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

COURAGE IS DOING WHAT YOU ARE AFRAID TO DO!
(一側獨立節道文–AN INDEPENDENCE DAY SERMO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七月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ly 1, 2012

"惟有膽怯的…他們的分就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啟示錄 21:8)。


下星期三是美國獨立日,也就是七月四日。我想在此提醒你們歷史上一些偉大的人物,以此來鼓勵你們跟隨他們的榜樣。我認為沒有比這更好的方式來慶祝這一節日了。在這邪惡和黑暗的日子裡,我們更加地需要有為基督挺身而出的英勇男女。但願這則道文能夠激勵你成為這樣的人。

我所聽過的最令我受啟發的言辭,莫過於老羅斯福總統的下列話語了:

品頭論足的人並不算數;那些指出壯士如何跌倒、或聲張辦事者應如何把事辦得更好一些的人士,他們也不能算什麼。功績應歸與那位身處競賽場上的人;他滿面灰塵、汗水與血跡, 卻仍在英勇地奮斗;一次次努力都是功虧一簣, 他犯了一些錯誤,因為努力中難免有誤差和不足,但他仍堅持去完成自己的任務,充滿熱忱,忠心耿耿;他為理想投入了這場搏鬥;最終,其最佳成果乃是他得勝中的優秀業績;不然,即或失敗了,他最不幸的也僅是在其大膽嘗試中功虧一簣。但他永遠不屬那類從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

羅斯福把 "英勇奮斗者" 和 "從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 作了對比,由此,羅斯福把勇氣的美德與懦夫的心寒膽怯作了比較。

勇氣到底是什麼呢?有人說,"勇氣並非無所畏懼,而是深信有些事情比畏懼更重要。" 艾狄•瑞肯巴克 (Eddie Rickenbacker) 是第一次世界大期間的美國王牌戰斗機駕駛員,又是榮譽勳章的得獎者之一。

到了二戰期間,瑞肯巴克上校在太平洋上空被擊落,連續幾週無法得知他的下落。報紙報導了他的失踪,全國上下有千萬人為他禱告。後來,他突然間返回了。星期天的各個報紙以頭版頭條報導了他的回返。在一篇文章中,瑞肯巴克上校講述了發生的事。瑞肯巴克寫道, "若不是有六個人和我一起目睹了這件事,有件事我不太想說。有隻海鷗不知從什麼地方飛來,落在了我的頭上 —— 我緩慢地把手伸向頭頂 —— 殺了海鷗,把它給了我的同伴。我們把能吃的都吃盡了,連骨頭也沒剩下。我覺得從來沒有吃過這麼美味的東西。" 那隻海鷗拯救了瑞肯巴克和同伴們的生命。在那次經歷後,他成了基督徒。他對葛培理 (Billy Graham) 說:"我對此經歷無法作任何解釋。我只能說,神遣送了祂的一位天使搭救了我" (Billy Graham, Angels: God's Secret Agents, Doubleday and Company, 1975年版, 第4頁)。

說下面這話的正是瑞肯百克上校, "勇氣是辦你害怕的事。除非你有畏懼心,勇氣便無從談起。"

馬丁路德金博士(Dr. Martin Luther King)說, "勇氣是前行的決心,無論障礙與嚇人的境況如何;怯懦乃是向環境低頭讓步。勇氣正視着恐懼,並由此而控制了它;怯懦隱藏恐懼,並因此而受其擺弄。" 使徒保羅說, "務要…在真道上站立得穩,要作大丈夫,要剛強" (林前 16:13)。

但是在我們當今的社會裡,勇氣不再被視為一種美德。因某種原因,在過去的幾百年間,基督教沒有造就許多勇敢的男人和女人。在談到現代人時,極具深刻洞察力的詩人威廉•巴特勒•葉芝(William Butler Yeats)如此說:

至善者缺乏己見,而至惡歹徒
卻滿懷激情與狂熱。–《第二次降臨》
 ("The Second Coming")。

在我們如今能夠從生活中的方方面面看到這樣的情況。支持人工墮胎的激進人士在華盛頓以狂熱的激情發言,而 "至善者" 缺乏己見,軟弱膽怯地穿行於議會廳中。激進的教授每天在我們的大學中散播他們可憎的宣傳,而那些持傳統觀念的人因懦弱而不敢吭聲。激進的穆斯林教徒以 "狂熱的激情" 發言,而傳統的基督教牧師太多都是心裡膽怯,不敢提高聲音來宣揚真道 。

