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從萊斯博士身上學到的事情

THINGS I LEARNED FROM DR. JOHN R. RIC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九月二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 2012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詩篇 126:6)。


我十來歲的時候,在我讀了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的傳記之後,我感到神在召我去向華人傳道。我加入了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同年秋季,我入了百歐臘學院 (現成為大學)。在那裡,我聽到查爾斯•伍德布利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宣講彼得後書第三章時,終於信主得救了。但在那 [學院] 裡,除了得人一堂課之外,我所上的課都不成功。我找了一份工作,同時在星期五、六晚,以及星期天一整天在那華人教會裡工作。在那段期間裡,我讀了《約翰•衛斯理的日記》(Journal of John Wesley), 得知復興是什麼。我一直在為那間華人教會得到復興而禱告。我開始在晚上去念大學,白天每週上四十小時的班,另外整個週末在教會裡工作。1970年春季,我從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校(Cal State L. A.)畢業。畢業之前幾個月,復興便席卷了那間華人教會,其中有數百人得到轉變,並進入了教會。從1969至1973年之間,在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的帶領下,那所教會中爆發了一系大規模的復興。

在1970年秋季,我去到三藩市附近的金門浸信神學院(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就讀。在金門神學院就讀的第二年,在兩位學院朋友的幫助下,我們在那裡創立了一所教會。我們三人都因學院中對聖經的攻擊而感到苦惱。但在那兩年中,我沒有對此採取什麼行動。在那神學院就讀的第三和第四年, 我被選為學院學生報的主編。正是從那時起,我開始捍衛聖經 ── 無論在校刊上或課堂內。學院的院長告訴我,我這樣下去會敗壞我的名聲,會使我因此得不到美南浸信會教會的聘用。在一場內心的激烈爭鬥後,我決定受聘並不重要,並繼續在那裡捍衛聖經。[學院]教授們對《司可福研讀聖經》(Scofield Study Bible)極為反感,並強烈地指責弗藍克•諾利斯博士(Dr. J. Frank Norris)與約翰•萊斯博士(Dr. John R. Rice)。我猜,《司可福研讀聖經》一定不錯,不然他們便不會有如此強烈的反感了。於是, 我出去買了一本,並且從那之後一直在使用這版本的聖經來宣道。但是,雖然我從未讀過諾利斯博士和萊斯博士的著作,我仍認為他們是怪人。我在完全不了解他們的情況下作出了這一結論。

畢業之後,我繼續努力去揭露那所神學院的自由主義。我把那所神學院攻擊聖經的錄像和信件,寄給了加州所有美南浸信會教會的首席執事。這批郵寄導致學院的一位院長任期未滿便被迫辭職。同時,我們教會每月寄給比爾•鮑威爾博士(Dr. Bill Powell)$600,資助分發他創辦的《美南浸信會期刊》(Southern Baptist Journal)。此期刊專向美國地區的美南浸信會披露自由神學主義。我和太太每年到美南浸信會代表會上分發這期刊。代表們總會向我們吼叫,加以威脅。在最後一次代表會上,我太太已懷孕六個月了。但儘管她身孕那時已顯而易見,他們仍向她吐唾沫,往她身上扔東西。回到我們的房間後,妻子對我說: "他們怎能自稱是基督徒呢?" 我僅能慚愧地低下頭。

在我被警告的同時,我還被神學院列入了 "黑名單"。他們寄出攻擊我的信件,使與我終生結交的美南浸信會朋友與我斷了交。那時,我感到極度的沮喪和絕望。正是在這陰暗的絕望當中,一位朋友送給我一本書,是羅伯特•薩姆納博士(Dr. Robert L. Sumner)寫的約翰•萊斯博士的傳記,書名是《神派遣來的人》(Man Sent from God)。一天晚上,我打算坐下來讀幾頁,但卻愛不釋手。結果我一口氣通宵閱讀,早晨九點把書讀完了。我因萊斯博士與美南浸信會自由派人士打交道的經歷,與我所經歷的相似之處而感到吃驚。在那之後幾個月內,我幾乎購買了萊斯博士所著的全部書籍,如飢似渴地把它們讀完了。從此,萊斯博士成了我的引路人和導師;我另一位導師便是作了23年我本人牧師的林道亮博士。

