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六種現代對復興的錯誤認識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SIX MODERN ERRORS ABOUT REVIVAL
by Dr. R. L. Hymers, Jr.

二○○九年八月二十二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August 22, 2009


今晚我沒有開場的經文。我們會打開聖經,查看其中幾節經文。今晚我講道的題目是, "六種現代對復興的錯誤認識"。

我對復興的興趣是從1961年開始的。我在Biola學院書室中購買了一本有關第一次大覺醒的小冊子。冊子內包括一些約翰•衛司理日記的片段,是慕迪出版社(Moody Press) 出版的。從那之後,我為復興思索、禱告已48年了。我曾有幸經歷過兩次在浸信教會中發生的非同尋常的復興。那並非 福音宣道大會, 或 "靈音派" 的崇拜。那是像你從書中讀過、在基督教歷史上發生過的復興。

研讀復興題材48年之後,我仍沒有 把自己看成復興這方面的權威。我仍感到自己像一位年幼的學童一樣,剛剛初步了解了一些有關復興的道理。

我過去也曾犯過有關復興的錯誤。有那麼幾年, 我被菲尼 (Charles G. Finney) 著的書引入了歧途。即使在今日, 我仍不確定我是否完全理解了復興這事情,因

"我們如今彷彿對著鏡子觀看,模糊不清" (林前 13:12)。

但今晚,我要列舉六種有關復興的錯誤,是我認為確實錯誤的一些觀念。希望這些概念在你為復興祈求神時,能對你有所幫助。

I. 首先,我們過于強調基督使徒所具天賦的錯誤。

我對五旬節派的追隨者毫無任何反感,但我仍舊認為他們錯了。我認為,他們對使徒所具有的天賦能力的強調,成了復興的障礙。穆瑞(Iain H. Murray) 說,

使徒所具有的這類天賦, 在聖金口若望 (Chrysostom, c. 347-407) 與聖奧古斯丁(c. 354-430) 時期, 是完全不為人所知的…而且從中世紀改革時期至今也無人具有… 改革家們倚靠的完全是經卷。他們提倡的是使徒宣揚的真道,而不是他們所具有的天賦能力。情形在清教徒時期, 直到愛德華、惠特菲爾德、衛司理、以及司布真時期, 也都完全相同。人人都同義惠特菲爾德所講的, "原始教會所賦有的奇異天賦,現早已不復存在了"。如果以上這些復興領袖確實被聖靈充滿,才見到如此復興之偉蹟的話,令人出奇的是,他們卻完全未曾倚靠那類奇異能力… 過去三十五年內人所宣稱的這類陸續重現的特異功能 — 說方言、醫治、預知未來、"遭靈所殺 (slaying in the Spirit)" — 完全沒有為復興預備好人心場所,反而分了我們的心,使我們無法接納聖靈屢次在大覺醒之前向我們反復重申的偉大真理 (Iain H. Murray, Pentecost Today? — the Biblical Basis for Under¬stand¬ing Revival, Banner of Truth, 1998, pp. 197-199)。

如今對使徒們所具有的特異功能的強調, 在許多人心中造成了對聖靈或復興的排斥和反感。這的確不應如此, 因為聖靈的基本工作, 正如耶穌在約翰福音16:8內所說的那樣,

"祂既來了, 就要叫世人為罪、為義、為審判自己責備自己"

我們如今非常迫切地需要聖靈在我們教會中來辦成此類定罪的工作。

然後,聖靈的另一方面工作,在約翰福音15:26內也闡述得非常清楚:

"但我要從父那裡差保惠師來,就是從父出來真理的聖靈。祂來了, 就要為我作見證。"

我們急需聖靈所作的定罪之工;我們急需聖靈來為基督作見證。此乃神必須在我們身邊完成的工作,我們方能獲得真正的、歷史性的復興!