至善者缺乏己見,而至惡歹徒
卻滿懷激情與狂熱。

這是羅伯特•舒勒 (Robert Schuller) 的時刻,並非馬丁•路德 (Martin Luther.) 的年代。這是約珥•奧斯丁 (Joel Osteen) 的時刻,並非約翰•衛斯理 (John Wesley) 的年代。這是約翰•派魄 (John Piper) 的時刻,並非約翰•諾克斯 (John Knox) 的年代。這是 "正面思維 (positive thinking)" 的時刻,並非 "處於憤怒之神手中的罪人 (Sinners in the Hands of an Angry God)" 的年代。這是喬治•沃克•布什和巴拉克•奧巴馬的時代,並非威廉•布萊恩 (William Jennings Bryan) 和西奥多•[老]罗斯福的年代。這是麥克•穆爾 (Michael Moore) 和蘭西•佩洛西 (Nancy Pelosi) 的時刻,並非喬治•華盛頓和帕特里克•亨利 (Patrick Henry) 的年代。這是比爾•克林頓的時刻,並非溫斯頓•丘吉爾的年代。這是約翰•麥加瑟 (John MacArthur) 和斯布魯 (R. C. Sproul) 的時刻,並非喬納森•愛德華 (Jonathan Edwards) 和喬治•懷特腓德 (George Whitefield) 的年代。這是我們文明的尾聲,並非這曾為強大國家的誕生之日。這是年輕人冷漠、沉靜的時刻,並非滿腔熱忱的愛國者和征服世界的傳教士和烈士的年代。願神搭救我們吧!

至善者缺乏己見,而至惡歹徒
卻滿懷激情與狂熱。

投舍博士 (Dr. A. W. Tozer, 1897-1963) 在他有生之年內被稱為神的先知。投舍博士在他題為《我再次需要神人》的論文中說:

      如福音派基督教希望生存下去的話,它必須有男人,而且要那種真正的男人。它必須譴責那些言談吞吐的懦夫, 並卑微地祈求再次獲得這種男人–那具有先知與烈士心靈的男人…
      當救贖者降臨時 無論是改革家、復興宣道士、或先知 他們必須是神所揀選、勇氣十足的人。他們有神的支持,因他們謹慎地選擇了神的立場,是基督的同工,又是聖靈手中的工具。這種人確實受過聖靈的洗禮,在這些人的勞作中,神靈也能使他人獲得洗禮,令延期已久的復興降臨 (A. W. Tozer, D.D., "We Need Men of God Again," in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 第16頁)。

投舍博士這篇短文的標題是《我們需要神的人》!阿們!在這邪惡和黑暗的時期,我們需要具有勇氣和信念的男人和女人。神啊,在這充滿了懦弱和畏懼的年代裡,願您再次差遣有勇氣的男女!

"惟有膽怯的…他們的分就在燒着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啟示錄 21:8)。

我們的經文向我們提供了很大的啟蒙。經文中指出了八種罪,這些罪導致人墜入那 "燒着硫磺的火湖裡;這是第二次的死" (啟示錄 21:8)。在這黑名單中列舉的罪孽,哪條罪排在了第一位?列在第一位的罪,不是殺人,不是拜偶像,不是淫亂,不是行邪術,不是說謊,不是不信,而是膽怯。膽怯是送人入地獄的首要原因!在火湖中受永火之刑的人,他們最共通的特徵便是膽怯。

被譯成 "膽怯的" 希臘原文是 "dilŏs"。喬治•貝利(George Ricker Berry)說,他的含義是 "膽小、怯懦" 的意思 (A Greek-English Lexicon)。馬太•亨利(Matthew Henry)說, "膽怯的人居此黑名單的首位。他們不敢接觸宗教的難題。"約翰•鳩爾博士(Dr. John Gill)說,這些人屬 "那種心靈怯懦的群體,不敢為真理抗爭,卻出於對人的畏懼,或者不敢公開自己對基督和福音的信念,或者在公開之後又放棄了,怕因此而承受磨難與迫害﹕這種人怕野獸〔撒但〕生存在侍奉牠的枷鎖之中"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 卷III, 第858頁; 有關啟示錄21:8的註釋)。J. A. 賽司(J. A. Seiss)將這希臘原文譯成懦夫(cowardly), 並如此說, "並非這種「懦夫,」因他們迴避與罪孽的沖突,害怕〔或因此而臉紅〕維持自己對神、對祂基督的信念" (The Apocalyps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n.d., 第491頁; 有關啟示錄21:8的註解)。

