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3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挪亞的時代 — 第四部分
(論創世記,第十五講)
何博士著

THE DAYS OF NOAH – PART IV
(SERMON #15 ON THE BOOK OF GENESIS)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七年八月十 九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Lord's Day Morning, August 19, 2007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我非常肯定,我們如今正生活在耶穌在這節經文中所講的時期。我們當代與挪亞時代有極為相似的情形。耶穌說,在基督回歸之前、在我們所認識的世界結束之前,人間的狀況會與挪亞時代相仿佛。

挪亞時代的狀況如何,如今這時代的尾聲也將會如何。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我們已經討論過九種挪亞時代與我們當代相似的地方﹕


(1)  那是一個離經叛道的時期,絕大多數人都離棄了神。

(2)  那時的人頻繁地搬遷流動,到世界各地奔走游蕩。

(3)  那時有無數的人犯下了不可饒恕的罪,被神放棄掉了。

(4)  那時的人反復嫁娶,有許多人重婚复嫁。

(5)  那時有鬼魔普遍地附在人身上行邪作祟。

(6)  那時到處的人終日所思考的盡為惡念。

(7)  那時的社會被世俗的音樂所充斥。

(8)  那時世上充滿暴力與凶殺。

(9)  那時的人棄絕鄙視帶能力的傳道。


這一切都在我們現世過去几十年內重復了。我因此非常確信,我們如今 生活在耶穌在這節經文內所提到的時代中﹕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今天早上,我希望大家來考慮另一樣我們時代與挪亞時代相似的地方。

請打開聖經,翻到創世記第四章、第二十五節﹕

"亞當又與妻子同房,她就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塞特;意思說,神另給我立了一個兒子代替亞伯,因為該隱殺了他。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 4:25-26)。

為幫助大家理解這節經文,我要提三個問題。

I. 是否當時有兩類人﹕一類 "虔誠" 的、一類 "世俗" 的?

我們許多人都學會說,在發洪水之前,世界上有兩類人: 第一類是塞特 "虔誠" 的後代;另一類是從該隱傳下來 "不敬虔" 的後代。那便是司構爾菲德注解聖經所采取的立場。他在對創世記六章四節作出的解釋中說﹕

無論猶太教或基督教,他們對第二節的解釋都是相同的。他們認為,這節經文中所講的,乃是塞特敬虔的後代、與該隱不敬虔後代之間的分界限因通婚而消失了。這樣,神賦予塞特之後裔的見證便被妥協丟失了。

我很長一段時間以來 也持有這一論點。雖然司構爾菲德說, "無論猶太教或基督教對這點的解釋都是相同," 這並非昂格博士與迪翰博士 (Dr. Merrill F. Unger; Dr. M. R. DeHaan) 對此的看法 (參: M. R. DeHaan, M.D., The Days of Noah, Zondervan, 1963, pp. 139-151)。迪翰博士說﹕

對這段離奇的記載〔創世記 6:1-7〕有兩種解釋。被人通常所接受的解釋說: 神的兒子與人的女子們結合, 前者指的是塞特敬虔的後裔; 而人的女子們指的是該隱邪惡的後代。司構爾菲德博士(Dr. C. I. Scofield)在他的聖經注解中接受並總結了這被多人所接受的看法...
       這便是眾人對挪亞時代有巨人生活在人間的解釋。然而,我們卻認為這種看法是完全錯誤的。神的兒子們所指的應是墮落的天使,成為鬼魔後,以某種超自然的方式使人類的女子懷孕,生下了一類被稱為巨人的怪物...
       當我們審視一下這種被多人所接受的看法 — 說這節經文指的是塞特敬虔的後裔 (全部女性) 與該隱邪惡的後裔(全部男性) 之間通婚時,我們發現這種說法在仔細審視下是站不住腳的,因為它帶來了許多問題。如果這種講法說的是塞特敬虔的女性後裔、以及該隱邪惡世俗的男性後裔的話,那我們必需解釋﹕

1.  為什麼這通婚僅僅發生在塞特的女性後裔與該隱的男性後裔之間,而並不也發生在塞特的男性 後裔 (人的兒子) 與該隱女性 後裔 (神的女子) 之間呢?

2.  難道塞特的後裔全都是女性、而該隱的後裔全都是男性嗎?難道塞特全部後裔都是敬虔信主的、而該隱的後裔都信異教嗎?

3.  我們如何解釋巨人的出生?那些身材高大、理智超凡的人,難道他們都是異教徒與信徒之間通婚的結果嗎?... 我們如何去解釋創世記第六章中這種婚姻、其結果是生下了這些身材高大的怪物呢?

