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復興與白巫術的對比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REVIVAL VS. WHITE MAGIC!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九年八月二十三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August 23, 2009

"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 (使徒行傳 8:18-19)。


說這話的人是一位名叫西門的巫術師。他曾是一位魔法師。說這句話時,他心裡仍舊帶有魔法師的念頭,

"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
       (使徒行傳8:19)。

西門已目睹過腓利如何宣揚基督, 並在撒瑪利亞爆發出來的大規模復興。

"腓利下撒瑪利亞城去,宣講基督。眾人…就同心合意的聽從他的話" (使徒行傳 8:5-6)。

此乃一場大規模的復興,神的聖靈在那時傾瀉到人間。

當巫術師西門目睹復興如此強大的威勢與能力,他便如此說,

"把這權柄也給我" (使徒行傳 8:19)。

結果他拿錢來給門徒,要購買這能力!這證明西門的頭腦仍是一位魔術師!

這便是一位魔術師面臨復興的反應,是一位巫術師的心態!在我看,現今這種心態比我們所願意承認的要普遍得多。投舍博士(Dr. A. W. Tozer) 曾說過, "魔術對人心的吸引是如此之強,以至基督教信仰極少有不受其騷擾的時候" (A. W. Tozer, "Magic No Part of the Christian Faith," in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 p. 87)。"把這權柄也給我" 的呼聲,常常在基督教社區內提起復興時掛在人們口頭,但恐怕他們這口號與巫術的關聯,比跟聖經內所提到的復興更為密切。我將通過如下三點來加以解釋。


1.  巫術的定義。

2.  巫術與復興之間的不同之處。

3.  為復興作禱告與巫術手段的不同之處。

I. 第一,巫術的定義。

昂戈博士(Dr. Merrill F. Unger) 在1948-1967年之間,在達拉斯神學理論學學院內任舊約解釋學的教授。在他寫的《聖經鬼魔學》(Biblical Demonology, Scripture Press, 1952) 一書內,昂戈博士如此對魔術下了定義,

(黑)巫術可被定義為: 通過法術來調動某些超自然生存物的能力,為帶來通常人類所無法辦成的結果 (ibid., p. 108)。

在他另一本書《現今世上的鬼魔》(Demons in the World Today, Tyndale House, 1983) 內,昂戈博士如此談到 "白"巫術說﹕

白巫術是帶著虔誠面紗的黑巫術。它借用神、基督、或聖靈的名義, 冠上聖經內的各樣詞句和術語, 但其手段和法術仍在借用鬼魔的能力。這在許多所謂基督教團體內極為流行…之所以被稱作 "白"[巫術], 是因為它表面上打著光明的旗號, 而"黑"巫術則公開求借陰暗勢力與權能 (ibid., p. 85)。

昂戈博士指出, "白巫術剛好可以作為一種實例, 證實保羅對我們的警告"﹕

"這也不足為怪,因為連撒但也裝作光明的天使。所以他的差役,若裝作仁義的差役,也不算希奇。他們的結局必然照著他們的行為" (哥林多後書 11:14-15)。

正如昂戈博士所講的, "巫術可定義為: 通過法術來調動某些超自然生存物的能力,為造成通常人類所無法辦成的結果"。他說, "白巫術…借用神、基督、或聖靈的名義,冠上聖經內的各樣詞句和術語,但…仍在借用鬼魔的能力"。巫師西門內心的思維方式仍屬 "白"巫術,所以他才說,

"把這權柄也給我" (使徒行傳 8:19)。

而且他拿出錢給他們,要 "購買" 這能力的權柄!

II. 第二,白巫術與復興的不同之處。

腓利宣道帶來了真正的復興,但巫師西門卻要行使巫術。他想花錢來購買那 "調動某些超自然生存物的能力…帶來通常人類所無法辦成的結果"。其中基本的不同之處便是 — 腓利在 "宣講基督" (使徒行傳 8:5),但西門卻在說,

"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
       (使徒行傳8:19)。

此乃通靈術的 "借用手段(channeling)"。此乃巫術中的手法,令人賣身來借用某種超自然的能力,或成為這類超然能力的渠道。投舍博士將魔術描述為某類超然能力, "只要你作出某種儀式舉止,或者念一些秘密的咒語" (Tozer, ibid., p. 85)。在我看來, 那些被人看成作見證用的 "罪人禱告", 實質上不過是某種白色巫術的咒語,只要你念出某些恰當的詞句 (咒語),你便能自動得救了。這類 "傳福音" 與白色巫術有何不同之處呢?如果你不同意我講的,請先回答這個問題!

