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中國的感恩節

THANKSGIVING IN CHINA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十月九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9, 2011

"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 除了這外族人, 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麼?」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7-19)。


這篇道文的題目是 "感恩節在中國"。這可能聽起來不大順耳,似乎有點自相矛盾。講起來,感恩節是一個美國節日,我們今年11月24日會在一起慶祝。住在地球的另一端的中國百姓,與此又有什麼關係呢?然而,如果我們在感恩節期間,把中國與美國比較一下,基督所講這故事的核心與其涵義的精髓便可一目了然了。

故事很簡單。當基督穿過加利利與撒瑪利亞時,祂遇見了十個麻瘋病人。其中九個是猶太人,一個是撒瑪利亞人。撒瑪利亞是一個血種混雜的族裔。他們敬拜神,卻不是猶太人的一部分。你可能會想起一位撒瑪利亞的女人向基督所說的話:

"你既是猶太人,怎麼向我一個撒瑪利亞婦人要水喝呢?原來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沒有來往" (約翰福音 4:9)。

當我們考慮基督治愈這些麻瘋病人的故事時,我們需要記住「猶太人和撒瑪利亞人〔是〕沒有來往」的。基督治好了九個猶太麻瘋病人,他們接着便去聖廟見祭司,好讓祭司檢驗他們的病癥。

"內中有一個見自己已經好了,就回來大聲歸榮耀與神,又俯伏在耶穌腳前感謝他。這人是撒瑪利亞人" (路加福音 17:15-16)。

我認為,這故事的核心與其涵義,在美國與中國的對比下,又再次展現在我們面前了。美國被基督的洪恩所蔭庇,其富無比。但絕大部分美國人對神的態度卻是掉以輕心,根本沒有去尋求基督,對祂不存一絲一毫的感激心。但在中國的情形便大不相同了!中國回頭來到救主身邊,對祂感激不已!她正如那位卑微的撒瑪利亞人對待耶穌一樣。如此,在中國存在着真正的感恩;在美國,這不過是另一餐揮霍的盛宴而已! 這正是今早我門去理解路加福音十七章的基礎。

I. 第一,美國人將神賜的福分當作理所當然的。

我近來正讀一本書。題目是《受其影響﹕基督教如何改變了世界文明》。作者是史密特博士 (Dr. Alvin J. Schmidt, Zondervan, 2001)。此書證明了基督教對西方文明的影響。其中其中一章書描述了對生命價值的看法,寫得非常深刻。他指出了,在異教之下的羅馬帝國時期,殺嬰 (不想要的嬰兒)、棄嬰、墮胎、自殺、以及火葬等,都極為普及。直到基督教在近代將這一切廢除為止。

基督教的生命價值觀,是我們文明的一大福祉。直到最近,這價值觀才逐漸遭到現代異教信仰的侵蝕。我們為什麼有醫院呢?原因是基督教。奴隸制何以被廢除掉了?原因是基督教。我們為什麼相信人人自由平等呢?原因是基督教。為什麼女人能受到平等待遇?原因是基督教。我們現代的教育系統從何而來?你猜對了 — 又是因為基督教!雖然你在世俗人文主義控制下的課堂裡聽不到這些,但史實確實如此。去購買史密特博士寫的這本書讀一下吧 —《受其影響﹕基督教如何改變了世界文明》(Under the Influence: How Christ¬ianity Trans¬formed Civili¬za¬tion, by Dr. Alvin J. Schmidt, Zondervan, 2001)。我們書店內有這本書。史密特博士在1999年曾任伊利諾州立學院的社會學教授。他現已退休。

請想一下。你情願在何處生活呢?在印度、非洲、中國、還是在美國?幾乎人人的答案都會是美國。可是大多數人不知道,正是在許多世紀基督教的影響和塑造下,美國才成為如此令人留戀遷居的國度。這並不表明我認為如今美國多數人是基督徒。我是說,美國基督教的背景與基礎,令這國家受益非淺。

史密特博士指出,基督教對被遺棄兒童的關照,對老弱病殘的保護,征服了希臘羅馬時期野蠻與殘忍的文化。他指出,基督教於第四世紀所建立的醫院、孤兒院、以及各類慈善機構,令我們的文明社會變為安全人道的避風港。這與印度式(到如今仍然如此)的野蠻與殘忍形成了顯明對比。史密特博士還指出,大學以及高等教育這概念的本身,都來源於基督教。我們生活所在的這個國家,美利堅聯邦共和國,正是由基督徒所建立的。他們逃到美洲來,正是為了能夠具有信奉基督教的自由,而不遭受迫害。

