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畏懼 — 如今所缺乏的因素 (第一講)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FEAR – THE MISSING ELEMENT #1

by Dr. R. L. Hymers, Jr.

二○○八年七月五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July 5, 2008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此乃對五旬節復興記載中的關鍵經句之一。這是基督教歷史上的頭一次復興,並成為未來漫長基督教歷史上一切復興的典範。

彼得在五旬節中所講的道、以及在場聽眾的反響、已被人反復 "酌磨" 過許多年了。人們已從各種可能的角度對其一切細節加以解剖、分析、研讀很久了。然而,有關五旬節的事情仍有一方面沒有被我們所把握;那似乎仍在從我們手中滑脫出去,並仍舊沒有被人充分理解。然而,正是這一被忽視的細節,令五旬節復興成為基督教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五旬節的被人忽略的這一面雖並非某種隱蔽的迷,但人人仍舊對其視而不見;同時,因我們對此的忽視,我們便錯過了復興的真實含義,也失去了對轉變的基本認識。我們如今無法理解到底是什麼東西令我們起初變為基督徒。你要我告訴你這神秘的因素到底是什麼嗎 (我已經暗示過了)? 我只要用一個詞來描述, 白紙黑字, 一清二白。這描述一切真正古典復興所必須具有的因素、這一常數性的復興成分、正是我們經文所點明的 "懼怕" 二字。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在歷史上的復興中,曾有許多事情發生過。在五旬節那天,門徒使用了許多不同的他鄉語言來向那些從外地來訪的民眾宣講福音的真道。另外, "忽然從天上有響聲下來,好像一陣大風吹過" (使徒行傳 2:2)。"又有舌頭如火焰顯現出來,分開落在他們各人頭上" (使徒行傳 2:3)。另外, "使徒又行了許多奇事神蹟" (使徒行傳 2:43), 外加其他一些在五旬節發生的各種現象。但是,有一點共性、也就是五旬節與歷史上一切復興相同的一點共性。其他現象都不屬核心,但這一點卻在過去是、如今也仍然是復興的核心因素﹕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在漫長的教會歷史上有過許多大大小小的復興。但處在一切真實復興核心之處的共性便是,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自從五旬節以來直到我們如今生活的時代, "畏懼" 的成分總會存在於一切真正的復興之中。此乃一塊 "試金石" — 缺乏畏懼感的便不是一場真正的復興!

然而,這一復興中關鍵的因素 —"懼怕"— 卻在現代一些英文譯本中被換成了 "驚訝" (awe)。"驚訝" 雖然沒錯,但它卻沒有充分描述出彼得宣道之後在這些人身上所發生的事情。我認為新國際版 (New International Version) 與新美國標準版 (New American Standard Version) 將希臘原文 "phobos" 譯成 "驚訝 (awe)" 是一個極大的錯誤。不錯, "awe" 曾帶有過 "懼怕或恐懼" 的意思,但《威布斯特新二十世紀字典》(New Webster's Twentieth Century Dictionary, Collins/World, 1975) 說, "驚訝 (awe)"這一層的含義如今已經過時了 (p. 131)。現今人已不再用這詞來描述 "懼怕" 的感受。如今人們使用這詞來表達 "尊敬與佩服"。請接受我對此的看法: "懼怕 (fear)" 才是這節經文真正的含義,因其定義如今仍與1611年KJV譯成時的含義基本上相同。"Phobos" 當時含義是 "懼怕", 如今的含義仍舊是 "懼怕 (fear)"!新國際版本與新美國標準版本的翻譯者對此了解得很清楚。這便是為什麼他們在新約其他許多地方都把 "phobos" 譯成了 "懼怕"。例如在使徒行傳5:5中, 新國際譯本與新美國標準譯本把 "phobos" 譯成了 "懼怕";在使徒行傳5:11中,他們把 "phobos" 譯成懼怕;在使徒行傳19:17內,他們又把那字譯成 "懼怕";在羅馬人書3:18內, 他們把 "phobos" 譯成了 "懼怕"。哥林多後書7:15內,他們把 "phobos" 譯成了 "懼怕"。僅在我們這節經文中,他們將 "phobos" 弱化成已經過時的 "驚訝 (awe)"。

