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int Sermon

本網站的目的是為世界各地的牧師與傳教士提供免費宣道文稿與視頻,尤其為身處第三世界的同工,因那裡極為缺乏神學院或聖經學校。

這些宣道文稿和影視如今通過我們的網站 WWW.SERMONSFORTHEWORLD.COM 每年已傳至221個國家地區的150萬台個人電腦上。YouTube視頻的觀眾也不下幾百人,但他們會很快離開YouTube,因每篇宣道都會引導觀眾回到我們的網站上。YouTube會帶觀眾轉到我們網站上。這些以42種語言刊載的道文每個月能傳至12萬台電腦上。這些稿件不帶版權,因此,福音宣道士使用時無需我們的許可。請您點擊這裡, 讀一下你如何能每個月為我們提供資助, 把這偉大的福音傳遍全世界。

每當你發電郵給海博士時,切莫忘記把你發信的國家告訴他,不然他無法回信給你。海博士的電郵地址是 rlhymersjr@sbcglobal.net




揭開達爾文的黑盒子
(論創世記,第七講)
何博士著

OPENING DARWIN'S BLACK BOX
(SERMON #7 ON THE BOOK OF GENESIS)
by Dr. R. L. Hymers, Jr.

主日,二○○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早
於洛杉磯浸信會幕所講之道

A sermon preached on Lord's Day Morning, July 29, 2007
at the Baptist Tabernacle of Los Angeles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使他們管理海裏的魚、空中的鳥、地上的牲畜、和全地、並地上所爬的一切昆蟲」。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記 1:26-27)。

 

我近來正在重讀畢希博士(Dr. Michael J. Behe)著的書,題目是《達爾文的黑盒子: 進化論所面對的生化挑釁》(Darwin's Black Box: The Biochemical Challenge to Evolution, The Free Press, 1996)。畢希博士是賓夕法尼亞州利高大學(Lehigh Uni­versity)的生物化學教授。在這本書中,畢希博士說,

分子進化論的根據並非基于科學權威。在具有權威性的期刊內、在專業期刊中、在專題論著中,我們找不到任何研究論文,其中描述了發生過的、或者可能發生過的、細胞內複雜生化系統的進化過程。有人聲稱這種進化曾發生過,但沒有一個人提供了實驗數據或計算結果來作根據... 面對現代生化學所揭示出來的極為複雜的細胞結構,科學界似乎完全癱瘓了。無論在哈佛大學、在國家健康學院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內、或者在美國科學院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甚至在一切諾貝爾獎金獲得者中,沒有一個人能詳細講明,像如此複雜精密的生化系統是如何以達爾文的進化方式演變而來的。 但我們生存著、植物與生物也延續著、複雜生化系統在持續著。這一切都以某種途徑成為了現實的﹕如果不是通過達爾文的進化方式,又是通過何種方式而來的呢?很清楚,如果某樣東西不是通過緩慢的過程組合而成的,那它一定是很快地、甚至突然地、被聚合而成的 (Michael J. Behe, Ph.D., Darwin's Black Box: The Biochemical Challenge to Evolution, The Free Press, 1996, pp. 185-187)。

記住,畢希博士是一所世俗大學中教生化學的教授。畢希博士的書出版已過十年了,但細胞學界的進化學者們仍然無法可靠地回答他提出的問題。為什麼呢?很簡單。原因是他提的問題非常正確!當他說: "分子進化論的根據並非基于科學權威" 時,他說的很準確。他又正確地指出: "面對現代生化學所揭示出來的極為複雜的細胞結構,科學界似乎完全癱瘓了"。他說 "沒有一個人能詳細講明,像如此複雜精密的生化過程是如何以達爾文的進化方式演變而來" 時也是一點不錯。我雖不同意畢希博士所涉及的一切問題,但 "他確實在生化學的基礎上向達爾文提出了非常尖銳的質疑" (David Berlinski, A Tour of Calculus一書的作者)。對畢希博士來說,達爾文的 "黑盒子"乃是一個無法簡化的生化系統。達爾文生活在十九世紀 (1809-1882) 中。當時的顯微鏡仍然非常簡陋,他無法觀察到細胞內部的結構與生物系統。如今,科學家們已能探入觀察達爾文的 "黑盒子"。作為生化學家的畢希博士,他獲得了達爾文所無法知道的信息,推測到細胞進化的理論是不可能在如此複雜的生化結構下成立的。畢希博士說,當細胞以如此複雜的結構組合在一起時,這絕不是偶然中能發生的。即使一個單細胞,其結構也是極為複雜的,猶如一個小型化的大都市一般。達爾文不了解細胞分子結構的複雜性,因此,他極為單純化地去看待了它。但像畢希博士的當代生化學家們,他們打開了達爾文的 "黑盒子", 從分子結構上顯明,如此分子系統確實太過複雜,是根本不可能在偶然中產生的。其他許多科學家如今正在質疑達爾文進化論學説的基本概念 (see In Six Days: Why Fifty Sci­en­tists Choose to Believe in Creation, edited by John F. Ashton, Ph.D., Master Books, 2002 edition)。達爾文進化論學説的基礎如今已經開始瓦解。我相信,有朝一日我們會看到達爾文進化論的基本説教將會被科學界徹底抛棄掉。

