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中國 — 舉世矚目之地!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CHINA — THE WORLD IS WATCHING!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八年八月十日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Lord's Day Morning, August 10, 2008

"我靠著耶穌基督為你們眾人感謝我的神,因你們的信德傳遍了天下" (羅馬人書 1:8)。


《實用新約注解》(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如此解釋以上這節經文:

在保羅的生前,羅馬是西方世界中最重要的城鎮。它是羅馬帝國的首府。因此,世界各地的人都因某種原因在羅馬進進出出。這樣,有關羅馬城內基督徒的消息總會很快地廣泛傳播。所以,保羅可以很誠實地說,他們的 ["信德傳遍了天下"]…實際上,當時基督徒的數目增長如此迅速,以至促使羅馬政府開始不斷加強對他們的迫害…
      保羅為此深為感激,因為羅馬城內的信徒們在如此強烈的迫害之下,仍舊持受著心中的信念…
      保羅去世之後不久,羅馬便通過了一條新律法,要求舉國上下的一切民眾都要拜羅馬國王為神。當基督徒們拒絕服從時,他們便被投入監獄,甚至被處死。如今在羅馬內仍然聳立著一座圓形體育場 [鬥獸場]。正是在這裡,羅馬國王與市民前來取樂、並觀看基督徒是如何被獅子野獸撕成碎片的 (The Applied New Testament Commentary, Kingsway Publications, 1997 edition, p. 547; note on Romans 1:8)。

古代羅馬城與現代的北京市有著許多相似之處。在古羅馬內的基督徒與如今北京的基督徒也有許多共同點。兩者基督教的基礎都是建立在基督徒烈士的犧牲之上。羅馬政府極力迫害了他們城內的早期基督徒;這在現代的中國、在其首都北京、情形也同樣如此。

聞布朗牧師 (Pastor Richard Wurmbrand) 是 "烈士之音 (The Voice of the Martyrs)" 組織的奠基人。在他寫的一本書內,他記載了幾側中國基督徒如何受到極端迫害的事例。

      程方 (音譯) 被關在獄中。他已忍受了折磨,但卻沒有背叛自己的弟兄們 (沒有把他們的名單交給黨政府)。
       有一天,他被帶到…黨政府的審問官面前。進屋後,他看到屋子的一角內看到一團破布,還聽到枷鎖鐵鏈的鏗鏹聲音…那是他的母親。她從前沒有白髮呀?但如今她卻滿頭白髮。她的面容也似乎很灰白。可以看出,她 [在共產黨的手中] 也受了不少苦楚。
       那位黨員問程, "我聽說基督教有十條所謂神賜給人的戒命,是每個基督徒極力去奉行的。我很想領教一下。能不能背誦給我聽一聽?"
       程…開始一條條背誦十戒,一直背到 "當孝敬父母" 時,那位審問官便打斷了他的話,對他說: "小程,我希望給你一個孝敬你母親的機會。你看她在這裡受罪,鎖鏈纏身。如你告訴我們你所知道的有關你們教會弟兄的線索信息,我保證你和你媽媽今晚就被放出去。那樣,你便能夠孝敬並關照你媽媽了。讓我看一看你是否真信神,並希望服從祂的戒命"。

那對一位年青的華人來說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他會不會背叛教會內的弟兄, 把他們的名單供出去來解救自己的母親?或者他會保護自己教會的弟兄、眼看著自己的母親受苦?"

小程轉向他的媽媽 —"媽, 我該怎麼辦"?母親 [回答] 他說, "我從小就教訓你要愛基督和祂的…教會。不要為我擔心。要盡力忠實於救主和祂的 [教會]。如你背叛他們,你便不再是我的兒子了"。
      那是程方最後一次見到他的母親了。很可能她已死在折磨之下。
      這描述的是什麼?此乃對中國地下教會的一副真實寫照 (Richard Wurmbrand, If That Were Christ, Would You Give Him Your Blanket?, 1970, Diane Books, pp. 8-9)。

