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永不改變的基督

THE UNCHANGING CHRIST
(Traditional Chines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三月十三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13, 2011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希伯來書 13:8)。


我很快就七十歲了。回首人生七十年,我目睹了許多變化。我還記得一個收購破爛雜貨的小販駕着一輛馬車,經過我家收買我們如今稱作可回收物品的雜物。我還能記得馬蹄的聲音,以及他每天在我們的街道周圍遊走時所作的奇怪叫買聲。那時還有一個駕馬車的冰塊小販。那馬車行駛得如此緩慢,以至我能緊隨其後, 取些碎冰。這是那個時候洛杉磯市區的一個角落。人們需要冰塊的原因是那時僅有極少數的人擁有電冰箱。我們沒有電冰箱。我們有的只是一個普通的冰盒。它的頂部有一個隔熱艙,用來冷卻下面隔艙內的牛奶和其它食物。如今我仍注意到自己把電冰箱叫做 "冰盒子"!另一個比較明顯的變化是電視的普及。當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我們僅有收音機節目來收聽,節目有Jack Benny、Amos 和 Andy、Fibber McGee 和 Molly, The Green Hornet、Inner Sanctum、The Lone Ranger等 —— 都是用收音機收聽的。

然後,我們聽說電視機上市了。這聽起來似乎像是離奇的科學幻想,你能通過電波接收一個向你說話的人的圖像。我記得我曾好奇地問自己說:"一個人的圖像怎能通過天線傳過來,並顯示在電視屏上呢?" 幼時的我對此百思不解。我有生以來第一次看到的電視,是住在 Fargo 街的鄰居租來的。要看這電視,你需每隔30來分鐘便投放25美分硬幣到機器裡,才不會關機。這電視的尺寸大概是2 x 1英寸,前面擺個放大鏡,使屏幕放大到6 x 4英寸。那時是1947年。我完全被這新發明給吸引住了。我看了大約30分鐘的《天方夜譚》, 劇中的 Sabu 坐在一張魔毯上。我坐在家裡的地毯上,試圖也靠它騰雲駕霧。但無論我怎樣集中注意力,它都 "飛" 不起來。

我能記得富蘭克林•羅斯福總統 (Franklin D. Roosevelt) 1945年去世的那天。我記得聖雄甘地(Mahatma Gandhi)在1948年被暗殺的那一天。我記得杜魯門總統(Harry Truman)在1948年總統競選中擊敗湯姆•杜威(Tom Dewey)的時候。當時我跑到後院,興高采烈地告訴隔壁的女士:"杜魯門獲勝了!" 她卻低頭悶悶不樂地說:"我們投的是杜威的票"。我對自己說:"噢,糟糕!她是個共和黨人!" 從那以後,我再也不用同樣的眼光來看她了。我們從前是民主黨人,從始祖亞當便是如此。我記得道格拉斯•麥加瑟(Douglas MacArthur)將軍。我記得1952年的一天,站在加拿大多倫多的街道上,我通過一家百貨商店的窗戶觀看電視上伊麗莎白女皇的加冕儀式。我記得Adlai Stevenson, Hank Williams, 海明威 (Ernest Hemingway), John Steinbeck,《麥田裡的守望者》(Catcher in the Rye)。我記得曾遇見過Johnny Bond, Bob Wills, Merle Travis, Tex Ritter。我記得Johnny Cash, Elvis, 瑪麗蓮•夢露。我記得Groucho Marx, Bob Hope, Milton Berle, Red Skelton, Jackie Gleason 和 Art Carney ——還有Steve Allen主持的 The Tonight Show節目,以及Jack Paar 主持 The Tonight Show 節目。我記得John F. Kennedy, 甲殼蟲樂隊 (the Beatles), the Doors, Johnny Carson 主持的Tonight Show。我記得馬丁•路德•金博士在阿拉巴馬州塞爾馬市(Selma)舉行的遊行。我記得赫魯曉夫 (Khrushchev), 還有蘇聯啓動 "蘇聯衛星計劃 (Sputnik)" 之後的蘇美航天技術競爭。我記得越戰期間,在〔美國〕多所大學校園內發生的暴亂。我記得肯特州立大學血案。我記得丘吉爾(Churchill)去世的那天, Bobby Kennedy被槍殺的那晚, 馬丁•路德•金博士被刺殺的那一天。我記得1968年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Democratic Convention)期間發生的芝加哥暴動。我記得花派嬉皮 (Flower Children), the Jesus People運動。我記得猶太人歸主協會(Jews for Jesus)以及我的朋友摩施•羅森 (Moishe Rosen, 他主持了我們的婚禮;我們於2010年探訪過他,不久之後他便去世了)。我記得尼爾•阿姆斯特朗(Neil Armstrong)的登月行走。我記得尼克松總統訪華,並因此改變了世界。我記得Alec Guinness, Laurence Olivier, Boris Karloff, Ingrid Bergman, Humphrey Bogart, John Wayne, Jimmy Stewart。我記得1999年湖人球隊首次在斯臺普斯 (Staples Center) 競賽時,我遇見了體育實況播音員Chick Hearn。我記得 Dustin Hoffman, Ringo Starr, Robert Ryan, Diane Keaton (她有一次在主日來我們教會訪問,聽我宣道)。我記得David Soul (Starsky and Hutch) 來我們教會參加晚禮拜。我記得我們在Hollywood大道和Vine街交口處的一角舉行禮拜時,Mickey Rooney曾通過一扇窗戶聽我講道。我記得曾與我的朋友在Stan Laurel(就是和Hardy搭伴演喜劇二人組合裡的Laurel)在Santa Monica海灘的公寓裡度過了一個傍晚。我記得遇見Warren Beatty和Jack Nicholson。我能遇見這些電影明星並非出奇,因我一生的傳教事業幾乎都在洛杉磯市區,離好萊塢僅有15到20分鐘的車程。我記得曾與尼克松總統共進午餐;曾兩次會見里根總統。記得在美國佛吉尼亞州麦克利恩區 (McLean, Virginia), 我記得與总统講演稿撰写人Pat Buchanan在他家裡一起喝咖啡,我試圖說服他支持以色列民族,卻未成功。我記得遇見州長Mike Huckabee, 他很可能會是美國的下一任總統!我記得二戰、冷戰、越爭、9/11、伊拉克戰爭、以及蘇聯的解體。

