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原罪 – 第一部分

ORIGINAL SIN - PART I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五月二十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y 20, 2012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羅馬書 5:19)。


在這節經文中,英皇欽定本沒有把希臘原文的 "tŏ" 字翻出來。這個字相當於英文中的定冠詞 "the"。把這個字加入譯文中,經文會更加明確,讀起來是,

"因一人的悖逆,[這些] 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這些] 眾人也成為義了" [英譯KJV: For as by one man's disobedience [the] many were made sinners, so by the obedience of one shall [the] many be made righteous] (羅馬書 5:19)。

1599年版的日內瓦聖經作了這樣的註釋,

這裡作對比的基礎,是把倆人作為兩個不同的世系、或根源:繼承其中一人的,生性邪惡;而繼承另一人的,靠恩典得到正義…所以,罪惡侵入我們,不是因為我們跟隨了我們祖先的腳踪,而是因為我們繼承了他腐敗的本性

羅馬書中的這節經文如今常被忽視,其原因之一是因為宣道士們在無意識中受到了達爾文主義的影響。我說 "無意識",是指他們的想法受到了他們會眾觀念的影響。在討論救恩的時候,他們總是迴避提起創世論。但他們受到會眾這種觀念的影響是極不應該的。他們應意識到,在我們生活的時期內,達爾文主義正受到科學的嚴峻挑戰。這挑戰是如此的尖銳,以至於像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這樣的達爾文主義者必須被迫把生命的起源歸功於一些小綠人,說他們把生命從另一個星球帶到地球上!究竟生命在 "另外那個星球" 又是如何開始的,他也同樣無法解釋,正如他無法解釋地球上生命的起源一樣!與進化論的混亂相比,聖經提供了一個簡單、直截了當的答案 ── 神創造了人。祂造的這個人是一個完美的生物。但是,亞當叛逆神,從本性上成了罪人。他罪惡的本性傳到了他每一個後代的身上 ── 即全人類身上;如日內瓦聖經指出的,"我們繼承了他的腐敗。"

"因一人的悖逆,[這些] 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這些] 眾人也成為義了" (羅馬書 5:19)。

這節經文把亞當和基督作出了的對比。它告訴我們,定罪與稱義是他們倆人行為的直接後果。全人類 "變成"、"組成"、或 "形成" 了罪人。羅伊•瓊斯博士 (Dr. Lloyd-Jones) 指出, "保羅沒有說我們在亞當裡變成犯罪的,而是說我們成了罪人" (Romans: An Exposition of Chapter 5, Banner of Truth, 2003 版, 第 276頁)。

他說得沒錯,我們確實在不斷犯罪;但不僅如此,我們還是罪人。因為我們繼承了亞當的本性,所以我們是罪人 ── 在我們的本性中、在筋肉與骨架中、在我們精神與靈界的生活內 ── 從裡到外我們都是罪人。亞當犯了罪,並因此惡行,他使每一位後代生來就成了罪人。

著名的達爾文主義哲學家伯特蘭•羅素勋爵(Lord Bertrand Russell)認為,神把亞當的罪加在我們身上是不正義的,因為我們根本不認識亞當,而且世上的許多人連他的名字都未曾聽過。然而,伯特蘭•羅素這一論點不符合邏輯。我們在美國講英文並沒有什麼 "不正義" 的地方,對不對?然而我們講英文,是因為詹姆斯王一世 (1603-1625) 允許幾位英國人在1607年的時候,到維吉尼亞的詹姆斯鎮定居。你或許從未聽過詹姆斯國王。我肯定美國很多人不知道他或對他所知甚少。然而,因為他的決定,你們多數今日講的是英語。你成了講英語的人,是因為有一個人在四百年前作的某項決定 ── 這可能是個你不認識的人。我知道,這比喻並不是很貼切,但這足以說明,因為詹姆斯一世的決定,我們都在說英語,這並沒有什麼不公平的!亞當犯了罪,使我們都成了罪人,這也沒有什麼不公平的地方。

讓我再多舉一個例子。我的祖父威廉•海姆斯(William Hymers)於1920年代離開加拿大,來到加州定居。他在我出生前便去世了。我從未見過他。然而,因我祖父做的這件事,我如今是美國人,而不是加拿大人。我 "成了" 美國人, 歸根於一個人在我還沒有出生前所做的事。這沒有什麼不公正不公平的。這不過是人生的現實而已。我成了美國人,是因為一個在我還沒出生前的人所做的事。沒有什麼不公正的,只不過是現實罷了。因在我們出生之前的一個人所做的決定,我們全都講英語。同樣,因一個人在很久以前的所做的事,我們都成了罪人。正如使徒保羅說的,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 (羅5:19)。又如瓦茲博士(Dr. Isaac Watts)所寫的,

