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首府華盛頓 —— 那血腥的城市!
(於馬丁路德金誕辰星期日)

WASHINGTON, D.C. – THAT BLOODY CITY!
(A SERMON GIVEN ON MARTIN LUTHER KING SUNDAY)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一年一月十六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anuary 16, 2011


今 (2011) 年一月八日,在 [美國]亞利桑那州圖森市 (Tucson, Arizona) 附近的一場血案中,十九人遭受槍擊,其中有六人喪生。喪生的人中包括了法官約翰•羅爾 (Judge John Roll)。國會議員加布里埃爾•吉福德 (Gabrielle Giffords) 遭近程槍擊,頭部中彈,傷情被列在危急狀況之下。請大家起立,為此慘案中喪生的人致哀追悼,並為那些受傷的人禱告 (沉默片刻)。

因為這場慘案,我很猶豫今早是否應宣講有關墮胎的題材。然而,通過許久的禱告與內心的爭鬥之後,我決定仍舊要宣講這一道文,為要紀念五千四百萬死在美國大屠殺內的嬰兒。

這道文是在馬丁路德•金星期日,也就是在他生日之後一天宣講的。我雖然不贊成金博士所做的一些事情,我認為神仍舊在1960年代利用了他的和平抗議活動,來醫治美國黑人社區因種族隔離在內心所積蓄的憤怒。和平抗議如蘋果餡儿餅一樣,出於美國的文化。但如在圖森市發生的暴力和凶殺,完全與耶穌基督的說教背道而馳。基督對彼得說, "收刀入鞘罷!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 (馬太福音 26:52)。使徒保羅說, "我勸你,第一要為萬人懇求、禱告、代求、祝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該如此,使我們可以敬虔、端正、平安無事的度日。這是好的,在神我們救主面前可蒙悅納" (提摩太前書 2:1-3)。聖經從頭至尾都極力反對暴力與凶殺。真正的基督徒總會把自己的煩惱通過祈禱陳述在神的面前,從來不去包攬執法大權。因此,帶着馬丁路德•金博士的和平精神,我來宣講下面的道文。請打開聖經,翻到那鴻書 3:1。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搶奪的事總不止息" (那鴻書 3:1)。

麥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說過,

      多麼貼切的對美國的描述!當我對此開始研讀時,我真想問那鴻說,「你是否在講我們呢?你在生動地描述尼尼微,但這也是對我們民族的描述」(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2, 卷三, 第829頁; 對那鴻書 3:1的註釋)。

麥基博士又說,

      在你審視歷史時,你會讀到許多偉大的文明,但一個接一個都落入了時代的塵埃之內。為什麼?因為神懲罰了他們 —— 那便是他們沒落的原因。美國…並非特別。我們自以為與眾不同…然而這安穩的生活都〔是〕虛幻的和平而已,因神曾使許多大國崩潰,並在 [那鴻書內] 將此陳述得非常清楚 (同上)。

我們應該把那鴻書和約拿書一同來讀。神在那之前150年,曾差遣約拿向尼尼微的民眾宣道。祂對約拿說﹕

"這尼尼微大城,其中…有十二萬多人…我豈能不愛惜呢?"
       (約拿書 4:11)。

約拿宣揚說,審判即將臨到尼尼微頭上了。

"尼尼微人信服神,便宣告禁食" (約拿書 3:5)。

尼尼微的國王心中懊悔,轉信了神。

"於是神察看他們的行為,見他們離開惡道,祂就後悔,不把所說的災禍降與他們了" (約拿書 3:10)。

整個城市轉向了神。那是歷史上一次最大的復興之一 —— 一座大城放棄了異教、背離邪惡。這次復興持續了很久嗎?是的,它持續了至少整整一代人。但未有一次復興曾永久持續下去。第一代人終久過世了。下一代人必需親自結識神, 不然,復興便會緩慢消逝。麥基博士說, "時過境遷,他們又回到了他們的異教信仰中。後來,他們變得與從前一樣野蠻…神曾差遣約拿去尼尼微…但當他們聽信之後,合城上下轉向了神…當150年歲月流逝之後,這個城市背道了,回到自己從前的老路上。那鴻為何沒有〔回〕去宣道?因為他們已領受過光的照耀,如今卻背棄了那光…他們已達到無可救藥之境地" (同上, 第 813頁)。

神曾在1859年遣下一場全國性的復興來到美國。在那之後,再未有過一次全國性的復興。那已是151年之前的事了 —— 幾乎剛好與約拿宣道至那鴻宣道的時間間隔相同;當時那鴻如此說,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麥基博士說,