我的朋友沃德利普博士(Dr. John S. Waldrip)經常讓我給他列出全部我遇見過、並且認識的基督教牧師和領袖。回憶這一長串的名字,我感到極為不可思議。我想: "像我這樣一個市中心的無名傳教士,怎麼能有幸結識這麼多世界聞名的宣道士和領袖呢?" 不管怎樣,以下便是他們的名字,不是按字母順序來排列,僅按我記憶中的先後來排列。

我記得和妻子一同與聞布朗牧師夫婦(Pastor and Mrs. Richard Wurmbrand)共進晚餐。我記得曾遇見葛培理 (Billy Graham), George Beverly Shea, 奎斯維爾博士 (Dr. W. A. Criswell, 共兩次)。我記得曾在Francis Schaeffer 的客廳看里根總統的宣誓儀式,與他(Francis Schaeffer)一同喝咖啡,同時又採訪了萊斯博士 (Dr. John R. Rice)。我記得Dr. Bob Jones, Jr曾在我們家裡吃晚飯;我記得 Dr. Bob Jones III 在我們家裡住過一宿。我記得曾(兩次)與Jerry Falwell一起吃午餐。我記得 Dr. Harold Lindsell (Christianity Today 的副主編) 在我們的婚禮上講過道,還有Dr. Paige Patterson到過我們教會講話。我記得遇見麥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Dr. Charles L. Feinberg, Dr. Samuel Sutherland, Dr. Gleason Archer, Dr. Wilbur M. Smith, Dr. Walter Martin, 伊恩•穆雷牧師 (Rev. Iain H. Murray, 屬Banner of Truth Trusts書局);我記得我和Dr. Harold Lindsell, 以及我的朋友 Dr. Bill Powell (Southern Baptist Journal出版商) 聚在一起的那天。我記得Dr. John F. Walvoord, Paul Pressler法官, Dr. James Montgomery Boice, 他們都曾在我們教會裡講過道。我記得Dr. R. G. Lee, Dr. E. V. Hill, Dr. Lloys Vess, Dr. Henry M. Morris, Dr. Raymond Barber, Hal Lindsey, Dr. Norman Geisler, Dr. George Eldon Ladd, Dr. Bailey Smith, Dr. Phil Shuler, Dr. Neal Weaver, Dr. John Warwick Montgomery, Dr. Bill Monroe, Dr. Gary Grey, Dr. Ken Connolly, Dr. Johnny Pope, 反墮胎運動領袖 Joseph M. Scheidler, 校園播道會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的奠基人Bill Bright博士 (共兩次), Christianity Today 的主編Carl F. H. Henry博士。

