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基督–只身在客西馬尼園內
(對加爾文錯誤的回答)

CHRIST – ALONE IN GETHSEMANE
(Answering Calvin's Mistak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二年三月二十五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25, 2012


請把聖經翻到以賽亞書第六十三章。今晚的宣道,你須仔細思考才會有收益。我將引用多處文獻,因為在此次宣道中這是不可避免的。所以,不要期待有激情的宣道。我們今晚將聽不到這樣的講道。我要講的是客西馬尼園。我要更正教會歷史上的一個問題。

約翰•加爾文 (John Calvin, 1509-1564) 是一位偉大的改革家。但是我相信,在他所著的具有跨時代價值的經文註釋中,他犯了一個錯誤;而這也誤導了幾乎所有繼他之後的註釋。我在這裡不是要反對加爾文。他是一位卓越的神學理論家、聖經註解家。我並贊同改革家的全部觀點。他們是嬰兒洗禮者,為嬰兒施洗。而我是浸信會信徒。因此,我不同意他們對施洗的看法,以及其他一些觀點。

但我要你知道的是,我不是在反對約翰•加爾文本人。我強調這一點,是因為有很多改革派者瀏覽我們的網站,並閱讀上面的宣道文。我同意路德、加爾文、茨温利 (Zwingli)、以及其他一些人士對轉變的觀點。在轉變的題目上,我認為我們應重新研究宗教改革家、清教徒、第一次大覺醒時期的福音人士的見解。

但是,在查閱了現代的聖經註釋後 (我說的 "現代", 是指從十七世紀至現今的註釋), 我發現幾乎所有的註釋,在談到以賽亞書63:1-3時,均參照了加爾文的觀點。我認為加爾文對這段經文的看法錯了。我會向你說明我這一看法的原因。我今天的經文是以賽亞書63:1-3。

"這從以東的波斯拉來,穿紅衣服,裝扮華美,能力廣大,大步行走的是誰呢?就是我,是憑公義說話,以大能施行拯救。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撒耶穌 63:1-3)。

先知以賽亞在這段經文內提出了兩個問題。首先,他問到, "這從以東的波斯拉來,穿紅衣服…的是誰呢?" (第一節)。第二,他又問,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 (第二節)。然後對這兩個問題作出了回答。從這些答案中,我們看到了彌賽亞所受的苦難,尤其是祂在客西馬尼園內所承受的傷痛。這一觀點受到了約翰•加爾文的攻擊,一切接受他註解的人也如此反對。我們要通過這次宣道來回答他們。若要回答他們,首先讓我們來詳細審視一下這兩個問題。

I. 第一,"這從以東〔來的〕是誰呢?"

先知以賽亞問到, "這是誰?" 但約翰•鳩爾博士(Dr. John Gill, 1697-1771)指出, "有幾位猶太作者 ── 無論古代或現代 ── 將此作為對彌賽亞的描述…其中一位作者 [Moses Haddarsan] 這樣講,「當彌賽亞國王來臨時,他將身着紫色袍…其顏色看起來像紅酒…帶血紅色…他將帶領以色列;這便是以賽亞書63:1內所講的,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 鳩爾博士然後引用了其他一些古代拉比, 例如Abarbinel和 Kimshi, 他們也說這裡所講的是彌賽亞。他說拉比Jarchi談到彌賽亞紅色的衣衫,猶如 "被血所染,或浸泡血中;[鳩爾博士說] 這與啟示錄19:13中基督的衣着相符,在那裡祂穿着濺了血的衣服,那章書是這段經文的最佳註釋…" (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年重印, 卷I, 第368頁; 對以賽亞書63:1的註解)。

阿爾伯特•巴恩斯(Albert Barnes)談到以賽亞書63:1時說, "眾多注解家將此當作對彌賽亞的描述" (Albert Barnes, Barnes' Notes on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Baker Book House, 1978年重印, 卷II, 第368頁; 有關以賽亞書63:1的註釋)。

但約翰•加爾文卻與 "眾多注解家" 背道而馳,否認古代拉比和古時教父。加爾文說, "這章書被基督徒們強力曲解了,似乎其內容與基督有關,但實際上先知所講的不過是神本人而已。而他們卻想象說, 基督因祂在十架上所流的血變紅了。但先知的用意卻並非如此" (John Calvin, Commentary on the Prophet Isaiah, Baker Book House, 1998年重印, 卷III, 第337頁)。

