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心急如火的宣道方式已被人遺忘了嗎?

IS SOUL-HOT PREACHING A LOST AR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五月六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May 6, 2012

"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着祂的顯現和祂的國度囑咐你: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提摩太後書 4:1-3)。


使徒保羅的這一囑咐, 不僅是賜給提摩太的, 也是對每一位宣道士的囑咐。

"我在神面前,並在將來審判活人死人的基督耶穌面前,憑着祂的顯現和祂的國度囑咐你" (提摩太後書 4:1)。

"我…囑咐你" 的意思是 "嚴肅提醒" (史特朗)。"我命令你" (麥基)。第三節內帶有預言性的詞句, "時候要到," 證明使徒說話的對象是全體宣道士,包括那些未來的牧師。使徒命令宣道士要去做什麼呢?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提後 4:2)。

1.  "務要傳道。" 不要宣揚有關道的事,而要宣揚道本身。不要僅僅解經, 還要把道應用在聽眾身上。被譯成 "傳道 (preach)" 的希臘原文是 "kērussō"。凌斯基博士(Dr. R. C. H. Lenski)說,那意味的是 "向公眾高聲地宣揚"。"傳道" 使用的是祈使語氣 (imperative mood), 是要讓我們如此去行!去傳道!約翰•鳩爾博士(Dr. John Gill)說: 其含義是要我們 "公開地高聲" 宣講。

2.  "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 "再接再厲, 堅持不協" (凌斯基, Lenski)。無論情形順利或者完全不順利, 都要堅持宣道。無論聽眾願不願意聽,都要堅持宣下去。

3.  "責備、警戒、勸勉 (人)"。這裡的含義是 "令認罪、否認、指責" (凌斯基)。"指責錯誤、因人所犯的錯誤與邪說而責備他們" (鳩爾)。"使因其錯誤而認罪" (勻森, Dr. Marvin R. Vincent)。"因其罪孽而訓斥、指責" 他們 (鳩爾)。"這詞意味着嚴肅尖銳的責備" (勻森)。"這詞還可譯成勸戒…安慰" (鳩爾)。"基督福音的宣揚者在某些情形下應成為…雷鳴之子;但在其他情形下他應作勸慰之靈" (鳩爾)。充滿"百般的忍耐" 或耐心。在宣道中切莫放棄做這些事。

4.  "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 其中所指的時候,處於使徒執筆的未來。這無疑適用於我們現今的世代; "再不會比對現今更適用了" (鳩爾)。我認為這對如今的末世特別適用,似乎就是我們如今所面臨的世代。這無疑描述了我們許多教會中的現狀。


這便是使徒保羅命令全部宣道士去做的事情。去 "向公眾高聲地宣揚" 福音 (凌斯基)。繼續如此做,無論人歡迎或不歡迎。指責謬誤。譴責罪孽。勸慰那些處於認罪感之下的人。那便是真正的宣道士所應做的事!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 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今日成為福分之渠道!
("Make Me a Channel of Blessing" 詞: Harper G. Smyth, 1873-1945)。

這首歌中所唱的是否正發生在我們大多數的教會中?或者,下節經文才更為準確地描述了我們現今的教會?

"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提摩太後書 4:3)。

"因為 (for)" 二字顯明,這裡講的 "道理" 正是我們在第二節內所讀的道。勻森博士說, "因為 [此道]" 正是促使 "將來人厭煩純正道理…的緣由" (Marvin R. Vincent, Ph.D., Word Studies of the New Testament, 卷IV, 第320頁)。這裡帶有某種對預言性的強調,顯明這節經文在 "末世" 中(提後 3:1; 參 提前 4:1)更為適用。"人必厭煩" 的意思是他們受不了那些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 (v.2) 的方式。相反,他們會因 "耳朵發癢…〔為自己〕增添好些師傅" (提摩太後書 4:3)。在末世中,人們總想聽輕聲細語的宣道人,而不願聽尖銳的指責,不願聽純正的宣道!勻森博士如此註解道,

亞歷山大的克來門特如此來描述這些教師,他們 "為那些耳朵發癢的人…搔癢;那些人希望有人來騷弄自己的耳朵…在信仰隨風搖擺的時期,五花八門的師傅將會跳出來,猶如埃及的蒼蠅一樣多。聽眾總會邀請、並塑造他們自己的〔師傅〕。如果人想拜金牛,造金牛像的神父是很容易找到的 (同上, 第320-321頁)。

