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真實的肉體!真實的骨頭!真實的血!—— 之二

REAL FLESH! REAL BONES! REAL BLOOD! – PART II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年六月二十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June 20, 2010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 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 24:39)。


關於我依據這節經文所宣之道的第一部分,有人寫了一封電郵給我。他說: "證明耶穌死後的身體內仍存有血液有何重要呢?無論如何,百分之二十的血液是不足以維持生命的。無論祂在復活時獲得了百分之百、百分之九十五、或是百分之八十的血,這復活仍然是神所做之奇迹"。在如今這特殊的基督教歷史時期中, 這位讀者提出的問題是至關重要的。因此,我將對此作出回答。路德說過,

即使我用最高昂的聲音和最簡明的方式來宣揚神的道中每一章節, 但卻回避了世俗和魔鬼當時正在攻擊的某一細節, 無論我在如何大膽地宣稱基督,我仍舊沒有承認基督。在一條漫長戰線上,唯有在與敵人激烈交火之處,方能顯出一位戰士的忠誠度;如他在戰線上其他地方堅守了崗位、卻恰恰在交火處退後,他定被視為逃兵,並將為此而背負恥辱 (Martin Luther, Luther's Works, Weimar Edition, Briefwechsel [Correspondence], vol. 3, 81ff頁)。

證明基督體內仍有些血液,這一 "交火處" (路德) 為何如此重要?

I. 第一,這之所以重要,我看是因為這證明了耶穌復活後的身體具有真實的骨肉,並非是虛無飄渺的幽 "靈"。

若斯底主義者 (the Gnostics) 認為,基督的魂魄復活了,但祂的肉身卻未曾復活。托瑞博士 (Dr. R. A. Torrey) 曾正確地指出:

耶穌基督從死裡復活是基督教教義的基石。新約內直接提到祂的復活有一百零四次以上…耶穌基督的復活是福音所包涵的兩大真理之一 —— 另一真理則是祂贖罪性的死亡 (哥林多前書 15:1, 3, 4) … 如沒有復活,基督的死只不過是一位崇高烈士的犧牲壯舉而已。一旦復活,祂的死便成了神兒子的贖罪祭…耶穌基督物質肉身的復活,是基督教教義的根基 (R. A. Torrey, D.D., "The Certainty and Importance of the Bodily Resurrection of Jesus Christ From the Dead," The Fundamentals, Testimony Publishing Company, n.d., volume V, 第 81-82頁)。

我認為,因為基督的肉身和骨頭確實從死人中復活了,一部分的血液必定還殘留在祂的肉身 (sarx) 和骨頭 (osteon) 裡。本各爾 (Bengel) 認為,耶穌死亡時,祂體內所有的血液都流盡了。我不同意本各爾在這一點上的觀點,但卻同意蓋斯樂博士 (Dr. Norman Geisler) 的看法。蓋斯樂說,從 "六十年前到如今",對哥林多前書15:50的曲解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 "在新約神學理論中扮演了災難性的角色" (參照 Norman L. Geisler, Ph.D., The Battle for the Resurrection, Wipf & Stock Publishers, 1992, 第123頁–參122-129頁)。Dr. Geisler說,

沒有任何出於科學、聖經、或神學方面的理由,能讓我們拋棄傳統福音派的看法,也就是耶穌以祂生前的身體 —— 那肉眼可見、有性質的身體 —— 復活了, 而且祂復活後的身體是不朽的 (蓋斯樂, 同上, 第127頁)。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福音 24:39)。

在接受這一事實後,當耶穌從死人中復活、並且升到上天之後,祂的身體內必定含有一定數量的血液,

"正祝福的時候, 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
       (路加 24:51)。

II. 第二,這之所以重要,我看還因為現代理智主義者宣稱,基督的肉身沒有從死人中復活。

從醫學角度上來看,基督復活後的肉體 (sarx) 和骨頭 (osteon) 中,一定會有一些殘存的血液。然而, 自由派的新若斯底主義(neo-Gnosticism) 卻否認基督物質性肉體的復活。例如,一位知名的自由教派代表人物佛斯迪克 (Harry Emerson Fos¬dick) 說: "我相信靈魂是不死的,但是我否認肉身能夠復活" (Harry Emerson Fosdick, D.D., The Modern Use of the Bible, Macmillan, 1924, 第129頁)。自由派學者艾米爾•布魯納 (Emil Brun¬ner) 持有幾乎相同的看法:

肉身的復活?哪有此事!"身體的復活" 所指的並非…肉身 (參見蓋斯樂,同上,第89頁)。

布特曼 (Rudolf Bultmann) 更進一步地宣稱,基督物質性肉身的復活 "純屬傳說" (蓋斯樂, 同上, 90頁)。出自福樂神學院的登拉德(George Eldon Ladd) 說: 祂的復活 "不是一具屍體從死中復活" (登拉德, I Believe in the Resurrection of Jesus, Eerdmans, 1975, p. 94)。格藍•欣森 (E. Glenn Hinson) 是一位美南浸信教會的學者。他說:"基督復活後沒有物質性的身體,只有一個魂魄式的形體" (Faith of Our Fathers: Jesus Christ, McGrath, 1977, p. 111)。當然,所有這一切自由派的說法完全與我們主耶穌基督的話語相抵觸,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福音 24:39)。

當蓋斯樂博士為基督真實肉身的復活辯護時,一位福音教派的領袖說: "你神志不清了"。同一教派的另一領袖說:"蓋斯樂是鼠輩" (Norman L. Geisler, Ph.D., The Defense of the Resurrection, Quest Publications, 1991, p. 110)。蓋斯樂博士所作的一切,不過是在捍衛主耶穌所說的、以及正統基督徒兩千年來所信奉的事情,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福音 24:39)。

"正祝福的時候, 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
       (路加 24:51)。

我確信,當代對基督肉身的復活所作一切攻擊的根源,是大衛•休謨 (David Hume, 1711-1776) 主張的理智主義。休謨宣稱, "聖經裡一切奇迹,包括基督肉身的復活,都是不可靠的 —— [因為]我們的直覺不可抗拒地告訴我們,人死後是不會復生的" (蓋斯樂,The Battle for the Resurrection, 同上,68頁)。也就是說,你看不到或無法用理智來解釋的事物,他認為在現實世界中是不可能發生的;應當把它歸類於神秘主義的範疇內。但我們相信,僅有聖經才是揭示神真理的根源,並非人的理智。因此,我們堅持從字面上去理解主耶穌基督所講的話,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福音 24:39)。

基督的 "肉身和骨頭" 保存了一些血 (大概百分之二十左右),這點是很重要的。其原因是,祂真實的肉身按聖經所說的從死人中復活了—— 真正有實體的身體,在死亡的時候,體內的組織和骨髓裡總會含有一定的血。

III. 第三,這之所以重要,我看又因為理智主義否認基督把任何寶血帶入了天國。

在捍衛聖經內與歷史上基督肉體 (希臘文: sarx) 復活的過程中,我們發現那認為天國內沒有寶血的看法,起源於大衛•休謨的理智主義,並非源於經卷本身。請看自由派佛斯迪克所說的,如何反映了理智主義的影響,

基督的寶血是從原始概念中殘存下來的成分…甚至在基督教聖詩內也參雜了許多半魔術性的概念,談及寶血中所帶有的能力 (Harry Emerson Fosdick, D.D., A Guide to Under¬standing the Bible, Harper, 1938, p. 230)。

我們再來審視一下,佛斯迪克的看法與麥加瑟博士的言詞是何等相似,

談起血來,我們無需動情流淚、或感到虛幻神秘!我們會唱一些像《寶血中的能力》("There's Power in the Blood") 等類聖詩。但我們不想被血佔據一切。那血本身並不帶有任何拯救!我們不能說,耶穌的血本身能贖回你的罪孽。因此,我們不想因一些漂浮在某處的神秘血液而沖昏了我們的頭腦 (麥加瑟博士宣道錄音;可訂購處﹕Dr. D. A. Waite bft@biblefortoday.org)。

這樣,一位如麥加瑟博士一樣的保守派聖經講解家,竟如八十年前的極端自由派教師佛斯迪克一樣,公開貶低寶血的功效。這怎麼會可能呢?其答案在於,無論是新教自由派,或是大部分福音派中的人,他們都深到了理智主義的影響。從理智主義的眼光來看,構思出一個魂魄的顯現,比接受一具屍體的復活要容易得多。順便提一提,那正是福樂神學院的登拉德所講的!人的理智思維總會認為魂魄的顯現要比 "死屍" 的復活容易得多。麥加瑟博士的理智主義傾向,也作出了同一種錯誤的推論,否認那被他稱之為基督 "物質性的寶血"。再來看一下麥加瑟博士在他研讀版聖經註釋中,對希伯來書9:12是如何講解的。

