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中國——戴着聖靈的印記!

CHINA – SEALED BY GOD'S SPIRI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September 25, 2011

"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 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啟示錄 7:3)。


世界各地有無數的人通過電視觀看了北京奧運會的節目。中國經濟在突飛猛進,是世上各國經濟發展最快的國家。今晚此刻,中國已是世界矚目的焦點。但在中國最令人詫異的事件,乃是基督教在大陸上過去二十五年中的發展成長。

大衛.艾克曼 (David Aikman) 曾任《時代周刊》北京分部的主任,在他寫的《耶穌在北京》一書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內如此說道,

中國正在轉化成基督教的國家。這不代表說, 全部、甚至多數華人會成為基督徒。但按照如今基督教在各鄉村、各城鎮、尤其是在社會與文化上層結構中的成長速度來估計, 基督徒將會在今後30年 [因本書是在2003年寫成的, 如今應還有22年] 內佔中國總人口的百分之三十… 中國基督徒人數每年增長百分之七,如今這已使大多數國家內基督徒的人數與其相比時顯得弱小了。與其他發展中國家的基督徒一樣,中國基督教已成為二十一世紀內基督教的先鋒… 在過去二十年內,中國對亞洲與南半球的影響不斷擴大,這很可能會影響全世界的基督教。這在飛利浦•健肯斯 (Philip Jenkins) 所著的《下一個基督教王國》(The Next Christendom) 一書中講得非常清楚…隨着中國大陸的基督教化,隨着中國逐漸成為一個世界性的超級大國,值得我們考慮的不單是信徒的人數,甚至基督教智囊的核心,也可能會顯著地離開歐美地區而轉向東方… 二十一世紀是否會成為中國的世紀?…筆者的觀點是,基督教將要改變中國的性質,並也會因此而改變我們周圍的社會環境 (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Regnery Publishing, Inc., 2003, 第285, 291, 292頁)。

但我們必須記住,中國大陸的偉大復興的確來之不易。引用二戰時邱吉爾的話來說,那僅能靠 "血、汗、辛勤、與淚水 (Blood, toil, tears and sweat)" 來獲得。中國的大復興是與撒旦血戰100多年之後方才獲得的成果。我能告訴你許多有關1900年義和拳暴亂的事情。萊利•史密斯 (Riley K. Smith) 說,

      義和拳拳民對基督徒懷有極端的憎惡…他們說服了慈禧太后,告訴她傳教士偷竊了華人的精靈,還挖兒童的眼珠作藥。慈禧太后便對這些 "外國鬼子" 采取了行動,於1900年6月21日頒布了一條秘密指令,要處決一切外國人。屠殺開始了…暴亂的拳民開始逐村蹂躪生靈…他們利用繳獲的教會名單,挨家挨戶地殺人砍頭,無論是外國傳教士,或是本國的信徒都無法幸免…最血腥的屠殺之一發生在山西省省府太原市。他們下令把城門關閉之後,困住了城內一切外國人。
      在1900年6月底,暴徒將英國浸信會邵陽居住營圍困起來。一些傳教士與一群華人基督徒前往半英里外的浸信教童子學堂藏身。去到之後,一位叫伊蒂絲•叩牧 (Edith Coombs) 的傳教士發現兩位華人女生沒有跟上。於是她便跑回頭,衝入燃燒的樓房內把那兩位女孩子救了出來。但她自己卻被暴徒攔住,困在燃燒的樓房內。伊蒂絲被火焰吞沒之前所作的最後一件事便是跪下 [禱告]…
      在鎖坪 [音譯]…傳教士與華人基督徒一同被趕上絕路, 或被斬首、或被石頭砸死。然後, 他們的頭被掛上城牆,用以警告他人…基督徒中有一位名叫卡爾•倫伯格 (Carl Lundberg)。他與其他一些帶着孩子的傳教士逃往蒙古…他這樣寫道, "如果我們逃亡未成,請轉告朋友們,我們生死都是為了我們的主。我不後悔來中國。主召了我來,祂的恩典定是足夠的…原諒我潦草的字跡,我的手在顫抖"。[不久後] 他和他的同伴們都被斬首殉難了。
      華人基督徒也沒有逃避遭受屠殺的命運。大部分人都可以通過否認基督而獲得自由。有人認罪放棄信念;許多人卻不肯。有一位拒絕認罪的叫顏 "誠忠"。他和妻子一同被綁在佛堂內的一根柱子上…義和拳暴徒用棍子將他們毒打一頓之後,在他們腳下點火來燒他們的腿腳。但這對夫婦仍然拒絕否認基督。[最後] 瘋狂的 [拳民] 放了顏夫人, 但她丈夫卻沒有那麼幸運。拳民將他投到一堆柴火上,點着了[火]。當他的身體燃燒時,[一位士兵想去救他,] 自己卻被暴民砍碎。被這毫無理由的暴力而激怒的其他官兵們將拳民趕出了佛堂,把奄奄一息的顏先生拉出火堆, 帶回官府內。當政的衙門將他下在牢內…他不久便死在牢裡。
      當暴動最終平息時,有超過三萬的華人基督徒殉難。在《1900年的中國烈士》(The China Martyrs of 1900) 一書內,付賽斯 (Robert Coventry Forsythe) 寫道, "義和拳暴亂所屠殺的新教烈士人數,超過了中國新教歷史上在那之前幾十年的烈士人數…許多人受不了不可言喻的折磨,但更多的人卻寧死不屈" (Riley K. Smith, China: The Blood-Stained Trail, Living Sacrifice Book Company, 2008, 第46, 47, 49, 50, 51頁)。

