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一具新骨架能證實達爾文《人類演變》的理論嗎?

(論創世記的宣道,第#59講)

DOES A NEW SKELETON PROVE
DARWIN’S “DESCENT OF MAN”?
(SERMON #59 ON THE BOOK OF GENESIS)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主日,二○○九年十月十一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October 11, 2009

"神就…造人" (創世記 1:27)。


他們又來了!許多年來,他們一直在向我們展現《人類遺傳與發展》的圖解,描述著人類如何從猿猴一類的動物,逐步演化 — 最後變為如今的人類。


達爾文1871年版《人類遺傳與發展》中的插圖。
An illustration from Darwin's
"The Descent of Man" (1871)。


現代版達爾文《人類遺傳與發展》中的插圖。
A modern depiction of Darwin's
"Descent of Man."

如今他們告訴我們,這插圖弄錯了!最近在埃塞俄比亞沙漠中發現了一副新的骨架化石。按《洛杉磯時報》所說,這具骨架 "急劇地推翻了廣為世人所持有的人類進化理論,更改了人們對人類如何開始直立行走的看法" (Los Angeles Times, October 2, 2009, p. A1)。這一新發現包括一具 "幾乎完整的人類祖先的骨架[化石]…此發現清楚地顯明,與現今大眾所共持的概念相反 [因他們灌輸我們去持有此概念], 我們的遠祖與大猩猩或其他大型靈長目動物看上去完全不同。研究證明, 人類與靈長目的共同祖先…乃是某種極原始的動物, 它與其兩組後裔看上去都截然不同 (ibid.)。"研究顯明,我們的祖先是在叢林中學會走路的,而並非在草原上學會走路的,如從前一代學者所[猜測]的那樣 (ibid., pp. A1, A18)。

這條《洛杉磯時報》報導還說, "人類祖先的化石…經常是破碎不齊的" (ibid., p. A18)。耶魯大學的人文化石考古學家安德烈•休耳(Andrew Hill) 說, "找到一具基本完整的骨架[化石]是極為稀少的。在人類整個進化過程中…現僅能找到三四具" (ibid.)。肯特州立大學的歐文•洛夫宙(C. Owen Lovejoy of Kent State University) 說, "那用于解釋人類直立行走的草原理論,將被完全棄於窗外…並且我們從大猩猩一類的動物演變而來的理論也會被棄於窗外"。換句話說,我們所學到的一切有關人類進化的理論,都要統統拋入垃圾堆!洛夫宙說,這副骨架 "把進化論學說翻了個腳朝天"。洛夫宙對這 "[具化石]如何解釋人類舉止" 的看法,在耶魯大學的安德烈•休耳來看,是 "徹頭徹尾的胡扯(patent nonsense)" (ibid., p. A18)。

在我來看,這整個進化論學說都是 "徹頭徹尾的胡扯"。大部分人沒有認識到, 我們在教科書都曾見過的《人類演變》中圖示的 "證據" 是多麼脆弱貧乏。如耶魯大學的安德烈•休耳所說, "現僅能找到三四具[骨架]"(Times, p. A18)。細想一下,整個人類進化的理論,僅基于三四具骨架子!《人類演變》的圖示可壽終正寢也! 我真想脫離上下文來引用休耳博士說,這些圖片完全是 "徹頭徹尾的胡扯"!

達爾文 "人類演變" 的看法,問題在於其 "證據" 之脆弱貧乏 — 這裡一只牙, 那裡一條腿骨;正如耶魯大學的休耳博士所講的, "現總共僅有三四具[骨架] 來追尋整個人類的進化史" (Los Angeles Times, ibid., p. A18)。他為什麼說 "僅有三四具" 呢? 如果有四具,他會說有四具骨架的!這意味著,其中一具骨架是殘缺不全的。也就是說,隨著這具 "新" 骨架的發現,他們手中僅有四具或多或少完整的骨架。那便是他們手中全部《人類演變》理論的依據了 — 不過三四具骨架而已!這 "證據" 在我來看是太脆弱了;對如此廣為大眾所接受的理論來說,如此 "物證" 確實過于貧乏浮淺了!

因此,人類進化理論的全部依據,完全在於這 "僅有的三四具" 殘缺不全的骨架上。我們怎能知道,這幾具骨架不屬于一些滅種的猿猴呢?我們怎能確信這是否與人類有任何關聯呢?我看這純屬某人的猜測而已!或者說,即使那骨架與人類有某種聯係,我們怎能知道這不是 "三四個" 矮人的骨架呢?那具新發現的骨架不過才 "四英尺多一點" (Los Angeles Times, ibid., p. A18)?這幾具骨架或屬於幾位殘廢的人、或他們因近親婚姻而體裁畸形、最終與群體隔絕也未可知。我曾見過在洛杉磯街頭行走,他們的體形長相確實與 "尼安得特猿人(Neanderthal Man)" 不相上下。我們怎能確知這幾具骨架不屬于如此一類人呢?我們無法可知!