4.  如果神的兒子是塞特敬虔的後裔、人的女子是邪惡該隱的後裔的話,這絕對不應是一種斷頭之罪,引來了全球性洪水的滅頂之災。那處罰絕對不會是僅因人類之間通婚的罪惡所帶來的惡果。

僅這幾條問題便使這理論變為不能接受了 (M. R. DeHaan, M.D., The Days of Noah, Zondervan, 1963, pp. 140-142)。

迪翰博士在創世記6:4上所采取的立場,與昂格博士所采取的立場完全相同。昂格博士是已故的達拉斯神學院的舊約教授 (參 Unger's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Moody Press, 1981, volume 1, pp. 36-37)。我認為,昂格博士與迪翰博士所講的是非常正確的。

II. 我們是否將彌賽亞的傳接線與 "敬虔的一代人" 搞混了?

那所謂 "敬虔的塞特後代" (godly line of Seth) 是基于某種對創世記6:4的錯誤認識,又是因為人把這挪亞時代的 "敬虔後代" 與路加福音3:23-28中所提到的彌賽亞的 傳接線 (Messianic line) 混淆了。如果創世記6:4 不是指 "敬虔的塞特後代" 所講的,那挪亞時代這群 "敬虔" 的人就根本沒有任何經卷中的根據。我們所面對的便僅有彌賽亞的 傳接線。敬虔的那類人根本不存在。彌賽亞的傳接線每一代中僅有一個人!所謂 "敬虔" 的一群人是根本不存在的。

我說過,彌賽亞的傳接線每一代中僅有一個人。那也正是在創世記第五章中我們所見到的唯一一個人。如果你認為我錯了,請驗證一下我對挪亞的看法是否錯了! 挪亞一個人是彌賽亞傳接線中唯一得救的人 (參: 創5:29-32; 6:8; 彼後2:5)。聖經中特別告訴我們,神 "...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 (彼得後書 2:5)。這節經文告訴我們說,在洪水泛濫之時,僅有八個人得救。其余一切人都是 "不敬虔" 的。這便非常清楚地顯明,挪亞時代那群 "塞特敬虔的後裔" 根本不存在。這全都是注解家們發明出來的,並不存在於神的道中!

如果你認識到以下兩點,所謂塞特 "敬虔的後代" 便會完全消失了﹕


(1)  創世記第五章中所提到的彌賽亞傳接線,在當代人中僅有一個人,而這人在創世記第五章中是有名有姓的。

(2)  神的兒子於人的女兒,指的是鬼魔與人類的女子。那並非指"該隱不敬虔的後代" 與塞特所謂 "敬虔的後代"。


我認為,那所謂塞特 "敬虔的後代" 完全不存在。我看,這是司構爾菲德博士所提出的一種錯誤理論,是在聖經內根本找不到的。我並不因此而否認司構爾菲德聖經注解中的一切。他的注解中絕大多數是正確的、符合經卷的。我每次宣道都手持司構爾菲德注解聖經。但在這一點上,我看他錯了。

III. 為何人在這題材上如此模糊、如此混亂呢?

我看基本上有兩個原因﹕


(1)  鬼魔與撒旦並不被現代許多人認真對待。

(2)  現今所接受的是一種浮淺、"決志主義" 的方式,而不是強調新生與轉變的傳道方式。


之所以 "塞特敬虔的後代 — 該隱不敬虔的後代" 之觀點被人所接受的第一個原因,便是因為撒旦與鬼魔沒有被人所認真對待。這可能嗎?當我們談到人類歷史上最大的災難時,卻沒有提及任何聖經內所記載的鬼魔的活動?對此我無法接受。很清楚,撒旦在挪亞時代正在積極地活動。有靈界鑒別力的人都會看到﹕

"那時候有偉人在地上。後來,神的兒子們和人的女子們交合生子,那就是上古英武有名的人" (創世記 6:4)。

達拉斯神學院的昂格博士指出,這節經文講的是 "人與墮落天使同居的罪惡"   (Unger's Commentary on the Old Testament, p. 36)。但是司構爾菲德博士說這是不可能的,因為 "經上提到的天使是無性別的" (創世記6:4注解)。司構爾菲德的這些話是根據馬太福音22:30說的﹕

"當復活的時候,人也不娶也不嫁,乃像天上的 使者一樣"
       (馬太福音 22:30)。

但這節經文說的乃是 "天上 (神的) 使者"。其中根本沒有提到墮落的天使!我看,司構爾菲德博士誤引了馬太福音22章,在注解創世記6:4時說, "婚姻在天使中是從未有過的",因為耶穌講的僅與天上的 使者有關!