然而加爾文的同代人馬丁•路德(Martin Luther, 1483-1546)卻不同意他的看法。路德說, "許多人認為這指的是基督。這也是我們的看法" (Luther's Works, Concordia Publishing House, 1972年版, 第352頁)。應記住,路德把整本聖經譯成了德文,他的觀點為聖經整體理論所影響,所以,我看他對這段經文的看法比加爾文更加可靠。

再進一步,當加爾文說, "先知所講的不過是神本人而已",他所講的是三位一體中的那一位呢?我當然希望他沒有忘記神的三位一體性!聖靈能有 "裝扮" 嗎?天父可能 "裝扮" 嗎?從嚴謹的經文解析中來看,這段經文對外表的描述,至少應令人考慮到基督 ── 神本體中的第二位。同時,許多如鳩爾博士的近代註解家說,以賽亞書63:3的下半句指向了啟示錄19:15,其中談到基督 "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如果那是真實的,為何經文的上半節不能也指向基督呢?

約翰•奧斯華德博士(Dr. John Oswalt)說, "甚至在新約時代之前,猶太人也將這段經文應用在彌賽亞的身上。特圖良、俄利根、耶柔米(Tertullian, Origen, St. Jerome)以及其他古教父,都曾大膽地將這段經文用來描述基督…加爾文對任何聽起來像打比喻的都很反感,所以他強烈地反對這種解釋的方法,使幾乎全部在他之後的注解家都跟隨了他的講法。奧斯華德博士看到了加爾文對使用比喻的反感, 所以奧斯華德說, "如果人必須對抗打比喻,那他也必須抵抗那種對一段經文強加解釋的方法,此方法完全不充分考慮這段文字所出現的上下文。這裡…所強調的是這位勇士的單獨性,以及祂所辦成的無人能行的工作。更進一步, [它強調了] 救恩是靠神的膀臂才可完成的。從49-53章的內容來看,神的膀臂就是祂的義僕…這篇經文講的是彌賽亞的工作…" (John N. Oswalt, Ph.D., The Book of Isaiah, Chapters 40-66, Eerdmans Publishing Company, 1998, 第595-596頁)。

我的看法與奧斯華德博士、古代拉比、古代教父、路德、以及司布真的意見相同,那就是,這篇經文所講的正是彌賽亞耶穌!甚至連麥加瑟博士(Dr. John MacArthur)也贊同他們這一觀點,把這人稱為 "彌賽亞", "救主" (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Word Bibles, 1997年版, 第1050, 1051頁; 有關以賽亞書63:1, 3的註釋)。至少有這種可能:這些人是正確的,而約翰•加爾文卻犯了一個錯誤,難道這不可能嗎?加爾文雖然是一位改革偉人,但他的言辭並非絕對可靠的。僅有聖經才是絕對可靠無錯的。

"這從以東的波斯拉來,穿紅衣服,裝扮華美,能力廣大,大步行走的是誰呢?就是我,是憑公義說話,以大能施行拯救" (以賽亞書 63:1).

這便是耶穌、彌賽亞!"就是我,是憑公義說話,以大能施行拯救。"

II. 第二,"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

僅有一個疑問還須獲得解答。請大家起立,朗讀第二、第三節經文。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賽亞書 63:2-3)。

請坐。請注意第三節內英皇欽定本所使用的時態, "I have trodden the winepress" 和 "I will tread them in mine anger"。"I have" 和 "I will" ── 一個發生在過去,一個發生在未來。愛德華•楊博士 (Dr. Edward J. Young) 指出,在處理希伯來詞彙的過程中,現代翻譯者和註解家們 "通常" 把這兩處譯錯了;他們把兩處都譯成過去時 (參 NKJV, NIV, NASV, 等)。楊博士指出,希伯來文中的辅音字母waw (weak waw) 顯明這踹踏會發生在將來;因此,一共 "有兩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未發生" (Edward J. Young, Ph.D., The Book of Isaiah, Eerdmans, 1993, 卷3, 第477頁)。因此,在主流聖經中,僅有英皇欽定本和1599年版的日內瓦聖經正確地翻譯了第三節。因此, "有兩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為發生。" 兩次踹踏顯明了彌賽亞耶穌,在第一次與第二次來臨時所完成的〔不同〕工作!