II. 第二,認為現今無法獲得復興的錯誤。

我不想花太多時間討論這點,但我必須提起,因許多人仍舊持有這概念。他們時常如此說, "復興的時日已經結束了。我們現處在末日之中,因此不可能再有復興了"。這在信奉聖經的社圈內極為普遍。

但我看這是一種錯誤概念。原因有三﹕

(1)  聖經說, "這應許是給你們和你們的兒女, 並一切在遠方的人, 就是主我們神所召來的" (使徒行傳 2:39) [一切人]。

(2)  世上最大規模的復興會爆發在敵基督的統制之下, 會在現代歷史末了的 大患難 期間臨到人間 (參: 啟示錄7:1-14)。

(3)  人類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復興,如今、今晚、正發生在遠東地區,正蔓延在中華人民共和國與其他東南亞地區的國家之內。人類現代史上最大規模的復興,如今 正在發生著!


現今不可能有復興發生的看法,是一種極大的錯誤!

III. 第三種錯誤,認為復興要看我們傳道的努力程度。

此乃美南浸信會和其他人常犯的錯誤。此概念始於菲尼,並一直流傳到現今這代人。菲尼說, "復興乃是使用恰當的方式方法所得到的結果, 正如莊稼是采用正確耕耘方式所獲得的果實一樣" (C. G. Finney, Lectures on Revival, Revell, n.d., p. 5)。許多教會如今刊載這樣的廣告, 宣布 "復興" 將在某天開始 —並將於何日結束!這純屬菲尼主義!復興完全不靠我們傳道事業的努力程度,也不依據我們外出傳道的工作!

請一同打開使徒行傳13:48-49,

"外邦人聽見這話就歡喜了,讚美神的道。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於是主的道傳遍了那一帶地方"。

在我講解這幾節經文之前, 我首先要說明, 我並不持有加文主義的全部五點教義。這便是為什麼有人稱我 "略加改革者 (moderately Reformed)"。我如此告誡你,好讓你知道我看問題的角度。然而,當我審視這兩節經文時,我不得不接受, "凡預定得永生的人都信了"。雖然福音 "傳遍了那一帶地方", 唯有那些 "預定得永生的人" 才接受了福音。

我認為,這兩節經文清除了這種錯誤概念,認為復興依據於 我們傳道的工作和努力程度。是的,聖經告誡我們要 "傳福音給萬民聽" (馬可福音 16:15) — 但萬民並非都會信!在復興時期,信的人比尋常會更多一些 — 但有一點是很清楚的﹕復興不僅僅依據於 我們傳道的努力程度。

在復興之中包涵著某種神奇感 — 因為某些涉及轉變和復興的事情,超越了人的理智所能理解的。我們應向失喪之人傳道,無論他們信或不信。但復興靠的是,而絕非我們的傳道之工。

IV. 第四樣錯誤,復興靠的是基督徒的獻身程度。

我知道有人會引用歷代志下7:14。但很奇怪, 他們從不引用一節新約 經文來支持自己的理論。他們說,復興靠基督徒們 "與神搞正關係"。為何這節賜給所羅門的言語,被用作新約 教會獲得復興的公式呢?我看毫無理由,正如我們無需像所羅門在歷代志下9:21內那樣,遣送船只外出, "裝載金、銀、象牙、猿猴、孔雀回來"。那事情就記載在兩章書之後!

伊安•穆瑞談到歷代志下7:14時如此說, "第一樣要講明的,就是其中所應許的並非 [新約式] 的復興,因為我們必須看寫作時的社會情形來理解這節經文。這裡所談到的醫治,是對古代以色列民族、與其國土的醫治" (穆瑞, 同上, p. 13)。

這類復興倚靠基督徒獻身精神的概念, 來源於菲尼。構弗斯(Jonathan Goforth) 是位比菲尼優秀的人, 但他也曾應聲重復菲尼的概念, 說, "那不認錯的罪孽本身, 便足以妨礙復興的降臨…我們如今仍能得到五旬節 [式的復興]。如果復興沒有賜予我們,原因是我們內心仍存有某種偶像" (Jonathan Goforth, By My Spirit, 3rd edition, Mar¬shall, Morgan and Scott, n.d., pp. 181, 189)。

