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邪惡城市的挑戰
(論創世記,第三十八講)
Dr. R. L. Hymers, Jr. (何博士) 著

THE CHALLENGE OF A WICKED CITY
(SERMON #38 ON THE BOOK OF GENESIS)
by Dr. R. L. Hymers, Jr.

二○○八年三月八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March 8, 2008

"於是該隱離開耶和華的面,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該隱與妻子同房。他妻子就懷孕,生了以諾。該隱建造了一座城,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作以諾。以諾生以拿、以拿生米戶雅利、米戶雅利生瑪土撒利、瑪土撒利生拉麥。拉麥娶了兩個妻;一個名叫亞大、一個名叫洗拉。亞大生雅八;雅八就是住帳棚牧養牲畜之人的祖師。雅八的兄弟名叫猶八;他是一切彈琴吹簫之人的祖師。洗拉又生了土八該隱;他是銅匠鐵匠的祖師。土八該隱的妹子是拿瑪。拉麥對他兩個妻子說:「亞大、洗拉、聽我的聲音,拉麥的妻子細聽我的話語。壯年人傷我,我把他殺了;少年人損我,我把他害了。若殺該隱遭報七倍,殺拉麥必遭報七十七倍」" (創世記 4:16-24)。


創世記中這段經文簡單地描述了人類文明的開始。它分為兩個支派: (1) 該隱的後代; (2) 賽特的後代。為了描述這兩族人類的分支,我要列舉兩個美國家族的故事 — 兩個生活在十八世紀的美國家庭。

第一個家庭是屬于一個叫舊客斯 (Jukes) 的人,他生活在美國第一次大覺醒時期,但卻沒有受其影響而成為基督徒。彼爾森博士 (Dr. A. T. Pierson) 說:

      一個叫舊客斯的家庭,有人對這家族的歷史作過詳盡的調查。他家族歷史上是一連串的默默無名、貧困潦倒、放蕩荒淫、低能癲瘋之輩,許多有酗酒嫖睹的記錄。
       在這家族中…調查追尋到的1,200人中, 有400人自傷己身, 310人是職業乞丐, 130人受審定為罪犯, 60人是慣偷, 7人乃殺人犯。在這1,200人中, 僅有20人學會了一行職業, 而其中一半人是在監獄內學會的 (Dr. A. T. Pierson, "The Jukes Family," quoted in Paul Lee Tan, Encyclopedia of 7,700 Illustrations, Assurance Publishers, 1979, p. 961)。

第二個美國家庭是約拿單.愛德華 (Jonathan Edwards) 的後代。愛德華是第一次大覺醒中的知名宣道士與理論家。他的父母均為虔誠信徒。他是一位敬畏神的牧師的兒子; 在那之前、他的外祖父斯多達底博士 (Dr. Solomon Stoddard) 也是一位牧師。在斯多達底博士去世前兩年,愛德華成為他教會中的助理牧師,並在老人去世之後接續他成為這間教會的牧師。在追尋愛德華家族史時你會發現, 他作為基督徒的400個後代中都很有成就。這些人中包括了14個大學校長,100個教授。另有100人成為福音的宣揚者、傳道士、以及神學理論的教師。超過100多人成為律師或法官。還有,愛德華的後代中有60個醫生,另有60人成為知名作家與報紙主編。

實際上,幾乎每一行重要工業界都有愛德華後代中的一個或更多的人作為它的倡導者 (引自Paul Lee Tan, Th.D., Encyclopedia of 7,700 Illustrations, Assurance Publishers, 1979, p. 962)。

通過這兩個家族的對比,我們看到舊客斯的家庭充滿了丑陋、罪犯、貧困與邪惡;而愛德華的家族中卻充滿了敬虔與成功。由此,我們形像地看到,舊客斯先生的邪惡傳到了自己家族中不幸與敗壞的後代身上,而愛德華侍奉基督的美德也傳給了自己的後代。

在今後的年月中,你的家族歷史也會被他人來傳講。你傳給後代的會是一條聳人聽聞的丑陋歷史呢,還是某種敬虔的傳統呢?

