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們是否正在目睹美國基督教的死亡?
— 在七月四號 [獨立節] 所講的道

何博士 (Dr. R. L. Hymers, Jr.) 著

ARE WE WITNESSING THE DEATH OF AMERICAN
CHRISTIANITY? – A FOURTH OF JULY SERMON

by Dr. R. L. Hymers, Jr.

二○○八年七月四日星期五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宣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Friday Evening, July 4, 2008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詩篇 33:12)。


這節經文主要是對以色列民族所講的,因這民族與神之間有一個不可廢棄的契約。但在應用上,這節經文也適用于一切認耶和華為主的外邦民族。鳩爾博士 (Dr. John Gill) 說,這 "絕不會僅適用于他們 [以色列], 因為祂也是外邦人的神。因此,這個民族正是神所揀選的一代人、是既聖潔又獨特的人民 — 無論猶太人或是外邦人 — 耶和華正是他們的神" (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 reprint, volume III, p. 664)。

這樣,美國民族曾經能夠夸耀說,這節經文也適用于我們國家。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詩篇 33:12)。

但如今這節經文對我們還適用嗎?

阿列克斯.德托克威爾 (Alexis de Tocqueville, 1805-1859) 是一位法國歷史學家與政治理論家,因其對美國民主制度的分析而著稱。在1830年代早期在美國各地旅行的時候,他將自己的觀察記載,寫入了他後來所著的書內:《美國的民主》(Democracy in America, 1835-1840)。在那著名的一書中,阿.德托克威爾寫到,

我在美國繁忙的海港中與寬闊的河流上去尋找她的偉大和天才,但我沒有尋到;在她富饒的田野與無際的平原上去尋找,也沒有尋到。直到我進入美國的教會中,見到其講壇上所閃爍的正義火焰時,我方開始理解其偉大與天才的秘密。美國的偉大源于她的正義;一旦美國失去其正義,她便不再是偉大的。

這段引言令我心裡直打冷戰。"直到我進入美國的教會中,見到其講壇上所閃爍的正義火焰時,我方開始理解其偉大與天才的秘密"。他如今能再講出這話嗎? 列奧納德.瑞文黑而 (Leonard Ravenhill) 認為他是不能的。他說道,

幾天以前,有一位不錯的宣道士對我說, "我們國家再沒有任何偉大的宣道士了"。我想我能理解他的意思: 再沒有出眾的人能站出來,在聖靈引導下令人可畏地宣揚, "耶和華這樣說"。我們身邊有帶天賦的傳教士、也有才華橫溢的傳教士、講演家形的傳教士、有知名的傳教士、組織能手傳教士,但那令全國上下因其預言性的言詞而震驚 的宣道士又在何處去尋找呢?我們正面臨著一場真實宣道的饑荒… 一場驚心動魄之宣道的饑荒、那令人心碎之宣道的饑荒、那令人搜尋肺腑之宣道的饑荒;我們缺乏前輩所熟悉的那種宣道, 那令人通宵不眠、唯恐自己落入地獄中的那種宣道。我必須重復說, "人饑餓…乃因聽不到耶和華的話" (Leonard Ravenhill, America is Too Young to Die, Bethany Fellowship, 1979, p. 79)。

在美國歷史這關鍵的時刻,我們尋不到主的先知!以福音作娛樂的事業卻達到了有史以來的頂點 (ibid., p. 81)。

投舍博士 (Dr. A. W. Tozer) 說,

仍未得到回答的一個問題是,福音運動是否已經犯罪太久了、或是否已離神太遠、以至於它再也無法重獲精神上的理智與健全? 我本人看法是, 悔過仍不會太遲… 可一大問題卻在於, 他們是否願意?或者他們已太滿足、太習慣於自己的宗教嬉戲與空談,以至根本無法認識到自己已經不幸地離棄了新約信念?如果後者是真的話,那剩下的便僅有審判與處罰了 (A. W. Tozer, D.D., Of God and Men,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60, pp. 18-19)。

誰會揚聲疾呼?我們講壇上何時何處會再次閃爍出 "正義的火焰"?投舍說:

我們教會如今多麼迫切地需要具有勇氣的人…畏懼猶如某種古老的咒詛籠罩在我們教會之上。人人為生計憂慮、為職業憂慮、為名聲憂慮、更為相互關係憂慮。這些便是如今攪擾我們教會首領的幽靈 (A. W. Tozer, D.D., The Best of A. W. Tozer, Baker Book House, 1978, p. 83)。