我還能告訴你,當狂熱的日本軍隊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入侵中國時,他們如何屠殺了許多基督徒。我從前的牧師林道亮博士點擊閱讀)是中國一所孤兒院的院長。當日本人接近城鎮時,林博士將孤兒們與他的妻子、女兒一同催上一條船逃難。但日本飛機卻突然出現,將船內大部分孩子射死,林道亮博士的妻子和女兒也死在其中。林博士在上船之前摔了一跤,頸椎骨折,但卻倖存了下來。他最終來到美國,作了我二十四年的牧師兼老師。正如聞布朗牧師一樣,林博士也是一位活烈士,一位幾乎經歷了死亡、但卻活下來為基督傳道的人。

我還能告訴你們那些在毛澤東統治下忍受磨難、並死在1966-1969年 "文 革" 期間的烈士們。但我想讓聞布朗牧師來講這故事。我對聞布朗牧師了解很深。他來我們教會講過許多次道,是 "烈士之音" 備受尊敬的奠基人之一。點擊聞布朗牧師的網站 www.persecution.com 便能讀到關於中國基督徒受難的事情。聞布朗牧師也是一位活烈士,被關押在羅馬尼亞共產黨的集中營內十四年;其中三年他被監禁於獨身監牢,聽不到人聲、見不到天日。我們在禮拜結束後將觀看《為基督受難》(Tortured for Christ)。這是一部關於聞布朗牧師的電影。下面我讓聞布朗牧師來講述中國基督徒在毛澤東 "文革" 時的遭遇。聞布朗牧師說,

      中國〔家庭教會〕所忍受的苦難是無法想象的…曾在中國傳道的李斯博士(Dr. D. Rees)前往中國作調查之後告訴我們說, "我在中國的一切朋友都已被殺、或被捕入獄了。一個被弄瞎了雙眼;一個被投入了一口井內;兩個死於肺結核;另一個在強制洗腦的壓力下精神失常,簽了悔過書。當他理智清楚之後,便撕掉了悔過書。然而,中國地下教會的人數卻在成千上萬地增長着…
      有一位名叫卡慕•纏達(Kamun Chandah)的印度醫生,在共產黨監獄內被砍斷了雙腿、挖掉了雙眼。
      在類似的另一次事件中,一位叫弗拉基米爾•塔提什切夫(Vladimir Tatishtshev)的俄國人在上海被捕。中國(共產黨)的審判官強迫他坦白一些捏造出來的罪行,並把許多帶釘子的鐵管綁在他的腿上,接着用錘子不斷敲打鐵管,導致他腿骨骨折。當他拒絕坦白時,共產黨警察去到他家。一位警官抓起 [他的] 嬰兒對孩子的媽媽說, "如你不簽這份控告你丈夫的狀子,我們就砸碎你孩子的頭"。母親…拒絕簽字。那位女警官把嬰兒的頭猛甩在牆上砸碎了。另一個共產黨警官用槍擊殺了母親。
      莫斯科電台1970年4月7日廣播說, "在十年內,總共有兩千五百萬 [基督徒] 被處決。被投入巨型勞改集中營內的 [其他人] 不下幾百萬。"
      莫斯科報紙Krasnaia Zvezda [1969年5月7日] 報導說, "中國共產黨…用開水與硫酸將人的眼珠燙出來;用鉛筆刀切斷 [人腿];還用石頭…與大刀劈開頭骨。"
      我們許多華人弟兄在黑暗中摸索着行走,有的手腳被砍,伏地爬行。然而,地下教會仍然在迅速成長着 (Pastor Richard Wurmbrand, Th.D., Where Christ is Still Tortured, Marshalls Paperbacks, London, 1982, 第130, 131頁)。