這些膽怯和懦弱的人,害怕一旦全心全意地信任基督後,他們會失去一些重要的東西。他們寧願生活在撒但的奴役之下,也不願冒險信基督。他們就像那些寧願回到埃及作法老的奴隸、也不願冒險跟隨摩西穿越荒野的以色列人。

當我讀到摩西 "懼怕…[就]躲避法老" (出 2:14-15) — 又讀到希伯來書說 "他因着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 (希伯來書 11:27) 的時候,常對此感到不解。摩西 "懼怕…[就]躲避法老", 然而 "他因着信,就離開埃及,不怕王怒" (來 11:27)。經過長期的思考,我想我有了答案。摩西雖畏懼,但是他克服了自己的恐懼,遵循了神的旨意。正如艾狄•瑞肯巴克所講的, "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除非你有畏懼心,勇氣便無從談起。" 或如金博士所講的, "勇氣是前行的決心,無論障礙與嚇人的境況如何。" 無論你如何看待馬丁路德金博士,"無論障礙與嚇人的境況如何" —— 甚至坐牢、被暗殺,他仍舊會繼續持守自己的理念。無論他是什麼樣的人,他絕對不屬 "那類從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如果他向自己的畏懼屈服,那麼華盛頓首府就不會有他的紀念碑了。"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除非你有畏懼心,勇氣便無從談起。"

英國國王在1940年5月10日指派邱吉爾擔任英國首相。希特勒的軍隊已經侵佔了法國,離倫敦僅有90分鐘飛行距離。邱吉爾離開白金漢宮,坐入他的汽車。他的貼身護衛祝賀他能出任英國首相,但接着說, "我只願這職位能在更好一點的時期落在你的肩頭,因你的責任極為艱巨。" 邱吉爾熱淚盈眶,回答他說, "僅有神才知道〔這擔子〕有多艱巨。我希望時機不會太晚了,我很怕現在已經太遲了。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了。"

"我很怕。" "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了。" "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 我再提醒你,〔勇氣〕絕不是毫無畏懼心,而是勇往直前,去辦你怕做的事 – 那便是勇氣!金博士與邱吉爾倆人都具有這種素質,這使他們從肩以上,整整一頭地高過了如今的政界人物 – "那類從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

我一直都很敬仰尼克松總統。他雖出自一個貧窮的家庭,可卻成為了二十世紀中最具影響力的領袖之一。我對他有很深的了解。葛培理說,在他所遇見的政客中,尼克松是唯一一位內向的。導致他內向的,是根深蒂固於他內心懼怕失敗的恐懼。但他一次次地正視了自己的畏懼。我敬仰他,因為我知道,他是一位真正有勇氣的人,因為 "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除非你有畏懼心,勇氣便無從談起。" 尼克松說, "除非冒着很大的風險,決不能取得很大的成就…當你選擇將冒的風險時,切莫過分擔憂你可能失去的利益。你總要把所能獲得的成就置於中心地位" (In the Arena, Simon and Schuster, 1990, 第197頁)。 那是尼克松的格言,其中的智慧可用基督的話來如此表達,

"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必喪掉生命;凡為我喪掉生命的,必救了生命" (路加福音 9:24)。

如果你 "謹慎行事",不願為基督而冒生命的危險,你將失去自己的生命,成為這世間 "心寒膽怯" 的人,並永遠地失去自己的靈魂!只有當你不顧性命地尋求耶穌基督,你才會成為神要你成為的人!

