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宋尚節博士的真實轉變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THE REAL CONVERSION OF DR. JOHN SUNG
by Dr. R. L. Hymers, Jr.

二○○九年六月六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June 6, 2009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馬可福音 8:36)。


二零零九年六月四日是 "天安門廣場大屠殺" 二十周年紀念日。在1989年中的幾個星期內,成千上萬的華人 — 其中大部分是學生 — 以和平游行的方式向中國共產黨提出抗議,要求獲得更多的思想自由。然而,在六月四日凌晨,政府武裝部隊向赤手空拳的游行群眾開槍射擊,殺死數以千計的民眾,受傷者更有數千人之多。洪宇堅(音譯) 當時作為交換學者正在賓州大學讀書。他從電視中眼看著這場暴力在他眼前展現出來。他說,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令他開始懷疑自己對科學與民主所寄予的希望,並最終促進他成為一個基督徒。

他說,天安門廣場大屠殺使他與其他人看到了自己對基督的需要: "我認為神利用它(這事件) 鋪平了道路,令華人內心做好了準備" (World Magazine, June 6, 2009, p. 38)。

《世界》(World) 雜誌繼續說,

中國基督教在過去20年內以爆炸性的速度發展著。專家們將此歸功于中國迅速的都市化,以及許多有影響的思想家接受了基督教。據OMF 國際聯盟 (OMF International, 其前身是China Inland Mission) 估計, 現在中國基督教徒的總數超過了七千萬。聯盟說, [共產黨於] 1949年 [當政時,] 新教基督徒在中國的總數還不到一百萬 (ibid.)。

凱根博士(Dr. C. L. Cagan) 是一位統計學家。他估計說,在中國大陸如今每個鐘頭便有700人轉變為基督教徒,每天24小時不停地計算。

中國大陸基督教的歷史, 對任何地方的基督徒來講,都應是極為有趣的。中國現代傳教事業,算起來應從馬理遜 (Robert Morrison, 1782-1834) 開始。馬理遜奉倫敦傳教協會(London Missionary Society) 遣送,於1807年去到中國。在同事威廉•米爾(William Milne) 的協助下,他於1821年將整本聖經翻譯成中文。他在華傳教的27年內,僅有幾個人接受洗禮,但這幾個人全都持續一生地作誠心的信徒。馬理遜聖經的翻譯、以及他出版的其他基督教福音冊子,成為中國基督教福音傳播的根基。

另一位名叫戴得生(James Hudson Taylor) 的英國醫生, 於1853年起程去中國。在1860年, 他在中國設置了中國內陸宣道會(the China Inland Mission), 如今改名為海外播道聯誼會(the Overseas Missionary Fellowship)。戴得生的同事們最終將福音傳遍了中國內陸全部地區。戴得生於1905年在長沙離世。

宋尚節(John Sung) 出生在1901年 。他被稱為中國歷史上最偉大的宣道士。在1949年共產黨掌權後,成千上萬人在他宣道下得到轉變的基督徒,仍舊忠心持守住自己的信仰。過去60年內,在基督教現代史上一場最大規模的復興中,中國基督教徒的人數以爆炸性的速度增長了。今晚,我想告訴你宋尚節博士的非凡故事。我將以而盡•莫業爾博士 (Dr. Elgin S. Moyer) 所寫他的生平開始。

宋尚節(John Sung, 1901-1944), 中國知名宣道士; 出生在福建省, 興化城 (現為莆田市); 一位公理會牧師的兒子。九歲時[?] 接受基督。他學業聰慧; 就讀於衛司理大學、俄州大學、以及聯合神學理論學院 (Wesleyan Univ., Ohio State Univ., and Union Theological Seminary)。獲得化學博士學位。回歸中國後,他情願傳播福音, 而不去教授科學。傳道十五年, 他走遍了中國各地和周圍東南亞各國;具有獨特的宣道風格, 與深遠的影響力 (Elgin S. Moyer, Ph.D., Who Was Who in Church History, Moody Press, 1968 edition, p. 394)。

