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馬勒古 —— 基督醫治的最後一人

MALCHUS – THE LAST MAN CHRIST HEALED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年三月十四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Evening, March 14, 2010

"西門彼得帶著一把刀, 就拔出來, 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 削掉了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馬勒古" (約翰福音 18:10)。


與祂的門徒一同吃過逾越節晚餐之後,耶穌帶領他們走入客西馬尼園子的黑暗中。祂把大部分門徒留在園子的邊緣處,僅帶彼得、雅各、和約翰,更深地走入園內的黑暗中。之後,祂又離開他們三人,獨自一人往前走多了幾步路去作祈禱。這時,當 "耶和華〔開始把〕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祂身上" (以賽亞書 53:6) 時,祂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幾分鐘之後,當耶穌對門徒說話時, "猶大領了一隊兵和祭司長並法利賽人的差役,拿著燈籠、火把、兵器,就來到園裡" (約翰福音 18:3)。耶穌問他們在找誰, "他們回答說:「找拿撒勒人耶穌」" (約翰福音 18:5)。耶穌回答說, "我是"。在英文譯本KJV中的 "他" 字是斜體字,意思是那字不在原文內,耶穌沒有說出這個字 —— 那是翻譯者加上去的,那便是斜體字的含義。他一說出 "我是 (自有永有的)" —— 此乃神的名字 (出埃及記 3:14) —— "他們就退後倒在地上" (約 18:6)。接著發生了一場小規模爭執搏斗,

"西門彼得帶著一把刀, 就拔出來, 將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 削掉他的右耳。那僕人名叫馬勒古" (約翰福音 18:10)。

耶穌便責備彼得,要他收刀入鞘。

這便引我們講起這位名叫馬勒古的人,他被彼得削掉了一只耳朵。聖靈把這則事件看得如此重要,以至於祂引導全部四福音的作者,都將此記載了下來 (馬太福音26:51; 馬可福音 14:47; 路加福音 22:50; 約翰福音18:10)。四位作者都提到了馬勒古是大祭司的僕人,但僅有約翰告訴我們,他名叫馬勒古,而且僅有約翰指出,削掉他耳朵的門徒是彼得。幾位現代注解家猜測,馬太、馬可、和路加沒有提到彼得的名字,是怕一旦提起他的名字,會使他陷入困境。但彼得從來都處於困境重重之內,因此我懷疑那是否真正的原因。在我看來,此類問題的答案在你我是無法知曉的。我們最好是簡單地說,聖靈選擇了遲一步的福音作者,約翰,來向我們揭示彼得、以及馬勒古的名字。另外,僅有路加告訴我們,耶穌治好了馬勒古削下來的耳朵。

"內中有一個人,把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耶穌說,「到了這個地步,由他們吧。」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 (路加福音 22:50-51)。

馬勒古是 "大祭司的僕人" (路加福音 22:50) 這一事實,解明了他為什麼站在捕捉耶穌士兵行列的前頭。馬勒古是大祭司本人的代表, 帶領士兵跟隨猶大前來。這表明彼得為什麼選中他去攻擊,因為他是領頭的。之後我們讀到,耶穌 "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 (路加福音 22:51)。凌斯基博士 (Dr. Lenski) 說,

此乃一側值得注意的奇蹟,這是耶穌作成的最後一次…[似乎] 那耳朵仍掛在一絲皮膚上,結果在耶穌觸摸下便復原了 (R. C. H. Lenski, D.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Luke's Gospel,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1 reprint, p. 1082; 對路加福音22:51的注解)。

"耶穌就對彼得說:「收刀入鞘吧。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 (約翰福音18:11)。

"我父所給我的那杯,我豈可不喝呢?" (約翰福音18:11)。麥基博士說, "這便是祂在十架上為我們所嘗受的懲罰…請我們不要以為,救主很不情願地 [走上了十架]。希伯來書 12:2 說,「…祂因那擺在前面的喜樂,就輕看羞辱、忍受了十字架的苦難,便坐在了神寶座的右邊」" (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volume IV, p. 485; note on John 18:11)。