邱吉爾 (Winston Churchill) 一次寫信給他年幼的孫子, 告誡他要專心學歷史, 因為歷史提供了最好的途徑,使我們能帶有理智地去推測未來。跟隨邱吉爾的勸戒, "學歷史," 我們發現復興靠基督徒的徹底奉獻心這一理論並不真實。先知約拿並非盡心侍奉神的好榜樣。略讀一下約拿書的最後一章, 你便會看到他的缺點和缺乏信念。是的,在舊約中所記載的外邦人中最大規模的復興,完全不靠基督徒的 "獻身精神", 或先知的 "性格完美"。約翰•加文並非一位完人。他曾把一位散播異端的人燒死在火刑柱上 — 完全違背了新約教義的精神!然而,神卻為他的工作、因他著的書遣下了大規模的復興。路德有時脾氣非常暴躁, 曾有一次說,應把猶太人的全部聖廟焚毀。然而, 即使路德不時會流露出一些粗俗邪惡的反猶氣質,神仍舊在他的傳道事業中帶來了復興。我們原諒加文、路德,因我們認識到,他們仍是中世紀的人,仍然深受天主教的影響。然而,即使他們並非完人,神在他們的傳道中遣送了大規模的改革時期的復興。惠特菲爾德有時把 "內心感受 (inner im¬pressions)" 當作神賜的指點而犯下錯誤。衛司理曾用掣籤投色子來確定神的意願。司布真曾偶爾吸雪茄煙,雖然公平講起來,當時吸煙並非被人看作惡習。維多利亞時期當吸煙好像如今看待喝濃咖啡一樣。弗藍克•諾利斯(J. Frank Norris) 有時脾氣很暴躁。我們原諒他, 因我們了解他在開創獨立浸信教會運動的過程中,所擔當的壓力會有多大。然而, 惠特菲爾德、衛司理、司布真、路德、加文、以及諾利斯,都曾在他們傳道事業中目睹過巨大的復興。

從這些歷史上的例子中,我們可以看到,那些並非完美、那些應該更為聖潔一些、更為具有獻身精神的人, 都曾在復興的時期獲得神的器重。我們必須承認, 菲尼與其追隨者錯了;認為復興要看基督徒是否盡心奉獻的這種看法錯了。使徒保羅告訴我們,

"我們有這寶貝放在瓦器裡,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 神,不是出於我們" (哥林多後書 4:7)。

要知道, 復興不靠基督徒是否盡心侍奉、或者是否重獻自己來侍奉。不對。復興靠的是神 "莫大的能力…不是出於我們" (哥林多後書 4:7)。

使用歷代志下7:14時, 已故的布萊特(Bill Bright) 先生認為, 基督徒若懺悔、禁食、刻苦己身, 便可以造成 復興。雖然布萊特在許多方面是一位善人,但他在這點上錯了。其實,他不知不覺地正在傳播菲尼的概念,以為人可以造成 復興,只要他能充分獻出了自己的一切。但不幸的是,布萊特先生並沒有在西方世界中帶來任何復興。為什麼? 因為真正的復興不靠 基督徒的虔誠侍奉。復興靠的是神 "莫大的能力…不是出於我們" (哥林多後書 4:7)。

在這點結束前,我希望借用一下司提反講的道。我們清楚地讀到,司提反 "滿得恩惠能力、在民間行了大奇事和神蹟" (使徒行傳 6:8)。然而, 司提反並沒有看到自己宣道的結果,卻相反被石頭砸死了。他是一位聖潔正義的人,但他無法在自己傳道中制造復興。我們可以禁食、禱告,成為優秀的基督徒,但這仍不能強迫神來遣送復興。為什麼?使徒保羅如此回答說,

