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教會中的離道反教 –乃聖經內的預言

APOSTASY IN THE CHURCHES –
FORETOLD IN BIBLE PROPHEC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六月十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June 10, 2012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 (帖撒羅尼迦後書 2:3).


長期擔任德州達拉斯第一浸信會牧師的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是一位有口皆碑的知名牧師。他說,

「離道反教的事」一詞也可譯成「那特指的離道反教之事。」這裡的定冠詞〔英: the〕顯示出保留內心所思考的某次獨特的離道反教之事。這言下之意便是,在「主的日子」到來之前,那些自稱信徒的人會顯著地離棄真道 (The Criswell Study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79; 針對帖撒羅尼迦後書2:3所寫的註釋)。

"離道反教" 一詞出自希臘原文 "apostasia", 指的是 "背叛變節"、離棄 "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 (猶大書 3)。請注意,使徒告訴我們,在那大罪人敵基督 "顯露" 出來 "以前", 必有離道反教的事發生。所以,當敵基督在大患難期間暴露出來之前,必有一段獨特的背棄信仰的時期。查爾斯•萊利博士(Dr. Charles C. Ryrie)指出,離道反教是 "挑釁性地…反叛神,這同時也為那大罪人的出現作了準備" (The Ryrie Study Bible, Moody Press, 1978年版; 對帖撒羅尼迦後書2:3的註釋)。

這次末世的離道反教不會在「大患難」期間突然出現。它始於十八世紀的「啟蒙時代」(the Enlightenment)。那時代因其特征被稱作「理智的時代」。在這場運動中,人對理智的依賴取代了對聖經的信念。[在那之前,] 人人都把聖經當作神的道來看待。林賽珥博士(Dr. Harold Lindsell, 1913-1998)在他所著的《新異教主義》(The New Paganism)一書內如此說,啟蒙時代 "廢棄了早期教會所做的工作,並把新異教主義傳入了歐洲與西方整體文化之內。這種新異教思潮促使教會脫離了她的核心信仰與文化基礎,帶來了我們現今稱作基督教的沒落時期 (Post-Christian Era)。[因啟蒙時代對西方世界的影響,] 基督教如今漂浮在一個異教文化的海洋之內,而且情形沒有一絲的改善,反而更為嚴峻" (Harold Lindsell, The New Paganism, Harper and Row, 1987, 第45頁)。在過去的三百年間, "啟蒙思潮與基督教一直處在你死我活的爭鬥之中" (Lindsell, 同上)。今天,我們仍舊生活在這場 "你死我活的爭鬥之中"。

啟蒙運動造就了三個人:約翰•賽姆勒 (Johann Semler, 1725-1791);查爾斯•達爾文 (Charles Darwin, 1809-1882);查爾斯•菲尼 (Charles G. Finney, 1792-1875)。賽姆勒是「歷史批判法」的創始者,他貶低了聖經的權威性。達爾文是自然進化論的創始人,他的理論取代了聖經內傳統的觀點,否認人是特別的被造物。菲尼是決志主義的創始者,他的理論倡導人得救所靠的是自己的能力,並非神的恩典 ── 此乃重返古時伯拉糾(Pelagius, 約公元354-418年)所散佈的異端之內。

對聖經的批判,對進化論的認同,還有決志主義的出現,使教會裡充滿了未得轉變的人── 他們在過去的兩百年間逐漸偏離了真道 ── 造成了如今英文世界中的離經叛道之現狀。在這篇道文中,我將簡短地解析 "主流教會" 中徹底的離道反教、以及福音教派中日益加劇的離棄信仰的狀況; "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 (帖後 2:3)。

I. 第一,"主流" 教派徹底的離道反教。

我說的 "主流教派" 是指大型的教派,例如:聯合長老會、聯合循道宗、美國聖公會、基督聯合會 (造就了奧巴馬的教會)、路德教派的主要支部、美國浸信會、以及 "溫和派" 的美南浸信會 (由吉米•卡特這類人組成)。彼得後書2:1說,

"從前在百姓中有假先知起來,將來在你們中間也必有假師傅,私自引進陷害人的異端,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自取速速的滅亡" (彼得後書 2:1)。