我認為,查爾斯•菲尼(Charles G. Finney) 把這 "白色" 巫術的成分引進了復興的題材之內。這對你來說可能是某種新的概念。但請你用心聽來。菲尼說, "復興在任何意義上來講並非某種奇跡、也完全不靠任何奇跡…復興不過是某種正確手法的合理使用而已" (Revival Lectures, Revell, n.d., p. 5)。不錯,菲尼使用過神的名字,有時也提到基督,並偶然引用一節經句。但白色巫術也會這樣作!我們在菲尼寫的《復興講座》(Revival Lectures) 內讀到的, 與白色巫術中的 "借用手段(channeling)" 極為相似。其概念便是,神並非至高無上地控制著復興;復興能夠在基督徒去 "合理使用…某種正確手法" 時便可得到。換句話來說,你可以花錢來買到復興;或者通過某類禱告、說某些咒語便能獲得。菲尼在如下論述中, 指責

…教會所接納的理論,說信仰是某種神秘的、至高無上的神靈所行使的作為,以至於方式方法與最終結果毫無自然的關聯。其實,結果究竟如何呢?一代接一代的人走入了地獄,而教會卻在幻想神來插手拯救他們,完全沒有利用現成有效的方式方法 (ibid., p. 6)。

那是一句徹頭徹尾的謬論。布來恩•愛德華(Brian Edwards) 在他著的《復興》一書中(Revival! A People Saturated With God, Evangelical Press, 1991, pp. 271-272), 列舉了從公元1150年至菲尼時期,在歷史上發生過的18次主要復興,上千萬人在這一系列復興過程中獲得了轉變,但他們從未使用過菲尼的方式方法。在第一次與第二次大覺醒過程中,人們還從未聽說過菲尼的 "方法"; 而第三次大覺醒從弗頓街 (Fulton Street) 禱告會中蔓延開時, 菲尼的 "方法" 也根本沒有使用過。沒有,在美國的一系列大規模復興中,都未曾采用過菲尼的 "方式" — 這包括了第一次 (從1730年起) 與第二次(從1800年之後) 大覺醒。

菲尼靠篡改復興歷史的史實,來攻擊神的至高無上性。他如此作,是因為他相信復興是圍繞人發生的。那便是為什麼他如此說, "復興並非奇跡,也不倚靠任何奇跡…宗教乃是人的工作,是人所應負擔的指責" (ibid., pp. 5, 1)。他錯了!僅有神才能帶來能力!僅有神才能遣送復興!那完全不靠人!

你是否看到了,菲尼概念與 "白" 巫術的相似之處?如昂戈博士所說的, "巫術可定義為: 通過法術來調動某些超自然生存物的能力,為造成通常人類所無法辦成的結果"。對菲尼來說,神的能力可以被教會來調動,只要教會能夠滿足某種條件。我把這稱為白巫術!

比爾•布萊特博士(Dr. Bill Bright) 從許多方面看是一位很好的人, 但他在復興理論上卻深受菲尼的影響。我並不因此責怪他,因我本人也曾一時受過菲尼概念的擺弄。布萊特博士如此說,

我在1994年禁食的頭四十日期間,主非常確切地告訴我說,他定會遣送一場大規模的復興來到他的教會中…然而, 再此復興的應許中,他卻督責我說,信徒們必須具備一定的條件…然後,令我出奇的是,主極為強調地督促我去祈求,能有兩百萬信徒加入我禁食禱告四十天的行列,去滿足所應具備的條件,從而獲得那應許、得見復興的來臨… (Bill Bright, The Transforming Power of Fasting and Prayer, New Life, 1997, page 7)。

《禁食禱告的轉變力》(The Transforming Power of Fasting and Prayer) 這本書的標題本身就起錯了。禁食禱告本身毫無任何 "轉變力"。這題目本身就錯了!唯一的轉變力在於神本人, 絕對不是某些人為的禁食或禱告!

那句話中的 "條件主義" 如菲尼的概念一樣,把神當作某種能受擺弄的 "力" 來對待。這位神、或這 "超自然生存物" 的 "能力", 可以通過行某種禮節或手法來取得。這使我想起投舍博士講的一句話, "魔術對人心的吸引是如此之強, 以至於基督教信仰極少有不受其騷擾的時候" (A. W. Tozer, ibid., p. 87)。僅有神能遣送復興!無論多少人為的工作,都無法帶來復興。如果神不遣送,人工是無法促成復興的!

