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禁食去克服撒但

FASTING TO OVERCOME SATA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August 26, 2012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什麼不能趕他出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他出去」" (馬可福音9:28, 29)。


聖經如此說, "…在後來的時候,必有人離棄真道,聽從那引誘人的邪靈和鬼魔的道理" (林前4:1)。那節經文很清楚,說鬼魔的活動 "在後來的時候" 將會增長。在我們所知的世界即將了結之前,撒但會放出他的爪牙對教會進行瘋狂的攻擊。周圍一切的徵兆似乎都已顯明,我們如今正處在這一時期之內。然而,當今西方的教會卻極少去思考有關撒但與鬼魔的事情。達拉斯神學院的昂格爾博士(Dr. Merrill F. Unger, 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說, "二十世紀的教會中有很大部分拒絕承認超自然的邪惡勢力的存在。這類人的數目之多令人吃驚。這種不信的狀況,只能歸咎於教會在靈界中生活與能力的貧乏。" 昂格爾博士接下去說, "眾基督徒對此之疑慮帶來了更大的悲劇,因許多信徒出於對撒但與其伎倆的無知,最終受到了鬼魔的欺騙與掠奪。甚至許多靈界的信徒們都無法成功地與這類邪靈的軍隊作戰,其原因就是缺乏對自己敵人的認識。" 他認為,如今許多牧師被 "空中掌權者的首領" 蒙蔽了雙眼,看不到經卷中有關撒但能力的啟示" (Merrill F. Unger, Th.D., Ph.D., Biblical Demonology, Kregel Publications, 1994年版, 第201頁)。

昂格爾博士並非一名狂熱份子。他持有達拉斯神學院的神學理論博士(Th.D.)學位,另有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的哲學博士學位。在評價我剛引用的昂格爾博士的著作時,威尔伯•史密斯博士(Dr. Wilbur M. Smith)說, "這本書將在今後許多年中,成為有關聖經鬼魔學方面的標準教材" (护封上的評語)。史密斯博士是二十世紀中最為人信任的經文教授之一,他的贊賞證明了昂格爾博士這本書的可靠性。

昂格爾博士是否正確?如今是否有許多牧師 "出於對撒但與其伎倆的無知, 最終受到了鬼魔的欺騙"?他們是否因 "缺乏對自己敵人的認識", 以至於 "無法成功地與這類邪靈的軍隊作戰"?他當然是正確的!眾所周知,教會留不住他們的年青人── 85%的人在25歲前便脫離了教會!另有眾所周知之事,如今教會過於軟弱無能,無法爭取許多青年人去離棄世俗而獲得轉變!這主要是出於他們對撒但與其伎倆的無知。

林道亮博士曾作我的牧師長達二十三年之久。在我認識他之前,他曾在瓊斯大學(Bob Jones University)研究生院內任教。之後,他在塔爾博特理論學院和伊利諾州的三一福音神學院鹿野分校(Talbot Theological Seminary, and Trinity Evangelical Divinity School in Deerfield)任教授。林博士接下去繼戴德生三世擔任了臺灣中華福音神學院("華神"–China Evangelical Seminary)的院長。林博士說, "許多牧師、傳教士、甚至神學院教授,都被撒但的勢力壓倒了,以至於他們早上起床後根本不去作禱告!當我們越來越接近我們主回歸的時刻,情形會更加惡化。他們意識不到撒但對自己的控制…其結果既可悲又可憐" (Timothy Lin, Ph.D., 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of Los Angeles, 1992年版, 第 96頁)。

如今許多教會極為軟弱、無能為力。正如林道亮博士講的那樣,這一類教會 "意識不到撒但對自己的控制"。他們甚至 "不知道〔自己〕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啟 3:17)。

這便帶我們回到了今天馬可福音9:28, 29的經文上。此乃極為重要的一節經文,也曾記在馬太福音17:19, 21之內。請大家起立,朗讀馬可福音9:28與29節﹕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他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他出去」" (馬可福音9:28, 29)。

請坐。

在我應用這幾節經文之前,我想對此經文中的兩個字作幾句講解,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他出去"。經文中的 "禁食" 二字幾乎被所有現代的英文譯本刪除了,僅有NKJV與其他有限的幾個版本保存了這一詞。約翰•麥加瑟(John MacArthur)也接受了刪除 "禱告" 二字的理由,並如此說明道, "最早期的手抄本將這倆字省略了" (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有關馬可福音9:29的註釋)。

