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0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其中包括許多信奉穆斯林教和印度教的民族在內。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古利奈人西門

SIMON OF CYRENE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主日,二○一○年二月二十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February 21, 2010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 — 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 — 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他們就勉強他同去,好背著耶穌的十字架" (馬可福音 15:21)。


約翰告訴我們說,耶穌 "背著自己的十字架" (約翰福音 19:17) 離開彼拉多的庭院,走向釘十架的刑場。在此,我們很感激約翰把這細節記載下來。其他的三福音都說,是古利奈人西門背著十架。但約翰記載說,起初背十架的是耶穌。

這時,耶穌已非常虛弱。祂通宵未合眼, 自從前一晚逾越節的最後晚餐後, 一點飲食都未曾入口。祂曾在客西馬尼園內的黑暗裡、在人類罪孽的重擔下、在祂受苦悶的時刻中、掙扎地做過禱告, 其汗水如大血點一般落在地上 (路加22:44)。祂在園內遭到逮捕, 又被拖到大祭司那里, 被世人唾棄, 遭人拳打腳踢 (馬太26:67)。祂還曾被拖到羅馬巡撫彼拉多面前、之後又來到希律王那里、再被拖回彼拉多面前。祂承受了彼拉多羅馬鞭刑的毒打,在士兵殘忍的皮鞭下,祂後背打成了血肉模糊的皮肉絲條。士兵還用荊棘編織的冠冕,強壓在祂額頭上。那一定帶來了極度的痛苦與折磨。然後,士兵繼續對祂的臉面吐唾沫,還用枝桿擊打祂的頭 (馬太福音27:30)。在容忍了如此殘忍的刑罰之後, 耶穌變得筋疲力竭, 這是不足為奇的。我們沒有一人能夠充分理解祂的愛,這愛心促使祂為我們忍受了如此難言的痛苦!

天主教告訴我們,在走向釘十架刑場的路上,耶穌曾跌倒了三次。可能祂曾跌倒過,但聖經內對此沒有任何記載。無論祂昏倒了一次、兩次、或三次, 聖經一句話都沒說。經卷內也沒有說,士兵為何勉強西門去背十架。我們對此只能猜測,可能性最大的是因為耶穌過於虛弱,無法繼續拖帶十字架了—— 因我們知道, 這些殘忍的士兵如此作,絕不是出於他們對血淋淋救主的慈善或同情。在祂軟弱與臨死的狀態下,耶穌似乎完全無法繼續擔當他的十架了。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 —— 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 — 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他們就勉強他同去, 好背著耶穌的十字架" (馬可福音15:21)。

今早我們去思考一下那位替耶穌背十架的西門,對我們一定是有益的。

I. 第一,西門在神的安排下遇到了基督。

經文告訴我們,西門是古利奈人。也就是說,他來自北非利比亞的一座主要城市古利奈。那兒有很大一群猶太人居住。他們住在那里已如此之久,并與本地轉信猶太教的外邦人相互通婚,我們完全可以想象,西門是一位膚色很深的非洲猶太人。司布真認為他是一位黑人,我看他沒錯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vol. XXVII, p. 562)。他無疑辛勤積攢了這筆錢,長途跋涉地來到耶路撒冷,為要在聖廟中隆重地慶祝這年的逾越節。經文中告訴我們說, 他"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他們就勉強他同去…" (馬可福音 15:21)。

當西門進入耶路撒冷時,他 "經過" 了那些士兵與拖著沉重十架、體力衰竭的耶穌。西門如此遇見基督,看起來似乎是 "偶然" 的。麥基博士 (Dr. McGee) 說﹕"西門從北非的古利奈來…為在耶路撒冷參加逾越節。表面上看來,他似乎偶然從人群內被選中來協助抬十字架" (J. Vernon McGee, Th.D.,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vol. IV, p. 231; 對馬可福音15:21的注解)。但表面上 "看來" 似乎偶然的事,實際上卻是神的旨意!