我們不能靠金錢去得到神的能力 (巫術師西門曾試過)、或靠禁食、或靠 "作出某種舉止儀式,或者念一些秘密的咒語" (A. W. Tozer, ibid., p. 85) 來獲得復興。神並非靠我們達到某種條件後、通過教會而受我們擺弄的盲目的 "力"。那是白巫術的說教!神不是 "星球大戰" 中的那種 "力"。神是一位個體。祂並非 "你所理解的那位神," 好像戒酒協會所說提倡的那樣。"你所理解的那位神" 是個魔鬼。真正的神是 "你所無法理解的那位"!而且神絕對不是某種 "力" 或 "能量"。神是一位個體 — 我們只能請求祂來遣送復興!

III. 第三,為復興所作的祈禱與使用巫術手段的不同之處。

神是一位永存的個體, 不是某種新世紀(new-age) 的 "力"! 耶穌說,

"所以,你們禱告要這樣說:「我們在天上的父,願人都尊你的名為聖。願你的國降臨。願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馬太福音 6:9-10)。

這段熟悉的 "主禱文" 言詞告訴我們,我們的祈求應獻給"上天的神", 並祈求祂的旨意能 "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 一般。伊煙•穆瑞(Iain H. Murray) 說,神從未

…作出過任何應許,要賜給我們非同尋常分量的 [聖靈], 無論我們怎樣決定在何時、或在何種情形之下我們有此必要…我們毫無任何權利去決定神的旨意如何。與此看法不同的批評家們,從來無法親手指出某段經文,來表明超常分量聖靈的應許;相反,他們的信心總是基于某些現代人的預測,或者乾脆基于他們宣稱是聖靈暗中給予他們的印象。教會歷史上此類幻望異想的例子比比皆是 (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Banner of Truth, 1998, pp. 76-77)。

又一次, 穆瑞先生說, "在二十世紀中, 我們常見對 '復興' 的信念,但同時, 對神的信念 卻極為罕見" (ibid., p. 78) 。

耶穌告誡我們要祈求行駛神的 旨意。我們毫無權利去指令神來遣送復興。但我們能 — 也應該 — 去祈求得到復興。最終,復興是否來臨在於神的旨意,而不是我們的願望。這便是為復興祈求與菲尼所開創的 "白" 巫術之間的不同之處。

當魔術師西門說,

"把這權柄也給我" (使徒行傳 8:19)

時, 他的思維仍舊如巫師一樣, 仍舊以魔術的邏輯在思考。他以為神的能力可以被人把握, 並通過他施與他人。他以為可以靠某些咒語來獲得自己想得到的東西。他以為自己在擺弄某種 "力", 不知道祈禱的對象是神。如今有多少人像西門一樣!

一段時間以前,有位知名的浸信會牧師,他在這題材上講了一場道, "如何使神來辦事"。現今許多 "信念" 教師也常著重宣講這一點。我認為這顯明了他們的魔術心態。我們根本無法 "使" 神來辦事!我們可以祈求祂辦事 — 但祂有至高神聖的權力來說 "不行"!

請翻開哥林多後書12:8-9。使徒保羅說,

"為這事, 我三次求過主, 叫這刺離開我。他對我說, 我的恩典夠你用的。因為我的能力, 是在人的軟弱上顯得完全。所以,我更喜歡誇自己的軟弱,好叫基督的能力覆庇我"
       (哥林多後書 12:8-9)。

保羅的請求根本沒有得到滿足,雖然他持久耐心地為此請求過!

耶穌告誡我們去祈求完成神的旨意。我們無法命令神去照我們希望的方式來回答我們的祈求。我們可以、也應該、為復興去禁食禱告。但最終仍舊是神按照祂認為最恰當的方式來回答我們的請求。正如在哥林多後書12:8-9中使徒保羅所講的那樣, 無論 "是" 與 "否", 我們都應接受神的回答。

是否在復興前總會有 "強有力" 的禱告,或多人的合力禱告?不錯,得力的禱告時常 發生在復興前,但按照聖經所教的,情形並非總是 如此。人類歷史上最大的復興發生在啟示錄7:1-14中。然而,在這場復興之前,世間不會有一位基督徒作禱告!我們讀到,全部基督徒都已被提升天了!在末世大患難接近尾聲時,人間不會有一個基督徒來為這場復興作禱告!