"可見栽種的算不得甚麼,澆灌的也算不得甚麼,只在那叫他生長的神" (哥林多前書 3:7)。

復興中一切 榮耀都必須歸於神 — 沒有一點 屬于人,無論這人是怎樣聖潔正義!所以,你不應認為,只要我們真心悔過,全心全意地獻身,復興便會自動發生。此乃菲尼的錯誤概念。我並非說你無需 獻身與神。你若能如此 就太好了!但我們必須記住,我們並非在作魔法!我們不可能靠獻身來強迫 神遣送復興。最近我讀到一人說, "當我們誠心祈求、全身心地侍奉時,復興便會降臨"。在我看,這太像魔術了!我們無法擺布神,迫使 祂來遣送復興。我們應卑微自己,承認無論我們如何 "誠懇" 祈求,並且無論我們如何 "徹底" 獻身, 神仍是決定祂是否會遣送復興的最終決策人。這完全在祂,而不在於你我!不錯,我們應該不斷為復興祈求,但同時應牢記一點, 一切 "只在那叫他生長的神" (哥林多前書 3:7)。僅有神至高無上的能力方能帶來復興!

V. 第五點錯誤﹕復興是應在我們教會中時常發生的事情。

在五旬節那天,聖靈被傾瀉在門徒的頭上。門徒用在場聽眾的母語向他們宣道,結果,在這記載在使徒行傳第二章內的大規模復興中,有三千人獲得了轉變。但我們發現, 他們仍需再次被聖靈充滿,正如使徒行傳4:31內所記載的情形:

"禱告完了,聚會的地方震動。他們就都被聖靈充滿,放膽講論神的道" (使徒行傳 4:31)。

這證明在早期教會中, 復興曾不斷爆發出來, 那是一段非同尋常的復興時期。但在其他一些時期內, 教會的工作按照一般的尋常方式進行著。我看, 這正是使徒下列詞句的含義: "無論得時不得時, 總要專心" (提摩太後書 4:2)。我認為, 這意味著, 無論我們是否獲得復興, 我們總要專心宣道、祈求、外出傳福音。基督召喚我們去服從大使命 (馬太福音 28:19-20), 去 "傳福音給萬民聽" (馬可福音 16:15), 無論復興是否降臨到我們身邊!即使沒有神作出非常的奇蹟, 仍舊會有人獲得轉變。

如果我們以為復興是神尋常的工作方式, 我們會喪氣。穆瑞如此告誡說,

正是在這一點上,惠特菲爾德必須告誡自己在[蘇格蘭]勘布斯藍(Cambuslang)作牧師的朋友威廉•麥庫洛克(William Mc¬Culloch)。在1749年中,威廉•麥庫洛克精神低落,因為他再看不到他在1742年大覺醒中所目睹過的事情。惠特菲爾德提醒他說,1742年並非教會的尋常時期: "我會很高興聽到[另一個]在勘布斯藍的復興;但親愛的先生,你已經見到了那百年難遇之事"。馬丁•羅伊-瓊斯先生也提到過一位類似的在威爾士的傳教士, "他全部的教業都荒廢了", 原因就在他總是不斷地回顧1904年復興內他所聽到、所經歷過的事情。"當復興結束之後,他仍在期待那種非同尋常之事,但那卻沒有實現。結果他在那之後的四十年中一直情緒低落,極為不滿,傳道事業荒蕪頹廢" (Iain H. Murray, ibid., p. 29)。

如果神不遣送復興, 我們必須拒絕因此而情緒沮喪。我們必須繼續工作, "無論得時不得時, 總要專心" 傳揚福音,一個接一個地把罪人帶到基督身邊來。但同時,我們仍要祈求神遣送復興來到我們身邊,遣送那非同尋常的復興時期降臨。如果那來臨了,我們會因此歡欣鼓舞;但如果那沒有降臨,我們會繼續逐個地把靈魂帶引到基督的身邊!我們絕不 喪氣!我們拒絕 放棄!無論得時不得時,我們一定專心!