"人心籌算自己的道路, 惟耶和華指引他的腳步" (箴 16:9)。

"神意" 的意思是,我們生活中的事件都把握在神的手中。正如莎士比亞在哈姆雷特與赫瑞修說話時所講的。他如此說:

无论我们怎样去筹划,
結局總由神意在安排。
   (哈姆萊特,第五場,第二景,第10-11行)。

西門打算進城, "經過" 那裡的士兵與跟著穌看十架熱鬧的暴徒。他根本不知道,他的腳步正跟隨著神意的引導!神引導他來到那裡,在恰當的時刻來背負耶穌的十字架。

我想起葛利費斯先生,他剛才為我們唱過 "神的作為神奇" 一歌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在葛先生的一生中,神的作為確實神奇。他和一位朋友一同騎摩托車來到這間教會。那朋友說, "我們一起去那裡找些麻煩"。當我開始宣道時,他的朋友逃走了,但葛先生卻呆下來、獲得了轉變!我每次宣道前他都來唱詩,轉眼已經三十年了。葛利費斯先生正是靠神意進入我們教會的!

同時,你今早來到我們身邊也是神意的引導。有人找到你、接著他們邀請你來作客。今天你來了!可能在三十年後,你也會與葛先生與古利奈人西門一道說: "神的作為神秘,行出奇蹟重重"。在那時刻,西門仍未曾認識到,他與基督的相遇,將會改變他一生的方向。可能你今早來到我們身邊,所聽到的福音也會改變你一生的方向!我們多麼渴望、並祈求這確實會發生!

II. 第二,西門被迫去背基督的十架。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 —— 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 — 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 他們就勉強他同去,好背著耶穌的十字架" (馬可福音 15:21)。

那些羅馬士兵 "勉強" 西門去抬基督的十架。希臘文中的 "勉強" 一詞帶有很強的口吻。那是一個軍事用語,含有是拉壯丁、徵募的意思。也就是說,西門在兵丁的強迫下才背負了十字架。當時他並非基督的門徒,在羅馬兵強迫下才背負起十架;他們把十字架 "強加在" 他的肩頭。他可能嘗試過逃避,但沒有成功。他在被迫中才背負了救主的十字架。

正是在這個時刻, 西門才頭一次看向了耶穌。他一直在與士兵們拉拉扯扯。當他意識到自己擺脫不了這份責任時,他背起了十字架。他在救主臉上看到了什麼?我僅能如此猜測到,他一定看到了祂極深的愛。他一定聽說過耶穌所辦成的各樣美妙事情 —— 各種奇蹟、令死人復活、喂飽饑餓的人、治愈需要醫治的人。但這時,他一定在基督臉上看到了神的愛。

救主這時走在他前面,西門跟隨在後面,抬著十字架。他現已無可奈何的接受了命運。他在想, "好吧,我來幫祂把十架拖上山頂,但那便是我願忍受的極點了!一到山頂,我便會溜之大吉"。這雖是我的猜測,但應是他很可能有的念頭。

當他們到達了各各他的山頂,他把十架放下時,他向後退了幾步,站在兵丁與狂號的暴徒前面。他觀看著士兵把釘子刺入基督的雙手與雙足。又看他們將十字架立起來。他嘗試著想離開現場,再次作路人"經過那地方", 但卻辦不到。他的雙眼盯著耶穌,盯著十架上臨死前全身被血滲透的神的兒子。他聽見耶穌如此說, "父阿,赦免他們" (路加福音 23:34)。他想到, "這是怎樣一個人,如此為釘他上十架的人來祈求,要神赦免他們"?西門這時一定熱淚盈眶,那由心的淚水沖開了他破碎的心靈 —— 他被基督對那些折磨祂的敵人的愛心打動了。他這時無疑能夠與約翰.牛頓一同說出,