史密特博士還指出,大學、以及高等教育概念的本身、都出於基督教。我們生活所在的這個國家 — 美國 — 也是由基督徒所建立的。他們逃到美洲來,為的正是能自由信奉基督教而不遭迫害。

可是美國、以及西方社會的大部分人,都似乎像那九個麻瘋病人一樣,被醫治後便一走了之,對基督治愈了它的弊病一絲謝意也沒有。是的,美國與歐洲的文化因基督教的影響,擺脫了不少侵蝕人類許多世紀的弊病。這正是人們如今仍然繼續向美國遷居移民的原因。你極少見到人竭力向巴基斯坦、印度、或任何阿拉伯國家遷居移民。噢,沒有。他們都想到美國來 —— 這正是因為我們基于基督教傳統的文明,獲得了神賜福的結果。

但美國已經背棄了基督。我們不比那九個被治好的麻瘋病人強一點 — 我們也同樣毫無感激地離棄了基督。

如今,74%的美國人自稱已 "獻身主耶穌基督了"。多麼可笑! 一個新調查發現,最可能離婚的一群人正是美國南部的浸信教徒。"全美浸信教成人中有29%的人離過婚" (Barna Research Group, March 2000)。令人吃驚的事實是,所謂 "重生" 的基督徒是最可能離婚的人 — 遠超過猶太人,天主教徒,或任何其他一組人。這顯示出什麼呢?這只能表明美國的基督教如今變得一團糟 —— 那便是現實!

彼歷.格藍 (Billy Graham) 幾年前說過:

看起來西方文明的道德水壩已經決口。如今眾人所看的電視、電影、以及他們所讀的書籍,甚至會使所多瑪及蛾摩拉的人臉紅 (prayer letter, January, 1998)。

美國教會狀況如何呢?在一千五百九十萬的美南浸信協會 (Southern Baptists) 的成員中,有一千多萬人根本不去參加星期天早上的禮拜。是的,三分之二自稱美南浸信教徒的人根本不去參加禮拜!自稱美南浸信教徒的人,超過半數的人去年的奉獻金額不到一塊美金。不錯,他們全年奉獻不超過一塊美金!

美國的福音基督教派正在失敗。他們對我們周圍社會具有極少的影響。大部分福音教派基督徒如今不作禱告、不去得人、不作十一奉獻、也根本不忠心於本家教會作禮拜,無論早禮拜或是晚禮拜。這樣的 "基督徒" 有何益處呢?我說他們大部分人毫無益處!耶穌說過,

"你說, 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你既如溫水, 也不冷也不熱, 所以我必從我口中把你吐出去" (啟示錄 3:17,16)

美國大部分那些所謂 "重生" 的基督徒,都將被基督從口中吐出去,拋入地獄的火焰中。

"當那日必有許多人對我說,主阿、主阿,我們不是奉你的名...行許多異能麼?我就明明的告訴他們說﹕我從來不認識你們,你們這些作惡的人,離開我去吧" (太 7:22-23)。

的情形如何?你是否像美國大部分那些所謂 "基督教徒" 呢?你是否像他們那樣一錢不值、自私、惡毒、不禱告、不參加禮拜、自欺欺人、未得轉變、其未來非地獄莫屬?我看,那種美國式的基督徒只能在耶穌的臉上抹黑!

禱告會時你在哪裡?外出傳福音時你在何處?星期天晚禮拜時你在哪裡?那正是耶穌提及那九個麻瘋病人的口吻:「那九個在哪裡呢?」(路加福音 17:17)。他們從耶穌那裡得到了肉體上的醫治與幫助 — 然後便一走了之,一絲謝意都沒有 — 如你們在座的許多人一樣,他們會在失喪中進入地獄!

"耶穌說:「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麼?」" (路加福音 17:17-18) 。

II. 第二,中國大陸受迫害的家庭教會基督徒,具有真正的感恩之情。

在美國的感恩節絕大部分是裝假的 —— 不過是開玩笑而已。人人吃得腦滿腸肥, 卻一點不思念基督。但在中國大陸,今天確實存在着對耶穌基督的感激心。

最近的考古發現表明,基督教於公元86年,在約翰使徒仍然在世時,便傳入了中國。那時,中國拒絕了福音。敘利亞主教聶斯托裡 (Nestorian Christians) 於公元635年又一次把福音帶入中國。這次,基督教站穩了一支腳,在中國傳教大約一百六十五年,使不少中國人轉向了主耶穌。在第九世紀中,聶斯托裡派基督徒在中國受到迫害,不再繼續持有傳播福音的能力了。但他們所建立的教會遺址一直在中國存留至今。