"我 [] 獨自踹酒醡。"

"我 [] 發怒將他們踹下。"

"有兩次不同的踹踏,其中一次仍未發生" (Edward J. Young, Ph.D., 同上)。那 "仍未發生" 的事件,指的正是基督以萬王之王、萬主之主的身份,第二次降臨人間。

"我 [] 發怒將他們踹下" (以賽亞書 63:3b)。

這便是基督在祂第二次降臨的情形。使徒約翰說:

"我觀看,見天開了。有一匹白馬,騎在馬上的稱為誠信真實,他審判,爭戰,都按着公義。他的眼睛如火焰,他頭上戴着許多冠冕;又有寫着的名字,除了他自己沒有人知道。他穿着濺了血的衣服;他的名稱為神之道。在天上的眾軍騎着白馬,穿着細麻衣,又白又潔,跟隨他。有利劍從他口中出來,可以擊殺列國。他必用鐵杖轄管他們,並要踹全能神烈怒的酒醡" (啟示錄 19:11-15)。

但〔祂〕第一次踩酒醡又怎怎樣解釋呢?

"我 [] 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a)。

當耶穌第一次在世期間,這僅可能發生在一處,那便是當祂在客西馬尼園裡承受痛苦的時候。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賽 63:2-3a)。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 答案在於,

"耶穌極其傷痛,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祂衣裳上的血,來自於那血汗!先知問道: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
      (以賽亞書 63:2)。

耶穌回答說,

"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賽 63:3)。

眾門徒在客西馬尼的入口處坐下睡着了,耶穌獨自一人走進幽暗的客西馬尼園內。"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司布真談起這節經文時,說耶穌在客西馬尼園內,

擔肉體承受的極限,
此難人身何能撐挨?

思考一下那榮耀的踹酒醡的人!那些會將你壓碎的罪孽,祂必須把它們踩在腳下。這些罪孽一定傷害了祂的腳跟!噢,祂曾多麼有力地踩踏住你所犯的罪孽啊,使其化為烏有!這又如何迫使祂灑下了血汗 ── 那不像你的汗水,因祂說, "我獨自踹酒醡" (C. H. Spurgeon, "The Single-Handed Conquest," The New Park Street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 年重印, 第195頁)。

約翰•萊斯博士 (Dr. John R. Rice) 說:"你在 [路加福音22章] 44節內會注意到,祂的「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我們可以設想,人間罪孽的壓力、緊張、憂傷、重擔,幾乎令祂喪生。祂的毛細血管即將破裂…血從汗腺中溢出…無論如何,請我們記住,耶穌為背負世間罪惡所受的苦難,不僅是在十字架上所受的苦難" (John R. Rice, D.D., The Son of Man: A Verse-by-vers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Luke,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1年版, 第519頁; 對路加福音 22:44的註釋)。

在客西馬尼園內,耶穌獨自一人背負了我們的罪孽,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以賽亞書 53:6)。耶穌背負了我們的罪,並在次日把它們帶到了十字架上。

"祂被掛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 (彼得前書 2:24)。

噢,救主,您在客西馬尼園內流下血汗,您的衣裳被血汗滲透了。我們感謝您,擔當了我們的罪,從客西馬尼園一直到了十字架上!我們如今知道了,我們的一切罪孽都因您承受的苦和死亡得以赦免!我們現在知道了,要如何回答先知的問題,

"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
      (以賽亞書 63:2)。

我們聽到了您的回答,

"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我們現在知道,您的衣裳是被您自己的血汗所染紅的!您如此愛我們,以至於為我們忍受了如此的苦難!

天地萬物若都屬我,
   皆獻主前,不足報恩;
如此奇妙深恩厚愛,
   獻上身心方可報恩。—《每逢思念奇妙十架》
("When I Survey the Wondrous Cross"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罪人啊,你是否願意來相信耶穌?你願意今晚就來相信祂、得到祂的拯救嗎?你願意和瓦茲博士一同說, "如此奇妙深恩厚愛,獻上身心方可報恩?"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 路加福音 22:39-44;以賽亞書 63:1-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 '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 (詞: William B. Tappan, 1794-1849)。


宣道 / 證道提綱

基督–只身在客西馬尼園內
(對加爾文錯誤的回答)

CHRIST – ALONE IN GETHSEMANE
(Answering Calvin's Mistake)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這從以東的波斯拉來,穿紅衣服,裝扮華美,能力廣大, 大步行走的是誰呢?就是我,是憑公義說話,以大能施行拯救。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你的衣服為何像踹酒醡的呢?我獨自踹酒醡;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我發怒將他們踹下,發烈怒將他們踐踏。他們的血濺在我衣服上,並且污染了我一切的衣裳" (以賽亞書 63:1-3)。

I.   第一,"這從以東〔來的〕是誰呢?" 以賽亞書 63:1;
啟示錄 19:13, 15。

II.  第二,"你的裝扮為何有紅色?" 以賽亞書 63:2-3;
啟示錄 19:11-15; 路加福音 22:44; 以賽亞書 53:6;
彼得前書 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