我無法解釋他們為什麼僅在這裡將 "phobos" 弱化了, 用過時的 "驚訝 (awe)" 取而代之。我也不明白為什麼僅在使徒行傳2:43這一處他們譯錯了。我所懷疑的是, 這差錯是出於他們對復興在理論上的誤解而產生的。他們認為當復興來臨時,民眾的反應是 "驚訝 (awe)", 並非 "恐懼"。如今 "awesome" 一詞極為普及 (以至被濫用)。可這詞的現代用法是用來表達 "出眾"、"奇妙" 的意思, 不帶一絲 "畏懼" 的含義。照字典上說, 那 "畏懼" 一層的含義早已過時。斯特朗詳盡辭典 (Strong's Exhaustive Concordance) 很正確地指出了 "phobos" 一詞的含義。它說, "phobos" 一詞的含義是 "不安或恐惑 — 害怕,驚嚇, [甚至於] 驚恐" (Strong #5401)。

我們無需具有很深的希臘文知識便能理解這一點。按照《威布斯特新二十世紀字典》所說, "phobos" 一詞從希臘文進入英文中變為 "phobia", 恐懼… "對某種事物或情形的極度恐懼" (ibid., p. 1348, 參 "phobia")。那正是我們經文中所描述的 —"對某種事物或情形的極度恐懼"。在這裡, 在我們經文中, 它所描述的是 "對神的極度恐懼"。那帶有過時含義的 "awe (驚訝)" 一字,根本無法在現代心靈內注入如此一種 "對神的極度恐懼" 的概念。因此,我們應該完全放棄 NIV 與 NASV 版本內在此對 "phobos" 一詞的翻譯,而堅持采用在KJV版、或更早一些1599年版的《日內瓦聖經》(1599 Geneva Bible, Tolle Lege Press, 2006 edition) 中對這一詞的翻譯。

我真希望我無需作出如此長篇累牘的解釋, 以及對 "phobos" 一詞的詞源追究, 但我感到,如果我們真想正確了解我們經文內的確切含義的話,這是必要的,因為那詞表達出當時經歷五旬節的人們心中的真實感受: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相當重要的一點是,這節經文內的 "畏懼" 要確實譯成帶有畏懼的含義,而不僅僅帶有現代 "awe (驚訝)" 的含義, 也不帶為現代人所濫用的 "awe" 的含義。人人都知道 "畏懼" 是什麼意思,而且在歷史上的第一次復興時、在五旬節的那一天、眾人所感受到的正是這種畏懼感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由此經文中,我將列舉幾點教訓。

I. 第一,不帶畏懼的民眾不可能領受復興。

我曾有過如此的權益,在兩次傳統經典式的復興中宣過道。如今不會有很多宣道士能說出這話。但因神的恩賜,我不僅在場目睹了這兩次非凡的復興、而且還在其過程中宣過一些道。其中一次是在一間大型華人教會中;另一次則是在一間南方白人教會中。兩次都不是在我們稱為 "宣道大會" 中; 兩次都比那更進一步。幾百個人在聖靈的感應下進入了深沉的自責中,令其心中充滿了懼怕。這兩次復興都令幾百個人獲得了轉變,並將他們帶入了地方教會。

作為一個目擊者,我可以說懼怕與因罪自責乃是這兩次復興中的主要情感, 正如在五旬節中那些人的感受一樣。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伊嚴•牧雷 (Iain H. Murray) 說,

當福音在世間傳播最為迅速的時刻,總會有與其相伴的一點共性; 而如今我們缺乏的正是這一因素 — 對神的敬畏。不僅在經歷中、甚至在言詞上、這一點如今已完全消失了。然而,它在經卷中的地位是不可否認的。基督告誡祂的門徒說: "惟有能把身體和靈魂都滅在地獄裡的,正要怕祂" (馬太福音 10:28); 很清楚, 這懼怕乃是使徒時期教會能維持其健康的原因之一。這不僅在門徒本身明顯可見, 它也在其聽眾身上明顯可見: "凡事敬畏主" (使徒行傳 9:31);"我們既知道主是可畏的" (哥林多後書 5:11)。當彼得宣完五旬節的道之後, "眾人都 [感到] 懼怕"。我們還讀到在 "以弗所的, 無論是猶太人還是希臘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19:17) (Iain H. Murray, The Old Evangelicalism: Old Truths for a New Awakening,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5, p. 3)。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大覺醒中、以及1859年在蘇格蘭和其他地方發生的復興中,懼怕也是其中它們所分享的共性。在知名的朝鮮平壤復興中、與如今正在席卷中國大陸的復興中,這也是一大特點。我們時常能在中國大陸看到人因罪自責而哭泣、甚至嚎啕。因罪孽而哭泣、因對神的恐懼而嚎啕,這在西方世界如今根本無處可尋。甚至在靈恩運動中如今這都無所尋覓了。他們鼓吹具有許多其他經歷感受,但我們卻尋不到在五旬節中落在眾人頭上的畏懼感。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他們一旦獲得了懼怕的感受,他們確實可能會獲得真正的復興!我多麼希望浸信教徒們能夠獲得在使徒行傳2:43中眾人所具有的懼怕感!