論到這節經文時,沃弗爾德博士(Dr. John F. Walvoord, 1910-2002)說,

      這一預言並非僅僅預測到世俗間的不信…此預言還指出,在基督教教會發展過程中,將會出現如此一群人,他們打着講授基督教的幌子,其實卻在否認基督教的基本教義。這段經文〔彼後 2:1〕提醒我們去注意這一事實,說這些人會散布毀滅性的邪說,[令人] 喪失信念;或傳播如此的教義…否認那購買他們的救主。…這類人(1)否認耶穌基督,並且(2)否認祂為我們的罪死在十字架上,否認祂用自己的寶血購買了我們 ── 他們擺弄的並非是些基督教的枝節理論,而是觸動了基督教的核心。否認聖經內所闡述的基督及其救贖之工的人,他絕對不是基督徒,反而在與基督徒作對,並與福音作對;他是一個異端分子, 一個未曾得救的人…
      他們宣揚說,耶穌基督並非神的兒子;同時,祂在十字架上的死亡,與神赦免我們的罪孽毫無關係… 高等學府內聖經系的教師們,幾乎都在肆無忌憚地聲明,說自己是無神論者…教會學校中聖經系的無神論傾向,是本世紀(二十世紀)中的新現象。許多基督徒對教會中受不信之影響的程度與深度並沒有充分的了解;他們也不清楚,教會中充滿了對有關基督本人這核心教義的否認、並且還充滿了對祂為我們在十架上所完成之工作的普遍否認。彼得在很久以前便預測到這種情形。我們無需等候〔彼得書信中預言〕的應驗。如今這已經應驗了。
      這些神學家不僅聲明自己是無神論者,他們還宣稱說, 聖經裡的神已經死了,或根本不存在,因祂從未真正地生存過。他們還散布說,聖經內的道德觀已不再適用。他們說,如今我們需要一套適用於現代環境的道德觀。他們提倡應拋棄一切傳統的道德觀,尤其是有關男女關係的概念,希望設立一套現代全新的松散標準。周圍世界開懷擁抱了那些自稱為教會喉舌的人物,因為那允許他們自由自在地生活在動物一般的水準上,而無需謹守以神的形像被創之人的道德準則。我們如今生活在如此一個時代中,那些不道德的被稱為道德的,同時,人們呼吁要設立一套不受聖經說教約束的、全新的生活準則(John F. Walvoord, Th.D., in Prophecy and the Seventies, edited by Charles L. Feinberg, Th.D., Ph.D., Moody Press, 1971, 第112-115頁)。

沃弗爾德在四十幾年前就寫下了這段話。他是一位受人尊敬的神學家,且擔任過德州達拉斯神學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的院長。我認識他本人,他曾在我們教會宣過道。我知道他這段話是完全正確的,因我畢業於當時兩所自由派的神學院。有些人可能會因某些所謂 "主流" 教會如今認可同性婚姻,並選派現行同性戀者去擔任神職工作而感到詫異。但這並沒有令我感到驚奇。我早在四十年前就已知道他們在往這方向發展了了。

因此,我們如今看到那些 "主流" 教派已徹底陷入了離道反教的狀態中。在這些教會裡,也許會有少數幾位真正的基督徒,但隨着年代的推移,他們的人數會變得越來越少。沃弗爾德博士對一位否認福音基本教義的人, 提出了如此評價: "那人根本不是基督徒…他是個異端分子,是個沒有得救的人。" 當你走在加州帕薩迪納市的大街上時,你能看到一些老教堂的巨型樓房。這些教堂裡的牧師幾乎全都是未曾獲得轉變的男人 (或婦女)。在帕薩迪納福樂神學院(Fuller Seminary)中教書的教授們(自從這所學院陷入了自由派理論的深淵之後)其中未曾得救的人也與日俱增。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 (帖撒羅尼迦後書 2:3)。

早在十九世紀中,司布真(Spurgeon, 1834-1892)曾這樣說過: "教會正在被滾燙的現代異端的泥雨所埋葬" ("The Blood Shed for Many,"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4年重印, 第374頁)。還有救世軍的創始人威廉•布斯(William Booth, 1829-1912)也曾於1901年1月份說過,

      二十世紀最為危險的事情是,不提聖靈的宗教、不含基督的基督教、不帶悔改的赦免、沒有重生的救恩、迴避神的政治、不提地獄的天堂 (The War Cry, 1901年1月5日, 第 7頁)。

這兩位來自十九世紀的人所提出的這些預測,已在我們當代的教會中應驗了!