那便是宋尚節的生平簡介。但我認為他並沒有在九歲時得到轉變。我認為,直到1927年二月為止,他一直沒有獲得真正的轉變。

宋尚節本人認為,他一直未獲轉變,直到多年後在美國經歷了靈魂上的危機時刻。他九歲時,一場復興在興化爆發了。幾個月之內,有3000人承認信了主。在 "殉難星期五" 禮拜上, 他聽了一場宣講 "耶穌在客西馬尼園中" 的傳道。傳道士將昏睡的門徒與無所畏懼的耶穌加以對比。許多人聽完道之後悲傷流淚。公理會牧師的兒子、九歲大的宋尚節正是其中之一。在我看來,宋尚節僅把生命 "奉獻" 給基督,卻沒有得到真正的轉變。正如我已往的牧師林道亮博士 (他父親也是宣道士) 一樣, 宋尚節十三歲便開始幫助自己的父親辦事,並開始宣道;但與林博士相同,他仍未獲得真正的轉變。他是一位非常勤奮的學生,中學畢業時全班第一。在這段期間,他被匿稱未 "小牧師"。但即使他有多少熱情、作多少工作,他的內心仍舊沒有徹底獲得滿足。他稱這段期間的工作 "像魚鷹藍色的羽毛一樣奪目、如盛夏的綠葉一般茂盛,但從中找不到任何獻給主耶穌的果實" (Leslie T. Lyall, A Biography of John Sung, China Inland Mission, 1965 edition, p. 15)。

一九一九年,18歲的宋尚節決定去美國讀書,並被俄州衛司理大學免費接受讀書。他先選讀了醫學預科與神學預科的課程,並決定專業是數學與化學。他每周參加禮拜, 並組織學生結成福音小組。但到最後一個學期時, 他開始忽略讀經與禱告, 並在一次考卷上作了弊。他於1923年以優等成績畢業,是三百人畢業班中的前四名。他得到金獎章, 並被頒發現金繼續去攻讀物理或化學, 並被選入了ΦΒΚ聯誼會 (Phi Beta Kappa Fraternity), 那是一個美國為優等生與尖端學者所設的組織;他還得到一把金鑰匙,作為他學術成就極高的象征。

這時,他得到了許多大學的獎學金邀請,包括哈佛大學在內。他接受了俄州州立大學科學碩士的獎學金。他僅用九個月的時間便拿到了學位!然後, 他接到哈佛大學醫學院的獎學金、還有另一所神學院的邀請。他感到自己應該去學神學。但落在他頭上的名望把他從事神職的願望磨滅了許多。因此, 他接受了俄州大學研讀化學博士的邀請, 並用二十一個月的時間拿到了博士學位。如此,他成為第一個獲得博士學位的華人。他被報界描述為 "俄州最知名的學生"。"但他內心不得安寧。靈魂上的不安,開始以陣發性的精神抑郁癥不時顯現出來" (Lyall, ibid., p. 22)。

在這段期間, 他開始受到了自由派理論的影響, 受到了 "社會福音 (social gospel)" 的左右。自由派理論說,耶穌是一位高尚的榜樣,卻不是一位救主。我看, 當宋尚節九歲時, 他把耶穌作為一個崇高的榜樣來接受。因此,他那時的轉變是虛幻的。但神仍在召喚他。一天晚上, 當他獨自一人時, 他聽到神的聲音對他講: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第二天,他與一位自由派公理會教授談起這事情。他告訴那教授說,他起初來美國是為了讀神學的。結果那教授為他定方向,提議他去紐約一間極為偏左的聯合神學理論學院讀神學。於是, 他毫不遲疑地決定去那學院就讀。聯合神學院為他提供了全免獎學金,外加寬裕的生活費。後來他回憶說,他對傳道事業並不感興趣。他不過是為了滿足他父親的願望,才去讀一年神學,然後再回到科學事業上。他的內心充滿了動蕩與黑暗。

1926年秋季, 宋尚節博士進入聯合神學理論學院就讀。那時, 極為偏左的考奮博士(Dr. Henry Sloane Coffin) 剛剛就任學院院長。授課教授中包括了自由派的極端分子佛斯迪可博士(Dr. Harry Emerson Fosdick), 其著書包括了《聖經的現代應用》("The Modern Use of the Bible") 和《主的男人性》("The Manhood of the Master")。他最著名的演講是《基要主義者會得勝嗎?》("Shall the Fundamentalists Win?" 1922)。在他每周廣播節目中,他反駁基督肉體的復活、質疑聖經的可靠性。這所學院是敵對聖經、反對福音傳播的極左理論的溫室苗床。"任何聖經內無法用科學方法來應證的東西,統統被當作不可信賴的事情加以拋棄!創世記被當作無歷史根據; 奇跡被當作不符科學;歷史性的耶穌被作為某種理想去追求、同時卻完全否認了耶穌替換性死亡的價值、以及祂肉身的復活。禱告被看成僅有主觀價值。與此理論 [作對的]人,意味著他會成為取笑與憐憫的對象" (Lyall, ibid., pp. 29-30)。