在你手中掌握著這些未生兒童的家族史。如你信靠了基督,獲得了轉變,過一生虔誠的生活,他們便很可能成為侍奉基督事業中非常重要的一些男女;但如果你沒有獲得轉變,並離棄了基督與地方教會,你的後裔便很可能成為一群悲哀邪惡的庸碌之輩,終生頹廢,於神的國度毫無一絲用處。你手中確實握著你未來後代的家族傳統。若你今朝沒有成為真正的基督徒,他們便會從你手中承繼某種灰暗淒涼的背景。那是非常簡單的現實,在如今這離經叛道的邪惡的時代中,那是一個非常令人警醒的概念。你的職責便是在你仍舊年輕的時候來信靠基督, 並不惜一切地為祂而生活。如你如此去作的話,你的孩子與他們的後代便具有更大的可能成為未來的基督徒。當你死後,他們也會成為有益社會的一員。此乃淺顯的歷史現實,一次又一次地為歷史所驗證。

因此我說, 望你三思!無論好壞,如今你對待基督的態度將對你仍未出生的後代有著極深的影響。

該隱與賽特兩家之間的對比也是如此。他們的歷史記在創世記第四章內。

讓我們看一下該隱的家族史。他們的 "族長" 或始祖是該隱,他抗拒了神對他的勸說,強行自己的生活道路,最終該隱…

"離開耶和華的面, 去住在伊甸東邊挪得之地
       (創世記 4:16)。

這是我們了解該隱式文明起始的重要線索。它已離經叛道;該隱已經離開了耶和華的面前。這不意味著神不是無所不在的。聖經說過,神無論何處都是無法回避的。既然如此,當聖經說該隱 "離開耶和華的面" (創世記 4:16) 是什麼意思呢?那意思是他放棄了令他得救的渠道與神的恩典。他拋棄了自己的家庭;他離棄了自己父親亞當的說教;他離棄了獲得拯救的家庭成員。他離開那些神用來傳播拯救計劃的人。我還認為,他不再與神通過祈禱來交往了。另外,他完全鄙視了帶血的祭獻。無論從為他父母遮身的皮衣所殺的動物上、還是從他父親傳講給他的道理中,他都了解到如此帶血的祭獻是唯一能令神歡喜的供物。

這便令由該隱所創的文明從一開始便走上了岔路。他與家族中因對基督的信念而獲得拯救的成員斷絕了關係。也就是說,該隱開創了自己的家族與文明,其基礎卻完全脫離了神,其生活完全將神置之度外。如此,該隱一家、以及由此而延伸的社會文明、很快便進入了世俗狀態。該隱的後代並非拜偶像的一群人,但他們無疑是一群人文主義者。在他們生活的中心是人,而不是神,與我們現代的世俗人文主義者極為相似。

該隱文化的第二個特征便是他們開始脫離農業,走向了都市化。無論在墮落之前、還是在墮落之後, 神都曾告誡亞當, 人應當靠耕種來維持自己的生活。神曾對亞當重復過, "你也要吃田間的菜蔬" (創世記 3:18)。如此,該隱的文明因其都市化而抵觸了神的本意,違背了神要人在田間工作生活的計劃。該隱與其後裔沒有服從神的安排,反而…

"建造了一座城, 就按著他兒子的名將那城叫作以諾"
      (創世記 4:17)。

通過將那城命名為以諾 (他與創世記第五章內的以諾不同), 該隱進一步顯明自己對神的反叛,因為以諾的含義是 "起始", 或 "開頭", 顯明他們要開創一種新的生活,一種不以神為其中心的生活。迪翰博士說,

此乃神全部道中第一次提到城市。當神創人時,祂沒有將人置于城市內,而是在花園中。都市乃是惡人建造的,並且從起初便是惡行與腐敗的象征。在我們都市內人口密集的地方, 邪惡蔓延的速度是任何其他地方所未曾見過的... 這是歷史上第一次興建城市的高潮,帶來的乃是每個歷史時期所共有的、唯在都市地區所存在的多種邪惡 (M. R. DeHaan, M.D., The Days of Noah,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63, p. 41)。

