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的見證

MY TESTIMONY
海羅伯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主日,二○○九年十二月六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December 6, 2009

"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馬太福音27:4)。


那是我所背誦下來的第一句經文 (馬太福音 27:4)。如果背誦那節經文聽起來很奇怪,尤其是作為我背誦的第一節經文,我請大家用心來聽一下我的見證,你便會看到神是如何在我一生中發揮了這節經文功用。

我并非在一個基督教家庭內長大的。我父母從未去過教會。他們從沒為我讀過聖經,我也從未聽他們祈禱過。我當時學到的唯一禱告,便是從我舅舅那里學的主禱文。我時常誦讀主禱文,但我僅是把它當作某種咒語一般來念。每次我有麻煩、或害怕時,我都會念主禱文。但我完全不認識耶穌基督,而且我對神所具有的任何一點點了解,都不過是某種迷信而已。

在我十三歲的時候,鄰居帶著我和他們的兒子一同去參加一間浸信會的禮拜。那是我第一次去浸信會。那次禮拜給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但我卻根本想不起來那天牧師所講的是什麼內容。我僅記得他說話聲音很大,且雙手不住地揮舞。他穿一件灰色西裝,系一條鮮綠色領帶。當他揚聲宣道時,領帶搖來擺去。那便是我第一次聽浸信會牧師宣道所留下的印象了。宣完道之後,他邀請人們沿走道走到講壇前去。會眾起立,開始唱聖詩。坐我身邊的朋友、鄰居的兒子、站起來離開座位走到前面去了。我心想, "那一定是應做的事情"。因此,我也跟著他走上去了。牧師告訴我們,過幾天再回來受洗。那便是他所講的一切了。那是一間 "決志主義" 的教會,因此,沒有一個人跟我們交談,問我們為什麼走到前面去。幾天後,我和朋友一同回到那間教會。他們給我們穿上雪白的長袍,這樣,我們倆和其他幾位年輕人一同受了洗。那便是我成為浸信教教徒的原因!但我并不是一位信徒,仍未得到轉變。我仍然不認識耶穌基督。我知道的唯一事情便是,每次念 "主禱文" 都能帶來 "神奇" 的幫助。

我一直不斷地每星期跟鄰居去作禮拜。他們非常友好,我幾乎每天都過去他們家看電視。我十三歲的時候,電視才上市不久。我們都會坐在一個九吋大的熒光屏前,幾乎每天看些黑白電視節目。而且每周日的早上,我都會跟他們一同去教會作禮拜。我一點不記得他們的主日學所教的內容,我也不記得宣道時所講的內容。在我的印象中,牧師談到了許多有關天國的事情,但卻不記得其詳細的內容。一切宣道的內容,在我心目中都模模糊糊地混為一團了。

但在我十五歲的時候,教會決定在復活節期間排演一出有關基督釘十架的話劇。不知如何,我被安排扮演猶大的角色,就是那為三十塊錢出賣基督的門徒, 最終導致基督的被捕、以及在十架上的喪生。正在那期間,我才第一次記住了聖經內的一節經文。

我扮演猶大,得到了三十塊錢,要帶領士兵到耶穌禱告的地方去逮捕祂。他們抓住耶穌之後,便打祂的臉、虐待祂。作為猶大,我回到了用錢買下我出賣耶穌的祭司那裡,把錢仍在聖廟的地上,並高聲喊著說,

"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馬太福音 27:4)。

然後我跑下後台,如猶大那樣上弔自殺了。

如此,我一連三年扮演猶大的角色。作為臺詞背誦下來的馬太福音27:4 深深地銘刻在我的心頭,

"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馬太福音 27:4)。

那便是我背誦下來的第一句經文,字字都深深地嵌入我的心頭。在我心中,我似乎就是猶大 — 背叛了耶穌,因我的罪孽而釘死了耶穌。

我對自己的罪孽是如此敏感,很想去做些什麼來擺脫此重擔。在我十七歲那年的復活節星期天早上,牧師問在座的是否有人希望將一生獻出來傳道;如果願意地話,請這些人走到前面,站在講壇前。在那之前,我從未想過當傳道士。但這時我思念到, "這正是我需要做的事情"。於是我離開了座位走上前去。禮拜之後,許多人上來與我握手,祝賀我的 "決志"。

我認為神確實在那天早上呼召我去傳道。從五十一年前的那天開始,我一直未曾懷疑過神希望我成為一名傳道士。但我當時並非一個基督徒;我仍未獲得轉變;我仍舊不認識耶穌基督;我對寶血能清洗罪孽一無所知。如此,我不過變成了一名迷途的浸信會傳道士而已。他們頒發了一份宣道執照給我,這執照如今仍然瓖在一個鏡框內,掛在教會我的辦公室牆上。但我那時仍舊沒有得到重生。我背誦了福音,但我仍未獲得轉變。我不過成為一名失喪的年青浸信會宣道士(preacher boy)而已,想通過行善來掙得自己的救恩。猶大在馬太福音27:4內所說的話,使我開始因罪自責,但我成為浸信會宣道士之後並沒有獲得釋放。這些詞句仍在深深刺痛我的心靈﹕