[這裡]沒有一個字提到了基督如何帶着祂物質性的血進入上天的至聖所 (The MacArthur Study Bible, ibid.; 對希伯來書9:12的註解)。

麥加瑟博士的理智主義思維無法接受帶入天國內的 "物質性寶血", 正如登拉德 (Ladd) 的理智思維不能接受 "屍體" 的復活一樣。

我認為麥加瑟博士錯了;他思維的依據是理智主義、而不是聖經的經卷。

"他們正喜得不敢信,並且希奇,耶穌就說:「你們這裡有甚麼吃的沒有?」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祂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 (路加福音 24:41-43)。

"正祝福的時候,他就離開他們,被帶到天上去了"
       (路加福音 24:51)。

正是在他們面前吃過東西的耶穌,帶著同一個復活後的身體, "被帶到天上去了" (路加福音 24:51)。萊斯博士說過,

祂在門徒面前吃了東西,為的是安定他們的疑惑之心,此乃有骨有肉、復活後的耶穌…但因耶穌在這裡說,他們可以摸祂的骨肉,卻沒有提到祂的血,有些人便認為我們〔基督徒〕復活後的身體將不帶血。不錯,林前15:50中 提到, "血肉之體不能承受神的國", 但這節經文接下去又說, "必朽壞的不能承受不朽壞的"…這裡沒有說,復活後的肉體不能進入天國…耶穌吃了實在的物質食物,我們完全有理由相信,祂身體食物消化系統的功能仍舊是正常的,而且這骨肉之軀也仍舊有血液來維持這自然消化功能…在祂復活後,耶穌的身體有骨有肉、具有正常功能,是能吃食物、具有消化能力的身體,並且是手摸得到的物質身體 (John R. Rice., D.D., The Son of Man: A Verse-by-Vers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Luke,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1, pp. 556-557).

"他們正喜得不敢信,並且希奇,耶穌就說:「你們這裡有甚麼吃的沒有?」他們便給他一片燒魚〔和一塊蜜房〕祂接過來,在他們面前吃了" (路加 24:41-43)。

早些時候, 耶穌在路加福音內說過, 祂將 "在神的國裡" 與門徒一同吃喝。

"耶穌對他們說, 我很願意在受害以先和你們吃這逾越節的筵席。我告訴你們,我不再吃這筵席,直到成就在神的國裡。耶穌接過杯來, 祝謝了, 說:「你們拿這個,大家分著喝。我告訴你們,從今以後,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等神的國來到」" (路加福音 22:15-18)。

如此,在最後晚餐中,基督告訴門徒說,祂將在未來神的國中與他們一同吃喝。又一次,在路加福音22:30中,耶穌告訴他們說,他們將 "在神的國裡,坐在基督的筵席上吃喝"。正如萊斯博士所講的,這意味著他們復活後的身體內,必須有 "血液來維持人體正常的消化功能" (同上)。萊斯說,"復活後基督徒的體內一定有液體,如基督的身體一樣,因為祂說過,「我不再喝這葡萄汁,直等神的國來到」" (萊斯, 同上, 第558頁)。

所以,至少在耶穌肉體與骨髓中的血液與祂一同復活, "被帶到天上去了" (路加福音 24:51)。更進一步,我的看法與萊斯博士和其他許多人一樣,我們認為基督把在十架上所流出的血也帶到了天國中。萊斯博士說, "祂登上了征途, 將自己神聖的寶血呈獻在上天" (John R. Rice, D.D., The Son of God: A Verse-by-Verse Com¬mentary on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John, Sword of the Lord Publishers, 1976, 第393頁)。

如我們嚴謹來讀聖經的話,這點是可以肯定的﹕至少殘存在祂肉身和骨髓裡的血,現今還在天上。對一個相信祂肉身復活、而不受新諾斯底主義和理智主義影響的人來說,這是無可置疑的事實。