II. 第二,福音派教會中不斷增長的離道反教。

直到近期為止,福音派的人士一直在宣揚聖經內的基本教義,宣講基督本人與祂完成的工作。然而,如今有許多福音派人士並非很健康。我本人已在過去五十年間親眼見到下列六條預言實現了。當我列舉這些教會逐步變得死氣沉沉的理由時,我不由自主地感到內心的痛苦。

1.  許多福音派教會中的人從未獲得轉變。十位童女的比喻描述了當今末世中這種可怕的情形。"其中有五個是愚拙的,五個是聰明的。愚拙的拿着燈,卻不預備油" (太 25:2-3)。其中一半人未曾具備聖靈,在比喻中用油作代表。也就是說,她們有一半人沒有得救。當新郎基督回來的時候,祂對愚拙的童女說, "我不認識你們" (馬太福音 25:12)。很不幸,在此邪惡的世代中,許多福音派人士從未獲得轉變,他們在基督回歸時便不會做好準備。奎斯維爾博士博士說, 75% 的教會成員仍是迷途的。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 90% 的人未曾得救。葛培理(Billy Graham)年輕時曾說, 85% 的福音派成員都未得救。這些基督教領袖所作的推測,顯示出如今福音派現狀的可怕情形。

2.  "新郎遲延的時候,他們都打盹,睡着了" (太 25:5)。請注意,基督如此說, "他們打盹,睡着了。" 沃爾渦德博士說, "如今有些教會在星期天晚上死氣沉沉,極為冷清 ── 這裡不久前曾有過熙熙攘攘的晚間禮拜。如今太多的教會一週僅有一次禮拜 ──星期日早上的禮拜…在我們生活的世代中,教會中具有許多弊病" (同上, 第112頁)。此外,那些得人者都去哪裡了?在洛杉磯地區,除我們教會之外,我還未曾聽說過有任何一所教會設置了人人外出傳福音的活動。我記得從前並非如此,但如今已經落到了如此的境地。願神憐憫幫助我們吧!"他們都打盹,睡着了" (太 25:5)。

3.  "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太 24:12)。我們的大多數教會僅有少量、或根本沒有交誼的活動,也沒有每週對外的傳福音活動。也就是說,會友之間沒有友誼,他們對失喪者也不存任何愛心!曾長期作我牧師的林道亮博士,是一位神學院的教授兼院長。林博士說:"對主的信任是必不可少的,彼此相愛也是必不可少的…願末世期間的教會能如此再三地提醒自己" (Timothy Lin, Ph.D., The Secret of Church Growth, First Chinese Baptist Church, 1992年, 第28至29頁)。"只因不法的事增多,許多人的愛心才漸漸冷淡了" (太 24:12)。

4.  "然而,人子來的時候,遇得見世上有信德麼?" (路 18:8)。林博士說:"這節經文的上下文很顯然表明,這裡的「信德」指的是對禱告的信心。在祂即將回歸時,這句話是我們主對教會失去了禱告的信心的一席哀嘆" (同上, 第94至95頁)。林博士又說:"有人常說,無論你在家裡獨自一人禱告,還是與眾兄弟姐妹在教會裡一同禱告,兩者並沒有什麼差別。說這話的人, 如不是對其懶惰作自我安慰,就是不了解禱告的功效!" (同上, 第92頁)。路加福音18:8告訴我們,末世的基督徒將忽略禱告會、以及個人獨自的禱告。當今的許多教會在一週期間有查經班,以此取代了禱告會。末世的這種狀態是多麼可悲啊!

5.  "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 (彼後 3:4)。聯繫上下文 (彼後3:1-9), 彼得是要基督徒 "牢記" 基督再臨的諾言,以免有人問, "主要降臨的應許在那裡呢?" 便因這個問題而動搖了。都布森博士(Dr. Ed Dobson)說,在末世的時候,眾人將 "普遍不去理會基督再臨的徵兆" (Dr. Ed. Dobson, The End,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97年版, 第160頁), 這本身便是一種預兆。我的助理凱根博士 (Dr. C. L. Cagan)提醒我說,在四十年前,福音派對基督再臨的預兆具有濃厚的興趣。"但是,如今當這些預兆幾乎每天都在應驗時,他們對預言的興趣卻變得冷淡了。" 福音教派內對基督再臨徵兆的忽視,其本身就是一條末世的徵兆!── 這也是教會成員在此邪惡的時期內變得世俗化的一條徵兆。

