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我們墮落種族的父母
(論創世記,第三十二講)
何博士著

THE PARENTS OF OUR RUINED RACE
(SERMON #32 ON THE BOOK OF GENESIS)
by Dr. R. L. Hymers, Jr.

二○○七年十一月二十四日星期六晚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Saturday Evening, November 24, 2007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她是眾生之母"
(創世記 3:20)。


幾年前,《時代周刊》的封面刊載了一位女人頭像。那圖像下面的說明大概如此說, "傳出全人類的女人是不是她?" 周刊內相關的主題文章談及了科學界在基因學上作出的最新發現。當科學家們通過高分辨度顯微鏡觀察人類基因時,他們發現其中具有某種規則、發現一切人類基因都由一位女子傳下來。她在遠古時期生活在新月沃地 (Fertile Crescent) — 許多神學理論家認為那正是伊甸樂園的原址。

無論他們所得出的結果如何肯定了聖經內的記載,我的信念絕非基于這些學者們的猜測、或任何試管所測出的結果。我的信念基于神寫成的道, 它明確指出: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他是眾生之母"
      (創世記 3:20)。

那句話是神直接揭示出來的。它無需任何科學猜測來作其支柱或依據。一旦寫在神聖經卷上,那對我來說便是確鑿無疑。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他是眾生之母"
      (創世記 3:20)。

無論你的祖先是出於中國、非洲、歐洲、或其他任何種族分支,基因科學家如今告訴我們說,全部人類都源於一個女人。那不正是聖經從一開始便告訴我們的嗎?當然是的!使徒保羅在希臘雅典亞略巴古所宣的著名道文中說,神

"從一血脈 造出萬族的人, 住在全地上" (使徒行傳 17:26)。

祂造出萬族的那一血脈正是出自夏娃之身 — 那亞當的妻子、第一位母親 — 從她傳出了天下的全部男女與兒童!那便是被神學家稱為 "人種合一" 的理論,指出我們所有人的血都能通過現代輸血的過程與其他人的血混合在一起。非洲俾格米人的血,只要血型匹配,便能獻給身處遙遠挪威國的一位金髮女郎。這女孩子的身體為何能接受這俾格米人的血呢?因為神

"從一血脈造出萬族的人, 住在全地上" (使徒行傳 17:26)。

我的血能夠輸給陳群忠醫生,他的華人軀體對我這英國人的血沒有一絲排斥,其原因正是在於我們有共同的祖先。在遠古時代,我與陳醫生分享一個共同的祖先 — 就是我們第一個母親、亞當的妻子夏娃。這證明了我們經文的準確性,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因為他是眾生之母"
      (創世記 3:20)。

夏娃的意思是 "賦予生命者", 而人類一切生命也確實都由她而出。

但我們應記得, 她的名字是亞當給她起的。 "亞當給他妻子起名叫夏娃..."。作為整個人類的祖先, 亞當有職責為她起名, 而且在神的指點下給一切動物和飛鳥起名 (創世記 2:18-20)。這證明了亞當的起始性。因為亞當犯的罪、而不是夏娃的罪、咒詛臨到了世間。神是對亞當說的, "地必為你的緣故受咒詛" (創世記 3:17)。

作為人類的始祖,亞當為其墮落要擔當責任。使徒保羅寫到,

"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 (哥林多前書 15:22)。

使徒又說過,

"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死又是從罪來的" (羅馬人書 5:12)。

如此,人類的墮落、以及他一切後代的墮落、都被怪在了亞當的頭上。因一切人類都從亞當而來,並都因自己的本性犯了罪,咒詛便落在了一切人的頭上。人類的墮落正是在於每一個人都因是亞當的傳人而犯了罪,並人人帶有罪惡感。

"罪是從一人入了世界" (羅馬人書 5:12)。

這樣,每一個人都生在罪孽之中。大衛如此說,

"我是在罪孽裡生的;在我母親懷胎的時候就有了罪"
      (詩篇 51:5)。

那意味著,每個孩子都因從亞當那裡所繼承下來的本性一生下來便是罪人,同時也帶有內心的罪惡感。孩子生下來並非天真無邪的;他們一出生便是小罪人。每一個作父母的都了解這點。即使作為嬰兒,孩子便開始踢打哭鬧來反叛父母的權威。這反映出他們內在對神的反叛 — 那從祖先亞當身上繼承下來的惡劣本性。

另外,因墮落,每個孩子都從亞當身上繼承了腐敗。因此,他們對精神上的善良都是極不情願、無能為力的,甚至極力不斷地與其相對為敵,並自然傾向於不斷地行惡。如此評價,從西敏寺教義 (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 中解釋起來,剛好反應了羅馬人書3:9-20中對人類的描述。請大家站立朗讀這段經文﹕

"這卻怎麼樣呢?我們比他們強麼?決不是的。因我們已經證明, 猶太人和希臘人都在罪惡之下。就如經上所記:「沒有義人,連一個也沒有;沒有明白的,沒有尋求神的;都是偏離正路, 一同變為無用;沒有行善的, 連一個也沒有。他們的喉嚨是敞開的墳墓; 他們用舌頭弄詭詐,嘴唇裏有虺蛇的毒氣。滿口是咒罵苦毒,殺人流血他們的腳飛跑;一路經過時便行殘害暴虐的事。平安的路他們未曾知道。他們眼中不怕神。」我們曉得律法上的話,都是對律法以下之人說的,好塞住各人的口,叫普世的人都伏在神審判之下。所以,凡有血氣的,沒有一個因行律法能在神面前稱義,因為律法本是叫人知罪" (羅馬人書 3:9-20)。

