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酒醡 — 客西馬尼園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GETHSEMANE – THE WINEPRESS
by Dr. R. L. Hymers, Jr.

二○○九年四月四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April 4, 2009

"我獨自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在一篇題為 "單槍匹馬的騎士" 的道文中,司布真告誡我們要深思那榮耀的踹酒醡的人﹕思考祂為償還我們的罪孽所忍受的苦難。

那些會將你碾成碎片的罪孽,祂必須征服、並踹在自己的腳下。腳踏這些罪孽一定傷了祂的腳跟!祂又是多麼有力地踹在你的罪孽上,令它們變得比烏有還小!這從祂身上逼迫而出的不是像你我身上的汗水,而是血滴,從而祂可以說… "我辦到了。大功已告 '成了'; 我已 '獨踹了酒醡'。"…請你審視祂在客西馬尼園中開始灑下汗血的時辰!… 來吧,你這罪魁!請看,你的罪孽、我的罪孽,都被聚積在一處、攪拌成一堆!請再看﹕踹酒醡的人到了,把腳踩到了上面。噢,思索一下祂是如何踹在酒醡裡的!你看到祂在客西馬尼園中把你的罪孽踹成粉碎了嗎?(C. H. Spurgeon, "The Single-Handed Conquest", April 24, 1898,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6 reprint, volume xliv, p. 183)。

"我獨自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那天已經很晚了。在那之前的傍晚時分,耶穌與門徒們吃過了逾越節的晚餐 — 也就是最後晚餐。午夜之後,耶穌帶著門徒離開了屋子。在黑暗中,他們越過了汲淪溪、上了橄欖山、進到客西馬尼園中。在園中的黑暗裡,耶穌告訴祂的八個門徒說,

"你們坐在這裡, 等我到那邊去禱告" (馬太福音 26:36)。

萊斯博士 (Dr. John R. Rice) 告訴我們說,

祂帶著其他三個 —彼得、雅各和約翰—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門徒們都很困乏,心情悲傷,萎糜不振。他們根本沒有心思去禱告。甚至連彼得…雅各…約翰都睡著了。耶穌比一切門徒 "稍往前走" 了一點, 最終一人獨自做了禱告。沒有人能比如耶穌走得那麼遠。雖然祂心中渴望禱告時有陪伴、幫助與安慰,耶穌只好獨自禱告… 我認為神希望我們與基督作伴,一齊思索祂在客西馬尼園中的經歷,以及祂在十架上的死,從而逐漸理解祂的憂患 (Dr. John R. Rice, The Gospel According to Matthew, Sword of the Lord, 1980, pp. 439-440)。

門徒都睡著了。耶穌隻身一人在園內流著血痛苦地祈求。

"我獨自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客西馬尼" 的意思是 "醡橄欖機"。那天晚上醡橄欖機成了 "酒醡"。基督就象橄欖被醡一樣受到擠壓。但在園子裡從基督身上流出的不是油,而是血。如此,醡橄欖的地方變成了神兒子的酒醡。

客西馬尼是醡橄欖機!
(何稱此名請基督徒們斟酌)
多麼恰當的名字與地點,
復仇與愛在此相遇、角斗、較量。
   ("Gethsemane, the Olive Press!"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當醡橄欖機變成基督的酒醡時,祂進入了一種不可想象的磨難。我們人類的心懷是無法徹底理解基督在酒醡中所經歷的痛苦。

看那受苦的聖子,
氣喘、嘆息、汗血交流!
聖潔慈悲無邊際!
耶穌之愛何廣闊!

有誰能正確地理解
這一切〔的〕源頭與終結?
只有主神祂本人,
能徹底理解其重量。—《您不為人知的痛苦》
   ("Thine Unknown Sufferings,"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I. 第一,那是一個令人驚恐的酒醡。

當基督進入客西馬尼園中時, 馬可描述說祂 "就驚恐起來"(馬可福音14:33)。 希臘原文Ekthambeisthai的意思是 "特別驚恐", 十分驚奇,憂慮與惶惑。到底是什麼令我們的救主如此驚恐呢? 肯定不是祂第二天要忍受的十架。我認為,這驚恐是在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 (以賽亞書 53:6) 那時降在祂頭上的。在客西馬尼這酒醡中,我們的主" '為我們的罪孽壓傷'…便 '開始驚恐起來'; 當祂看到自己肩頭上人類全部的罪惡時,便開始差異、驚訝起來…難怪祂驚恐之余,還要因這些罪孽‘極其難過’" (Dr. John Gill)。