6.  "人…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提後 4:3)。使徒保羅訓導我們 "務要傳道" (提後4:2)。但他還預言了末世教會裡的人必 "厭煩" 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增添好些師傅。" 五十年前, 我們的宣道講台上有許多優秀的宣道。而如今我們大多數的講台上僅有一節接一節的 "查經"。林博士說,"一位來自美國西岸一間神學院的教授作了這樣的評論:'我認為查經和宣道是一回事!'。我對此半點也不贊同。查經和宣道是屬於兩個不同的部門。作為一位神學院的教授,他竟然連查經和宣道的差別都區分不出來。他教的學生會宣道嗎?當然不會。站在講台上,許多畢業於神學院的學生僅能作演講,他們對如何宣道毫不知曉。一個不懂得宣道的牧師就如同一個不會做菜的廚師!…末日期間教會的枯竭,不是因為缺少牧師,而是因為有過多的未曾蒙神所召的牧師" (同上, 第20, 21頁)。


如今,我們看到了主流教會十分嚴重的離道反教,以及大多數福音教會的可悲狀態。如果我們不知道聖經裡對這些情形的預言,我們定會感到十分的氣餒。在談到主本人的第二次降臨,主耶穌基督說:

"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路加福音 21:28)。

在這離道反教的黑暗時期內,基督來臨的徵兆應當給我們帶來鼓舞。當有人說, "你去教會太過頻繁" 時,請記住這點,他們的抱怨正是耶穌即將到來的徵兆。當他們說, "他禱告太過頻繁" 或 "你傳福音太過積極" 時,請記住,這也是耶穌快到來的徵兆!讓他們去打盹昏睡,像那些愚拙的童女一樣;但是讓我驚醒!在禱告會中保持驚醒!去得人時也保持驚醒!在聽宣道的時候依然保持驚醒!

"一有這些事,你們就當挺身昂首,因為你們得贖的日子近了"
      (路加福音 21:28)。

請起立同唱聖詩第四首。

夜色深沉,罪惡來攻擊,
   憂傷重擔,我們難背起;
今我看見,主來的預兆;
   我心火熱如焚,我福杯漫溢!
救主必要再來,救主必要再來,
   曾被世人棄絕的基督耶穌,
祂一定要再來,祂一定要再來,
   帶着權柄榮耀,祂一定要再來!
("He is Coming Again" 詞: Mabel Johnston Camp, 1871-1937)。

如果你仍沒有獲救,這是你從罪中甦醒、信任耶穌、得到拯救的時候了!聖經說,

"所以主說:你這睡着的人當醒過來,從死裡復活!基督就要光照你了" (以弗所書 5:14)。

沉睡的人哪,醒來吧,來信靠救主。祂為了償還你的罪,死在了十字架上。祂如今在天上活着。信任祂,祂必拯救你 —— 即使在這黑暗邪惡的時期裡!

當轉眼仰望耶穌,
   定睛在祂奇妙慈容;
在救主榮耀恩典大光中,
   世俗事必要顯為虛空。
("Turn Your Eyes Upon Jesus" 詞: Helen H. Lemmel, 1863-1961)。

當我們唱那首副歌的時候,請走到禮堂後面去。凱根博士會帶你到一個安靜的地方, 為你作禱告與提供指點。

當轉眼仰望耶穌,
   定睛在祂奇妙慈容;
在救主榮耀恩典大光中,
   世俗事必要顯為虛空。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馬太福音 25:5-1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的獨唱﹕
"In Times Like These" (詞: Ruth Caye Jones, 1902-1972)。


宣道提綱

教會中的離道反教–乃聖經內的預言

APOSTASY IN THE CHURCHES –FORETOLD IN BIBLE PROPHECY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人不拘用甚麼法子,你們總不要被他誘惑;因為那日子以前,必有離道反教的事,並有那大罪人,就是沉淪之子,顯露出來" (帖撒羅尼迦後書 2:3).

(猶大書 3)

I.   第一,"主流" 教派徹底的離道反教,彼得後書 2:1。

II.  第二,福音派教會中不斷增長的離道反教,
馬太福音 25:2-3, 12, 5; 24:12; 路加福音 18:8;
彼得後書 3:4; 提摩太後書 4:3, 2; 路加福音 21:28;
以弗所書 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