我見一位挂十架,
   浴血忍受著磨難;
祂痛苦的雙眼緊盯著
   立在十架下的我。

的確,我至死無法遺忘
   祂那苦悶的眼神,
似乎無言在控告,
   祂死責任在於我。

我心知罪而羞愧,
   令我陷入絕望;
我罪刺穿祂手足,
   使祂血灑十字架。

祂再次看了我一眼,說,
   "一切我都已赦免;
灑下我血來贖你,
   我死為你得永生。"
("I Saw One Hanging on a Tree,"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
     調用: "O Set Ye Open Unto Me")。

西門 "被迫" 馬上背起基督的十架,可能是一件好事。我時常觀察到,那些最優秀的基督徒,時常是一些起初便將基督的軛擔負在自己肩頭的人 —— 他們似乎(如古老新教徒與浸信教徒所講的)被 "無法抗拒之恩典 (irresistible grace)" "逼" 入了救恩。耶穌說,

"凡勞苦擔重擔的人可以到我這裡來,我就使你們得安息…你們當負我的軛,學我的樣式…因為我的軛是容易的,我的擔子是輕省的" (馬太福音 11:28-30)。

最偉大的信徒時常是那些內心帶有最沉重的認罪感的人 —— 這樣,當他們投靠了耶穌之後,他們感到祂的軛非常容易、祂的擔子極為輕省!那些如馬丁.路德、約翰.班揚、約翰.衛司理、喬治.惠特菲爾德、C. H. 司布真等人,都在獲得耶穌原諒時感到如此的釋放,以至祂的擔子顯得很輕松。他們全身心地投入了為基督的侍奉中,終生都未曾放棄!

在我們教會中,我也屢次見到如此事例。看向一幅為我們教會奠基的39位成員之照片時, 我意識到, 他們大部分人一入教會, 便馬上開始投入各樣教會活動。他們無需在請求下才外出傳福音、或參加禱告會。他們似乎被神本人"逼入" 了教會中的各樣工作。比如陳醫生,他馬上出去把幾位同學帶入了教會 —— 把Sanders夫人、Judith Cagan醫生、以及楊Winnie Chan帶入了教會。海夫人轉變後即刻成為打電話侍奉的主幹。今年是她第三十年打電話侍奉的紀念日,她每周如此,從未間斷過。還有葛利費斯先生、宋先生、Mencia先生、Salazar夫人等,他們都即刻投入了教會的工作中。在我望著相片中的39張面孔時,我意識到,我根本無需與他們斗嘴費舌、或像求爺爺告奶奶一般地請他們參加聚會、或作福音工作。他們馬上把基督的軛負在自己的肩頭!他們很快發現,祂的軛是容易的,祂的擔子是輕省的!他們毫無怨言地聽從了耶穌,跟隨著祂的召喚,

"若有人要跟從我,就當捨己、背起他的十字架來跟從我"
      (馬太福音 16:24)。

但我還發現,那些在我們極力請求下,才每周星期日早上來參加一次禮拜的人,極少成為優秀堅強的基督徒。他們通常在節假日中離開教會, 或者在經過一段時間以後便退出了教會, 或者他們 "被今生的思慮、錢財、宴樂擠住了" (路加福音8:14)。但古利奈人西門卻與他們不同。我們的經文很強地暗示著,西門成為一個真正的基督徒。他起初被迫去背基督的十架,但過後卻情願地擔待了此十架。

III. 第三,西門成為基督徒。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 — 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 — 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他們就勉強他同去,好背著耶穌的十字架" (馬可福音 15:21)。

我很高興馬可在聖靈引導下記載了西門倆兒子的名字 —— 因在聽到他們的名字時,我們知曉了他們父親的轉變,不然我們可能對此一無所知。凌斯基博士如此說,

      馬可記下了他倆兒子的名字。許多人同意,他們在後來的教會中執掌了重要的職位。由此我們得到這結論,與耶穌的奇遇導致了西門的轉變,進而使他倆兒子在教會中知名 (R. C. H. Lenski, D.D., The Interpretation of St. Matthew's Gospel, Augsburg Publishing House, 1961 reprint, p. 1105; 對馬太福音27:32的注解)。