當我六歲左右時,我父親帶我去好萊塢大道看 "聖誕老人游行"。他把我扛在肩頭,我才能看到那位 "聖誕老人" 的花車經過。當父親把我放下來時,有一位矮人,身材跟我一般高,他一路走一路在叫賣報紙,嘴裡還叼著一支粗大的雪茄煙。當我盯著他看時, 那矮子吐出一口雪茄煙, 然後對我說, "嘿, 小家伙!" 如果那位矮子的骨架幾千年後被人發現,這些 "科學家" 可能會稱他為人類演變過程中的環節之一。他們會稱他的骨架為 "Hollywoodicus Pithecus"— "好萊塢猿人"!你在笑, 但那不正是在 "內布拉斯加人" 事件中所發生的事情嗎?

"內布拉斯加人" 的科學證據何在?一位名叫亥柔•庫克(Harold Cook) 的人在內布拉斯加州找到一塊化石,結果整整一個史前人種因這化石便應運而生,並被命名為 "Hespero Pithecus Haroldcookii"— "Hespero" 的意思是西部;"Pithecus" 是猿人的意思; "Haroldcookii" 出於找到化石的人名。因此, "Hespero Pithecus Haroldcookii" 的含義便是亥柔•庫克所發現的西部猿人,俗稱為 "內布拉斯加人"。奎斯維爾博士(Dr. W. A. Criswell) 說,

在斯構普進化論審案 [Scope Trail, 1925] 中, 威廉•建寧•埔萊恩 (William Jennings Bryan, 聖經創世論的捍衛者) 面對著很大一群科學權威人物,其領頭的是芝加哥大學的紐曼教授 (professor H. H. Newman)。紐曼教授利用 "內布拉斯加人" 的所謂事實, 令埔萊恩先生措手不及。[教授宣稱說] "內布拉斯加人" 是一百萬年前[生活在美國] 的人種。埔萊恩先生 [認為] 此理論缺乏證據, 不應把這樣重要的、具有如此深遠意義的決策依據其上;埔萊恩請求有更多的時間來進一步搜集數據 (W. A. Criswell, Ph.D., "The Hoaxes of Anthropology," Messages From My Heart, REL Publications, 1994, p. 48)。

一份英國報紙記者來到美國,要采訪 "內布拉斯加人" 案情細節。他為《倫敦新聞畫報》(Illustrated London News) 寫了一篇報導。在那期畫報的封面上,刊載了 "內布拉斯加人" 的一對男女。為此審案進化論辯護的律師卡來暗死•呆肉 (Clarence Darrow) 曾玄燿性地舉起那份畫有 "內布拉斯加人" 男女的畫報宣稱說,根據這最新的 "科學發現" 來看,埔萊恩仍持守聖經的理論純屬愚昧。奎斯維爾博士說,

      那些專家們 [對埔萊恩]嗤之以鼻;他們嘲笑他、以他為笑柄。世間最有權威的科學家們都知道,內布拉斯加人生活在遠古的一百萬年以前 (Criswell, ibid., p. 48)。

但內布拉斯加人的全部證據僅僅是一只牙!但那已足夠說服這些科學家了!奎斯維爾博士說,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館長、哥倫比亞大學考古學教授威廉•葛萊谷瑞博士 (Dr. William K. Gregory) 將此稱為 "百萬元的金牙"。他把這只牙定為屬于一位如此遠古之人,一百萬年也要算是對他年紀的保守估計了。
      美國最知名的化石學家菲爾費特•奧斯本博士 (Dr. Fairfield Osborn)…於1927年4月27日在他對美國哲學會費城分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Society)的講演中,把 "Hespero Pithecus" 置于描述人類演化的體系樹最根基的底層。
      亥柔•庫克在內布拉斯加州發現的,到底是怎樣一顆牙呢?[要知道] 這牙令那些所謂科學家充滿了信心、並因這一 "科學" 發現對威廉•建寧•埔萊恩先生百般譏諷。
      在司構普審案 [結束幾年之後], 那只生物的全部骨架被人發現了。那顆牙屬于一條…現已絕種的豬…結果那是顆豬牙!正是這類人在譏笑威廉•建寧•埔萊恩先生!正是這種人,他們用一顆豬牙虛構出整整一類人…並用此牙把人類的年齡定為一百萬年!這是人類學史上的一大丑聞! (Criswell, ibid., p. 49)。

為尋找證實達爾文學說的證據,許多科學家不遺余力,甚至放棄了道德準則,以至諸如此類的騙局層出不窮。但我看這一切的癥結在於, 真正的 "科學方法" 要求人去收集資料證據,然後才從中汲取結論;然而達爾文的《人類演化》理論卻完全放棄了 "科學方法"。進化論者沒有先去收集證據、然後從中尋求結論;他們反而先確定了理論 — 然後在這許多年內,絕望地在到處尋找各樣證據來維持此理論!這便是為什麼在人類學領域內有如此眾多的騙局和丑聞 — 例如內布拉斯加人、爪哇猿人[結果是長臂猿骨架]、海德堡下顎骨[用巴黎塑料偽造]、還有皮爾當人[一個用銼刀加工過、又用碳酸鉀鉻酸鹽處理過的猿猴牙齒]。這些騙局的化石被收入舉世聞名的博物館內,並編入了世界各地學校的教科書內。我在高中課本中曾經讀過這類資料,以為都是真的!如今看起來,其中許多都是遮人眼目的煙霧屏障,為的是不讓世人了解,《人類演變》的理論不過是一場騙局而已。