之後,基督教於一八○七年第三次傳入了中國。這次,英國傳教士莫理森(Robert Morrison)去到澳門,將聖經翻譯成〔文言文〕中文。在一八三四年去世前,他只給一位華人施過洗。八年後,「南京條約」於一八四二年簽訂,允許外國傳教士自由出入中國。利用莫理森的聖經中文譯本宣道,進入中國的傳教士開始贏得不少華人信徒。二十三年後,偉大的英國傳教士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於一八六五年開始在中國內陸設立他聞名的二○五所播道站中的第一站。及至一九二八年,中國內陸傳教士人數達到了高峰時期,總共有8,325人。在他們的奉獻與犧牲下,成千上萬的華人得以信主成為基督徒。

一九四九年,共產黨當政,開始驅逐一切外國傳教士。最後一批離開中國的傳教士中,有一位叫愛爾華特(Gladys Aylward)的女士。她勇敢動人的故事後來被拍成電影《六喜客棧》("Inn of the Sixth Happiness"),由英格麗.褒嫚主演。我曾經有福分在一九六二年聽愛爾華特小姐本人講了三個鐘頭的道。她的見證非常令人鼓舞。在幾乎五十年後的今天,我仍然記得她所講的大部分內容。

驅逐一切外國傳教士之後,共產黨又禁止設立任何本地人接受神職工作。我本人從前的牧師林道亮博士(Dr. Timothy Lin)正是在這段期間離開中國大陸,來到美國學習神學與閃含語言學。我從我牧師那裡直接聽說了許多共產黨當政前大陸中國的情形。林博士於2009年10月11日歸主,享年98歲。在他來我們教會任牧師之前,林博士曾在瓊斯大學 (Bob Jones University) 研究生院任教講授神學理論。在一九六十年代,林博士的神職工作給了我極深的印象。為此,我會終生感激。他教會我對聖經懷有絕對的信念,確信這是神的道。林道亮博士的父親,在一九一一年辛亥革命前的舊中國,也曾是一位牧師。

共產黨從1955至1985年間,禁止任何國內人受任成為牧師或神職人員。受任儀式必須在秘密中舉行。只有那些地下「家庭教會」的成員才能參與這些儀式。在1995年間,共產黨把這種教會稱為「邪教,」將其列為非法。政府給中國最優秀的基督徒們帶上了「邪教」的帽子。

約拿單•趙(Jonathan Chao)在最近一期《今日改革》(Reformation Today, 11-12/2000)雜誌中刊載了一篇文章,他寫道:「中國新教教會從1950至2000年間,處于艱難困苦、遭受敵視的環境中。但是這段期間,教會人數卻增長了上百倍。在這敵視的環境中, 不信神的共產黨當權者對基督徒總是進行着極端的迫害 (Reformation Today, Nov.-Dec. 2000, 第3頁)。

趙先生繼續說: "一九五○年一月份,中國全國新教教會成員... 大約為83萬4千人。如今新教成員的數字,雖然沒有可靠的統計數字作參考,最起碼的估計也有七千萬,分散在國內各種各樣的家庭教會中" (同上)。然後趙先生說: "如今據報導說,在中國北方與東北地區,每個村莊內都有一間教會存在" (同上)。

趙先生告訴我們,在極端的迫害之下,國內教會的成長反而是驚人的。他描述了一些忠心侍奉的牧師。例如王明道 (1900-1991),他因傳播福音坐牢二十年;北京的袁相忱(YUAN Xiang-chen)坐牢二十年後,一九七九年出獄又擔任一間教會的牧師直到如今;上海的謝模善(XIE Moshan)坐牢二十年;廣州的林獻羔(Samuel Lam)牧師也因傳播基督的福音被關進牢獄二十年。

這些非凡的大陸牧師們,以及其他成千上萬的盡心竭力的中國百姓,正在引導中國家庭教會進入一場爆炸性的復興 —— 一場人間過去五十年內最偉大的復興。

趙先生說, "作為中國大陸基督教的研究員,我可以告訴你,中國大陸家庭教會的不斷發展,已經超過了〔共產黨〕政府所能控制的範疇。基督徒的人數現已經超過了共產黨員的人數,甚至有些共產黨黨員也變成了基督徒" (同上)。

中國基督教的大規模復興是令人驚奇的,尤其是在我們意識到基督徒在中國所面臨忍受的迫害時。電子網絡上刊載的如下所列的幾篇報導,說明了在中國成千上萬的基督徒所忍受的經歷:

      警察在一間地方派出所審問毒打他們〔基督徒〕。 手裡拿着從魏玉茜(音譯)那裡繳獲的一本聖經,張仰(音譯)向魏喊叫着:「你從那裡搞到這本書的?誰是你們領頭的?」在魏還沒來得及回答時,張已經扇了他幾個耳光,然後又用高壓警棍打他的雙耳。 看到魏在痛苦地呻吟,張繼續喊叫道﹕「我們必須嚴厲處置你,因為你相信神。」然後,他向另一位警察說﹕「過去看看項某某怎麼樣了。如果他拒絕坦白,打死他!」