朗博士(Dr. Lange) 說,西門的兩個兒子亞力山大和魯孚,

…一定是那時教會中的知名人士,如此證實了馬可的記載與回憶是何等切身、逼真,何等具有獨創性…他們在羅馬地方教會內為眾人所知是很自然的 (John Peter Lange, D.D., Commentary on the Holy Scriptures —— Mark,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n.d., p. 151; 對馬可福音15:21的注解)。

艾利考特博士 (Dr. Ellicott) 繼續說,

      聖保羅談起魯孚的母親猶如自己的母親 —— 就是說因她在物質上的母愛和關切而使多人感到親如一家 —— 所以,我們由此相信,古利奈人西門的夫人…一定成為聖保羅相識的內圈人物之一。我們由此看到,路加在使徒行傳11:20中談起安提阿教會的成立時,為何特別提到了這些 "古利奈人" (Charles John Ellicott, D.D., Ellicott's Commen¬tary on the Whole Bibl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54 edition, volume 6, p. 231; 對馬可15:21的注解)。

我感到,我還必須加入司布真 (C. H. Spurgeon) 在這方面的看法。

      我們得知〔西門〕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馬可一定認識他兩位兒子,不然便不會有意提到他們的名字;他們一定是各教會很熟悉的人物,不然他便不會如此去描述他們的父親。幫助耶穌抬十架的正是他們的父親。保羅在羅馬書最後一章內所提到的魯孚很有可能正是這位魯孚,因為馬可當時與保羅同住,借此認識了魯孚與西門。使徒保羅寫道, "問在主蒙揀選的魯孚和他母親安;他的母親就是我的母親。"〔魯孚的〕媽媽是這樣慈祥可親,她不僅是魯孚的母親,甚至也成了保羅的母親…看起來〔西門〕與他的夫人和兩個兒子,都在西門擔待了十架後,信主獲得了轉變…人若因其兒子而知名,是多大的福分啊!親愛的基督徒朋友們,那些兒子像亞力山大與魯孚的人,望你祈求能因他們而知名,並因他們而自豪 (C. H. Spurgeon, "The Great Cross-Bearer and his Followers,"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3 reprint, volume XXVIII, pp. 562-563)。

這篇道文非同尋常,在準備時我費了兩天的心思,而且我又患病不適。聖經內有關古利奈人西門的資料極為稀少,但在四福音中有三篇指名道姓地提到了他的名字 —— 而且經卷還提供了有關他兒子與夫人的信息。在我對此研究了許多鐘頭之後,我確認,西門這人一定在早期教會中成為一個重要人物。願你跟隨他的榜樣 —— 成為像西門那樣的一位基督徒。在神意的引導下,他被迫抬起了基督的十架;但後來,在獲得了轉變後,他很情願地背起了十架 —— 不僅自己得到了轉變,還促使自己的夫人與兩個兒子得到了轉變。

我祈求你能夠悔過,並來投靠基督。無論代價多大,你仍願背起祂的十架來跟隨祂。如你能如此去作,你的一生與前途將永遠獲得改變,並進而改變你所接觸到的其他人的生命。

來投靠耶穌吧!在祂的寶血內洗淨自己!進入這地方教會,為祂生活!願神賜福你!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上網讀海博士講的道﹕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連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馬可福音 15:16-24。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神的作為神秘》/《我見一位掛十架》
("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
"I Saw One Hanging on a Tree,"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


宣道 / 證道提綱

古利奈人西門

海羅伯博士(Dr. R. L. Hymers, Jr.)著

"有一個古利奈人西門 — 就是亞力山大和魯孚的父親 — 從鄉下來,經過那地方。他們就勉強他同去,好背著耶穌的十字架" (馬可福音 15:21)。

(約翰福音 19:17; 路加福音 22:44; 馬太福音 26:67; 27:30)

I.   第一,西門在神的安排下遇到了基督,箴言16:9。

II.   第二,西門被迫去背基督的十架,路加福音 23:34;
馬太福音 11:28-30; 16:24; 路加福音 8:14。

III. 第三,西門成為基督徒,馬可福音 15: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