耶穌所經歷的驚恐,來源於被加在祂頭上的、你極為可怕的罪惡。在這里, 耶穌應驗了利未記中所設的替罪羊的典型,成為一位真正的替罪羊。

"(亞倫) 兩手按在羊頭上,承認以色列人諸般的罪孽過犯,就是他們一切的罪愆,把這罪都歸在羊的頭上;藉著所派之人的手,送到曠野去。要把這羊放在曠野;這羊要擔當他們一切的罪孽,帶到無人之地" (利未記 16:21-22)。

這隻羊正是對基督的影射與描述, 指向那夜祂孤獨一人在客西馬尼園中的情形。這羊已在家中養熟, 現在卻擔待著人類的罪遠離家鄉, 被放逐到曠野中。那隻小羊所感到的憂慮、恐懼、與孤獨,都不過是對耶穌在客西馬尼酒醡內,為我們的罪孽所感受到一切苦難的某種描述而已。

在那里神擔待了我一切的罪,
靠恩典而信人人都會;
但是祂所經歷的恐懼
絕不是想象所能構思。
悲傷黑暗的客西馬尼啊,
誰能真正看穿了解你?
悲傷黑暗的客西馬尼!
   ("Many Woes Had He Endured,"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我獨自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II. 第二,那是壓迫贖罪祭獻物的酒醡。

路加告訴我們說,在園中

"耶穌極其傷痛,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 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極其傷痛" — en agôniai, 內心的極端沖突與苦悶。

亞倫在贖罪日選用兩只山羊。第一隻放逐到荒野中;第二隻被當作贖罪祭而宰殺。

"隨後他要宰那為百姓作贖罪祭的公山羊,把羊的血帶入幔子內,彈在施恩座的上面和前面…" (利未記 16:15)。

第二隻山羊經歷了斷喉的痛苦,成為百姓的贖罪祭。這隻小動物的所經歷的恐懼與痛苦,也不過是耶穌未來所要經歷的一種影射;它是基督的典型,而基督所受的苦便是反典型 — 或典型的應驗。

"耶穌極其傷痛,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 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先知以賽亞如此說,

"耶和華卻喜悅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贖罪祭" (以賽亞書 53:10)。

這一切都是在客西馬尼的酒醡中開始的

午夜時分,遠離一切,
救主正獨自與驚恐爭斗;
甚至主所愛戴的門徒,
也忘記了主的悲傷與淚水。
午夜時分,為他人之過,
"多受痛苦" 之人在流血嘆息;
然而那跪在壓抑中祈禱的
並未被祂的神所拋棄。
   (" 'Tis Midnight; And on Olive's Brow" 詞: William B. Tappan, 1794-1849)。

耶穌代替你和我走入這陰暗的酒醡。我們本應在那里嘗受我們自己罪孽的苦果。除非你回頭信靠基督、接受祂做你救主的, 你便將在地獄中經歷極大的痛苦。當你信靠基督時, 你的痛苦便成了祂的痛苦。這便是「替罪和解」: 另一個人--基督耶穌本人--接受了你應受的苦難。替罪和解的過程從客西馬尼的酒醡中開始。

午夜時分,為他人之過,
   "多受痛苦" 之人在流血嘆息;

當我問你耶穌為你辦成什麼事時,你是否能夠說,

"耶和華卻喜悅將他壓傷,使他受痛苦;耶和華以他為
(我的) 贖罪祭" (以賽亞書53:10)?

如你講不出几句話來闡述基督為你所受的痛苦,你怎能自稱基督徒呢?拋棄你的疑慮、投在血跡斑斑的救主面前吧!