請坐。以上第九節告誡我們,無論是猶太人還是外邦 (希臘)人,我們 "都在罪惡之下" (羅馬人書 3:9); 也就是說,因為亞當墮落時所犯的罪,全人類都處于罪孽的治理之下、成為罪的奴隸。亞當的本性已傳給了每一個人。

這樣,雖然夏娃是全人類肉體的母親,亞當是他們肉體的父親,人徹底墮落的本性是僅從亞當身上繼承下來的。西敏寺教義如此說,

原罪從我們第一對父母以自然繁殖的過程傳給了一切人類後裔,所以,以同樣 [繁殖] 的方式降生的一切人,都是生在罪孽之中的 (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 #26)。

教義接下去說,

墮落帶給人類何種災難呢?墮落令人失去了與神的接觸、帶來了神的不滿與咒詛、並使我們變成本為可怒之子 [以弗所書2:2-3]、被魔鬼任意擄去的 [提摩太後書 2:26] 罪的奴隸。無論今生還是來世,我們都配接受各種方式正義的處治與懲罰 (Westminster Larger Catechism #27)。

那正是創世記3:8, 10-12, 以弗所書 2:2-3, 以及提摩太後書 2:26 中對人類的描述,它並非一副美麗的圖畫。從人在伊甸樂園的墮落中,引來了人間每個自然男女身上所具有的邪惡、抵觸善良的本性。這陰暗的圖景為每天的報紙新聞所證實,天天所報導的證實了,世間每人的本性都是邪惡的,仍然生活在創世記第三章內所宣判的咒詛之中。正如瓦茲博士 (Dr. Watts) 所寫的聖詩所講的那樣,


主阿,我極骯髒;懷胎在罪孽中,

一生下來我就不聖潔、就不乾淨;

亞當犯罪後的墮落,引來了

全種族的腐敗,令每人骯髒。


人一旦呼出那嬰兒的氣息,

死亡的種子便發芽萌生;

您的律法要求的是完人,

我們卻徹頭徹尾被污染。


看哪,我倒在您面前,

唯一避難所是你的恩典;

以外表形態我無法潔淨;

因我內心深藏著麻瘋病。

   ("Lord, I Am Vile, Conceived in Sin" from Psalm 51,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


現代的 "決志主義" 正是錯在這一點上。"決志主義者" 沒有足夠地認清人的原罪、以及徹底墮落帶到人類頭上的咒詛。因為他們過于輕視亞當的原罪,所以他們認為用簡單 "贊同基督的決志" 便可以拯救自己。他們認為,簡單的理智上對福音的認可便可以改變自己失喪的狀態。但 "決志主義者" 沒有了解到罪孽的極端性 — 其毒素因亞當的反叛已傳到了一切世人身上。因此,當他們向人傳道時,他們沒有意識到,聽道的人本性 都是與神為敵的。

我同意那位偉大的宣道士惠特菲爾德 (George Whitefield) 所講的﹕除非人認清了自己徹底墮落的本性,他絕對無法逃避。他必須感受到自己是一個毀滅的、已被定罪的罪人,不然他絕對不會看到自己獲得耶穌基督拯救的必要。

你可以進出教會的禮拜,茫茫然地不受宣道的任何影響。這正是因為你從內心仍舊沒有看清自己的本性是邪惡的、自己仍舊在對神叛逆著。但耶穌談起聖靈時如此說,

"祂既來了, 就要叫世人為罪…自己責備自己"
      (約翰福音 16:8)。

當一位年青人因聖靈進入自責之內時,他便會開始對自己說, "這一切都是真實的。我本性邪惡,總在反叛那造我的神"。當那概念進入你內心時,它會令你絕望,因為無論你作什麼、或說什麼,都無法改變自己墮落的心地。在此之前,你的靈是處于昏睡中,根本不去、或者極少去思考自己世俗與墮落的本性。但當神開始啟示你,令你看到自己確實可怕的內心狀態時,你便可能會在暗中、或可能不禁失聲地、或甚至可能會 (像在真正復興發生時那樣) 大聲疾呼地去說,

"我真是苦阿! 誰能救我脫離這取死的身體呢?"
      (羅馬書 7:24)。

那樣,你會怕神將你離棄在如此致命的墮落狀態之下。那時,對神的畏懼、對來自神的憤怒與審判的畏懼,便會驅趕你去拋棄自我,投靠耶穌,因為:

"敬畏耶和華是知識的開端; 愚妄人藐視智慧和訓誨"
      (箴言 1:7)。

但願一星敬畏的火花開始在你心中燃燒。但願你對自己墮落狀態的畏懼能推動你走向耶穌, "人子來,為要尋找拯救失喪的人" (路加福音 19:10)。那時,你便能獲得真正的轉變!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連鍵。

證道〔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 創世記 3:16-20。
證道〔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的獨唱:
"Lord, I Am Vile, Conceived in Sin" (詞: Dr. Isaac Watts, 1674-1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