美國如今狀況如何?我們正在走下坡路…枚臣博士 (Dr. J. Gresham Machen) 許多年前說: "美國如今正在走下坡路…"枚臣博士接下去說: "一旦美國跌到山溝裡時,願神憐憫我們吧。" 我們離…山溝還有多遠呢?看來我們離山溝深處並不太遠了 (同上, 第816頁)。

在約拿時期大復興之後一百五十年,神曾藉先知那鴻的口告誡他們說,他們的時日已經耗盡。降罰的日子即將來臨。

一百五十年前,美國經歷了她最後一次全國性的復興。看向那鴻書2:13。請一同起立朗讀,

"萬軍之耶和華說:我與你為敵,必將你的車輛焚燒成煙,刀劍也必吞滅你的少壯獅子。我必從地上除滅你所撕碎的,你使者的聲音必不再聽見" (那鴻書 2:13)。

現在請朗讀那鴻書 3:19,

"你的損傷無法醫治;你的傷痕極其重大。凡聽你信息的必都因此向你拍掌。你所行的惡誰沒有時常遭遇呢? "
       (那鴻書 3:19)。

請坐。神說: "[看哪] 我與你為敵" (那鴻書 2:13)。祂還說: "你的損傷無法醫治" (那鴻書 3:19)。神是否已經放棄了美國?我終生都一直愛戴着這個國家,但我必須帶着一顆破碎的心靈說,我感到我們已經到了無法收拾的地步 —— 眼見一場接一場神的懲罰落在了美國頭上,正如那鴻所說的:

"耶和華是忌邪施報的神;耶和華施報大有忿怒,向他的敵人施報,向他的仇敵懷怒" (那鴻書 1:2)。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五千四百萬美國嬰兒在母胎中被鹽水泡死,四肢被扯斷,身體被鉗子夾碎。如此而喪生的美國人人數,比美國獨立戰爭、美國內戰、第一次世界大戰、第二次世界大戰、朝鮮戰爭、越南戰爭、伊拉克與阿富汗戰爭全部陣亡的美國士兵人數的總和 還要多!這些被厭棄的嬰兒中有几十萬在懷胎九個月時被墮掉屠殺了!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首府華盛頓有禍了 —— 那血淋淋的城!

六百萬猶太人在希特勒的死亡集中營內被屠殺。希特勒試圖滅絕猶太種族的計劃,如今我們想起來都會感到戰慄。Pulpit Helps 雜誌說:

希特勒爲了制造一群超級族裔人種,殘殺了許多猶太人。看到這些受害猶太人的圖片時,人人都會心驚膽寒。在華盛頓市,我們甚至有一所專門紀念受害猶太人的博物館。但自從1973年人工墮胎在美國合法化之後,在這片土地上所展開的大屠殺,使屠夫希特勒都要甘拜下風。從1973年至今,人工墮胎的總數已超過了 [五千四百]萬 (Leland Crawford, "Abortion: America's Holocaust," Pulpit Helps, Jan., 1999, 第23頁)。

美國最高法院於1973年1月份宣佈,殘殺美國未出生的嬰兒是 "合法" 的。美國最高法院法官拜倫•懷特 (Byron White) 反對法院的這一裁決,說這是 "濫用司法權"。最近的 (2010年5月) 蓋洛普民調顯示,這一裁決與73% 美國民衆的意願背道而馳。每年一月份,我總會想起一位捍衛生命工作者如何把一個八磅重的可愛女嬰的尸身放在了我手中。她在自己母親的胎中被毒死了。正是通過這件事,我確信美國最重的罪孽便是人工墮胎,是她觸犯人類最深的惡行。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首府華盛頓有禍了 —— 那血淋淋的城!

"茶黨"能阻止這場大屠殺嗎?他們也許會在方便的時候提起人工墮胎的問題,但是他們的主旨只是爲了減稅。因此,他們的動機似乎是出於貪婪,而並非爲了阻止人工墮胎!我看當今的 "茶黨" 與1990年代的羅斯•佩羅 (Ross Perot) 運動沒有什麼不同之處。他們的目的是要減稅,因此而更多地確保被謝弗博士 (Dr. Francis Schaeffer) 稱為 "自身的安寧與富裕"。謝弗博士說,

自身的安寧指的是希望自己的生活方式在有生之年內不受干擾,無論這會給自己的孩子與後代帶來何種的後果。富裕所指的是對發財致富的極度[奢望]…不斷積攢更多的物質財富 (Francis A. Schaeffer, D.D., How Should We Then Live?, Fleming H. Revell Company, 1976 版, 第205頁)。