總不要忘記,此乃耶穌 —— 神人一體的那位。當祂說一聲 "我是" 時,連士兵們都會跌倒在地。靠祂的能力,祂醫治了自己敵人馬勒古的耳朵。正是這位神人一體的耶穌,令彼得收刀入鞘,並且說,

"你想我不能求我父,現在為我差遣十二營多天使來麼?"
      (馬太福音 26:53)。

祂完全能召喚千萬天使,來解救祂免上十架。但祂很情願地走上了十架,來還清我們所欠下的所有罪債。

救主禱告在園裡,人將祂雙手加捆綁,
沿街游行、倍加辱罵;
聖潔無罪之救主,竟遭世人當面唾棄,
說:「祂有罪,將祂釘十架。」
祂雖可求父差千萬天使,
毀滅這世界,將祂釋放;
祂雖可求父差千萬天使,
卻情願為我,獻身十架。—《千萬天使》
   ("Ten Thousand Angels," 詞: Ray Overholt, 1959)。

耶穌 "像羊羔被牽到宰殺之地" (以賽亞書 53:7), 情願地走上了十架,為了償還我們的罪孽,並將我們從神的審判懲罰內解救出來。

但今晚我們宣道的重點是馬勒古,那位大祭司的僕人 —— 那位彼得用劍削掉耳朵的人 —— 那位耶穌上十架前所醫治的最後一人。他是否一個很重要的人物呢?不是。對基督教來說,他並非一位重要人物。然而,全部四福音都記載了他的事情,而且在約翰福音中還記下了他的名字,並於福音另一處再次提到了他,說 "有大祭司的一個僕人,是彼得削掉耳朵…的" (約翰福音 18:26)。

他在四福音內五次被提起。但這便是聖經內有關他的全部事情了。之後我們再沒有讀到其他有關他的事情 —— 僅有彼得削掉了他的耳朵,還有耶穌治好他的耳朵 —— 其他什麼都沒提到!更進一步,在古歷史傳統中也沒有提到任何有關他的事情。雖然我並不特別注重古代傳統,但如果他後來成為一位基督徒,我們可以猜測,他至少在歷史上或傳統中必然被人提到一次。至少教會先父之一、或由西彼斯(Eusebius)、或其他某人,至少會順便提到他一次。但我們什麼都找不到 —— 聖經內沒有,傳統歷史上也沒有任何有關他的史實。他是耶穌走上十架前治愈的最後一人,但我們卻再沒有聽到有關他的事情!這告訴我們什麼呢?我看原因很簡單。他後來從未獲得轉變。他一直未成為基督徒。我看那是很明顯的結論。

為什麼他得到醫治被記在經卷上呢?我相信希伯來文與希臘文的經卷內,每一詞句都是神所默示的 —— 我相信經卷內所寫下的每一詞句都有其理由。使徒保羅如此說,

"聖經都是神所默示的,於教訓、督責、使人歸正、教導人學義,都是有益的" (提摩太後書 3:16)。

如果相信提摩太後書3:16為真實的,我們從馬勒古獲得醫治中,可以學到什麼 "有益" 的教訓呢?難道答案不是很清楚嗎?凌斯基博士說, "這一奇蹟 [在馬勒古心中] 留下了何種印象呢?我們什麼都看不到" (ibid., p. 1083; 對路加福音22:51的注解)。我確信那便是答案。我們從馬勒古獲得醫治上可以學到 —— 耶穌能夠在一人身上作出一樣奇蹟,卻在精神上對他生活毫無任何影響。一個人可以感受到肉身上的奇蹟,卻仍舊迷途不悟 —— 仍未獲得轉變 —— 再也未曾得救。難道那不正是我們從馬勒古身上學到的教訓嗎?如那不是我們能夠學到的教訓,我確實猜不到聖靈將此奇蹟記在聖經內的用意了!神可以在你身上行出奇蹟,而你卻未曾得救。此乃一側極為重要的教訓,尤其在如今這如此重視醫治與奇蹟的時代中。