畢希博士說, "但人類出現了... 如不是通過達爾文的方式,那又是何從而來的呢?很清楚,如某樣東西不是通過緩慢的過程組合而成的,它一定是很快地、甚至是突然地、被創而成的" (ibid., p. 187)。那正與聖經內所講的相符!

某一天,達爾文的黑盒子會被完全打開 - 在盒子內,我們會發現,神在創世記第一章中所講的完全是事實!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記 1:26-27)。

我還記得一首在迪翰博士(Dr. M. R. DeHaan)書中讀到的打油詩。這裡我對它稍加修改引用在此。


三個猴子坐在椰子樹上,

   對像你像我的路人觀望。

它們相互間如此說道,

   若要這傳言成真,我看絕對不會﹕

據說人是出於我們偉大的種類;

   這概念本身都是對你我的詆毀。


猴子不會與他的妻子離婚,

   將胎兒墮掉,毀掉她的一生。

你也不會見任何猴子,

   制造一圈籬笆將樹圍起,

情願將落地的椰子浪費掉,

   也不願與其他猴子分享。


猴子也絕不作另一樣事情 -

   就是外出吸毒,歸家昏沉,

或是用槍、用棍、用刀相互圍攻,

   使另一猴子的性命斷送。

對,人的確出於〔descend, 墮成〕無秩群匪,

   但絕不會出於我們偉大的種類!
(Adapted from an anonymous poem in Genesis and Evolution
      byM. R. DeHaan, M.D., Zondervan Publishing House, 1962, pp. 57-58)。


從某種意義來說,人的確 "墮落" 了。但他們不是從類人猿進化(墮落下)而來的。相反,他從原本被創時的高尚境界中,經過墮落,成為如今人的現狀。一切出於墮落中的男女,都僅是他們原創時的模糊影像而已。人本是照神的形像被創而成的。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 
      (創世記 1:26)。

在這裡,神正對自己講話。在聖經內,有幾次提到過聖三一內個體之間的對話。比如,化肉身來世之前的聖子曾說過,

"耶和華曾對我說:「你是我的兒子,我今日生你」" (詩篇 2:7)。

大衛王說過,

"耶和華對我主說:「你坐在我的右邊,等我使你仇敵作你的腳凳」" (詩篇 110:1)。

在先知書中,以賽亞曾說過,

"我從起頭並未曾在隱密處說話,自從有這事我就在那裏。現在主耶和華和他的靈差遣我來" (以賽亞書48:16)。

談到這節經文時,摩利斯博士(Dr. Morris) 說, "此乃舊約中談到聖三一的明確章節之一。説話的聖子正在受天父與聖靈的差遣" (Henry M. Morris, Ph.D., The Defender's Stu­dy Bible, World Publishing, 1995, note on Isaiah 48:16)。在永恒聖三一中父子之間的來往與關係,也在約翰福音17:24中點明了。耶穌說,

"父阿,我在哪裏,願你所賜給我的人也同我在哪裏,叫他們看見你所賜給我的榮耀。因為創立世界以前,你已經愛我了" (約翰福音 17:24)。

聖三一内的個體之間的關係與對話,也在我們今天的經文中表達出來了:

"神說「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
      (創世記 1:26)。

路徳說,

"我們要...造" 幾個字更確定了我們基督教信念中的秘密,也就是,在一個永恒的神之中,在其神聖本質内包涵了三位不同的個體,聖父,聖子,與聖靈 (Martin Luther, Th.D., Luther's Commentary on Genesis, Zondervan, 1958 reprint, volume I, page 28)。

路德指出了, "我們" 二字指的不可能是天使,因爲人不是照天使的形象造成的;也不可能指的是大地,因爲人並非照大地的形象所造的;那也不可能是貴族使用的自稱,因爲那一直到摩西寫成創世紀許久之後才成爲習俗 (John Gill, D.D., An Exposition of the Old Testament, The Baptist Standard Bearer, 1989 reprint, volume I, p. 10)。路德說, "這裡所用的 '我們' 二字,毫無疑問指的是聖三一,也就是說,在神聖的一體内有三位個體 - 聖父,聖子,與聖靈" (ibid., p. 29)。

"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 造人..."
      (創世記 1:26)。

"形像" 與 "樣式" 是希伯來文的並列文法結構。在此結構中,同一概念表達兩次;所以,"形像" 與 "樣式" 並非兩樣不同的事情,而是指同一樣東西。在第二十七節内用的便僅有 "形像" 兩字: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記 1:27)。

"神的形像" 是怎樣的呢?讀過他的古典註解之後,我認爲鳩爾博士的描述是最準確的,

因此,神照自己的形象造了人...其中包括了身體的形狀,直立的體態。這都與其他動物不同;那還包括了採用特為神的兒子在時日滿足來到人間時所應具備的身體結構; 那同時也包涵了永生的靈魂、以及他被創時的智力、心靈中的純潔性、神聖性、和正義感 (John Gill, ibid., p. 11)。

與鳩爾博士意見相同,莫利斯博士也如此說,

無論在身體上或是在心靈上,基督確實就是神的形像 (希伯來書 1:3; 歌羅西書1:15; 哥林多後書 4:4) 。所以,當我們說,神是照某天自己要具有的身體形象來造人,這假設並非不合理。因此我們可以很正確地說,人無論在肉體上還是在精神上,都是照神兒子的形象所創的 (Henry M. Mor­ris, Ph.D., The Genesis Record, Baker Book House, 1986 edition, p. 75)。

所以,我相信,創世紀中1:26-27節中 "神的形像"所指的,就是第一個人是按照神的兒子,聖三一中的第二位耶穌基督,照祂化爲肉身之前的形象造成的。祂正是約翰福音中所講的與神同在的聖道,

"萬物是藉著他造的;凡被造的沒有一樣不是藉著他造的"
      (約翰福音 1:3)。

"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 (歌羅西書 1:15)。

"基督本是神的像" (哥林多後書4:4)。

"神既在古時藉著眾先知多次多方的曉諭列祖,就在這末世藉著他兒子曉諭我們;又早已立他為承受萬有的,也曾藉著他創造諸世界。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常用他權能的命令托住萬有。祂洗淨了人的罪,就坐在高天至大者的右邊" (希伯來書 1:1-3)。

基督是神的形象,而人又是在肉體與精神上按照基督的形象所創的這種觀點,也是許多早期基督教作家與前輩所持有的觀點。約翰.揣普 (John Trapp) 曾 (我看錯誤地) 帶有懷疑地引用過他們 (John Trapp, A Commentary on the Old and New Testa­ments, Transki Publications, 1997 reprint, volume I, pp. 9-10)。我認爲那些早期基督教作家在這點上是正確的。也就是說,作爲約翰福音1:3中創世的道,基督正是那位在伊甸樂園内...