上禮拜天晚上,有人聽到這些在中國發生的難以至信的故事之後問我說, "面對監獄和折磨,為什麼還有這麼多的中國人做基督徒呢?" 答案就在我們的經文內。在未來的大災難中,一位神的使者會如此說,

"地與海並樹木,你們不可傷害,等我們印了我們神眾僕人的額" (啟示錄 7:3)。

這節經文講的是十四萬四千猶太信徒。他們轉向了基督,因此在額 (心) 頭上接受了聖靈的印記。我們在以弗所書1:12-13中能確切了解這稱為印記的含義:

"你們既聽見真理的道,就是那叫你們得救的福音,也信了基督;既然信祂,就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
      
(以弗所書 1:12-13)。

當一個人真正經歷了轉變時,他便獲得了聖靈的印記。如未來大災難中的14萬4千猶太信徒一樣,他們也將在額頭上獲得神僕人的印記 (啟示錄7:3)。當挪亞在洪水降臨之前進入方舟時,聖經記載說, "耶和華就把他關在了方舟裡頭" (創世記 7:16)。挪亞被神關進方舟內乃是一種典型。它代表着信徒 "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 (以弗所書 1:13)。在大災難中得救的猶太人被聖靈所印,正如挪亞被神封入方舟一樣。一旦你被關進去、或在心靈上被聖靈封印了,人間無論何事都不會使你失去你的救恩。你是永恆獲得佑護的,"受了所應許的聖靈為印記" (以弗所書 1:13)。當你在 "額頭" 上接受了 "印記" 後,無論何種迫害或折磨都無法令你與基督分離。

這並非是僅僅發生在將來的大災難中猶太信徒身上的事。這如今正發生在共產黨中國成千上萬的信徒身上。這也可能會發生在你身上。

來投靠基督。信任祂。全心全意地來信任祂。當你如此去作時,你便會獲得重生。神便會封起你的靈魂,無論何種波折、迫害、或試探都無法帶走你的拯救——你在基督耶穌內受到永恆的護佑!那便是在大災難中那些猶太人烈士的秘密。也是如今中國烈士的秘密。他們信靠了耶穌基督,便永遠獲得了拯救。無論他們經受何種波折與迫害,他們都不會向撒但屈首,不會回到世俗社會中去。

基督為償還你的罪孽死在十架上。祂灑下自己的寶血來清洗你的罪。來投靠祂、信靠祂吧!祂會永遠拯救守護你,你也永遠不會迷失。這樣,無論在人生中遇到何種試探,你都絕不會離棄教會與基督!

我們在為你禱高,求神會使你認罪。我們祈求神將把你引領到耶穌身邊,從而使你的罪得到祂寶血的清洗。我們祈求,靠神的大能,你將會很快在基督裡得到轉變!阿們。請打開歌頁的第八首歌,同唱《耶穌, 我已負起十架》(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這是萊斯博士最喜愛的一首詩歌。

耶穌,我今撇下所有,背起十架跟隨你;
   甘受藐視、艱苦、恥羞,心惟歡然作活祭。
前所追求、愛慕、盼望,一切雄心全敗亡,
   但我景況何等寬廣,仍然有神與天堂。

任憑世界棄我嫌我,主你也曾被棄嫌,
   人面人心欺我騙我,惟神永遠無更變;
當你向我顯出笑臉,友雖生疏敵雖險,
   我心平安處之泰然,因我得見你歡顏。

我所受的試煉苦痛,不過驅我到你前;
   我的困難壓我愈重,天上平安愈甘甜。
有何憂愁能將我襲,當你榮面向我顯;
   有何快樂能將我迷,若你不在它中間?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詞:Henry F. Lyte, 1793-1847)。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 以弗所書 1:5-1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Jesus, I My Cross Have Taken" (詞: Henry F. Lyte, 1793-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