再一次,投舍博士說,

如今,我們正站在…走下坡路的階梯上: (1) 沒有為罪的自責。 (2) 沒有更改人生的轉變。 (3) 沒有與神來往。 (4) 沒有敬仰的對象。由此, 我們還能走向何處呢? (A. W. Tozer, D.D., The Price of Neglect, Christian Publications, 1991, p 31)。

另外,麥基博士 (Dr. J. Vernon McGee) 也如此指出,

教會沒有講明我是一個罪人。教會沒有把我當作一個失喪的罪人來對待。教會也沒有將耶穌基督作為唯一的得救道路來介紹給我。教會沒有告誡我罪孽所帶來的可怕後果、或地獄的確定性、以及僅有耶穌基督一人能夠提供的救恩道路 (J. Vernon McGee, Thru the Bible,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1983, volume V, p. 924)。

我同意以上瑞文黑而、投舍、和麥基博士所講的一切。看來很清楚的一點便是,如今的教會比德托克威爾在1835年所見到的美國教會相差太遠了!下面是美國基督教走下坡路的12個原因。

1.  源於德國對聖經的 "研評比較學 (higher criticism)" 開始在十九世紀下半頁令美國新教運動失去了主心骨,使許多牧師對聖經的可靠性與無錯性失去了信心。司布真在這場爭斗 — 俗稱為 "貶低的爭執 (Downgrade Controversy)" — 的初始時曾英勇奮斗過 (參見: Harold Lindsell, Ph.D., The Battle for the Bibl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6; 又: Harold Lindsell, Ph.D., The Bible in the Balance,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79; 再見: W. A. Criswell, Ph.D., Why I Preach that the Bible is Literally True, Broadman Press, 1973)。

2.  在同一時期, "決志主義 (Decisionism)" 開始取代 "傳統福音主義 (old evangelism)"。從1835年開始, "為基督作決志 (decisions for Christ)" 迅速取代了聖經內神賜轉變的概念 (參見: Iain H. Murray, The Old Evangelicalism: Old Truths for a New Awakening,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2005; 又: Iain H. Murray, Revival and Revivalism: The Making and Marring of American Evangelicalism, The Banner of Truth Trust, 1994; 再見: C. L. Cagan and R. L. Hymers, Jr., Today's Apostasy: How Decisionism is Destroying Our Churches, Hearthstone Publishing, Ltd., 2001 edition, 上網閱讀,請點擊這裡 去下載全書)。

3.  女權主義在同一時期逐漸佔據了講壇。這甚至令最保守的教會也受到了女性化,使得男人與年青人大批地離棄教會。即使教會的牧師是男人,女人仍在控制著教會活動,擺布教會上下的情調與氣氛。最保守的教會與一般教會在這一點上完全相同 (參見: David Murrow, Why Men Hate Going to Church, Thomas Nelson Publishers, 2004; 再見: Leon J. Podles, Ph.D., The Church Impotent: The Feminization of Christianity, Spence Publishing Company, 1979)。


這三種思潮令西方世界的教會 — 尤其是美國教會 — 中坐滿了未得轉變的成員, 並使88% 教會中長大的年青人, 在25歲前便離開了教會、再也不回返。教會中女人人數超過男人三倍。每隔十年, 參加禮拜的確實人數在各主要支派中都在下降。例如, 美國南方浸信聯誼會 ("美南浸信會", Southern Baptist Convention) 如此報導說,

美南浸信會在2007年受洗的人數, 持續第三年下降了, 達到了自1987年以來的最低數字… Lifeway Christian Resources 的主席瑞挪 (Thom S. Rainer) 先生說,不可回避的現實是,美南浸信會不如從前那樣能帶領許多人來信主了 ("SBC, California Baptism Statistics Show Decline: National Baptisms Drop to Lowest Level Since 1987," by Rob Phillips, Baptist Press, reported in The California Southern Baptist, June 2008, p. 3)。

這樣,甚至曾經發展興旺的美南浸信會,如今都同樣在經歷著一切其他新教與浸信教教派在第二十世紀初所開始經歷的成員下降的問題。

我相信美國新教與浸信教會的敗壞,正是我已經提到的三樣因素的直接後果: (1) 放棄了對聖經無錯性的信念; (2) 決志主義 — 此思潮以浮淺的、絕大部分都是毫無意義的 "為基督的決志" 來代替了符合經卷的轉變; 還有 (3) 教會的女性化— 此乃男人與年青人逃避各大教會支派的主要原因。但還有下列其他一些傾向,與這不斷蔓延的問題有著直接或間接的聯係。