在宣道結束前,請允許我講一個故事。此乃一側真人真事, 毫無夸張修飾。我不過照事情發生的實況,把事情講給大家聽而已。

一天很晚的時候,有人打電話給我。我從小認識的一位朋友病危了。其實, 我聽說醫生認為他僅能再活一小時左右。他們求我去為他禱告康復。那天剛好暴雨連天,他所在的醫院又離我很遠。因此我請了教會的執事之一凱根博士與我一同前往。我們倆最終去到那間醫院。他家人告訴我們,醫生已把他完全放棄,死期會隨時來臨。凱根博士和我一同走進病房。我把手放在他身上,求神能治好他,僅此而已。然後我們便開車回家了,內心認為他絕不會度過那晚。第二天,我很驚奇地聽說,他通宵無恙。更使我驚奇的是,幾天後他病況已穩定下來,甚至出了院。他家人將此看為一件異事;醫生說此乃一樁奇蹟;那人本人也說這是不可思議的奇蹟。我本人也認為這確是奇蹟。

令他幾乎喪命的原因是他酗酒成性,肝功能失調。但神不知為何醫治了他, 所以,我很出奇地聽說,他出院後幾周後又抱起了瓶子喝酒了。

不出意外,在幾個月之內,我又在午夜時分聽到了電話鈴聲。他們告訴我他又不行了。這次,醫生認為他根本沒有任何恢復的可能。但他家人仍舊求我前往造訪。又一次,凱根博士和我一同長途跋涉去到醫院。當我們走進病房時,他幾乎說不出話了。但他輕聲對我說,如果神這次治好他,他定要來我們教會 "得救"。再一次,我為他置手禱告。又一次,奇蹟發生了。醫生驚詫不已!很快,他又出院了。幾周後,他持守了他諾言的一半。一個星期天早上,他和他夫人走進我們教會,在前排坐下聽我宣道。但整個宣道過程中他從未抬頭看我一眼,雙眼一直緊盯地板。禮拜結束時,我要求在場希望與我討論得救之事的人舉起手來。他沒有舉手。我私下在禮拜後找到他,請求他信靠耶穌。他說, "我要再思考一下"。

長話短說,他一回頭又抱起了酒瓶,幾個月之後便因此喪了命。他們來電話請我主持他的葬禮,我同意了。但我無法賜給他家人任何安慰的言語。我僅能宣講一側簡單的福音道文,然後便作了閉會禱告。我終生無法忘記他的面孔。他從小便是我的朋友,兩次奇蹟般地被治愈,但卻從未懺悔己罪,一直未曾得救,至死抗拒了基督。

我要講的是什麼呢?這篇宣道要點很簡單 —— 你可以親身經歷一樁奇蹟,但卻能未獲轉變。那便是聖經內馬勒古的狀況,那也是我可憐、失喪之朋友的情形。他愛酒瓶愛到如此的地步,至死不願信靠耶穌。馬勒古到底愛的是什麼,使他無法信靠奇蹟般醫治他的救主呢?我們無法猜測。聖經在此是沉默的。但我們可以確定,馬勒古的生活中肯定有一樣他不願放棄的事情 —— 結果他為此失去了自己的靈魂。耶穌說:

"人若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人還能拿甚麼換生命呢?" (馬太福音16:26)。

(朋友),到底是什麼阻止你來信靠耶穌呢?他死在十架上來償還你的罪孽;祂灑下祂的寶血來清洗你的邪惡;祂從死中復活,為賜你得生命。到底是什麼妨礙你來投靠祂,從而去承受這一切益處呢?我求你離棄你的罪孽,直截了當地來信靠祂,因為耶穌說過,

"到我這裡來的我總不丟棄他" (約翰福音6:37)。

最大的奇蹟便是你靈魂的拯救。當神吸引你走向耶穌,最終使你信靠祂時, 那世上最大的奇蹟便在你心中發生了!那時, 你便靠祂的慈悲與恩典獲得了重生!

把繁星布滿天空需要一奇蹟,
   要把世界懸空而掛需一奇蹟;
當祂救我靈魂,清洗、令我完全,
   所需的則是愛與恩典之奇蹟! ——《需一奇蹟》
("It Took a Miracle" by John W. Peterson, 1921-2006)。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上網讀海博士講的道﹕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連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路加福音 15:16-2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需一奇蹟》
(“It Took a Miracle,” 詞: John W. Peterson, 1921-2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