何能使我脫罪擔?
只有主耶穌之寶血。
   ("Nothing But the Blood" 詞: Robert Lowry, 1826-1899)。

"耶穌極其傷痛, 禱告更加懇切;汗珠如大血點, 滴在地上" (路加福音 22:44)。

午夜時分,為他人之過,
   "多受痛苦" 之人在流血嘆息;

"我獨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III. 第三,那是一個遭受離棄的酒醡。

馬太告訴我們說,祂

"就憂愁起來,極其難過" (馬太福音 26:37)。

司布真是這樣解釋"極其難過" [或極其沉重] 這幾個字的:

當Goodwin讀到譯成 "極其難過" 的adēmonein時,他解說道, 在救主的痛苦中帶有某種隔離、分心的成分,因為這字的詞根包含著 "與眾分離 -- 分心之人與人類隔離" 的含義 (C. H. Spurgeon, "Gethsemane," number 493, The Metropolitan Tabernacle Pulpit, Pilgrim Publications, 1979, volume xix, page 74)。

"祂必須獨自踹酒醡;在場必須沒有一人陪伴祂" (Spurgeon, ibid,. p. 73)。救主現在與世人隔離了,獨自進入了祂為我們罪孽所承受的痛苦。

祂被自己的門徒們離棄﹕當主為他們、為我們的罪孽 "極其難過、沉重" 時, 門徒都睡著了。

"[祂] 就憂愁起來,極其難過" (馬太福音 26:37)。

鳩爾博士 (Dr. Gill) 說,

祂現在被天父壓傷、迫害。祂的苦悶才剛開始了,因這一切並沒有在此結束;一切的終結是十字架。但是,這雖只不過是祂痛苦的初始,未來的苦痛與其相比,卻似乎是微不足道了。對祂來說,現在面臨的是極其沉重的,超過了未來所經歷的一切…我們聽到祂向天父懇切地禱告,苦痛壓抑到流下摻血的汗水,以至祂需要得到天使的協助支持。及至祂得到天使的力量和安慰後,祂方能以有限的肉身生存下來。這一切加在一起,證明這是祂所經歷的一切苦痛的極點: 極其沉重;祂擔待了人間百姓的全部罪惡、承受著對罪的神聖憤怒 ― 此憤怒的壓力幾乎超越了祂的容忍力,以至祂幾乎喪失意志、放棄、倒下、喪命;面對神的憤怒,祂幾乎心志氣喪盡…祂心靈四周環繞著世人的邪惡,祂被這一切吞沒了、劫去了… 死亡與陰間的痛苦從四周緊逼不放、一絲喘息的空間都沒有、也沒有逃避的出路可尋,甚至祂心靈被苦痛所征服,祂心處在破碎的邊緣。祂似乎被帶到了死亡的灰燼中,祂確信直到祂靈魂脫離肉身之前,此痛苦是絕對不會離開祂的 (Dr. John Gill, An Exposition of the New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 reprint, volume I, p. 334)。

救主獨自夜間禱告,跪在客西馬尼,
當日獨自喝盡苦杯,為我受苦到底。
救主為我,獨自背負罪過;
捨命拯救祂的子民,
獨自受苦,流血,捨命為我。—《獨自》
   ("Alone," 詞: Ben H. Price, 1914)。

"我獨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如此,我們看到了耶穌為拯救我們所做成的一切。他代替我們承受的痛苦, 從客西馬尼園內開始。祂在那裡承擔了世人的罪孽,並把這罪帶上了十字架。

"耶和華使我們眾人的罪孽都歸在他身上" (以賽亞書 53:6)。

基督將我們的罪從客西馬尼帶上了十架, "照聖經所說, 為我們的罪死了" (哥林多前書 15:3)。

如你是基督徒,請反復回顧祂所經受的痛苦,你會在受試探時堅強,在受磨難時得安慰。如你仍未得救,望你投靠耶穌基督,祂定會用自己的寶血洗淨你的罪。

安慰源泉在於此,
救主一人僅耶穌;
善工義行我全無,
絲毫功勞難尋覓;
萬般指望結消逝,
只有轉向客西馬尼;
萬般指望結消逝,
只有轉向客西馬尼。
   ("Many Woes Had He Endured," 詞: Joseph Hart, 1712-1768)。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宣道 / 證道提綱

酒醡 — 客西馬尼園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我獨自踹酒醡; 眾民中無一人與我同在" (以賽亞書 63:3)。

(馬太福音 26:36)

I.   第一,那是一個令人驚恐的酒醡,馬可福音 14:33;
以賽亞書 53:6; 利未記 16:21-22。

II.  第二,那是壓迫贖罪祭獻物的酒醡,路加福音 22:44;
利未記 16:15; 以賽亞書 53:10。

III. 第三,那是一個遭受離棄的酒醡,馬太福音 26:37;
以賽亞書 53:6; 哥林多前書 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