但他並沒有把實情告訴你。我們幾乎可以確切地說,這兩份手抄本一定不是完美的。其中他們幾乎全都使用的是西乃抄本(Sinaiticus manuscript), 那是蒂申朵夫(Tischendorf)在西乃山腳下聖凱瑟琳修道院(St. Catherine's Monastery)的一個廢紙簍內發現的。這份手稿的抄寫者,乃是一群深受諾斯底主義異端影響的亞歷山大的僧侶,他們尤其在極力貶低鬼魔學,貶低人體肉身的重要性。那便是為什麼西乃抄本將 "禁食" 二字刪除掉的原因。這一具有缺陷的抄本,一直未曾對教會產生影響,直到1881年新約修訂本的出版 ── 那是首次刪除 "禁食" 二字的版本。從此之後,除了J. N. 達秘(Darby, 1871), 詹姆斯•莫法特(James Moffat, 1913), 以及新英皇欽定本(New King James Version)之外的一切現代版本, 全都刪除了 "禁食" 二字。僅有IVP 經文註解認為,刪除那兩個字的理由不夠充分。

我之所以堅持 "禁食" 二字確實是基督說出的話、並應保存在所有的譯本中,我有下列五點理由﹕(1) 因為抄寫那兩份手稿的僧侶,很清楚已受到諾斯底異端的影響;(2) 因為與那幾乎同時期的幾百份手稿中,都涵有 "禁食" 二字;(3) 因為在中國的牧師(如林博士一樣)一直都很清楚,不靠禁食,某些鬼魔是無法征服的。這我也從林博士口中聽過許多次。如此,像林博士這樣的華人傳道士,在與鬼魔附身的人打交道的親身經歷中,清楚地知道,若非通過禁食禱告,某些強大的鬼靈是無法征服的。如此切身的經歷,進一步加強了我對 "禁食" 二字的信念。但 (4) 那些刪除了 "禁食" 二字的西方教會,卻越來越軟弱,那正是他們放棄了 "禁食禱告" 的部分後果。自從 "禁食" 二字被刪除後,西方世界從未有過大規模的復興。正如昂格爾博士所講的, "這種不信的狀況,只能歸咎於教會在靈界中生活與能力的貧乏" (Unger, 同上)。我認為,對撒但的認識和了解,正是在中國的教會為何如此迅速成長的原因。與此同時,西方教會卻在逐步消沉。

還有一點﹕(5) 我很肯定,撒但親自將那兩套受諾斯底異端的影響、並具有缺陷的抄本,保存到了19世紀末期,然後引起那些現代學者對它的注意,為了使末世中的教會變得軟弱、迷茫。在我看來,這些現代學者們本身也受到了撒但的影響。正如林博士所說的, "他們意識不到撒但對自己的控制…其結果既可悲,又可憐" (Lin, 同上)。

那使我們回到了今天的經文上,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甚麼不能趕出他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他出去」" (馬可福音9:28, 29)。

從這節經文內,我們可以學到兩點教訓。

I. 第一,鬼魔帶有不同等級的能力。

這段經文出現在一段故事的結尾處,敘述了眾使徒沒有能力把附在一個孩子身上的鬼趕出去。孩子的父親把兒子帶到眾使徒面前,孩子被鬼魔附身,但眾門徒卻無法將鬼趕走。他們在此之前曾得到過 "趕鬼" 的能力 (太 10:8);在我們經文中所講之事發生之前,眾使徒趕鬼已有過一段時間了。但是他們卻無法把這孩子身上的鬼趕走。孩子的父親對耶穌說: "我請過你的門徒把鬼趕出去,他們卻是不能" (可 9:18)。耶穌責備門徒缺乏信心,他們便把那孩子帶到祂身邊。鬼卻極力折磨那孩子,把他摔倒,使他口吐白沫。耶穌說: "你這聾啞的鬼,我吩咐你從他裡頭出來,再不要進去!" (馬可福音 9:25)。

那鬼大聲喊叫,使孩子重重地抽了一陣瘋,就出來了。那孩子躺在那裡,一動不動,人們都以為他死了。但耶穌拉着他的手,扶他起來,他就沒事了。不久後,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問祂,為什麼他們不能把那鬼趕出去。耶穌說: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馬可福音 9:29)。