宋尚節博士帶著他的全部精力與才華,投入了這類自由派理論的學習內。那年內,他的學業成績優秀,但在研讀佛教與道教的過程中,他背棄了基督教。他開始獨自在宿舍中高聲誦讀佛經,希望靠否認自己來獲得安寧。他寫到, "我的靈魂在曠野中游蕩。"

在如此心境中,他與一位華裔女生成為密友。但因他已與國內的一位女士訂了婚,他便斷絕了與她的來往。他的生活變得無法忍受。他寫到, "我睡不著、吃不下…心中充滿了極端的苦悶"。神學院的官員注意到,他常常處在持續的抑郁中。

正是在如此心境之下,他與一些同學去聽浩德曼博士(Dr. I. M. Haldeman) 宣道。浩德曼博士是紐約市第一浸信會的基要主義者牧師。浩德曼博士的一句名言是, "否認童貞降生、便否認了聖經基督教"。浩德曼博士是聯合神學院佛斯迪可的死對頭。宋尚節出於好奇心去聽他宣道。但浩德曼博士那晚上沒有宣道。上台作見證的是一位十五歲的女孩子。她讀了經文,講到基督在十架上代替我們的死。宋尚節能夠感到神就在身邊。他神學院的同學們對此都在嗤之以鼻,但他自己卻連續四晚回去聽福音的宣講。

他開始讀一些基督徒傳記, 為要發現他在這些福音宣道會上所感到的能力的秘密所在。在一次神學院的課堂中,講課的人極力貶低基督在十架上代替我們而死的理論。授課結束時,宋尚節站起來,在吃驚的全體同學面前反駁了他。最後,他於1927年2月10日經受了真實的轉變。"他看到了自己終生的罪孽呈獻在面前。起先,他認為這是完全無法擺脫的,他必須要進入地獄了。他努力去忘記這些罪,但卻辦不到。它們刺痛著他的心腸…他打開路加福音xxiii內十字架的故事,一路讀的時後,他感到其中一切如此栩栩如生…感到自己站在十架腳下,祈求用寶血來清洗自己一切罪孽…他不斷地哀哭祈求直到半夜。這時, [他似乎聽到]一個聲音對他講, '我儿, 你的罪孽已得赦免';他肩頭一切罪孽的重壓似乎即刻消失了…他歡喜地跳起來喊叫道, '哈利路亞!' " (Lyall, ibid., pp. 33-34)。他在宿舍樓內呼喊奔跑、歡喜地贊美神。他開始向每一個人談起他們對基督的需要,包括自己的同學和學院內的教師。

學院的院長以為他學習用功過度、精神失常,便把他送入瘋人院的心理病房內鎖了起來。宋尚節在病院內度過了六個多月。在這段期間,他把聖經從頭至尾通讀了四十次。"如此,瘋人院成為宋尚節的真正神學理論學院!" (Lyall, p. 38)。最後,他從病院內被放了出來,條件是他必須回中國去。宋尚節那時已經與聯合神學院斷絕了關係,並把理論學課本全部燒毀,稱它們是 "魔鬼的經卷"。聯合神學院也從未因它與中國史上最偉大的宣道士有關聯而感到過驕傲。

在他回中國的途中,他知道自己可以輕易地在某間中國學府內得到化學教授的職位。"有一天,當輪船接近航程的尾聲時,宋尚節走到自己的臥倉內,從行李箱內取出他的畢業證書、他的獎章、他的會員金鑰匙,把一切都扔到了船外[海洋中]。為使他父親得安慰,他僅留下了他的博士證書" (Lyall, p. 40)。

宋尚節博士於1927年秋季在上海下船, 成為中國歷史上最知名的傳道士。他常被稱為 "中國的衛司理"。宋尚節成了一位極有力的福音宣道家。成千上萬人因此獲得了轉變。在中國國內聽他宣過道的人不下几十萬。他還曾在緬甸、柬埔寨、新加坡、印度尼西亞、菲律賓等地宣過道。他宣道從來都帶翻譯,即使在中國國內也是如此。如惠特菲爾德一樣,宋尚節本人親自與聽道後作出響應的人談話。"中國與台灣的基督教,很大部分都歸功于宋尚節博士所作出的傳道努力;他是二十世紀中神賜給遠東地區的最大禮物" (T. Farak, in J. D. Douglas, Ph.D., Who's Who in Christian History, Tyndale House, 1992, p. 650)。若想購買宋尚節博士的傳記,請點擊這裡。若想購買宋尚節博士的日記 (英文版, "The Journal Once Lost"), 請點擊這裡

宋尚節於1944年死於癌癥,年僅四十二歲。

"人就是賺得全世界,賠上自己的生命,有甚麼益處呢?"
      (馬可福音 8:36)。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