VI. 第六種錯誤 — 復興不帶任何條件。

經卷與歷史都在向我們證實,復興根本不靠個人傳道的努力程度,或基督徒的奉獻之心。但我們仍須 具有某種條件。基本上來講這包括了正確的教義,外加禱告。我們必須為復興祈禱,同時也須具備有關罪、有關救恩的正確教義。

在他寫的一本書《復興》(Revival, Crossway Books, 1992) 之內,馬丁•羅伊-瓊斯博士(Dr. Martyn Lloyd-Jones) 有兩章的題目是 "不純的教義(Doctrinal Impurity)" 以及 "僵死的教條(Dead Orthodoxy)"。在這兩章書內,這位年青時曾在宣道中見識過大規模復興的作家說,我們必須宣揚、信奉這些基本教義,方能期待神遣送復興降臨。在這裡我僅列舉他提及的其中四點。


1.  人類的墮落與邪惡 — 完全地 不可救藥。

2.  僅有神能促成重生 — 或新生;這絕非凡人所為。

3.  僅靠對基督的信念稱義,不靠對自己任何 "決志" 的信念。

4.  基督寶血清洗罪孽的功效 — 無論本身的罪、或是原罪。


這四條原則均遭到菲尼的攻擊,並從此被世人貶低,或完全忽視。難怪從1859年起,我們所見的復興如此稀少!我不想細談,但這些乃是關鍵的 教義。若我們想在我們教會中經歷復興的話,我們必須重新著重宣揚這些教義。我們教會中充滿了失喪的人,除非我們著重地、反復地來重申這些教義,他們永遠不會真正地獲得轉變!

羅伊-瓊斯博士說,

請觀察一下復興的歷史,你便會看到絕望的男女。他們知道,本身的善良不過像[婦人的]衛生巾一樣骯髒,在神眼中是一錢不值的。在如此感受下,他們僅能向神哭求,祈求原諒與憐憫。僅靠對神的信念來稱義;靠神的工作[得救]。他們說, "若神不遮蓋我們,我們便完全失喪了"。在神的面前,他們[感到]無助絕望。他們把自己從前的宗教虔誠、每周禮拜的常規、以及其他許多許多善事,完全作為毫無價值。他們看到這一切均為無效,甚至他們的宗教也一錢不值;沒有任何事情帶有任何價值。神必須令不信之人稱義。如此,這便是每次復興中所顯現出的主要信息 (Martyn Lloyd-Jones, ibid., pp. 55-56)。

"惟有不作工的,只信稱罪人為義的神,他的信就算為義" (羅馬書4:5)。

"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 (羅馬書 3:24-25)。

那些 便是復興的教義與原則!那便是引向轉變的教義!我們必須看到罪人認罪,心靈受振動而破碎。我們必須看到認罪的心靈哭泣地來投靠耶穌, "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 來獲得拯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證道/ 宣道提綱

六種對復興的錯誤認識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哥林多前書13:12)

I.   首先,我們過于強調耶穌使徒所具的天賦, 約 16:8; 15:26。

II.  第二 — 認為現今無法獲得復興, 徒 2:39; 啟示錄 7:1-14。

III. 第三種錯誤 — 認為復興要看我們傳道的努力程度,使徒
行傳 13:48-49; 馬可福音 16:15。

IV. 第四樣錯誤 — 復興靠的是基督徒的獻身程度,代下 9:21;
哥林多後書 4:7; 哥林多前書 3:7。

V.  第五點錯誤 — 復興是應在我們教會中時常發生的事情,
使徒行傳4:31; 提摩太後書 4:2。

VI. 第六種錯誤 — 復興不帶任何條件,羅馬書4:5; 3:24-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