主啊,我極骯髒;懷胎在罪孽中,
   一生下來我就不聖潔、就不乾淨;
亞當犯罪後的墮落,引來了
   全種族的腐敗,令每人骯髒。
("Lord, I Am Vile"–詩篇51 –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並非像伯特蘭•羅素所認為的那樣,這並沒有什麼 "不公平" 或 "不公正" 之處。這僅是人生的某種現實而已。"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 四周看一看。你認識哪位不是罪人的?當然沒有。那麼,他們是怎樣成為罪人的?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

有人認為,亞當的罪是一樁 "小事", 不至於使全人類成為罪人。但一個加拿大農夫移居美國的決定,也是微不足道的一樁事,可他的這一 "小" 決定,使他全部後代都 "成了" 美國人。而你在場聽到這次宣道,也是因為他的決定。我想,你應該明白這一道理。"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了罪人。"

如今,亞當的原罪對我們造成了何種影響?始祖的罪為他所有的後代帶來了一個腐敗的本性。"原罪" 一詞在聖經裡被描述成 "心裡所存的惡" (太12:35)、"壞樹" (太12:33)、"發出惡念" 的人心 (可 7:21)、"石心" (以西結 11:9)、"體貼肉體" (羅 8:7)、"肉體" (羅 8:4),等等。據謝德博士 (Dr. Shedd) 所講,原罪 "相當於神學理論中的敗壞本性罪惡傾向性情邪惡離道反教的意願,等概念" (W. G. T. Shedd, Ph.D., Dogmatic Theology, P and R Publishing, 2003 版, 第566頁)。原罪為我們帶來了什麼惡果?它如何影響了我們?

I. 第一,原罪令你盲目,看不到靈界事物的現實。

通過摧毀人對靈界事物的知覺,原罪蒙蔽或迷惑了他對靈界事物的認識。當使徒〔保羅〕說, "他們心地昏昧…都因自己無知,心裡剛硬" (以弗所書 4:18), 他所談論的正是這個問題。使徒又說

"然而,屬血氣的人不領會神聖靈的事,反倒以為愚拙,並且不能知道,因為這些事唯有屬靈的人纔能看透" (哥林多前書 2:14)。

當我們談起 "知道" 耶穌時,被原罪蒙蔽的、未得轉變的心靈會以為我們是愚昧的。他僅能通過我們談論的有關耶穌的事情來認識祂。他對耶穌的了解不過是靠道聽途說,或傳言,或聽其他基督徒談起有關祂的事情。他對耶穌的認識,不比天生盲目者對色彩的描述更多。你可以向盲人描述色彩如何,但他無法靠親身的經歷去體驗這些玢紛的色彩。他只能聽我們對色彩的描述,卻無法切身體驗這些色彩的絢麗。

你可以聽我們頌揚耶穌的愛,但因為原罪蒙蔽了你的理智,所以一切對你來說都似乎是愚昧的,以至你本人無法了解耶穌的愛。你可以聆聽聖經內的真理,甚至背誦一些經句,但這些詞句聽起來不現實,因為你的心地被原罪蒙蔽了。你被描述為 "常常學習,終久不能明白真道"(提摩太後書3:7)的人。你永遠無法獲得對真理「完全的知識」(Jamieson, Fausset and Brown), 因為原罪蒙蔽了你的心眼。僅有在聖靈創新(regeneration)的工作中,靈界的事物才會對你變得真實。你可以多年聆聽福音的道理,卻未曾認識耶穌本人。僅有神才能開啟人的靈眼,因為人人都被原罪蒙蔽了。你必須在重生後方能獲得靈眼的視力。"人若不重生,就不能神的國" (約翰福音 3:3)。