當我告訴某人,我準備講這題材。那人問我, "你的聽眾到底是誰?" 我回答說, "我對三組人說話。" 第一,我對我們教會中的人說話。他們需要知道我宣道的方式為何如此。他們外出度假,到其他浸信教會作客時,會時常聽到其他一些牧師, 宣道如聖公會的神父一般有氣無力,或者是沒完沒了地逐字逐句 "查經解字", 並把那稱作 "宣道"。所以,我必須闡明我為什麼講話像一位傳統浸信教的宣道士。第二,我在對成千上萬通過網路觀看的牧師講話。我告訴他們,不要成為他人的拷貝模樣。為什麼每位牧師都要聽起來像收音機裡的廣播?讓我們面對一下現實,我們大部分的宣道非常枯燥。如果我們不因自己所講的題材而感到振奮,不會有其他任何人能振奮起來!是的,我相信宣道應該是令人振奮的!傳統循道宗的奠基人約翰•衛司理(John Wesley)這樣說, "要把自己點燃,請別人來看你燃燒。" 我同意他的說法!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說, "宣道是從一位着火的人口中出來的神學。" 我同意他的說法!羅伊-瓊斯博士說, "能不動聲色地談論〔福音中〕事情的人,根本不配走上講壇,也不應允許他上去。" 我也同意他的說法! (D. Martyn Lloyd-Jones, M.D., Preaching and Preachers,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1, 第97頁)。第三,我還對在場的迷途者說話。今天道結束之前我會提到他們。

我很猶豫用約珥•奧斯丁(Joel Osteen)來做為耳朵搔癢的宣道士的範例。我情願把精力放在傳福音上面。但是,這麼多的人被位這年青人引入歧途,我感到我必須指名道姓地提他的名字。雖然我情願不去提他,但我感到不提不行。

約珥•奧斯丁上個月去首府華盛頓舉行宣道大會。CNN的沃弗•佈離冊(Wolf Blitzer)采訪了他。我親耳聽奧斯丁對這位新聞采訪員說,兩位〔美國〕總統候選人都是基督徒。他大意如此說, "他們倆都說自己是基督徒,我怎能質疑他們?" 這時,佈離冊笑着恭維了奧斯丁幾句話。毫無疑問,我知道有上百萬的美國人在如此思考, "這位年青人真討人喜歡。" 可是問題在於,兩位總統候選人都未曾提供任何理由來讓他說,他們倆都是真正的基督徒。請不要誤解我。我今年十一月會投他們兩人之一的票,選擇兩惡之中較可容忍者。但說這兩人是基督徒,完全是假先知的言語,違背了詞語的原意。奧斯丁先生的假預言,肯定混淆了許多人心中的是非。

第二天,約珥•奧斯丁在首府華盛頓一所座無虛席的體育場內演講。我一路聽他演講,一路感到內心作嘔。他全部演講根本未提福音(林前 15:1-4)一個字。內容全是現代心理分析。然後,他向眾人發出 "邀請 (invitation)"。他讓大家站起來,說他們必然得到神的賜福。他根本未提基督的死亡能贖回他們的罪孽;只字未提基督的寶血,只字未提基督的復活可令人稱義。換句話來說,他未提福音一個字!講演結束時,他請那些希望得救的人起立。然後對他們說,一切站立的人如今都是基督徒了。就此,禮拜便結束了!這完全是把人放在核心的 "宣召 (invitation)", 基督的福音他連順便提一下都沒有!

這情形我以前也見過。我最近聽一位知名的傳教士宣道反對伊斯蘭教。他所講的有關穆斯林信仰的事情都很正確。然後,他發出邀請,讓人們走到前面來,但卻只字未提耶穌的事情。當人們走向前面時,唱詩班唱了一首歌,詞句中根本沒有包括福音。然後,宣道士對上前來的人說,他們都已得救了!他們還未曾聽到一句有關耶穌的話之前便已 "得救了"!這便是那種我們如今時常聽到的不含基督的宣道。這便是那種不去 "提高聲音" 宣揚福音的所謂播道、那種不包括對罪提出指責與警戒的播道、那種不去勸勉人相信福音、信靠基督的布道。換句話來說,這正是保羅在下面提醒我們要去警惕的那類布道方式。保羅說,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提摩太後書 4:2-3)。