1980年秋季,我去到萊斯博士在田納西州默夫里斯伯勒市(Murfreesboro, Tennessee)的辦公室內採訪他,並錄了影。幾週後,他便去世了。但我幾乎每週仍舊在閱讀他所著的許多書籍和宣道文。我從萊斯博士身上學到了許多有助於宣道事工的實用東西。今晚,我要與大家分享其中的幾樣。

在宣道開始前,我宣讀了萊斯博士的終生警句: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詩篇 126:6)。

那便是萊斯博士的人生與傳道事工的主題。他是一位優秀的學者與經文學生。但他從未丟失過神召他去作傳教士、得人者、和推崇上天所賜之復興的使命。以下便是我從萊斯博士身上學到之事中的四樣。

I. 第一,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如何宣道的事情。

我從1950年代開始傳道。我有意地模仿了葛培理(Billy Graham)的福音宣講方式,並模仿了他宣道內容的結構。他那時是位偉大的宣道士。但後來,有人告訴我用 "解經式 (expository)" 的方式宣道。我多年努力嘗試去用這種方式宣道,但我感到根據錯綜複雜的提綱來講道使我處處受限制,受妨礙。這些提綱分成幾點,包含了許多經文;而每點又分成枝節、細節。這所謂的 "解經式" 說教,令我感到壓抑,似乎被束縛捆綁一般。這時,我讀到萊斯博士在這問題上的見解。萊斯博士說:

      在耶穌的所有宣道中…祂從未采用過如今稱作 "解經式" 的宣道方式。在使徒行傳中所宣講的一切道文中,無論是彼得、或是司提反、或是保羅所講的道 ── 沒有一側是解經式的宣道。每次都是宣道士站起來,為獲得一定效果去宣道;並且他盡力為達到此目的去宣道。當今的宣道士也應為某種目標而宣道,不應僅為解經去講解經文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Sword of the Lord, 1966, 第74, 75頁)。

我從萊斯博士那裡學到,那所謂的 "解經式" 的講道,並非來自我們浸信會或新教先父。這些先父們講道的時候僅用到一兩節聖經。萊斯博士說,現代 "講解式" 的宣道始於普利茅斯兄弟會(Plymouth Brethren), 並由亨利•艾恩賽德博士(Dr. Harry Ironside)的推崇而得到推廣。萊斯博士說,衛斯理、懷特腓德、司布真、托瑞博士宣揚的是 "放膽直言的、不妥協的、具有爭議的、指責罪惡的 [道]"。他說我們需要如此的宣道:那種 "譴責罪惡、反抗異端邪說、指引人走出憂患、警告眾人神的憤怒" 的道 (同上, 第77, 78頁)。萊斯博士說:

      美國在何時喪失了這一標準?為何處處都有色情在侵蝕民眾,並且電影雜誌越來越下流,女人越來越缺乏貞操, 男人也越來越滿心褻讟?原因是美國雖有數百萬教會成員,其中相對來講卻缺乏有能力的…宣道士。能在宣道中指責罪、提醒人即將臨頭的審判、警告抗拒基督者地獄的恐怖,這類宣道士為人不多… 講壇令教會失望了;教會令美國失望了 (John R. Rice, D.D., Bible Doctrines to Live By, Sword of the Lord, 1968, 第311頁)。

聖經說:

"你要大聲喊叫,不可止息;揚起聲來,好像吹角。向我百姓說明他們的過犯;向雅各家說明他們的罪惡" (賽 58:1)。

萊斯博士說:

      每位應召的牧師,其首要目標本應是得人。一位做事工的人,可以利用下列理由來做藉口, "神召我去做聖經教師。我的事工去侍奉教會。我必須喂養神的群羊。" 大使命如今對傳教士仍舊具有約束性。我們必須去向萬民宣講福音…查爾斯•司布真終生擔任牧師,他從未自稱是一位宣道士。然而,在他的事工下,成千上萬的人獲得了拯救,以至於 [司布真教會的] 匿稱叫做「靈网」(soul trap)。在教會中的宣道本應充滿福音的號召性,正如在別處宣道一樣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同上, 第67-69頁)。

在宣道的主題上,我同意萊斯博士的看法。他鼓勵了我去跟隨傳統的、激勵人心的傳福音宣道方式。萊斯博士相信,每次禮拜都應宣揚福音,以此告訴罪人,耶穌愛他們,並願意拯救他們。萊斯博士說:

