大錯誤。當共和黨指出這點時,奧巴馬總統匆忙要把那些詞句重新置入黨綱內。有位新聞講解員說, "他臉上掛着雞蛋 (He got egg in his face)," 意思是這令他丟了臉。結果,奧巴馬在最後一刻要代表們把「神」和「耶路撒冷」字樣重新置入黨綱內。黨綱起草協會成員,州長斯特里克蘭(Goverrner Ted Strickland)向民主黨代表們提議,要把「神」和「耶路撒冷」放回黨綱內。大會主席,洛杉磯市長安東尼奥•維拉萊溝沙(Antonio Villaraigosa)走上大會講臺,要求代表們以三分之二的人數,投票通過這一黨綱修改提案,把「神」和「耶路撒冷」字樣重新置回黨綱文件內。他先使用了口頭表決,要求代表們用 "aye" 或 "nay"('啊' 或 '不')來大聲表決。

在第一次口頭表決中,他無法辨出說 "aye" 的是否有三分之二。否決的聲音也很強。他要求代表們做第二次表決, 但仍舊無法確認同意的人是否有三分之二。維拉萊溝沙無所適從地周圍張望着。第三次口頭表決和前兩次一樣模稜兩可,但維拉萊溝沙說, "照本主席的意見來看,此提案已經通過。" 上星期五晚上,我在福克斯新聞中觀看了這一場景的重播。當維拉萊溝沙宣布此提案通過時,整個會場內響起了喝倒彩的(Boo…)聲音。「神」和「耶路撒冷」被喝倒彩,遭人唾棄;反對者忿怒地揮手抗議,反對把「神」和「耶路撒冷」重新置入黨綱內。反對的人數遠超過了同意的人數,但卻被大會主席強行通過,導致被洛杉磯時報稱為 "一段丟臉的插曲,玷污了" 代表大會 (Los Angeles Times, September 6, 2012, U1版面)。這篇時報文章還引用了州長羅姆尼的話說, "民主黨政綱內刪除了「神」字,顯明此政黨已越來越走入極端,疏遠了美國民眾" (同上)。聯合通訊社說, "雖然民主黨正極力減少遺漏「神」字在政治上的負面影響,一些 [我看似乎是大部分] 忿怒的代表卻在〔議案通過時〕高聲尖叫, 揚手抗議" (Daily News, September 6, 2012, 第A10頁)。

我知道,今晚在教會裡聽說有美國民眾向「神」和「耶路撒冷」喝倒彩,要壓住此名的聲音,這確實會令你不安。但你總應記住神對亞伯拉罕所說的話, "為這十個的緣故,我也不毀滅那城" (創 18:32)。他們向神與耶路撒冷喝倒彩,使我們感到傷心或不安。我們對此該怎麼辦?我們可以禱告!在世人的眼中,那聽起來似乎是軟弱,無足輕重的事。但他們錯了。一切真正重要的事情,都是禱告祈求的結果!真心地來講,我現開始認為,我們不應為任何黨派作祈禱。我對兩黨都不再有任何好感了。我認為,我們應該把精力和禱告,完全集中在幫助年青人去尋求神。應將此當作我們禱告的核心!我們的任務仍在前頭 ── 祈求我們的教會能爆炸性地成長,充滿年青人!

"義人〔熱心〕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各書5:16).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世中充滿罪惡的悲傷,
靈魂多失喪,亦無盼望。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Teach Me to Pray" 詞: Albert S. Reitz, 1879-1966)。

今晚,我把托瑞博士(Dr. R. A. Torrey)的經典著作《如何禱告》(How to Pray) 第一章的一部分,稍加修改講給大家聽。下面便是引自那章書的內容。

禱告使你的工作充滿能力。如果我們希望在任何工作中獲得能力,我們可以通過誠心的禱告來獲得。多年來,許多人希望得人卻毫無結果。然後,他們學到了為他人代求的秘密,並通過熱誠的祈求,看到許多他們為之禱告得救的人,來到了耶穌身邊。許多人通過放棄對本人能力的信賴,完全依賴禱告,終於成為一位得人的能手。

當其他一切都無效時,禱告卻能獲得成效。通過禱告,福音最頑強的敵人, 變成了福音最勇敢的捍衛者。最邪惡的人變成了神最敬虔的兒女;充滿嘲笑的婦女變成了最純潔的聖徒。啊,禱告的能力!當一切希望都滅絕時,禱告能伸手抬起男女,帶他們去到上天與神交往!太奇妙了!我們太不珍惜禱告這一武器的能力了!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世中充滿罪惡的悲傷,
靈魂多失喪,亦無盼望。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禱告能將神的福分帶給教會。教會歷史上充滿了急需征服的艱難。魔鬼憎惡教會,想方設法要阻擋她的發展 ── 通過假教義,通過紛爭,或通過生活中的腐敗。但通過禱告,在一切困苦中都能尋到一條平坦的道路。禱告能剔除異端邪說,化誤解為諒解,能清除一切路上的障礙,並能帶來神復興恩典的浪潮。歷史能為此做出明證。在歷史上最黑暗的時刻中,當教會的狀況變得絕望時,禱告的男女或聚在一起,或獨自一處,向神發出呼求,回答最終來臨了。

世俗、肉身、魔鬼,今晚似乎完全控制了美國。我們生活在極其黑暗的時刻中 ── 但正在此時,

"這是耶和華〔做工–KJV〕的時候,因人廢了你的律法"
      (詩篇 119:126)。

無論如今的時刻如何黑暗,神準備再次做出奇工。神仍然在傾聽我們的禱告。我們是否會向祂揚聲祈求呢?祂會聽到你為迷途者詳細地祈求、真心渴望幫助他們嗎?你是否希望成為善作禱告的男女?他們的拯救很可能要看你的禱告了!

"義人 [熱心] 祈禱所發的力量是大有功效的" (雅 5:16)。

親愛的救主,教我禱告;
   我心向恩主,發聲求告;
願遵主旨意,走主真道;
   親愛的救主,教我禱告。

如你願意每天花十五分鐘的時間,為那些來到我們身邊的迷途朋友祈求,渴望帶他們進來,當我們一同唱 "禱告之能力!" 時,走到臺上來。請放聲唱!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世中充滿罪惡的悲傷,
靈魂多失喪,亦無盼望。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碧波先生、李先生、與普魯特鴻先生,請帶領我們求告。〔禱告〕"禱告之能力!" 放聲來唱!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世中充滿罪惡的悲傷,
靈魂多失喪,亦無盼望。
   求主賜我禱告的力量!

請坐。

如果你從未得到轉變,我們祈求你能靠神的大能獲得重生。主耶穌基督從上天來,並代替你死了,為你在十字架上去償還你的罪孽。他們將祂的屍體置入墳墓中,然後封起墓門,並安設了羅馬衛兵把守。但在第三天,主耶穌基督的骨肉之軀復活了。耶穌回升到天國,進入另一維空間內。如今,祂坐在父神的右手邊正在為你禱告。當你悔過、並來信靠耶穌時,祂的寶血必能洗淨你犯下的全部罪孽,令你得重生,並賜你永生。我們祈求,你能很快來投靠耶穌。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創世記 18:23-3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Sweet Hour of Prayer" (詞: William W. Walford, 1772-1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