在對裡根總統的頌詞之中,榮譽最高的莫過於他兒子羅恩 (Ron) 的一則評論了。你必須明白,羅恩反抗他的父親,成了一個無名的自由派者,一生中並沒有什麼作為。可他送給了父親一段頌詞。雖然他的原意不是在讚揚父親,可其效果卻是。羅恩•裡根這樣評論父親:"你絕對猜不透他;這是你必須了解的第一件事。" 這話講的雖是總統,但卻更多地透露兒子的一面。你能看到,羅恩是個 "從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而裡根總統則是一個有勇氣做他所懼怕的事情的人。里根總統曾說過, "英雄並不比他人更勇敢﹕他的膽量只不過比其他人持續了多五分鐘而已。" 難怪他在冷戰中與蘇聯對視中毫不眨眼,最後打贏了與共產主義的冷戰,因為他的膽量不過比他們持續了多五分鐘!他又一次說,他對付共產黨的冷戰策略是 "我們得勝,他們失敗!" 他具有辦他害怕之事的勇氣!

我對你講了馬丁路德金博士、溫斯頓•丘吉爾、理查德•尼克松、羅納德•裡根的故事。雖然這些人士不是以基督教領袖的身份而知名的,但我相信神賜予了他們特殊的勇氣來保護這個世界。有關神把勇氣賜給宣道士和傳教士、並把他們高舉過那些 "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 之上的故事,我可以一個接一個地列舉下去。

我曾在一個會議中被一位牧師這樣介紹:"海博士是一位無所畏懼的人。" 我知道他是在稱讚我,但是我知道那不是真的。你將不會遇到一位比我更沒有安全感、更擔驚受怕的人了。我都對自己從來都沒有自信。如果你想從心理學家的角度來看,你可以說這是我的出生背景造成的。我一直都知道,如果我失敗的話,不會有安全網保護我 —— 沒有人可以給我第二次機會。但是神在聖經中賜給給我一條應許,就似乎這是專為我而寫的。這應許成了我終生的警句,

"我靠着那加給我力量的,凡事都能做" (腓立比書 4:13)。

我年輕之時,我知道自己沒有力量和能力。我以前清楚這點,現在也清楚這點。在我內心,我是一個膽怯、畏懼的人,對自己毫無自信。但我把自己投到了耶穌的慈悲裡 —— 祂從未令我失望過。從來沒有!祂曾無數次把我從失敗帶到勝利,從而也使我親身體會到了一點:就是祂絕不會令我失望!我今天早上可以肯定地說,

慈悲重寫人生;
慈悲重寫人生。
我曾迷途罪中,
但耶穌重寫我一生

今早你們在座的有些害怕來信靠基督。我聽你說過,"我擔心我會有虛假的轉變," 或 "我擔心我不會得救," 或 "我做不到"。 這些是阻撓你的恐懼,而這些恐懼會使你變成一個 "未品嘗過成功與失敗的心寒膽怯的懦夫。" 請記住,"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 我知道你害怕來信靠耶穌。我完全清楚你的感受。但克服你的恐懼,來信靠基督吧!就如艾狄•瑞肯巴克說的:"勇氣是辦你怕做的事;除非你有畏懼心,勇氣便無從談起。"

我正在讀約翰班揚 (John Bunyan, 1628-1688) 的見證 《賜予罪魁的豐富恩典》(Grace Abounding to the Chief of Sinners)。班揚經歷了多年的恐懼和疑惑。魔鬼幾乎使他精神分裂了。一年接一年,他沒有安寧。終於有一天,他說,

我好像死人一樣,而死亡卻仍未來臨;我又似乎感到已經墮入了深坑一樣。我想,別無它路,我只好進地獄了;但正在此驚恐之時…那詞句落入我的心靈, "[墳墓] 啊!你得勝的權勢在哪裡?死啊!你的毒鉤在哪裡?" 聽到這些詞句之後,我身心即刻健全起來,全部病痛立即消失,為神的工作變得舒暢起來。

在那不久,他又陷入了精神低落的狀態。他說,

當我處在如此情形下三四天之後,當我坐在火爐旁時,我忽然感到這些詞句回蕩在我心中, "我必須投靠耶穌。" 這時,我從前的黑暗與疑惑全部逃離了,天國內的福祉清晰可見…祝福神,因祂對我施了慈悲。

約翰班揚通過信靠基督而得救。今天早上,你有沒有勇氣做你的害怕做的事情?你是否願意到耶穌那裡,並信靠信靠祂呢?

在我唱這首簡短的副歌的時候,請到會堂後面,凱根博士將帶你去禱告室。

慈悲重寫人生;
慈悲重寫人生。
我曾迷途罪中,
但耶穌重寫我一生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啟示錄 21:3-8。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 Julia Ward Howe, 1819-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