我看這證明了, 神無需祂的子民在世間祈求,也完全能遣送復興。請打開啟示錄7:10。在大患難中得救的萬民將要大聲喊著說,

"願救恩歸與坐在寶座上我們的神, 也歸與羔羊…說, 阿們。頌讚、榮耀、智慧、感謝、尊貴、權柄、大力、都歸與我們的神, 直到永永遠遠。阿們" (啟示錄 7:10, 12)。

僅有神才是救恩與復興的作者!使徒彼得了解這點。請看使徒行傳3:12。彼得說:

"以色列人哪,為甚麼把這事當作希奇呢?為甚麼定睛看我們, 以為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和虔誠,使這人行走呢? 亞伯拉罕、以撒、雅各的神,就是我們列祖的神,已經榮耀了他的 (兒子-KJV) 耶穌…" (使徒行傳 3:12-13)。

並非 "我們憑自己的能力和虔誠," 能夠帶來復興 — 或帶來其他奇蹟!神自己 會遣送復興 — 來使自己的兒子耶穌得榮耀!

是的, 我們應該為復興禁食禱告!但我們應不斷地提醒大家,僅有才能遣送復興 — 為的是榮耀祂的兒子耶穌!神是復興的唯一作者!一同來唱聖詩第三首,

真神成就萬般異蹟,行動奧妙神奇;
步趨滄海波濤為息,駕波如駕車騎。—《真神成就萬般異蹟》
   ("God Moves in a Mysterious Way" 詞: William Cowper, 1731-1800)。

祈求 會遣送復興來臨!祂不受任何約束!祂無一絲軟弱!祂是無所不能的萬物之神!祈求祂能按照祂的旨意 — 差遣復興降臨!當神決定遣送復興時,復興便會降臨,但絕不會在那之前!我認為,神已經將祂佑護的手臂,撤離出美國了。那便是為何我們如今見不到復興。但神卻正在世界其他地方掀起大規模的復興浪潮,尤其是在中國與東南亞地區。但美國的宣道士膽小如鼠,不敢開口指責罪孽,所以復興不會來到美國。全部教會都幾乎像老底嘉的教會,並會持續如此!

"你說,「我是富足,已經發了財,一樣都不缺。」卻不知道你是那困苦、可憐、貧窮、瞎眼、赤身的" (啟示錄 3:17)。

我的朋友,神將把美國老底嘉一類的教會從口中吐出去!我看不到復興如何能夠臨到膽怯牧師所引導的教會頭上。在美國再也見不到傳統的宣道了。不久前,一位跟我談話的浸信會作家如此悲嘆到,如今再沒有偉大的宣道士了。實際上,宣道根本不存在了!我們如今所見到的, 不過是查經班而已, 帶著對話的口吻教書。真正的宣道已從美國消失了。那便是我們不可能有復興的原因之一。宣道士們更關切的是如何保住自己的飯碗,而根本不是如何拯救人的靈魂,或如何見到復興中神的作為。沒有一個人願意冒丟飯碗的風險,因此便不可能有偉大的宣道,而復興便因此不可能降臨!我們身邊不再有像班揚、惠特菲爾德、衛司理 (Bunyan, Whitefield, Wesley) 一類的宣道士; 我們也見不到能與德槐特或耐德爾頓博士 (Timothy Dwight, Dr. Asahel Nettleton) 同伍的人;我們甚至找不到我小時候所聽過的那一類偉大的宣道士。沒有無畏的宣道,便沒有真正的復興 — 必須宣揚人的徹底墮落、人的邪惡本性、以及他們必須獲得基督寶血的清洗才可以!

如你仍未獲得轉變,我極力督促你悔過,追求自責認罪感,並完全來信靠基督。祂死在十架上來償還你的罪孽。祂從死中復活了,如今仍然活在天上,坐在神的右手邊。萬望你來投靠基督。祂的血能洗淨你全部的罪孽。信靠基督吧。祂能拯救你脫離罪、擺脫地獄和墳墓!那不是魔術。那是基督的福音!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宣道前陳群忠醫生 (Dr. K. L. Chan) 領讀經文﹕使徒行傳 8:5-23。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 (Mr. Benjamin Kincaid Griffith) 獨唱:
("Revive Thy Work, O Lord," 詞: Albert Midlane, 1825-1909)。


證道/ 宣道提綱

復興與白巫術的對比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西門看見使徒按手,便有聖靈賜下,就拿錢給使徒,說:「把這權柄也給我,叫我手按著誰,誰就可以受聖靈」" (使徒行傳 8:18-19)。

(使徒行傳 8:5-6)

I.   第一, 巫術的定義,哥林多後書 11:14-15。

II.  第二, 白巫術與復興的不同之處, 使徒行傳 8:5, 19。

III. 第三, 為復興所作的祈禱與使用巫術手段的不
同之處,馬太福音 6:9-10; 哥林多後書 12:8-9;
啟示錄 7:10, 12; 使徒行傳 3:12-13; 啟示錄 3: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