我記得遇見 Dr. G. Beauchamp Vick, Dr. John Rawlings, Dr. Kenneth E. Gillming, Dr. Jack Hyles, Dr. H. L. Willmington, Dr. D. A. Waite, Dr. Bob Ross, Dr. E. Robert Jordan, Dr. Ian R. K. Paisley, Dr. David O. Beale, Dr. Lee Roberson, Dr. James O. Combs, Dr. Clarence Sexton, Dr. Robert L. Sumner, Dr. David Innes, Dr. Louis T. Talbot夫人, 葛培理夫人Ruth。我記得我遇見傑出的去中國的傳教士格拉蒂絲•艾偉德小姐 (Miss Gladys Aylward) 的那天;還有遇見中國福音神學院的院長戴德生三世(Dr. James Hudson Taylor III)的那天。我記得我在羅省第一華人浸信會被授傳教職位的那天。當時任那家教會的牧師是林道亮(Timothy Lin)博士。

我記得我祖母去世的那天、我父親去世的那天、我繼父比爾 (Bill McDonell) 去世的那天、我母親去世的那天、以及我的牧師林道亮博士去世的那天。我記得我與 Ileana結婚的那天, 她是一位牧師能娶到的最好的妻子。我記得我們兩個兒子出生的那天。我記得我們教會成立的那天,也記得在教會成立之後的許多年來,與我們同甘共苦的骨幹成員。是的,當你到達七十歲時,你能回憶起許多事情。

我記得福音基督教派的更新換幕。我記得,當我還是一個十三歲的男孩時, 鄰居麥考文(McGowan)醫生和夫人頭一次帶我去一家浸信教會。那已是五十七年前的事了。那時的教會看起來似乎比現在要強壯許多。但實際情形比表面看起來要糟很多。上百萬人士通過 "決志主義" 的處理方式被帶入教會。那時的教會看上去似乎在茁壯成長,但其基礎比看它起來的要弱得多。今天,成百上千家教會已關門閉戶,而其它教會也正瀕臨倒閉。我們的現狀似乎是毫無希望了。然而,如今離經叛道的教會,比1950年代掛名的基督教更能證明聖經內的真理 (參 Iain H. Murray, Lloyd-Jones: Messenger of Grace,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8, 第90頁)。

時代面貌的更新換幕,更為突出了我們對一不變更之基督的需要: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希伯來書 13:8)。

亨利•賴特 (Henry F. Lyte) 說得好:

人生若夢,在世光陰似箭,
   世福易消,世容不久即變,
目前一切,皆如花間曉露,
   無變之主,求袮與我同住。
(《求主同住》"Abide With Me",詞:Henry F. Lyte, 1793-1847).

當我們回首人生,就算年輕人也能和亨利•賴特一同說:"目前一切,皆如花間曉露。" 幾周前,我在一家美國銀行內排隊時,站在了一位十四五來歲的女孩子身後。一位很聰明的白人女孩,戴着鼻環和耳環,頭髮直豎着。我們談起話來,最後她說:"全完了。留給我們的什麼也沒有了。" 很不幸, 我同意她的看法。然而, 在時代的變更中,教會的任務是不變的。聖經說: "但願祂 [神] 在教會中,並在基督耶穌裡,得着榮耀,直到世世代代,永永遠遠。阿們!" (以弗所書 3:21)。請大家起立同唱《榮耀頌》!

但願榮耀,願榮耀,
   歸與父、子、聖靈,父、子、聖靈!
起初這樣,現在這樣,以後也這樣,
   永無窮盡。阿們。阿們。阿們。
(《榮耀頌》"The Gloria Patri," 一首古蘇格蘭頌歌,作者不詳)。

請坐。教會第一個不變的任務便是去榮耀神。這是每一位基督徒的首要宗旨,這也是他所屬教會之宗旨。我們以我們的生活、我們的見證、我們的禱告、我們的 "詩章、頌詞、靈歌"(弗 5:19)來讚美神 —— 而不是用現代的 "垃圾" 音樂!