"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 (創世記 1: 27)

...的神。我如此相信,是因爲基督自永恒的過去中便是聖三一内的第二位,神

"也曾藉著祂創造諸世界。祂是神榮耀所發的光輝、是神本體的真像" (希伯來書1:2-3);

"愛子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 (歌羅西書 1:15)。

所以,我相信原本第一個人,乃是按照化爲肉身來到人間前基督的形象被造成的。基督乃是聖體内的第二位,祂用地上的塵土,照自己的形象造成了人。在祂化爲肉身來到人間之前,基督按也照自己精神上的形象造了人;祂也按照自己肉身的形象造成第一個人。莫利斯博士說, "祂照某天自己要具有的身體形象來造人"。我相信,基督正是神的形象,人的創造者,祂以自己的形象造成了第一個個人:

"我們要照著我們的形像、按著我們的樣式造人..."
      (創世記 1:26)。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記 1:27)。

正如莫利斯博士所說的,第一個人 "乃是照神兒子的形像所創的" (ibid.),祂

"是那不能看見之神的像" (歌羅西書 1:15),

從永恒的過去直到永恒的未來-直到全球四方!

但是,人失去了精神上神的形像;甚至連他身體的結構,也從他過去榮耀的狀態中墮落了,以至於人會遭受生死病老的折磨。同時,人的精神潛力也因其墮落陷入僵死的狀態中,以至於聖經稱

"我們死在過犯中" (以弗所書2:5)。

人如今不再是神形像的代表,反而是墮落生物的總和,

"活在世上沒有指望、沒有神" (以弗所書2:12)。

只有靠神通過基督恩典的介入,人才能回復到墮落之前他在亞當被創時所具有的正義中。只有靠新生,人才能重具神賜予的全部福分。

那便是基督進入人間的原因,為了使神的形像重現在人墮落的心靈內、使神的活力再次臨到人被死亡所征服的身體內。如那首打油詩中的猴子所講的,

對,人的確出於〔descend, 墮成〕無秩群匪,
   但絕不會出於我們偉大的種類!

是的,人絕對不是由類猿人進化而來的。不是。他從一個照基督的形像被創的完美人的地位上墮落下來了 - 一再沉淪,直到他如今這無可自拔的罪孽墮落之中。

那便是為什麼基督為我們的罪死在十架上 - "就是義的代替不義的,為要引我們到神面前" (彼得前書 3:18)。我們如今是罪人,原因是人的墮落,但

"基督耶穌降世,為要拯救罪人" (提摩太前書 1:15)。

當你投靠基督時,你便得到了重生 - 神的形像便開始恢復了。一旦你獲得了新生,成聖潔淨的過程便開始了。當你在第一次復活中站起來面對基督時,在你身上神的形像便完全被復原了 - 最後,你終于與亞當犯罪之前相仿佛了。

"神就照著自己的形像造人;乃是照著祂的形像造男造女"
      (創世記 1:26-27)。

如你得到了重生,在那榮耀的復活之日,你便完全恢復 成神的形像了!

救恩現在開始,從你轉變時刻、一直到基督回歸將你提離這黑暗的人間、使你完全恢復神的形像為止。衛司理兩兄弟認為人的成聖猶如轉變一樣是突然產生的。但我認為改革家們的立場是正確的 - 就是一個轉變後的人要經過一個成聖的過程,直到他達到天國時才成為完美的。然而,查爾斯.衛司理(Charles Wes­ley)的一首聖詩卻相當優美地表達出這層意思﹕

求主完成再造深恩,
   使我潔淨無瑕疵;
使我能見宏大救恩,
   再得歸回主愛裏;
願從光榮再進光榮,
   身列天班長供奉,
到時免冠,主前拋擲,
   忘形愛主驚奇中。-《神聖純愛》
("Love Divine"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

這一切都從對基督的簡單信念開始。投靠祂;信任祂!你便會得到重生,靠祂獲得新生命。那時,祂便會使你通過轉變,恢復那已喪失的神的形像。然後,祂會使你成聖,進入榮耀境界。

願從光榮再進光榮,
   身列天班長供奉,
到時免冠,主前拋擲,
   忘形愛主驚奇中。

現在,就在今早,聖經正如此召喚你: "當信主耶穌,你必得救" (使徒行傳 16:31)。

(證道 / 宣道結束)
您每週可以上網讀何博士講的道。網址:
  www.realconversion.com; 然後點擊 <證道 / 宣道文稿> 連鍵。

證道〔宣道〕前陳群忠醫生(Dr. K. L. Chan)領讀經文﹕創世紀 2:1-7。
宣道前葛利費斯先生(Mr. Benjamin K. Griffith)獨唱:《神聖純愛》
("Love Divine, All Loves Excelling," 詞: Charles Wesley, 1707-1788).