如今,我們在西方世界內極少見到那種在中國大陸復興中所具有的對神的敬畏感。一位目擊此復興活動的人說, "一種深沉的主流情緒是某種超忽一切的厭惡罪孽的感受。[眾人] 哽咽哭泣不已, 似乎他們即將因悲傷而心碎一般" (Murray, ibid., p. 4)。

我的看法很清楚,沒有畏懼便不會有真正的復興,除非眾人敬畏神,並因自己的罪孽深感自責 — 這通常以哭泣、甚至嚎啕來顯現出來,原因是出於他們對罪孽的厭棄、以及對憤怒之神的畏懼。在西方世界中,我們如今根本找不到如此的集會,聚會中人人感到懼怕、並因罪孽而深感內疚自責 — 這也很簡單地意味著,[在西方] 那猶如在五旬節中眾人所感受到的復興,如今根本不存在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II. 第二,如果不帶畏懼, 連個人的轉變甚至都不可能。

使徒保羅在他的轉變 (使徒行傳 9:6) 前顫抖不已。腓立比的獄卒在準備自殺之前驚恐不已, 並在他獲得轉變前 "跳進去, 戰戰兢兢地俯伏在保羅西拉面前" (使徒行傳 16:29)。聖經內因聖靈的感動、覺醒後的罪人驚恐不已的例子比比皆是。

下面的見證是我們教會中一些年青人獲得轉變時的親身感受。有一位說:

那一天的聚會結束之前,我因自己的罪孽非常恐懼、深感內疚與自責…我坐在咨詢室內顫抖著, 怕自己過于罪大惡極… 耶利米書8:20不斷地閃現在我腦海中, "麥秋已過, 夏令已完, 我們還未得救"。我當時極為厭惡自己。

另一位說,

我將自己視為一個死人, 或一具行尸走肉, 因我已死在過分之中了。我感到自己已越過了那不可救藥的界限, 永遠注定要接受懲罰, 並注定要進入地獄, 毫無任何希望逃脫。

再有一位說,

宣道…開始令我顫抖。我開始懼怕…怕那能永遠將我遣入地獄至深之處的神…又一次, 我獨自一人坐下哭泣。"我為何仍舊活著?" 我自問道。我 [知道] 自己配被投入地獄… 我當時絕望到極處。

這不過是我們教會中幾位年青人轉變前的見證而已。請注意那對神的敬畏與恐懼是如何降臨到他們頭上的!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III. 第三,直到你感到如此的恐懼, 你將持續徘徊在自己的不敬之中。

人處在罪孽之下,受其奴役。使徒保羅描述人這種情形時說:

"他們眼中不怕神" (羅馬人書 3:18)。

直到人受到聖靈的指責,那將是每一個人的狀況。一旦受到聖靈的指責,這人雖曾 "眼中不怕神", 他這時也會突然看到自己是一位可怕的罪人,墮落的心靈是完全可鄙的。在如此認罪的心態之下, 他的傲慢與不敬瓦解了。他看清自己是怎樣一位罪人,並從來都是神的仇敵,配永受神的憤怒和地獄的火焰。那時, 也僅有那時, 對神的敬畏方能臨到他的頭上。如果處于如此自責狀態中的人多過一人, 我們便說: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令罪人驚恐靠的完全是神的恩典。約翰.牛頓 (John Newton) 說得不錯, "如此恩典令我敬畏" (《奇異恩典》, 詞 John Newton, 1725-1807)。

你是否敬畏神?你畏懼地獄嗎?你怕為自己的罪孽忍受處罰嗎?或者, 你是否仍舊 "眼中不怕神" (羅馬人書 3:18)?僅有那些認識到自己是垂死罪人的,方能逃往基督。一旦人投靠了基督,無論這些人如何畏懼或驚恐, 祂都會將自己的正義加在他們頭上。願這情形今晚成為你的現實。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證道 / 宣道提綱

畏懼 — 如今所缺乏的因素 (第一講)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眾人都懼怕" (使徒行傳 2:43)。

(徒 2:2, 3)

I.   第一, 不帶畏懼的民眾不可能領受復興, 馬太福音 10:28;
使徒行傳 9:31; 哥林多後書 5:11; 使徒行傳19:17。

II.  第二,如果不帶畏懼, 連個人的轉變甚至都不可能,
使徒行傳9:6; 16:29; 耶利米書 8:20。

III. 第三,直到你感到如此的恐懼, 你將持續徘徊在自己的
不敬之中,羅馬人書 3:18; 使徒行傳2: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