啊,願神幫助我們不去如此宣道!幫助我們不作為耳朵搔癢的牧師!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 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今日成為福分之渠道!
("Make Me a Channel of Blessing" 詞: Harper G. Smyth, 1873-1945)。

弗農•麥基博士(Dr. J. Vernon McGee)如此來應用我們今天的經文,

他們要的是基督教演員上演的宗教娛樂節目。這些演員僅為耳朵搔癢。如今教會中喜好的是新奇事物﹕挑逗感情的電影、選美比賽、[不恰當的] 音樂、彩色燈光。只會打開聖經宣道的人遭人厭棄,而那些浮淺的宗教娛樂家卻成了名人…民眾掩耳不聽真道,反去追求人造的傳說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卷V, 第476頁; 有關提摩太後書4:3的筆記)。

麥基博士又說, "…如今的講壇不過是一堵回音壁而已, 回應着民眾希望聽取的言詞" (同上, 第475頁)。那正是我從奧斯丁在美國首府 "播道" 中所聽到的。整場宣道不過是鼓動人心的講演而已,依據的完全是現代心理學,根本無法拯救任何人。正如麥基博士所講的,他不過在 "回應民眾希望聽取的言詞" 而已。麥克•賀頓博士(Dr. Michael Horton)說, "奧斯丁全部的信息僅能使人從基督身上分心。如果這便是福音的話,誰還需要基督呢?" (Christless Christianity, Baker Books, 2008, 第92頁)。

我還要加多一句話。許多被當作宣道的逐字逐句的 "查經", 也不比那好得了多少。僅因你在教聖經,並不代表你在宣道。把一篇經文講解明白,接下去邀請人信主,那並非浸信教先驅約翰•鳩爾所講的 "高聲" 宣揚福音。這類 "教書" 無法如使徒告誡我們那樣去 "責備、警戒、勸勉" 人!

我們必須對我們宣道的對象無所畏懼。路德(Luther, 1483-1546)曾說過的如今仍然真實, "當一位牧師四處觀望,擔憂眾人是否喜歡聽他講的,或擔憂這是否會令他失寵、或為自己帶來危險時,這便會成為他腳下的絆腳石…無論面對的是何種人群或面孔,他都應放膽無畏地宣道…他都應開口,充滿信心地放聲宣揚真理" (What Luther Say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94年版, 第1112頁; 有關馬太福音5:1-2的註釋)。

這篇道文的題目,「心急如火的宣道方式已被人遺忘了嗎?」出自李奧納德•瑞聞西爾(Leonard Ravenhill, 1907-1994)所著一書的章節。這本聞名的書便是《復興為何遲遲不來》(Why Revival Tarries, Bethany Fellowship, 1963年版, 第53頁)。李奧納德•瑞聞西爾是一位英國宣道士。瑞聞西爾在其中引用了十六世紀的瑞士改革家奧克蘭普迪斯(Oecolampadius, 1482-1531)說, "幾位充滿激情的人,要比眾多不冷不熱的人對傳道事業更為有益。" 他還引用了十九世紀的約瑟夫•派克博士(Dr. Joseph Parker)講的話: "真正的宣道乃是流血流汗。" 他繼續引用了十七世紀的理查德•貝克斯特(Richard Baxter)的話, "我宣道總似乎是最後一次,猶如臨終之人在勸勉臨終之人。" 然後瑞聞西爾問道, "偉大的宣道已消失了嗎?心急如火的宣道方式已被人遺忘了嗎?" (同上, 第54頁)。如果在1959年此書出版時這些問題已被提出,如今我們不更應該如此來提問嗎?在瑞聞西爾這本書的前言中,投舍博士(Dr. A. W. Tozer)說,

      對瑞聞西爾的評價是無法中立的。認識他的人幾乎很清晰地分為兩組;有人愛他、敬他…有人憎惡他達到極點。對他的看法肯定也適用於他著的書,適用於這本書。讀完這本書後,你或將尋找禱告的處所,或將忿怒地拋棄此書,不願聽從書中的警言和呼吁。並非全部的書籍 – 甚至一些極好的書籍 – 都是來自上天的信息;但我看此卷屬於〔上天的信息〕這一類書。