"這一類" 僅能通過禱告禁食才能趕走。威廉•亨德里克森博士(Dr. William Hendriksen) 說: "所以, [基督] 指出,鬼魔之間是有區別的: 有些比另一些要更強大、更惡毒" (William Hendriksen, Th.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Exposition of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rk, Baker Book House, 1973年版, 第352頁; 對馬可福音 9:29的註釋)。

當我於1970年代初在舊金山就讀金門神學院 (Golden Gate Baptist Theological Seminary) 的時候,我和兩位朋友一起創辦了一間教會。通過那間教會,我們接觸到嬉皮士運動中的許多年輕人。而那間教會如今成了一間美南浸信會。這些年輕人中有許多都深陷於迷幻藥和邪教中。我們每週花一天作禁食禱告。如非這樣,我們便不可能看到這些年輕人中有許多人獲得了轉變。

我記得有位女孩來參加我們在米爾谷(Mill Valley)的教會。與當時許多年輕人一樣,她有吸毒的惡習,並且生活極為放縱。她聽了福音之後,獲得了轉變, 從此逃脫了撒但的掌控。但在她作了基督徒後,她的母親把她趕出了家門,她不得已只好和教會其他幾位女孩一起住。我覺得她最好還是回家住,所以我去拜訪了她的母親。我穿好西裝,打上領帶,到她家拜訪。她的家位於馬臨縣(Marin County)較為富裕的地區。敲門之後,她的母親讓我進去。我能從她的氣息中聞到酒精的氣息。我對她說,我想你最好還是讓女兒回家。我說了這話後,她臉上的表情讓是我永遠都無法忘卻的。她譏諷地看了我一眼,說: "她若和其他男孩子亂搞,我能容忍;她若吸毒,我也能容忍。但是她現在作了基督徒" ── ("基督徒" 從她嘴巴裡擠出來的語氣,似乎她在提及某樣極為令人厭惡的東西一般) ── "但她如今成了基督徒,我不會、也無法容忍她!" 我對此感到詫異,因為這婦女是盎格鲁-撒克逊(Anglo Saxon)的後裔,有新教信仰的背景。旁人會很自然地認為,她對自己女兒作基督徒這事至少會保持中立態度。我無法勸服她與自己的女兒和好,只好離開了。那可憐的女孩再也沒有機會回到那屋簷下。後來,我聽說她嫁給了一位基督徒,並到歐洲的捷克共和國作了傳教士。我後來離開了舊金山,三十幾年之後才有機會與她再次見面。

兩週前,我和太太、以及兒子萊斯利回到馬臨縣,為了慶祝我和麥克•萊利 (Mike Riley), 羅傑•霍夫曼(Roger Hoffman)在那裡創辦之教會的四十週年紀念日。紀念日禮拜結束後,我從講台上下來。我一眼便認出了那位女士向我走過來,雙眼充滿了淚水。她擁抱了我,向我介紹了她的丈夫。他丈夫在捷克共和國的布拉格市(Prague, Czech Republic)作牧師,他們正在休假。我們在一起高興得淚流不止。然後,我問起她母親的情形。她說,母親因酒精中毒,五十歲就去世了。這是非常不幸的事。但這位可愛的女士獲得了耶穌的拯救, 逃脫了那鬼魔般的不幸與淒涼的生活。但這一切僅能通過禱告和禁食才可能發生!

"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馬可福音 9:29)。

II.. 神利用禁食讓罪人擺脫撒但的勢力。

請起立,把聖經翻到以賽亞書58:6。這節經文是在司可福研讀版聖經的第763頁上。請起立來朗讀這節經文。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請坐。

能鑑別某一教義是否正確,其中一種方法是運用聖經類比法。如果一個題目僅在聖經中出現過一次,在此之上建立教義是相當危險的。而通過禁食與禱告來擺脫撒但的權勢,這不僅出現在馬可福音9:29中,也出現在馬太福音 17:21內。我知道經文批判家想利用受諾斯底異端影響的抄本把馬太福音17:21刪掉。但是以賽亞書58:6寫得一清二楚,其他人休想把它從我們手中奪走。以賽亞書58:6是與馬可福音9:29相互對應的經文。通過它們的類比可證實耶穌的這句話:"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出來" (馬可福音 9:29)。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這便是神所選擇的禁食!神能用這樣的禁食來解開兇惡的繩,使那些受撒但欺壓的人得自由,並折斷一切魔鬼的軛!神使用了偉大的福音傳教士約翰•衛斯理,通過他在十八世紀中使成千上萬人獲得了轉變。約翰•衛斯理說:

"你是否定期安排了時間來禁食禱告?強攻施恩的寶座,並在此堅持不懈,憐憫定會降臨。"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約翰的弟弟查爾斯•衛斯理(Charles Wesley)在他寫的一首聖詩裡說得好,

耶穌能消滅罪權勢,
   令囚徒得自由;
主寶血洗淨污穢者,
   主寶血為我流。
("O For a Thousand Tongues to Sing"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如果你身上兇惡的繩被耶穌解開了,請起立和我一起唱!

耶穌能消滅〔得赦之〕罪 [的] 權勢,
令囚徒得自由;
主寶血洗淨污穢者,
主寶血為我流。

阿們,阿們!請坐。

"我所揀選的禁食不是要鬆開兇惡的繩,解下軛上的索,使被欺壓的得自由,折斷一切的軛麼?" (以賽亞書 58:6)。

神能用禁食和禱告來消滅罪的權勢,並使囚徒得自由!讚美神!哈利路亞!

所以,我邀請你下週五與我一同來禁食禱告 —— 來祈求神使我們今年秋季帶到教會的許多年輕人擺脫撒但的枷鎖。我請求你下週五禁食一天。如果辦得到的話,那天只喝白水,一直到我們來教會為止。在星期五晚上,我們將會提供清淡的晚餐。如你患有任何疾病,在參加我們禁食之前,請徵求你醫生的意見。如你有喝茶或咖啡的習慣,最好不要中斷飲用。因為你如果突然中斷,有可能會有頭疼的癥狀。

星期五禁食的時候,務必要花時間為新來的朋友禱告。如果可能,指名道姓一一為他們禱告。如果你年紀大了或是身有重病,或者星期五要上班,你或許可以作半禁食,飲用一些番茄汁。傑瑞•法威爾博士是利伯蒂大學的創始人(Dr. Jerry Falwell, Liberty University)。請記住他這幾句話:

   對大多數人來說 ── 特別是那些剛開始禁食的新手 ── 他們只可禁食一天。只有那些在耶穌•基督裡成熟老練、並具有多年禁食經驗的,才可作長時間的禁食 (Jerry Falwell, D.D., Fasting: What the Bible Teaches, Tyndale House Publishers, 1984 年版, 第29頁)。

你如果計劃下星期五為迷途者禱告,祈求他們能進入我們教會獲得拯救的話,請走到講台前來。宋先生將會為你下星期五的禁食禱告而祈禱(作禱告)。請坐。"耶穌能消滅罪權勢。" 大家一起來唱。

耶穌能消滅罪權勢,
   令囚徒得自由;
主寶血洗淨污穢者,
   主寶血為我流。

還有一點: 如你仍未成為重生的基督徒,請注意聽。主耶穌死在十字架上,為的是替你贖罪。基督灑下自己的寶血,為了洗淨你的一切罪惡。耶穌在死後第三天,骨肉之軀從死中復活了。祂回到了天上,在父神的右邊,在那裡為你禱告。通過信念來信靠基督,你將得到重生,並且得到罪的赦免和永生。但願你很快來信基督!請務必在下週回到我們身邊。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李先生(Mr. Kyu Dong Lee)領讀的經文﹕馬可福音 9:20-29。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hen Jesus Came" (詞 Homer Rodeheaver, 1880-1955)。


宣道 / 證道提綱

禁食去克服撒但

FASTING TO OVERCOME SATA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穌進了屋子,門徒就暗暗的問祂說:「我們為什麼不能趕他出去呢?」耶穌說:「非用禱告禁食,這一類的鬼總不能趕他出去」" (馬可福音9:28, 29)。

(提摩太前書 4:1; 啟示錄 3:17)

I.   第一,鬼魔帶有不同等級的能力,馬太福音 10:8;
馬可福音9:18, 25。

II.  第二,神利用禁食讓罪人擺脫撒但的勢力,以賽亞書 5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