4.  輕描淡寫的 "查經班 (Bible teaching)" 幾乎完全取代了傳統古典式的宣道, 以至於令教會偏向於一個女性化的撫養場所, 而不是一個大膽宣揚福音、以及人人外出傳道的爭戰堡壘。甚至如今許多原教旨教會中的 "宣道", 也與那些屬自由教派的公理會、長老會、或聖公會內所聽到的宣道相差無幾。是的, 事實確是如此!請外出去觀察一下!我們已不知不覺地墮入了如此的境地!

5.  一周中的禱告會基本上被各樣社交組織活動所代替。傳統性的禱告會正在迅速地消失著。

6.  教會中的主要引人項目如今並非福音的宣講,而是音樂演奏。因音樂已代替了宣道,福音的宣講便被擠進了後台。人人僅為 "禮拜的感受" 去參加禮拜,而不像從前那樣,為在禮拜中聽到福音的宣揚而出席。在美國成千上萬的教會中,福音的宣講已完全被放棄掉了。音樂似乎在幾間 "超級教會" 內 "有效", 但在普通教會內卻毫無效果。

7.  將教會之外的年青人帶入教會中來聆聽福音的著重點,現已轉移到娛樂上,希望盡力保住幾個在教會中出生長大的年青人。但調查數據證明這努力大多數都已失敗了。似乎無人能明白, 失喪的年青人必須在傳統的、沉重無情的宣道中方能被帶入教會。有人曾說過, "如果我們不把教會之外的人帶入教會,我們的教會便會死亡"。人人以為更多娛樂節目便能解決問題,但那不過是老調重彈而已。調查數據已經證明那根本無效。年青人於男人希望接受挑戰、並非娛樂。除非這狀況得到急劇的改變,我們會繼續看到更多的年青人與男人離棄教會,因他們希望通過徒手搏斗、通過個人與講壇上的傳道、來回應世俗社會對他們的挑戰。

8.  總在努力令教會中的老年人與逐漸減少的年青人滿意,而不去督促他們向周圍瀕死的文化挑戰、並向其傳播福音;他們如今正以此來代替竭盡全力的福音傳播、以及傳統的宣道。

9.  真正的轉變已被毫無意義的 "決志" 所取代。"決志" 無法培養出熱心得人的基督徒,努力帶外人去教會聽那如火如荼的宣揚福音的信息,而僅有如此之信息方能令世人獲得轉變。

10.  主日晚的禮拜曾是宣揚福音的陣營,但如今已被越來越多的教會所取消,令男人與年青人無法在星期天晚參加任何具有意義的活動。除非主日晚的崇拜佔據其應有的地位,我們的教會便不會成長。如許多教會所作的那樣,用午餐後的 "查經班" 來代替主日晚禮拜,只能令教會失去另一次通過福音的宣揚而帶引世人獲得轉變的良好機會。取消主日晚的禮拜無法幫助教會得人成長。這正是如今教會下滑的原因之一。

11.  十字架的挑戰已被女性化的演講和毫無成效的節目所取代。這對年青人與男人毫無任何吸引力,無法帶引他們以勇猛的十字軍精神,去與周圍瀕死的文化搏斗。在受到挑戰時,他們有可能會作出響應;但面臨如今這種女性化的信息與萎糜不振的活動,他們毫無任何反應。

12.  牧師本人常傾向於扮演公司總裁的角色,而沒有去 "作傳道的工夫" (提摩太後書 4:5)。牧師應去作 "工夫" 來令失喪的世人得救,而不為了坐陣管理幾位老太太,或看管一群已經出席教會禮拜的毛孩子。


我們所行唯一正面的事情似乎是,如今絕大部分保守教會仍舊支持神在人間的選民以色列。神對此曾清楚地說過,

"為你 [猶太人] 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 (創世記 12:3)。

如果不是因為絕大多數傳福音的基督徒支持以色列、並為其而禱告的話,我們教會與民族的狀態將會更糟糕。雖然我們的教會如此軟弱,神仍舊賜予我們民族某種福分,因為我們仍舊支持神在人間的選民猶太人,並仍然維護以色列國的利益。