      二○○二年七月一日,大約晚上九點,河南省祥城(音譯)市公安部的政治安全處處長與副處長,馬澤豐(音譯)與張君封(音譯),同祥城市環城路派出所所長薛謠麟(音譯),以及其他警察一起沖進基督徒魏星愛(音譯)的家里。根本不屑展示任何法律文件或陳明理由,他們便開始如強盜般地翻箱倒櫃。然後他們把魏星愛(音譯),以及在她家里找到的聖經與聖詩歌集一起帶去了環城路派出所。
      在派出所,張君封(音譯)對魏姊妹喊着說﹕「坦白告訴我們,你從那裡搞到聖經的?」見魏一句不答,張便揪住她的頭髮,用卷起來的一本書,無情地打了一陣她的臉。然後繼續叫喚着﹕「你信神有多久了?」魏姊妹仍然默默無言。這時, 馬澤豐脾氣大發,揪住她的頭髮,拼命打着她的臉,直打到她臉麻木為止。然後,輪到了薛謠麟。他也是這樣揪住她的頭髮來毒打她。魏姊妹一直被如此折磨到半夜兩點。
      一點收獲沒有,他們便把她送到市政拘留所,以「組織邪教」的名義關押了五天。她家人送給馬澤封700元人民幣(約 $88)的禮物後,她才能靠付500元人民幣 (約 $62) 的罰款而被釋放出來。

這位女士被人揪着頭髮毒打了一頓,原因不過是因為她是一名真正的基督徒!若想讀到更多一些在中國或其他地區基督徒受迫害的報導,請點擊這裡 (www.persecution.com)。

聞布朗牧師(Pastor Richard Wurmbrand)在羅馬尼亞共產黨的監獄裡被關押折磨了十四年。在監獄裡他目睹過上百位基督徒的勇氣、以及他們對耶穌的忠心。我有福氣熟知聞布朗牧師本人。在他寫的《為基督受折磨》(Tortured for Christ) 一書裡,聞布朗牧師如此描述道﹕

你必須了解,在中國...是不可能作三心二意、不冷不熱的〔家庭教會〕基督徒的。作基督徒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大了。另一點必須記住的是,迫害總會造就出更杰出的基督徒 —— 作見證、傳播福音的聖徒。共產黨的迫害起了反作用,造就出許多認真、誠心的基督徒。這類基督徒是在〔像美國一樣的〕自由世界裡罕見的。這些人不能理解,為什麼一個基督徒會不願引導每一個他所遇見的人去認識基督〕(Rev. Richard Wurmbrand, Tortured for Christ, Diane Books, 1976, 第105頁)。

中國家庭教會的基督徒,正如那位感恩的麻瘋病人一樣,被基督論為﹕

"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麼?」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8-19)。

我想效法在中國大陸的基督徒, 越像他們越好,卻不願 學美國的那些所基督徒」。我希望、而且祈求神,你能成為一位基督真正的門徒。今早,無論代價如何,你願不願意學中國大陸基督徒的榜樣?你願不願意保證,無論如何,你都會在星期天早上與晚上來教會參加禮拜?你肯不肯向神保證,你會盡一切努力使我們教會 — 這間浸信會幕 — 成為一間如同中國大陸教會那樣的、盡心竭力侍奉耶穌的教會?如果你願意的話,請你在今天我們感恩節禮拜中,走向前來,跪下在講壇前,我們會一起唱《我已決定要跟隨耶穌》。我不是要你上前來接受救恩。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會在以後談到救恩。我今天希望的是,你能夠將你的生命獻給如中國大陸上那樣的基督教!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reighton L. Chan) 領讀經文: 路加福音 17:11-19。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 Griffith) 獨唱:
" I'd Rather Have Jesus" (作詞﹕Rhea F. Miller, 1922;
作曲﹕George Beverly Shea, 1909- )。


THE OUTLINE OF

證道 / 宣道提綱

中國的感恩節

THANKSGIVING IN CHINA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耶穌說:「潔淨了的不是十個人麼?那九個在哪裡呢?除了這外族人,再沒有別人回來歸榮耀與神麼?」就對那人說:「起來走吧。你的信救了你了」" (路加福音 17:17-19)。

(約翰福音 4:9; 路加福音 17:15-16)

I.   第一,美國人將神賜的福分當作理所當然的,
啟示錄 3:17, 16; 馬太福音 7:22-23。

II.  第二,中國大陸受迫害的家庭教會基督徒,具有
真正的感恩之情,路加福音 17:18-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