又一次,聞布朗牧師寫到,

從中國傳來的報導說…有一百萬天主教徒被殺…新教教徒被殺的人數 [也] 不相上下。監獄人滿為患。那裡的基督徒只好在…暗中、冒著受折磨或死刑的危險去敬仰主 (Wurmbrand, ibid., p. 29)。

再一次, 聞布朗牧師說:

在 [共產黨] 中國的教會正在受迫害。她需要我們的幫助。 因此, 她烈士們的事跡必須傳揚出去。在西方的神學院內, 我們正研究基督教各種支派, 但卻 [沒] 去研究地下教會 — 那在世界三分之一的地方生存的教會。這情形…必須 [停止]。她的存在、她所受的痛苦、她的勝利、我們必須加以傳揚 (Wurmbrand, ibid., p. 33)。

然後,聞布朗牧師描述了 "文革" (1966-1969) 中,在獨裁者毛澤東手下發生的事情。

一位目擊者逃到香港後 [報導] 了一位基督徒女孩子在勞改營內被人用石頭砸死的情形。她的手足被捆了起來,強迫跪在一圈人中間 — 他們受命要用石頭把她砸死。那些拒絕扔石頭的要遭槍斃。那位目擊者說,女孩死的時刻面容閃爍,正如司提反一樣。在場的人見到她用血封住了自己的見證,其中至少有一個人因此而回轉、並信靠了基督。
      五個學生被強迫挖深坑、然後被投入這些坑內。他們唱著聖詩,被活活地埋進坑裡…另一位汕頭地區的牧師被戴上高帽,被拉著沿街遊斗。帽子上寫著極帶侮辱性的言詞。他們將這忠心牧師的頭剃光, 帶著他滿街游行, 任人辱罵… 基督徒們必須跪在街頭, 被人吐唾沫在臉上。其他一些人被剃光頭,留下的僅是一撮十架形的頭髮, 作為他們基督徒的記號…
      在一次所謂 "小型批斗中", 那人被沿街游斗,頭戴高帽、脖上掛牌, 上面列舉著他的罪名。天天如此, 一連三日。游斗之後,他們便差派他去做最葬最累的苦工。他一天僅吃一次飯,但只有在向毛主席像觸地扣首九十次之後才能得到食物。
       如果這種批斗無法令他悔過自新, 接下去的便是 "大型批斗"。雙手被綁著,他必須在兩個月中每天參加批斗會。在這些批斗會上,他對毛主席的不忠得到揭露,並遭到無情的毒打與侮辱。每次批斗後,他仍舊 [照常] 要向主席像磕頭九十次。
      第三種折磨是 "坐飛機"。他們綁一條棍子在你的肩膀上。你的雙手綁在身後, 高高地拉向那條棍子, 直到脫臼。同時,你還要在這姿勢下向 [毛] 主席像低頭 180 度 [因為照共產黨紅衛兵的說法,他比一切神都偉大]。
      在一種叫做 "金台階" 的折磨中, [基督徒] 犯人的肩頭上擔著一張很重的桌子。桌子的兩頭每邊放三塊磚頭。擔著如此的擔子,他要在 [毛] 主席像面前站兩個鐘頭。每過二十分鐘,每邊便加多一塊磚。一旦他稍微動一下,比如稍微彎一下膝蓋,那折磨便從頭開始。
       另一樣折磨便是把基督徒的頭剃光,把灰撒在頭上, 然後立正站在毛的像前,不許移動一下。
      一位基督徒忍受了一切恥辱,卻仍舊不肯磕頭,並反復說, "我只知道一件事: 確實有一位神。除此之外,我什麼都不知道" …他一次又一次地說, "隨你們怎樣對待我, 我仍舊不會否認自己的信念"。勇敢的松福 (音譯) …我們不知道 [他後來結果如何]。
      基督徒被強迫交出他們的聖經與宗教書籍,然後當眾燒掉…把聖經交出來燒掉好像是殺基督一樣。有些基督徒了解對神的道所應有的尊敬。他們把聖經隱藏起來…在廣州, 有一位基督徒女士把聖經藏在枕頭裡,後被紅衛兵以最羞辱的方式來對待。她被拔光了衣服,全身塗滿了蜜糖,強迫站在火熱的太陽下許多個鐘頭…
      紅衛兵用火筷子燒人。甚至有釘人上十字架的事件。但有時候…一些黨員情願坐牢也不願繼續去折磨基督徒。曾聽一個人說, "如果我們把基督徒的舌頭割出來,禁止他們傳道,他們仍會用手腳去愛、用眼目去愛。他們總會表達愛心,直到他們最後 [一息]。有誰知道如何能將這些愚昧基督徒內心的愛的能力奪走呢?有誰知道如何能夠抓住他們的基督呢?" (Wurmbrand, ibid., pp. 55-60)。