噢,此乃何等慈悲的源泉,
   出自人類救主之血脈。
為救你我所流之血實珍貴,
   恩典赦免遮蓋了全部罪。
("Oh, What a Fountain!" 詞: John R. Rice, 1965)。

祂愛得久,祂愛得深,
   祂的愛無法來言喻;
祂愛得久,祂愛得深,
   祂死為救你離地獄。
("He Loves You Still" 詞: John R. Rice, 1960)。

II. 第二,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怎樣捍衛信念的事情。

聖經告誡我們說, "要為…真道竭力的爭辯" (猶大書 3)。萊斯博士終生都在為真道爭辯。萊斯博士說,

      不充滿拯救許多靈魂之盼望的牧師,能宣講小巧玲瓏的道文…談論弟兄之情。但那渴望去喚醒良知、觸動人的情操、並促使人去真心懺悔的牧師…必須宣講聖經內不朽的真道…人心徹底墮落的各樣主題,基督贖罪性的死亡,新生的必要性,僅靠信念所獲的救恩,的確實存在的天國與地獄 ── 這一切都是宣揚福音的主題。其中必須帶有基督的神聖性,童貞女懷胎 (virgin birth), 肉身的復活 ── 這一切都是基督教信念的根基。
      因此,一切偉大的得人者,也同時是捍衛信念的偉人, 這實在不足為奇。司布真曾英勇地抵制了「貶低運動」(Downgrade Movement)–如今被稱作「現代主義」–他因此而脫離了「英國-愛爾蘭浸信聯盟」(Baptist Union of Great Britain and Ireland), 並因此付出了被人指責的極大代價,帶領他知名的教會退出了 [聯盟]。同時,司布真精彩地宣揚、並維護了信念的基本教義 ── 也就是聖經乃神所默示、與它的權威性, 基督的神性, 並其他信念 (John R. Rice., D.D., Why Our Churches Do Not Win Souls, 同上, 第71, 72)。

萊斯博士說,

      只要在宣道士或聽眾的心目中仍然具有疑慮,不信聖經是神毫無謬誤的道,不接受它的絕對權威時,宣道者的信息便弱化了,對社區的影響也減小了,得人也變得毫無必要了 (同上, 第73頁)。

我為何嘮叨,拒絕去受苦,
   因主名懼怕喪失金錢或友人?
啊,我應歡迎囚枷與鞭撻,
   或許我能分擔祂的恥辱!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All My Heart's Love" 詞: Dr. John R. Rice)。

跟我一同來唱其副歌。

我心中全部的愛,我萬般的美夢 ──
   主耶穌啊,願一切都能為你而生。
我現今的一切,我未來之所能 ──
   主耶穌啊,願你掌管,永遠屬您。

III. 第三,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有關復興的事情。

聖經賜給我們一句為復興所發出的禱告。這句話說,

"你不再將我們救活, 使你的百姓靠你歡喜麼?" (詩篇 85:6)。

萊斯博士相信,復興是神遣送的,是超自然的。他說, "讓我們就此將這確定下來: 復興乃是神作為的顯現。一場復興乃神的奇跡,不會自然發生,而是超然的事情; 它不是一般的,而是非同尋常之事;它不是人的作為,而是神的舉止。僅有神能遣送復興" (John R. Rice, D.D., The Soul Winner's Fire, Sword of the Lord, 1969, 第79頁)。

在他所著的《我們如今能獲得復興》(We Can Have Revival Now, Sword of the Lord, 1950) 一書內, 萊斯博士如此說, "人類所能目睹的最大規模的復興仍在未來。更大的復興仍會來臨,超越我們所經歷過的一切。那是神的道中清楚的說教,那應是對我們心靈的何種安慰啊!當我們發現神清楚地保證,祂會賜予更大的復興, 比世上所有的復興更大,我們便已證明,復興的時日仍未過去" (第29頁)。

萊斯博士在1950年說出了那句話。當時,中國共產黨正在把所有傳教士驅逐出境。當他說出那句話時,25年的折磨與囚禁仍在等待着中國的基督徒。但在萊斯博士離世的1980年之後,世上最大規模的一場復興已經席卷了整個中華人民共和國!如今,在中國的基督徒預計有一億兩千萬。每週星期日早上在中國教會裡相聚的人數,超過了美國、加拿大、與英國的總和!凱根博士預計,每小時在中國有700人以上得到轉變,每週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時連續計算!想象一下 – 每小時有700人得到轉變!萊斯博士在1950年說的話完全正確, "人類所能目睹的最大規模的復興仍在未來" (第29頁)。