"我賣了無辜之人的血,是有罪了" (馬太福音27:4)。

幾年一轉眼過去了。這時,我讀到了有關戴德生(James Hudson Taylor)的事情,他是一位在中國傳播福音的先驅。我又想到, "這正是我應做的事情; 我需要成為一個向華人傳道的牧師"。我以為那會幫我成為一個基督徒,並帶走我內心的罪惡感。如此,我加入了一間華人浸信會。第二年秋季,我進了Biola聖經學院 (現已成為一所大學) 就讀,為出國傳教作準備。正是在那間學院內,我聽到了伍德布裡奇博士(Dr. Charles J. Woodbridge)的宣道,整整一周在學校的會堂內每日宣道。伍德布裡奇博士出生在中國,是一位傳教士的兒子。那使我極為專心地去聽他宣道。另外,他宣道的方式非常有趣,而且極為注重以聖經為宣講的核心。他把彼得後書從頭講到尾。當他講到彼得後書2:1時,他強烈地譴責了那些 "連買他們的主他們也不承認" 的 "假先知"。他把基督在十架上的贖罪工作講得清晰明了,解明了基督如何替我們死在了十架上,來償還我們的罪債。一兩天後,他繼續按彼得後書第二和第三章宣道,指責了末世中 "好譏誚的人", 指明他們將譏笑聖經,否認基督的第二次回歸。他繼續講到了未來的審判,

"…那日天必大有響聲廢去,有形質的都要被烈火銷化,地和其上的物都要燒盡了" (彼得後書 3:10)。

然後他講到了第十三節,談到下列這節經句,

"但我們 照他的應許,盼望新天新地" (彼得後書 3:13)。

他說, "那些在世上的迷途之人毫無任何盼望!不過在等待死亡!「但我們」寄希望於基督身上!「但我們」認識基督,獲得了祂的拯救!「但我們」在基督那裡獲得了救恩與盼望!" 這些詞句如刀似箭地刺穿了我的心靈。自身的善良與虔誠都變得一文不置。就在那時刻,我靠信念投向了基督。我的罪孽消失了,被祂的寶血洗淨了。我獲得了轉變。那時我知道,如今我也非常清楚。

自我因信看見此泉,
   由主傷口淌涌;
我心贊美主愛完全,
   一生必要傳揚。
一生必要傳揚,一生必要傳揚;
我心贊美主愛完全,一生必要傳揚。
   ("There Is a Fountain,"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你可以不斷參加禮拜卻完全不了解基督教,我從親身體驗中知道這是何種滋味。那便是我十三歲時來教會的狀況;我知道你是如何的迷惑,不知道如何做一個真正的基督徒;我也知道身背罪孽的重擔,卻不知如何擺脫掉的體驗;但我也知道信靠耶穌得到轉變的經歷。我知道,耶穌拯救了我,是為了使我在地方教會的團契裡終生去侍奉祂。

自從鄰居帶我第一次去浸信會,至今已五十五年了。 當我回顧那五十年的路程,我更加確信,人生內最重要的事情便是 — 耶穌基督與其地方教會。僅有基督能從罪惡感與畏懼中釋放我們;僅有地方教會能提供穩定、友誼、力量與紀律,使你能夠面臨這仇視與頹廢的世界。僅有基督與其教會能賜給我們生活的意義,不然,人生將會是完全空虛與絕望的。

如果我僅有一篇道文去宣揚,我便會毫不猶豫地告誡你:千萬確定你已認識耶穌基督,并在地方教會中度過你的一生。約翰•加文(John Calvin)說, "把神作為父親的,便會把教會作為母親"。任何一位讀經的人,怎能不同意他這句話呢?

這些便是在人生終結時最為重要的事情。最終,這些才是唯一有意義的事情了!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 (提摩太前書 1:15)。

"他被挂在木頭上,親身擔當了我們的罪" (彼得前書 2:24)。

"主耶穌和他們說完了話,就被接到天上,坐在神的右邊"
       (馬可福音 16:19)。

"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 (使徒行傳 16:31)。

"主將得救的人天天加給他們" (使徒行傳 2:47)。

"信而受洗的必然得救; 不信的必被定罪" (馬可福音 16:16)。

愿神賜給你恩典來投靠耶穌,去信賴祂。愿神使你轉向基督。愿你能接受洗禮,進入地方教會的團契中。最終,這些才是唯一具有價值的東西!

恩典的源泉在何等地流淌,
   出自十架上人類救主之身!
為贖我們祂不惜一腔寶血,
   以其恩典遮蓋人全部罪孽。
("Oh, What a Fountain!" 詞:Dr. John R. Rice, 1895-1980).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海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馬太福音 27:27-36。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Oh, What a Fountain!" (詞: Dr. John R. Rice, 1895-19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