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正的復興!

REAL REVIVAL!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六月二十四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24, 2012

"在末後的日子,我要將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 (使徒行傳 2:17)。


"末後的日子" 一詞在其上下文中所指的是福音傳播的整個歷史時期, 從「五旬節」開始,到基督的第二次降臨結束。在使徒行傳2:17中, 神保證在這歷史時期內 "我的靈澆灌凡有血氣的" (英: "pour out of my Spirit)。許多現代聖經譯本,很不幸地丟掉了那不起眼的 "of" 一字。僅有《新美國標準版聖經》(New 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 跟隨英王欽定版(KJV)和希臘原文,把希臘詞 "apo" 譯成了"of"。又一次,古老傳統的KJV超越了那些現代譯本!〔中文可將 "apo" 譯成﹕我的靈澆灌…〕喬治•司彌頓教授(George Smeaton, 1814-1889)說, "依照新約引句來看,我們不應丟失「從我的靈中」(apo) 幾字中所含的一層意思,把 [賜給] 人的有限 [之靈], 與神永不枯竭的源泉區分開來" (George Smeaton, The Doctrine of the Holy Spirit, Banner of Truth, 1974年重印, 第28頁)。

不錯, "apo" 並非出自約珥書2:28希伯來原文的預言詞句中。但我認為,使徒行傳2:17中的希臘原文,是神通過循序漸進的默示(progressive revelation)賜給我們的,為了使我們看到神總能有更多聖靈的能力賜給人,並且聖靈的資源是 "永無窮盡" 的。神總可以從上天傾瀉出更多的 [靈]。因此,門徒可以在使徒行傳4:31中重新被聖靈充滿: "他們就都被聖靈〔再次〕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 又一次,喬治•司彌頓教授如此說,

沒有什麼邪說比這更能迷惑人,或更能貶低聖靈的名聲了。這邪說宣稱,因聖靈已在五旬節時刻傾瀉下來,所以教會無需、也無權再去祈求獲得更多聖靈的澆灌。情形剛好相反,教會為得到聖靈祈求得越多,越是耐心地等候祂所傳的信息,教會所獲得的便會越多 (同上, 第255頁)。

雖然全部真正的基督徒都曾得到過靈恩,聖靈並非時時都以同樣的能力作聖工。尹安•穆瑞(Iain H. Murray)說, "因此,從五旬節開始,聖靈的工作可以從兩方面來觀看: 尋常的工作與超然的工作" (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Banner of Truth, 1998, 第18頁)。

由此可見,聖靈以 "尋常" 的方式不斷工作着,我們偶爾會看到有人得到轉變。但當 "那安舒的日子…從主面前來到"(徒3:19)時,我們便會看到更多的人因聖靈之工而得到轉變。那 "那安舒的日子" 就是我們如今所談論的 "復興"。當我們祈求復興時,我們求的是聖靈能更豐盛地傾瀉下來,從而使失喪者為罪自責,並祈求祂引他們走向耶穌而獲得拯救。一首古老的聖詩描述了聖靈 "尋常" 和 "超然" 的工作方式,

"必有祝福的陣雨:"
   這是愛的承諾;
必會有四季清爽
   由救主天上發送。
祝福的陣雨,我們需要祝福的陣雨:
   我們身邊雖降憐憫雨滴,
但是我們呼求陣雨。

"必有祝福的陣雨" ——
   再次寶貴地降臨;
在丘陵和山谷之間,
   有豐富雨水之聲。
祝福的陣雨,我們需要祝福的陣雨:
   我們身邊雖降憐憫雨滴,
但是我們呼求陣雨。
      ("There Shall Be Showers of Blessing" 詞: Daniel W. Whittle, 1840-1901)。

但即使冒着可能會使人誤解的風險,我仍必須聲明,僅靠禱告不能確保在復興發生時,我們一定能獲得 "祝福的陣雨"。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