II. 第二,原罪令你的良心麻木了。

使徒保羅說:他們 "連心地和天良也都污穢了" (提多書 1:15)。他們對自己所犯的罪並不感到內疚,因為他們的良心被原罪玷污了。

我們對你講耶穌能清洗你的罪孽,這可能對你來說是一件無關緊要的事。為什麼?因為你的 "良心如同被熱鐵烙慣了一般" (提摩太前書 4:2)。僅有當神的聖靈使你認罪 (約翰福音 16:8),使你對自己的罪忍無可忍的時候,你才會來尋求耶穌,通過祂的寶血 "洗淨你們的 [良]心" (希伯來書 9:14)。因為原罪的緣故,除非神的聖靈使你對罪感到忍無可忍,你將繼續在死亡的狀態中沉睡下去。除非神的聖靈使你被玷污的良心認罪,你將不會產生對耶穌的真正需要。僅有神的聖靈才能施加基督的寶血,並清洗你的良心。

III. 第三,原罪已經敗壞了你的意願。

這裡所講的 "意願", 指的是人用來作決定、作選擇的能力,例如人選擇是否信靠基督的決定。天主教告訴我們說,人的意願受了傷害。馬丁•路德(Luther, 1483-1546)在他所著的《意願的束縛》(The Bondage of the Will) 一書中,利用聖經如此辯解道,人的意願不僅受了傷,它已經死亡了。宗教改革完全基于這一教義之上──人的意願徹底死亡了。僅有神能使人的意願重獲生命。而那正是全部新教與浸信教派多少世紀以來所持有的信念,直到菲尼在1821年登上歷史舞台為止。

原罪的能力是如此強大,人類尋求神的意願是完全死亡的。聖經說,那些未曾獲得新生、未得轉變的人已 "在過犯…中死了" (歌羅西書 2:13); 或 "死在過犯罪惡之中" (以弗所書 2:1)。約翰•戴格博士(Dr. John L. Dagg)是美南浸信會的第一位理論家。他談起原罪對人〔心地〕意願的影響時如此說,

經文內描述人的無能為力是極為深刻的。人類被描述為軟弱的〔羅5:6〕, 被俘擄的〔提後2:26〕, 作罪奴僕的〔彼後 2:19; 羅 6:16, 17〕…死亡的〔弗5:14; 西 2:13〕等等。解救我們脫離這一自然狀態的作為叫做新生、使人活、或賜予生命…是僅靠神的能力才能辦成的事…如果你認為,我們隨時隨地可以靠本身的任意努力〔"決志"〕來更正全部錯誤…這種看待…人類狀態的觀念是徹底錯誤的…對本身無能為力的切實感受,能催促我們來到那位可施拯救的人身邊 (John L. Dagg, D.D., A Manual of Theology, Southern Baptist Publication Society, 1858, 第171頁)。

換句話說,一個意願 "死在過犯中" (以弗所書 2:5) 的人,怎能 "決志" 信靠耶穌呢?戴格博士說那是不可能的。在菲尼攻擊原罪,毒害了福音運動之前,全部浸信教徒和一切新教徒也是如此相信的。

請審視一下自己。請看你是何等絕望,何等的無能為力!與約瑟夫•哈特一同說, "惟有耶穌,惟有耶穌,惟有耶穌能救你。" 請大家起立來唱那首聖詩。那是歌頁上的第八首,

你心煩悶,你心悒怏,疲倦痛苦常失敗;
   如果你要等到改良,你就永遠不會來。
耶穌釘死,耶穌釘死,是為罪人贖罪債,
   耶穌釘死,耶穌釘死,是為罪人贖罪債!

耶穌為你捨命流血,今已復活昇高天;
   在父座前為你代求,願你信心永不變;
惟有耶穌,惟有耶穌,惟有耶穌能救你,
   惟有耶穌,惟有耶穌,惟有耶穌能救你。
("Come, Ye Sinners"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經文﹕羅馬書 5:15-19。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獨唱﹕
"Lord, I Am Vile, Conceived in Sin"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宣道提綱


原罪

ORIGINAL SIN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因一人的悖逆,眾人成為罪人;照樣,因一人的順從,眾人也成為義了" (羅馬書 5:19)。

(馬太福音 12:35, 33; 馬可福音 7:21; 以西結書 11:19; 羅馬書 8:7, 4)

I.   第一,原罪令你盲目,看不到靈界事物的現實,以弗所書 4:18;
哥林多前書 2:14; 提摩太後書 3:7; 約翰福音 3:3。

II.  第二,有罪令你的良心麻木了,提多書 1:15;
提摩太前書 4:2; 約翰福音 16:8; 希伯來書 9:14。

III. 第三,原罪已經敗壞了你的意願,歌羅西書 2:13;
以弗所書 2:1; 羅馬書 5:6; 提摩太後書 2:26;
彼得後書 2:19; 羅馬書 6:16, 17; 以弗所書 5:14;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