通過貶低、忽視撒旦與鬼魔的能力,許多注解家忽略了去提醒人,要驚醒防備現代社會上受魔鬼欺騙的危險。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第二,一種浮淺的 "決志主義" 的傾向已被人所接受。司構爾菲德談到 "塞特敬虔的後代、與該隱不敬虔後代之間的分界限消失了。這樣,神賦予塞特之後裔的見證便被妥協丟失了" (司構爾菲德對創世記6:4的注解)。我說,這純屬一派胡言。如果你細追這對創世記6:4的解釋,它根本沒有聖經上的根據。

還有,這也並非救恩工作的基本方式!你根本無法靠拒絕將會內的孩子與外人通婚,來保證一個教派、甚至一間教會、長期處在恩典之內而得救。那正是法利賽人所傳揚的,但卻完全不符經卷的教義。聖經完全沒有 教誨我們說,只要我們防止孩子們與不敬虔的人結婚,我們便能撫養 "一代敬虔的信徒"。不!不!絕對辦不到!每一個教會中長大的孩子都必須獲得新生 (約翰福音 3:3, 7)。不帶重生的分離只能滋養法利賽主義!

司構爾菲德這種 "與世俗的分離已消失" 的悲調,恐怕正是促使我們如今教會中充滿了未獲轉變的 "教會之子 (church kids)" 的原因之一。這些孩子們 "邀請耶穌進了他們的心", 並在 "應召時 (invitation time)" 舉手決了志 — 但他們仍然是該隱的子孫!他們並沒有通過舉手決志、或通過鸚鵡學舌的罪人祈禱、而加入 "塞特敬虔子孫" 的行列!他們更沒有因自己出生在浸信教家庭內、或就讀於浸信教學校、而成為敬虔的 "塞特後代"。他們仍舊處在 "該隱不敬虔的子孫" 陣營之內 — 他們也仍舊會進入神的嚴厲審判與懲罰之內。"人若不重生,就不能見神的國" (約翰福音 3:3)。

我意識到,我今天所講的是無法在現今許多教會中來傳揚 — 因為許多這些教會被 "該隱不敬虔的子孫" 所控制著 — 包括了執事、主日學教師 — 甚至一些宣道士也包括在內!重生在我們許多教會中是如此一種生疏的教義,猶如惠特菲爾德與衛司理(Whitefield and Wesley)時期的英國一般!惠特菲爾德與衛司理兩位被人雙雙拒之於教堂門外的原因再於,許多牧師生怕他們所宣講的重生教義,會使他們的教會一分為二。如今,在許多 "保守教會" 中的情形也正是如此。他們說: "我們不可有強調重生的宣道"!因此,我們如今許多福音教派的人都是迷途的,正在奔往地獄之中!

你們必須重生、你們必須重生,
因主實實在在一再地說明: "你們必須重生! " —《必須重生》
   (" Ye Must Be Born Again" 詞: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


挪亞時代的人虔誠、但卻是失喪的。請看創世記4:26,

"塞特也生了一個兒子,起名叫以挪士。那時候人才求告耶和華的名" (創世記 4:26)。

這些人在作禱告。他們在求告耶和華的名。但他們卻極少有人得救。那些所謂 "塞特的敬虔後代" 都在洪水中滅絕了!他們求告了主,但都進入了地獄 — 成百上千萬的人!事實是,在整個世界上,只有八個人得了救!

"曾叫洪水臨到那不敬虔的世代,卻保護了傳義道的挪亞一家八口" (彼得後書 2:5)。

那種社會情形再次重現了— 如今正展現在你我的眼前。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其餘的童女隨後也來了, 說:「主阿、主阿, 給我們開門!」祂卻回答說:「我實在告訴你們,我不認識你們。」所以你們要儆醒,因為那日子、那時辰,你們不知道"
       (馬太福音 25:11-13)。

我警告你們,當趁幾乎仍然存在時來投靠基督!正如先知以賽亞所說的:

"當趁耶和華可尋找的時候尋找他" (以賽亞書 55:6)。

但願你能盡心盡意如此去作!阿們!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中文證道 / 宣道文稿> 連鍵。

證道〔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 創世記 6:1-7。
證道〔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獨唱:《你必需得重生》,
"Ye Must Be Born Again" (詞: William T. Sleeper, 1819-1904)。


證道 / 宣道提綱

挪亞的時代 — 第四部分
(論創世記,第十五講)
何博士著

by Dr. R. L. Hymers, Jr.

"挪亞的日子怎樣,人子降臨也要怎樣" (馬太福音 24:37)。

(創世記 4:25-26)

I.   是否當時有兩類人﹕一類 "虔誠" 的、一類
"世俗" 的? 創世記 6:1-7。

II.  我們是否將彌賽亞的傳接線與 "敬虔的一代人"
搞混了? 創世記 6:4; 路加福音 3:23-38;
創世記 5:29-32; 6:8; 彼得後書 2:5。

III. 為何人在這題材上如此模糊、如此混亂呢?
創世記6:4; 馬太福音22:30; 約翰福音 3:3, 7;
創世記4:26; II Peter 2:5; 馬太福音24:37;
馬太福音 25:11-13; 以賽亞書 5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