我本人也曾目睹過三次 "超自然" 的、神所遣送的復興。在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從1969至1973年間,我見到神出奇的能力,吸引了超過2000多人進入那所僅有125人左右的小教會,使那所教會成為加州美南浸信會最大的一所教會之一。我見到星期天一整天的禮拜,那些面帶懺悔淚痕的人奇跡般地獲得了轉變。我曾在那一系列聚會中宣過一次道,當時有46位年青人得到了轉變 ── 而那不過是一晚接一晚持續進行的禮拜之一而已!最近我查詢過,發現那天得救的年輕華人中,在四十年之後,幾乎全部仍在出席那間教會!當我和妻子今年五月份去那裡參加建會60週年的慶祝活動時,一位接一位的年輕華人過來告訴我,他們是在那復興期間聽我宣道時得救信主的!

在三藩市北部的馬臨縣(Marin County)我在1972年開創了一所教會。我們眼見600多嬉皮士在幾個月內獲得拯救,放棄了他們邪惡的吸毒生活方式,成為堅定的基督徒。這是我親眼目睹過的第二次復興。

在1992年, 我和妻子與倆兒子到佛吉尼亞灘(Virginia Beach, Virginia)參加一次原教旨主義研討會,教會牧師是貝爾博士(Dr. Rod Bell)。研討會結束的那天星期日晚上,我安排要宣道。教會中的一位成員對我說, "無論你做什麼,不要宣講福音的道。教會中人人都已經是基督徒了。" 那令我非常緊張,因為神在我內心所賜的是一側簡短的福音信息。許多知名的牧師都會在場。如果沒有一個人走到前面,他們會如何看?我開始全身冒冷汗。我讓妻子在星期天下午帶孩子們離開旅店幾個時辰。我那天整個下午禁食向神呼求。當我們去到教會時,我仍在祈禱着,渾身冒冷汗。他們唱了聖詩,牧師介紹我上臺宣道。突然,我感到聖靈閃過我的全身。我宣講了那篇簡短的福音道文。三位成人走到了前面,其中包括了教會的助理牧師 ── 牧師的兒子!他淚流滿面地走到前面,為獲得救恩!這時,聖靈似乎像雲霧般降臨了。一位在教會許多年的老年人,四肢着地地沿走廊爬到前面,口中呼喊道, "我失喪了!我失喪了!" 幾位四重唱的女孩子來到臺上演唱,卻唱不出聲;她們滿面淚水,呼求耶穌拯救她們。禮拜一直延續到午夜。當天晚上有七十五人在那所 "人人都已經是基督徒" 的教會中得到了拯救。培斯理博士(Ian Paisley)的兒子對我妻子說, "我從未見過這種事情發生。"復興在那之後纔真正爆發出來。幾天後,我從洛杉磯又飛回那所教會去為那位牧師宣道。在接下去的三個月內,總共有超過500多人得到了拯救,並在那間教會中受了洗禮!

這些是我親眼見到的,是對神在三次復興中的所作所為的目擊者敘述 ──如萊斯博士所說,這都是 "神的奇跡"。我知道,靠人為的方式你無法 "促成" 復興。但萊斯博士很正確地說, "我們如今能獲得復興"。我們祈求,神能在我們禁食禱告中差遣復興來到我們教會。萊斯博士的一首歌曲如此說,

如今來收割,或者錯過金秋!
   今有亡羊賜我們來贏取。
願能救一些親人脫離火焰,
   如今要得些罪人到主身邊。
("So Little Time" 詞: Dr. John R. Rice)。

希望我還有時間去討論萊斯博士的其他信念,認為牧師與會眾都需要充滿聖靈。希望我能有時間討論萊斯博士的觀點,認為一切基督徒都應接受信念的基本教義,但卻如他所說的那樣,不帶過分的舉止 (not a nut)。我同意萊斯博士的看法,我們無需去袒護舉止偏激者 (the nutty), 比如那些相信英皇欽定本是神所默示的,能更改我們所有譯本所依據的希伯來文和希臘文。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去告訴你有關萊斯博士的信念,認為我們應使地方教會成為喜樂與歡快的場所。希望我能有更多的時間告訴你,萊斯博士為什麼說, "我愛聖誕節。" 希望我有更多的時間來談論他的書《家庭、求愛、婚姻、與孩子》(The Home, Courtship, Marriage and Children)。我同意萊斯博士的這些有關聖經教義的立場!我多麼希望各處牧師都能重讀萊斯博士寫的有關這些教義的書籍!但我在結束前,僅希望討論下面最後一點。