      你是否注意到了,近來為復興所作的祈求有多少–但結果所得到的復興又是多麼稀少嗎?
      當我們考察為復興所獻上之禱告的數量時,我們國家本應早已受到福分潮流的洗刷了。但現實中並無如此的效果,這不應令我們氣餒;相反,這更應督促我們去尋找我們禱告未曾獲得回答的原因" (A. W. Tozer, D.D., "Prayer No Substitute for Obedience," in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 第 50, 51頁)。

我並非在建議我們要停止為復興祈求。完全不是。我說的是,禱告不能迫使復興發生!我曾目睹過兩次非凡的復興。這兩次復興都是突然間到來的,之前並沒有大量的精心祈求。我在第一華人浸信會目睹的復興,是在一個晚上突然間發生的。當時,一群正在參加夏令營的年輕人產生了認罪感,呼求神臨近他們、赦免他們的罪。我在佛吉尼亞州一間原教旨浸信會所目睹的復興,雖然人們在禮拜前作了一點禱告,但那並非一些不同尋常的禱告。當神突然在那星期天晚上的禮拜中傾瀉出祂的聖靈時,人人都感到極為震驚。當時有七十人,包括一位助理牧師在內,一同在為罪自責,向神懇求赦免。有位老人在教堂側廊爬着呼叫道, "我迷失了!我迷失了!" 有幾位青年人上台唱詩,卻唱不出來,因內心的自責感而泣不成聲。在接下來的三個月內,約有五百人在這場復興中獲得了轉變。

然而,在我出席的另一間教會裡,復興似乎快要爆發出來了。他們在這系列聚會之前已為復興作了幾個星期的禱告。在這一系列聚會的過程中,人們確實可以 "感到" 神臨近了。當時在場座無虛席,只剩下站立的地方。但當三個年輕人和其他一些人產生了極深的認罪感時,一些主持的牧師們因怕情形失去控制而終止了當時的禮拜,怕這可能給他們的教會帶來混亂。因此我認為,復興也涉及到一些人為的因素。聖經說, "不要銷滅聖靈的感動" (帖前 5:19)。你可以年復一年地為復興禱告,但是如果你趕走了聖靈,復興便不會來到!

若要復興發生,我們需要有傳統的、指責罪孽的、高舉基督的宣道!我認為,這類宣道的貧乏,正是 "我們禱告未曾得到回答的原因" 之一。W. P. 尼克爾遜(Nicholson)正是這樣一位宣道士。他來自北愛爾蘭,時常看到神賜的復興。尼克爾遜說, "應當臨到我們教會的復興本應是…激怒眾人、或者令人充滿榮耀喜樂的復興。我們的教會卻一絲警覺都沒有–沒有什麼能比這更使我警惕萬分了。同時,罪人們一點驚恐感都沒有–在我看,此乃最為恐怖的事情。哦,但願能見到幾位忘卻一切世事,僅去思考神、充滿了神的人,以至於他們足能與其余的全人類抗衡" (Sermons by W. P. Nicholson: Tornado of the Pulpit, 傳記概略作者: Ian R. K. Paisley, Martyrs Memorial Productions, 1982, 第41頁)。

再一次,W. P. 尼克爾遜說,

      要回想羅得的妻子。她走出了基督教徒的家庭,墮入了沒有基督的陰間;她離開了義人的胸懷,走入了魔鬼和沉淪者的擁抱。你可能出自基督教家庭,卻會墮入沒有基督的陰間地獄…
當你加入教會,卻沒有得到轉變,你便是一位雙重的地獄之子…
      再一次,沒有基督的基督徒,是那些因自己曾在某時某刻舉手作過決志,便自認為是基督徒的男女…[基督說] "凡稱呼我主啊,主啊的人不能都進天國。"
      沒有基督的基督徒是一位作過決志,並認為自己一切都安然無恙了,但生活內卻沒有任何證據的人。此處絕無中庸之道,僅有天國或地獄的選擇。
      請允許我問一下…你是不是一位沒有基督的基督徒?你是不是掛名的 [徒有虛名的] 基督徒?你空有敬虔的名聲,卻沒有真實的經歷。你在理智上了解基督,但卻無法說出, "感謝神,我已得救了。" 你必須卑微自己,誠實地面對神,拋棄你令人作嘔的傲慢、放棄從前的決志、以及你的「虔誠教」(Churchianity)。你必須以可憐、迷途、罪人的身份來投靠基督 (同上, 第41-44頁)。