因茶黨所關注的是自身的安寧與富裕,他們只會在口頭上來反對人工墮胎。看看Fox News吧 (這是我常看的電視頻道,也常常同意他們的觀點)。聽聽莎拉•佩林 (Sarah Palin) 說的話。他們談論反對奧巴馬保健計劃 (Obamacare)。他們談論反對加稅。但是他們極少談到人工墮胎的問題。美國的國罪並非他們的首要議程。五千四百萬嬰兒已被屠殺 —— 但他們談論的重點則是減稅!不要上當了 —— 雖然有些茶黨的成員是基督徒,但茶黨本身並不是一個基於基督教的運動!它是建立在貪心之上,而並非對神的信念上。茶黨並不比尼克松總統的 "沉默的大多數 (Silent Majority)" 或羅斯•佩羅的 "改革黨 (Reform Party)" 要好多少。他們關注的重心的是他們自身的安寧與富裕。安寧與富裕將不會把美國從神的審判中拯救出來!他們過于崇尚物質享受,無法從神的憤怒中把我們解救出來!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首府華盛頓有禍了 —— 那血淋淋的城!

那些宣道士如何?他們在反人工墮胎上做了什麼?如果 葛培理 (Billy Graham)、Chuck Colson、Jerry Falwell、Erwin Lutzer、John Piper、R. C. Sproul、Pat Robertson、或Rick Warren做出了马丁•路德•金博士所做的事,將會帶來何種結果?在里根總統當政期間,如果這些領頭的宣道士在華盛頓引導民衆作非暴力遊行,以非暴力的形式令這些墮胎診所關起門來,並因抗議而坐幾夜牢,這會帶來怎樣的結果?如果 Chuck Colson、Jerry Falwell或Erwin Lutzer爲了阻止這場大屠殺而付出自己的性命,而不僅在自己的賬戶裡收集捐獻的錢財,這又會帶來怎樣的變化呢?如果他們能像马丁•路德•金博士爲美國黑人的努力那樣,爲仍未出生的嬰兒付出了同等的辛勞,結果又會如何?人人都知道,其結果將會大不相同。然而,他們對自身的安寧與富裕的關註,遠勝過了他們對每年一百五十萬在這美國墮胎大屠殺中喪生的嬰兒的關切!

"禍哉!這流人血的城,充滿謊詐和強暴…" (那鴻書 3:1)。

首府華盛頓有禍了 —— 那血淋淋的城!

我們不主張任何形式的暴力。我們這種 "小人物" 只能警醒禱告。但我們多麼希望有些 "知名" 的宣道士能像迪特里希•潘霍華 (Dietrich Bonhoeffer) 或马丁•路德•金那樣勇敢與愛國。

你難道看不到審判已臨到了美國頭上?你難道看不到我們經濟的衰敗只是這審判的開始?你難道察覺不到通貨膨脹正在加速,在未來的幾年內將吞沒你我?你難道不知道醫療保健與社安保障基金即將枯竭?你難道看不到美國就在你的眼前逐漸進入瓦解的狀態中嗎?你難道看不到美國已落入了一位憤怒之神的手裡?

你對此當做些什麼呢?打開詩篇27篇第5節,請起立朗讀。

"因為我遭遇患難,祂必暗暗地保守我;在祂亭子裡,把我藏在祂帳幕的隱密處,將我高舉在磐石上" (詩篇 27:5)。

請坐。藏在神的 "亭子"裡吧。藏在"帳幕的隱密處"。需確定神把你 "高舉在磐石上!" 進入地方教會,全身心地投入。來參加每星期六的聚會。每週日早晚都來。全身心地投入 —— 去到耶穌基督本人那裡。基督將用自己的寶血洗淨你所有的罪!祂將拯救你的靈魂。祂能賜你永生!著名的非洲早期傳教士施達德 (C. T. Studd) 說:"唯一安全的境地惟有尊行神的旨意"。

"因為我遭遇患難,祂必暗暗地保守我;在祂亭子裡,把我藏在祂帳幕的隱密處,將我高舉在磐石上" (詩篇 27:5)。

那磐石就是基督!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你上網可讀到海博士每周所宣的道文:〔中文宣道文稿〕
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You may email Dr. Hymers at rlhymersjr@sbcglobal.net, (Click Here)
or you may write to him at P.O. Box 15308, Los Angeles, CA 90015.
Or phone him at (818)352-0452.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reighton L. Chan) 領讀經文﹕那鴻書 3:1-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The Battle Hymn of the Republic" (詞: Julia Ward Howe, 1819-1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