IV. 第四,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有關禁食禱告之事。

神通過先知以賽亞如此說,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萊斯博士在他寫的《禱告: 祈求與領受》(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一書中說,

      我知道,禁食禱告,卑微地刻苦己心,並耐心等候神的人,將得到神希望賜給我們的福分!你是否曾禁食祈求, 並耐心等待神,直到最終得勝為止?…親愛的神的子女, 你是否感到應去嘗試一下?那麼便去禁食祈求吧,直到神在賜福中與你相遇為止 (John R. Rice, D.D., Prayer: Asking and Receiving, Sword of the Lord, 1970年版, 第230, 231頁)。

我們整個教會下星期六要禁食禱告。如你有病,請在加入禁食前與你的醫生接洽。那些年老、不適者,可以做半禁食,在下星期六飲用番茄汁、果汁或清湯,以此來加入我們的禁食。記住要整天多喝水。千萬記住,那天要抽出時間來禱告,祈求神引導許多年青人在今年秋季進入我們教會。指名道姓地為那些過去幾週內來訪的年青人禱告,也為今後幾週內將要來訪的其他朋友禱告。祈求他們會得救,並在我們教會中待下來。記住,萊斯博士的終生警句是,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詩篇 126:6)。

請起立唱歌頁上的最後一首聖詩,萊斯博士寫的《復興的代價》–

復興須付代價、得人必有艱苦,
   長時刻的禱告、負擔、與淚珠;
與陌生、孤單罪人的辯爭,
   在上天豐收時得報償!
收割,天國中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人間的財寶,何等虛幻、轉眼逝凋,
   它消散如雲霧,枯萎如花草;
但靠淚水與懇求贏得的魂靈
   將存到天國豐收時刻。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若帶草木,禾秸進入此豐收內,
   面臨封賞的主會何等羞愧;
無人因我們信靠了救主耶穌,
   被帶入上天的豐收中。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當我們唱最後一段歌詞時,請大家到臺上來,站在講壇前。陳群忠醫生會帶領我們為下週六的禁食禱告而祈求,並為我們本年秋季的得人工作的成功作禱告。

智慧人得榮耀,如同穹蒼之光,
   得人者得賞之時日必將來臨!
曾傳播救恩故事,拯救多人者,
   將永得福,閃爍如明星。
收獲,天國的收割!獲人間性命。

(禱告)請坐。

如果你今晚在我們身旁聽講道, 卻仍未是得到重生的基督徒,請你用心聽。主耶穌基督從天國中下來,被釘上了十字架,而且死在了十架上,為的是償還我們的罪。他們把他的屍體置入墳墓中,把墳墓封起來,並設立羅馬衛兵把守。但主耶穌基督的肉身,在第三天有骨有肉地復活了。復活後的基督與祂的門徒交往了四十天。他們觸摸過祂,看到祂不是幽靈魂魄。最後,基督昇回到天上,如今正坐在父神的右手邊。當你離棄你邪惡的生活方式,信靠了耶穌時,祂的寶血便會洗淨你一切的罪孽;祂會將永生賜給你。我們祈求,你能來投靠耶穌,來信靠祂,能盡快得救。同時,無論你有何種安排,千萬要在下星期日回到教會!願神賜福你!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詩篇 126:1-6。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he Price of Revival"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


宣道 / 證道提綱

我從萊斯博士身上學到的事情

THINGS I LEARNED FROM DR. JOHN R. RIC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那帶種流淚出去的,必要歡歡樂樂地帶禾捆回來" (詩篇 126:6)。

I.   第一,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如何宣道的事情, 以賽亞書 58:1。

II.  第二,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怎樣捍衛信念的 事情,猶大書3。

III. 第三,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有關復興的事情, 詩篇 85:6。

IV. 第四,我從萊斯博士學到了許多有關禁食禱告 之事,以賽亞書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