聞布朗牧師還說,

中國的監獄確實像地獄一般: 骯髒、潮濕、陰暗、到處是蟲子。估計如今 [1970年] 有四萬新教基督徒被關押在獄中 (ibid. p. 61)。

聞布朗牧師繼續說,

      耶穌靠祂的十字架拯救了人類。為了將其他人拯救出來,必須有人甘心去擔當自己的十架。我們的華人弟兄姊妹們分享了耶穌的痛苦 — 他們忍受了從鼻子內倒灌進去的水、手指關節之間木片的強壓、受高壓電的電擊、甚至被釘上十字架…在義和拳暴亂中犧牲的眾多在華傳教士、以及在共產黨統治下 [尤其在 "文革" 中、如今仍在發生中] 的烈士們, 如今都已成為在天的聖人了。[這些為基督忍受折磨的華人基督徒] 正在召喚我們去跟隨他們的榜樣 (Wurmbrand, ibid., pp. 61, 62, 64)。

在中國對基督徒的折磨獄囚禁並沒有因毛澤東的死與 "文革" 的結束而終止。正如我今早宣道 ("China — They Shall Come From the East!", August 10, 2008) 所講的,迫害一直持續到今天 (2008年), 一直到2008年8月8日北京奧運會開幕之時。因他們的恆心,中國大陸忠心的基督徒已經戰勝了邪惡勢力。如李勇牧師 (Pastor Charles Lyons) 所講的,

基督教在中國正在飛速發展。對中國大陸基督徒人數的估計範圍從四千萬起、一直到一億三千萬不等…《基督教今日》(Christianity Today) 報導說, 人口統計學者估計,每年都有 [不可數計的] 成千上萬的人轉變成為基督徒。這意味著,此乃中國大陸發展最快的宗教信仰。其發展速度已超過了共產黨的七千萬黨員人數 (Charles Lyons, Baptist Bible Tribune, July/August 2008, p. 21)。

基督教信念在古代羅馬帝國通過早期烈士的獻身傳道而迅速發展。如今在中國北京情形一樣。我們完全可以用對古代羅馬基督徒的描述去描述他們,

"我靠著耶穌基督為你們眾人感謝我的神,因你們的信德傳遍了天下" (羅馬人書 1:8)。

你我生活在洛杉磯。雖然這裡作基督徒相對來說比較容易,但希望我們能學他們的榜樣,為傳播基督耶穌的福音而生活。他為解救我們而受苦, 並死在十架上;然後為賜給我們生命而復活。如果你如今仍未得救,切要盡快來投靠祂,信靠祂的寶血來洗淨你的罪孽。然後來為基督生活!為祂而傳道!將他人帶來聆聽基督的福音,獲得拯救!請起立來唱我們歌頁上的最後一首歌。

此時警句,那振作之詞、帶能力的話、
那火熱的挑戰語句﹕或去征服、或求死亡。
一言喚醒沉睡的教會,去響應主的急求。
命令已出, 眾軍興起吧, 警句便是: 傳福音!

宣道士現正以主名 向世界歡快地宣揚,
呼喚聲響徹長空﹕外出傳福音!傳福音!
向滅亡的人、向墮落的種族,宣福音恩典;
向正臥在黑暗中的世界傳福音, 傳福音!
   ("Evangelize! Evangeliz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曲用: "And Can It Be?" 作曲: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證道〔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 羅馬人書 1:1-8。

證道〔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我情願要耶穌》(" I'd Rather Have Jesus,"
詞: Rhea F. Miller, 1922; 作曲: George Beverly Shea, 19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