如果進入華盛頓的新總統不在維護支持以色列的利益,恐怕美國作為國際強國的日子便屈指可數了,因為神講過,

"為你 [猶太人] 祝福的我必賜福與他;那咒詛你的我必咒詛他" (創世記 12:3)。

美國保守派教會通常都是支持以色列的。很不幸的是,這似乎是唯一令我們與古老經文有牽連的線索了﹕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詩篇 33:12)。

結論

這節經文是否更適合於其他民族呢?我看恐怕情形正是如此。

1.  南朝鮮這一小國,在過去幾星期內,已在出國傳教士的純數目上 (非人口比值, 而是確切數目上) 超過了美國與加拿大的總和。他們在世界各地宣福音的傳教士現已超過了北美!

2.  印度支那如今正在經歷一場大規模的復興, 一場美國自1859年以來從未經歷過的復興。

3.  中國現在正經歷一場近代史上最大的靈魂收獲。富蘭克林.格藍 (Franklin Graham) 最近過低地估計說,中國現有一億三千萬基督徒 (Decision Magazine, July/August 2008, p. 13)。但其他研究中國基督教增長的許多人,對此估計的數字要高很多。據估計, 每小時大概有1,000人在中國大陸信主獲得轉變, 日夜連續計算,每天24,000人,每周七日!這便是美國自從1859年以來未曾聽說過的大規模復興。中國如今的復興乃是近代史上任何民族所經歷過的最大規模的復興 (見: David Aikman, Jesus in Beijing: How Christianity is Transforming China and Changing the Global Balance of Power, Regency Publishing, 2003; 購買處: The Voice of the Martyrs, P.O. Box 443, Bartlesville, OK 74005, 918-337-8015. 網址 www.persecution.com).

4.  非洲教會在道德標準與傳教事業上已超過了西方。許多聖公會成員 — 包括知名加拿大理論家派克博士 (Dr. J. I. Packer) 在內 — 正在退出聖公會組織,並將自己置于非洲主教的管理之下,借以回避美國與加拿大聖公會的道德瓦解。

5.  中美洲與南美洲的教會能繼續維持本國的律法,從律法上仍舊禁止隨意的人工墮胎和其他各樣社會風俗上的敗壞墮落。而美國教會卻無法辦到這一點。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詩篇 33:12)。

在我看來,似乎許多所謂 "第三世界" 國家,在現今這一時刻,比美國更能靠這節經文去宣稱獲得耶和華的福分。

在美國沿著一步一滑的下坡路走向 "死亡文化" 時,神正興起新的國家,並在不久的將來可以對他們說,

"以耶和華為神的那國是有福的" (詩篇 33:12)。

美國在其現狀之下,需獲得一次或兩次復興方能得解救。需要得到多於一次的新改革!我們必須回到新教復興時的 "僅靠 (solas)" 上,並在我們的宣道中、教會管理中、以及傳教中竭力去施行。可是如今我看不到這一切在美國發生,也不認為這會發生。有許多人說,福音運動在我們國家正在死亡,而且西方文明的尾聲很快就要來臨了。因拋棄了 "從前一次交付聖徒的真道" (猶大書 3), 我們確實會付出沉重的代價。作為一個文化來講,因我們離棄了我們祖先的信仰,因我們離棄了嚴肅的以基督為中心、以轉變為目標的信念,我們一定會受到極為嚴厲的處罰。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始的陰暗時期,當邱吉爾剛剛成為首相時,他有一次面帶淚水地對他的保膘如此說, "希望這不會太遲了。但恐怕已經太遲了。我們只能盡力而為了" (John Lukacs, Ph.D., The Duel: 10 May–31 July 1940, The Eighty-Day Struggle Between Churchill and Hitler, Ticknor and Fields, 1991, p. 7)。

其實,這正是神在如今這何去何從的時代中對你我的期待。"我們只能盡力而為"。在二零零八年七月四號的今天, 這正是我的思念, 也是我對你們的挑戰。無論我們可愛的祖國前途如何, "我們只能盡力而為"。讓我們繼續把福音帶向洛杉磯地區,讓我們繼續如耶利米那樣大聲疾呼,與如今毀滅我們國家和我們教會的邪惡事情繼續爭斗下去。願神本人親手幫助我們去奮斗。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按鍵。

證道〔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In Times Like These," 詞: Ruth Caye Jones,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