如今,就在幾天以前, Ardipithecus Ramidus 被當作某種偉大的發現揭示給世人看,並被當作人類進化的某種憑證。肯特州立大學的歐文•洛夫宙博士宣稱說,這具新骨架將令 "我們重寫人類起源的教科書" (USA Today, October 2, 2009, p. 1A)。

且慢!查爾斯•達爾文發表《人類演變》時是1871年。他在 "科學" 界的追隨者已經有138年的時間來證實他的理論。但他們所能提供的全部證據不過是一系列的騙局而已; 正如耶魯大學的休爾博士所講的, "現有的 [確實]骨架化石僅有三四副" (Los Angeles Times, ibid., p. A18), 並且這些科學家們對這具 "新"骨架的含義仍處在不斷的爭議之中。耶魯大學的安德烈•休耳博士則稱肯特州立大學的歐文•洛夫宙博士對這具骨架的解釋為 "徹頭徹尾的胡扯" (Los Angeles Times, ibid.)。

正如我剛才所講的,我把《人類演變》這概念當作"徹頭徹尾的胡扯"!他們有138年的時間來證實這捏造的理論,但卻無法充分加以證實。這便是為什麼如今有這樣多的科學家正在質疑達爾文的概念。但他們作出如此質疑卻是要冒些風險的 — 他們可能會因此而被解雇。這已在班•司丹(Ben Stein) 的記錄片《驅逐: 理智不可容也》("Expelled: No Intelligence Allowed") 中被充分證實了。班•司丹感謝觀眾們令這出影片成為2008年首屈一指的記錄片。司丹的記錄片證明,學術界與達爾文的理論已如此緊密地勾搭在一起,以至於任何懷疑達爾文的學生會因此在其學業成績上遭受抱負;而質疑達爾文的教授則有失去其師資職位的危險。你可以 點擊這裡去閱讀《驅逐》的影評,或進而訂購此影片。

然而我們知道,你仍可在作基督徒的同時而完成你的大學學業。你只要閉口寡言,研習他們的謬論,然後在考試時把一切都還給他們便可以了。你完全無需信奉人類的進化理論!我從洛杉磯社區學院畢業,然後又讀完了加州州立大學洛杉磯分院, 之後還修完了兩所屬極端自由派的神學院, 卻根本沒有接受他們所傳的 "人類演化" 的學說;凱根博士從UCLA獲得了數學博士學位, 他也沒有接受他們那一套學說;我們教會內有許多人從世俗學院或大學中畢業,他們都不信演化論那一套;你也同樣能如此辦到!我們相信聖經在創世記1:27內所講的,

"神就…造人" (創世記 1:27)。

在我們教會中,我們相信人是神親手創造的。因此,我們拒絕接受仍未得到證實的達爾文《人類演變》(1871) 一類的科學幻想理論。科幻理論無法否決駁倒聖經!

奎斯維爾博士(Dr. Criswell) 如此指出說,

      我們主耶穌基督肯定了[創世記中記載]人的被造一說 (馬太福音 19:4-6)。[基督] 證實了創世記中神造萬物記載的默示性…全知的救主當然不會把傳說作歷史來接受吧。
      創世記中神所默示的人被造的過程, 也被聖保羅使徒所接受。他在聖靈引導下寫下了新約很大一部分。請參閱羅馬書5:14;再參哥林多前書15:21-22, 45, 47。[使徒保羅]把…創世記當作神所默示的史實 (W. A. Criswell, Ph.D., "Fact or Fable in Genesis," Why I Preach that the Bible is Literally True, Broadman Press, 1973 edition, pp. 129-130)。

奎斯維爾博士的書在我們書店內可以讀到。亨利•摩利斯博士(Dr. Henry M. Morris) 的出色著作《創世記實錄》(The Genesis Record), 以及他與惠特肯博士 (Dr. John C. Whitcomb) 合寫的《創世記洪水》(The Genesis Flood) 也可以在我們書店內得到。這些書籍能夠幫助你了解,為什麼我們相信,人是神本人親手直接創造的。

"神就…造人" (創世記 1:27)。

然而, 相信聖經內人被創的最強有力的動機, 應在於直接認識基督的渴望。當你來信靠基督時,你便獲得了重生、並靠祂在十架上所灑的寶血洗淨了自己的罪孽。當你獲得了重生時,神創世的真理對你來說便成為活生生的現實了。我祈求這會成為你的經歷。阿們。請同唱《你們必須重生》的副歌,

你們必須重生,
   你們必須重生;
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
   你們必須重生。
("Ye Must Be Born Again," 詞: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創世記 1:26-2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Ye Must Be Born Again," 詞: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