第二點基本任務便是傳福音。此乃我們對面前這垂死、絕望世界的不容推托的職責,去告訴他們,"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希伯來書 13:8)。耶穌多次將這「大使命」托付給我們,

"你們要去,使萬民作我的門徒,奉父、子、聖靈的名給他們施洗" (馬太福音 28:19)。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馬可福音 16:15)。

"又對他們說:照經上所寫的,基督必受害,第三日從死裡復活,並且人要奉祂的名傳悔改、赦罪的道,從耶路撒冷起直傳到萬邦" (路加福音 24:46-47)。

"父怎樣差遣了我,我也照樣差遣你們" (約翰福音 20:21)。

"聖靈降臨在你們身上,你們就必得著能力,並要在耶路撒冷、猶太全地,和撒瑪利亞,直到地極,作我的見證"
      (使徒行傳 1:8)。

請站立,一同唱史密斯博士寫的《傳福音!傳福音!》("Evangelize! Evangelize!" Dr. Oswald J. Smith)。那是歌頁上的第八首歌。

請賜此時警句 —— 那振作之詞、鏗鏘之言,
那火熱挑戰的語句﹕或待沉淪、或去征戰!
號召喚醒沉睡的教會,來響應主迫切的請求。
指令已出、萬軍興起!此警句便是: 快傳福音!

宣道士現正以主名向世界歡快地傳揚,
呼喚聲響徹長空﹕快傳福音!快傳福音!
向滅亡之人、墮落的種族,高唱福音恩典;
向躺臥在黑暗中的世界傳福音, 去傳福音!
   ("Evangelize! Evangeliz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海博士更改; 調用: "And Can It Be?" – 查 衛司理, 1707-1788)。

請坐。那便是教會永不變更的使命 —— 傳福音!傳福音!耶穌說,

"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

星期六晚上如此去做!每星期六晚上六點鐘,來參加我們外出向城內迷途之眾傳福音的活動!那是教會永不變更的使命!其他教會可能變色;他們會陷入沉睡。他們可能看不到這種需要,但基督仍舊說過,

"你出去到路上和籬笆那裡,勉強人進來,坐滿我的屋子"
       (路加福音 14:23)。

那便是教會永不變更的使命!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來 13:8)。

我今天宣道還要講最後一點。無論世上發生何種變更,無論教會怎樣背道, 無論我們生活經歷多少變化,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希伯來書 13:8)。祂對那些忠心外出傳福音的朋友們說,"我就常與你們同在" (馬太福音 28:20)。祂說, "我總不撇下你,也不丟棄你" (希伯來書 13:5)。永遠不要泄氣!基督定與你同在!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來 13:8)。

祂是不變的基督。祂是永恆不變的「聖三一」中的第二位。祂是那位 "掛在十架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罪"孽、永不變更的「神的羔羊」(彼得前書 2:24)。你如今仍可得到祂永不變質的寶血,來 "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約翰一書 1:7)。如今祂仍帶着復活那天凌晨時 (路 24:38-40) 的骨肉之軀,在上天過着祂永不變更的生活。這位不變的基督如今正在為你禱告,"因為祂是長遠活着,替 [我們] 祈求" (希伯來書 7:25)。阿們!

"耶穌基督昨日、今日、一直到永遠、是一樣的" (來 13:8)。

基督從未改變過。祂在人間時愛罪人 —— 祂如今仍舊愛罪人!罪人啊,今晚我召喚你,靠信念來投靠永不變更的基督吧。祂會用寶血清洗你全部的罪孽。祂會給你披戴正義的全套衣衫。祂會拯救你的靈魂脫離懲罰,並賜給你生命 —— 無論現在或是永恆!信靠基督吧!來倚靠基督吧!快來信靠基督吧!願父神的恩典、聖靈吸引的大能, 督促你來靠向耶穌基督 —— 那位永不變更的罪人解救者! 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週所宣之道:〔简 / 繁宣道文〕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reighton L. Chan)領讀的經文﹕希伯來書 1:8-12。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Abide With Me" (詞: Henry F. Lyte, 1793-18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