很有意思的是,愛德華的後代大多生活在小村鎮中,大部分人都靠耕種來維持自己的生活,至少多數人是如此的。而舊克斯的家庭多數生活在都市地區,人口遠比愛德華家庭的村鎮多很多。舊克斯家庭的犯罪、浪蕩、與罪孽在這些都市內得以四處泛濫。

然而,現今有許多基督徒生活在都市內。實際上,基督教正是從市區開始發展起來的,在羅馬、以弗所、帖撒羅尼迦、以及其他許多大都市內生活著。正是因為這些基督徒,情形開始改變。基督徒們開始在羅馬帝國各大城市內扎根,但他們卻與周圍的骯髒環境相隔離。基于基督講的, "我從世界中揀選了你們" (約翰福音 15:19), 他們對都市生活具有了不同的看法。基督的教會當時是一樣新事。基督與門徒有意在羅馬帝國的這些大都市中心建立他們的教會。但他們與該隱文化的不同之處在於,基督和門徒所設立的教會並非以人為中心;他們是以基督為中心的。他們是一組人聚合在一起,要在這些黑暗的都市內作世界的光。因此,他們至今仍然生活在如此一些大都市內: 香港、北京、西貢、以及其他各個世俗的城市之內。尤其是在第三世界中,新約教會乃是一種反潮流的勢力,到處傳播福音的光芒。我們教會正處在這座邪惡城市洛杉磯的市中心。我們盡一切努力使自己的教會成為一座反潮流的處所,成為一座邪惡世界中的避難所。

因此,我們今天的信息並非 "遠離城鎮"。不,絕對不是!我們提倡, "如早期基督徒那樣,要將福音傳遍全城"。將地方教會作為自己生活的中心 — 盡力去傳福音!將失喪於垂死的人帶入教會的友誼之中。友好地接待他們,引他們了解基督耶穌救恩的財富,並來享受像在我們這樣的一個地方教會中的喜樂!如此去行罷!

喜樂的傳道士,以耶穌之名義在各地將福音去傳揚;
如此呼喚正在傳遍世間: 外出傳福音!外出傳福音!
將神恩典的禮物,賜向垂死的人、賜向墮落之種族;
將福音向處在黑暗中的世界傳出去!傳出去!
   ("Evangelize! Evangeliz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曲用 "And Can It Be?"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該隱所創的文化越陷越深 — 從一夫多妻制,到對音樂的著迷,再滑入從未有過的暴力,如我們在創世記4:19-24中所讀到的那樣。我認為,該隱所開創的文化與如今我們社會中的許多世俗大都市具有非常相似之處。耶穌說,

"洪水以前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這樣"
      (馬太24:38-39)。

耶穌告訴我們說,該隱文化都市中的邪惡將在耶穌基督的二次降臨之前、在我們現代歷史結束之前、成為我們如今都市內邪惡的描述與典型。

但我們所傳揚的信息並非逃避城市, 或去尋找一個安全的郊區來生活!不,不對!基督的指令乃是往普天下去,尤其是去大都市內。向新時代中早期基督徒一樣,我們也同樣。向他們一樣,我們不會離棄崗位,不會背棄基督的召喚。

"你們往普天下去,傳福音給萬民聽" (馬可福音 16:15)。

我們絕對不會在這該隱式的邪惡城市面前退後,反而要以福音向其挑戰,引導各青年男女進入我們的地方教會。在這裡,他們會在這都市內被罪孽控制的人文主義中尋到一個避難所。正如老慕迪講的, "把他們愛進來!" 外出傳福音吧!

請向我們發出指令、那激動人心、充滿能力的呼號,
召喚人去爭戰 — 熾熱的號角喚人去征服、或死亡。
那喚醒教會的呼號,要我們來服從主強有力的請求。
號召以發出;讓我們列隊向前,口號是: 傳福音!

喜樂的傳道士,以耶穌之名在各地將福音傳揚;
如此呼喚正在傳遍世間: 外出傳福音!外出傳福音!
將神恩典的禮物,賜向垂死的人、賜向墮落之種族;
將福音向處在黑暗中的世界傳出去!傳出去!
   ("Evangelize! Evangelize!" 詞: Dr. Oswald J. Smith, 1889-1986;
      曲用 "And Can It Be?"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連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