然而,有些如登拉德與麥加瑟之類的現代教師仍舊傳播說,耶穌的寶血不在天國中。他們怎可能是正確的?因為聖經內特別寫明了,耶穌的寶血在天上。

"你們乃是來到錫安山、永生神的城邑,就是天上的耶路撒冷。那裡有千萬的天使、有名錄在天上諸長子之會所共聚的總會、有審判眾人的神、和被成全之義人的靈魂、並新約的中保耶穌、以及所灑的血…" (希伯來書 12:22-24)。

希伯來書12:22-24 告知我們,在天上的事物中將包括耶穌的寶血。那寶血被提起、獲得轉化復活後和祂的肉身一同被接到了天上 —— 就如以諾 (希伯來書 11:5) 和以利亞 (列王紀下 2:11) 的身體和血被帶走進入上天一般。司布真說:

      當我們蜿蜒而上,最終進入天國時…我們將不會超越所灑寶血的能力範疇。相反,我們將發現,寶血在那裡會比在任何其他地方都更加真實可貴。你會說:「什麼,耶穌的寶血在天上?」沒錯!那些輕視寶血的人,在他們犯下褻瀆罪之前,應盡快改變他們的觀念…對我來說, 沒有什麼比這一重要主題更值得我去思考和宣揚的了。基督的寶血是福音的生命之源 (C. H. Spurgeon, "The Blood of Sprink¬ling,"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5 reprint, volume 32, p. 121)。

至少有部分基督的寶血現今在天上,認識這一點非常重要,因為如果祂物質性身體的復活確實發生了,天上便至少存在著祂寶血的一部分。講起來,復活後的基督曾特別地聲明,祂不是一個魂魄,祂有真實的骨肉之軀 (路加福音 24:39)。因此,在祂復活被接升天的肉身與骨內,至少包涵了一定數量的血液。這血並非為了維持基督的生命,好像那電子信件中的問題所以為的那樣, 根本不是。基督復活完全是個奇蹟 —— 從起初到終結完全如此。我們根本無需尋找理由去作解釋,說復活的基督是個 "靈", 或說神不能把基督的血帶入天國內!為何要向現代理智主義妥協呢?已故的 J•V•麥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如今仍舊是美國最受歡迎的聖經講解家。通過收音機,他在美國與世界各地許多語種國家內具有數百萬的聽眾 (請點擊 www.thruthebible.org)。我們應當信任麥基博士對基督寶血的看法,

祂的寶血現今仍舊在天上,並將在那裡永永遠遠地存留下去,從而提醒我們,基督為償還我們的罪惡所付出的沉重代價 (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vol. 5, 第560頁)。

那正是如今每個失喪之人所需要的。如果你仍未得救,你需要來信靠這真正的、物質性的、復活的基督 —— 祂正在天父的右手邊。你需要靠祂的寶血洗淨全部的罪,因為

"祂兒子耶穌的血…洗淨我們一切的罪" (約翰一書 1:7)。

請起立同唱歌頁上的最後一首歌。

你總要倚寶血,
   倚羔羊寶血能洗得淨!
衣衫可無沾污, 可如雪白亮?
   可曾倚羔羊血洗乾淨?
("Are You Washed in the Blood of the Lamb?" 詞: Elisha A. Hoffman, 1839-1929).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上網讀海博士講的道﹕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連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路加福音 24:38-4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The Strife Is O'er" (譯者﹕Francis Pott, 1832-1909)。


證道 / 宣道提綱

真實的肉體!真實的骨頭!真實的血!— 之二

REAL FLESH! REAL BONES! REAL BLOOD! – PART II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你們看我的手、我的腳,就知道實在是我了。摸我看看: 魂無骨無肉,你們看我是有的" (路加 24:39)。

I.   第一,這之所以重要,我認為是因為這證明了耶穌復活後的身
體具有真實的骨肉,並非虛無縹緲的幽 "靈",哥林多前書
15:1, 哥林多前書 15:3, 4, 50; 路加福音 24:51。

II.  第二,這之所以重要,我看還因為現代理智主義者宣稱,基督
的肉身沒有從死人中復活,路加福音24:39, 51。

III. 第三,這之所以重要,我看又因為理智主義否認基督把任何寶
血帶入了天國,路加福音 24:41-43, 51; 哥林多前書 15:50;
路加 22:15-18, 30; 希伯來書 12:22-24, 11:5; 列王紀下 2:11;
約翰一書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