當那出詆毀救主的骯髒電影《基督的最後誘惑》("The Last Temptation of Christ") 發行時,我曾因捍衛耶穌而遭人攻擊。僅有李奧納德•瑞聞西爾打電話給我,並為我禱告,求神安慰我。對此,我終生難忘。正是瑞聞西爾說出下列的話,

神啊,請你遣送先知般的宣道人,來促人自省、心急如火! 請你遣送一代如烈士般的宣道士 – 他們眼見即將臨頭的審判,看到了不願懺悔之人在永恆地獄中的沉淪,並因擔憂而心情沉重、彎腰、曲背、低頭、心靈破碎! (同上, 第101頁)。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 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今成福分之渠道!
("Make Me a Channel of Blessing" 詞: Harper G. Smyth, 1873-1945)。

又是李奧納德•瑞聞西爾說的, "一側毫無語法錯誤、解經正確、無可挑剔的宣道文,卻能像砂土一般枯燥無味" (同上, 第102頁)。在他所著的《年青的美國不應死亡》(America is Too Young to Die) 一書中瑞聞西爾說,

      就在幾天前,一位很好的宣道士弟兄對我說, "我們國家再找不到優秀的宣道士了。" 我認為我知道他所講的是誰: 一位出眾人士,不斷高聲呼喊着 "耶和華如此說", 在聖靈的膏油下,他言詞可畏。我們周圍才華橫溢、多才多智、家喻戶曉、極具組織能力的宣道士比比皆是;但是,在天之神啊,那先知般的宣道士,那言語驚動全國上下的宣道士又何處可尋呢?如今我們正處在宣道的饑荒中…再看不見宣道能震撼人心、刺透良心、或令人心碎的情形;正如我們的前輩曾目睹過的,那種令人通宵不眠、惟恐墮入地獄的宣道如今何在?我再重復一次, "我們如今處在聽耶和華話的饑荒中" (Leonard Ravenhill, America is Too Young to Die, Bethany House, 1979, 第79-80頁)。

但願神興起另一代人,他們能無畏地指責罪孽、宣講審判、宣講僅有通過基督所能得到的救恩!

"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因為時候要到,人必厭煩純正的道理,耳朵發癢,就隨從自己的情慾,增添好些師傅" (提摩太後書 4:2-3)。

再唱那首聖詩的副歌!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 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今日成為福分之渠道!

我怎能就此結束呢?如果你仍未得救,我必須責備、警戒、勸勉你。我必須責備你對救恩所懷有的錯誤概念。沒有,你仍舊未曾得救!不,你仍不是一位基督徒!我必須尖銳地指責你的罪孽,尤其是你棄絕耶穌的罪孽。我還必須勸勉你來信靠耶穌。除了你的不信之外,沒有任何其他東西在妨礙你。耶穌死在十架上,灑下祂的寶血,為的是償還你的罪孽。耶穌從死中復活來為他提供永生。我如今警戒你必須要懺悔,快來信靠祂。耶穌會救你脫離罪孽和地獄。"只要信祂,只要信祂, 現在來信祂;祂必解救你,祂必解救你,現在會救你。"

此外,我想給我們所有的會眾一個機會,讓你們為作得人者而重新獻身。我清楚,你們所經歷的鬥爭,和牧師們所要經歷的一樣。我們作牧師的,有時候會害怕按照神指定我們的方式去宣道。而你們和失喪者交談時,有時候也會害怕去盡職地與他們交談。如果你想作為一位更加無畏的得人者而重新獻身,請到講台前,普魯德鴻先生將為你禱告。當我們再唱這首聖詩時,請走到前面來。

你一生是否福分的渠道?
   神的愛是否通過你顯明?
你是否引導迷途者到主身旁?
   你是否準備好為主效力?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你的生活是福分的渠道嗎?
   你在為失喪之人擔憂祈求嗎?
你在幫助迷途的罪人去
   尋求死在十架上的耶穌嗎?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求使我成為福分之渠道,
擁有我一生, 賜福我侍奉,
   求使我今日成為福分之渠道!
("Make Me a Channel of Blessing,"
     詞: Harper G. Smyth, 1873-1945; 經牧師稍加修改)。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 提摩太後書 4:1-5。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Make Me a Channel of Blessing" (詞: Harper G. Smyth, 1873-19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