在五旬節期間,使徒彼得說: "你們釘在十字架上的這位耶穌,神已經立為為主,為基督了" (使徒行傳 2:36)。不錯,是你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你的罪孽把祂送到了十字架上。你罪大惡極!你的罪孽把祂送到了十字架上。但是你對此毫不在意!你滿足於自己的現狀!你想有一點 "宗教" 的經歷,但是你不想以 "可憐、迷途、罪人的身份來投靠基督"。

"眾人聽見這話,覺得扎心,就…說:弟兄們,我們當怎樣行?彼得說:你們各人要悔改…" (使徒行傳 2:37-38)。

悔改!悔改!離棄你毫無生機的宗教。把它拋開!你說你是一位基督徒,可你實際上是個偽君子!尼克爾遜說:"你說你是一位基督徒!如果是的話,我寧願到地獄和魔鬼一起生活,也不願與你同處。" 無論代價多高,務必要與神和解!不要理會他人如何看待你!要努力進入天國!耶穌說: "努力的人就得着了" (太 11:12)。努力進去!無論代價有多高,努力靠向耶穌!把你的「虔誠教」拋到門外!悔改,"努力" 靠向耶穌。不要再以你的現狀繼續拖延下去了!悔改!悔改!向耶穌大聲呼求,"大衛的子孫耶穌啊!可憐我吧!" (可10:47)。向祂大聲呼求,"耶穌,可憐我吧!耶穌,可憐我吧!耶穌,可憐我吧!耶穌,可憐我吧!"

慈悲重寫人生;
慈悲重寫人生。
我曾迷途罪中,
但耶穌重寫我一生

現就悔改,把自己投在耶穌的憐憫中!除此之外,你再沒有其他任何希望!聽清了沒有?除此之外,你再沒有其他任何希望了!!! 絕對沒有!!!

投舍博士說, "如果像我們所認識的這類美國基督教得到了復興,那可能會是道德上的一場災難,我們用一百年也無法從中振作起來" ("No Revival Without Reformation," in Keys to the Deeper Life, 1957, 第12頁)。

你無需獲得如今美國教會中大部分人所具有的 [虔誠]!不用!當從人間掃除這類垃圾!你無需他們毫無生氣的宗教!你需要的是活生生的救主!你需要從真實救主身上流出的真實寶血來洗淨真實的罪,並救你脫離神對你罪孽的真實忿怒! 你需要耶穌真實的寶血來止息神的確實惱怒!高喊請求說–"耶穌, 可憐我罷!耶穌, 可憐我罷!耶穌, 可憐我罷!" 如今最大規模的復興正在中國大陸進行着。要學那些在大陸的基督徒一樣,全心全意地去求祂。他們流着眼淚地在呼求, "耶穌, 可憐我罷!耶穌, 可憐我罷!耶穌, 可憐我罷!" 像他們那樣去呼求–直到神的兒子來到你身邊,用那釘穿的雙手來醫治你!

當我們唱那首簡短的副歌時, 請你去到會堂後面, 跟凱根博士去祈禱室。像盲人巴底買那樣去呼求, "耶穌, 可憐我罷," 直到祂為你動蕩的心靈帶來安寧為止!

慈悲重寫人生;
慈悲重寫人生。
我曾迷途罪中,
但耶穌重寫我一生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 馬可福音 10:46-52。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Revive Thy Work" (詞: Albert Midlane, 1825-19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